当前位置:

第416章 章回41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瑜伽当然不愿意,他看原战目光不善,似乎很想在他身上开一刀试试看的模样,嘴里低骂两声,脚步后移。

    严默也不再追着这人不放,他对打落水狗没兴趣,也许在场大多数祭司都想要为第一祭司的名头挣个死去活来,最好能把竞争者都摁死才好,但他早就不在乎这个虚名。

    他现在的一切目的都是以减人渣值为主!

    至于这些势力的祭司的态度……

    严默冷笑,前世他参加各种医疗医药的发布会和研讨会,其他国家的医生对中医和中药不也各种抨击?最可恨的是他们一边抨击打压,一边却在暗中偷学,恨不得把所有配方成分都分析到夸克单位。

    说白了,不过是立场问题。

    这里的十多个势力,说是城,其实不就是变相的国家?

    九原属于新生势力,其他老牌势力怎么可能让他们轻易出头,如果没有咒巫和巫象在明着支持他,他一点不怀疑其他势力会联手打压他们,哪怕是对他们有好感的势力也一样。

    所以不管遇到任何事情他都不会惊讶,同样这些人妄想用这些比试来束缚他也不可能!

    好吧,他一开始就没打算按照规则来!

    严默好脾气地笑道:“既然有人不愿意验看我配制的第二种巫药的药性,那么我们就进入下一轮吧。”

    等等!我们想看啊!

    朝歌大祭司等人差点喊出来。

    你说你特地把配方成分都说出来了,药也炼制出来了,这时候不验看一下该药效果不是纯心想让我们抓心挠肝吗?最起码你也要说出这药要怎么用、用多少吧?

    严默“啊”了一声,“对了,虽然无法当场验看,但既然炼制出来了,我还是说下效果好了,这种药叫曲白药,不止能用在外伤止血上,对跌打损伤更有奇效,功能活血散瘀、消炎去肿,还能排脓驱毒,很多病症伤害都能使用它。至于用法用量每种病症都略微不同,另外曲白药不止一种配方,目前这种药性算是比较温和的,还有效果更强更好的,但用到的药草有一定毒性,如果用量不对……详细我就不说了,诸位宣布一下比试结果吧。”

    众人:……你故意的对不对?

    原战暗笑。

    咒巫眼珠一转,配合着徒弟嚷嚷:“好了好了,既然奎帕等人不愿意再耽误时间,那我们就快点往下进行吧,来来来,都说说哪些祭司能进入下一场比试吧。”

    奎帕……肝疼!都看我干什么?那小祭司不是把配方说了吗?想要知道效果和使用方法使用量,你们自己回去慢慢琢磨就是!

    众人瞪:不看你看谁?虽然知道那小祭司是故意的,但如果不是你横插一杠,他巫药都做出来了会不用吗?

    罗绝咳嗽一声,击掌雷鸣,示意诸位评判祭司赶紧评出个结果来。

    二十多位参与评判的祭司全部挤在巫城看台前,大家为了排名吵成一团reads;。

    药巫说的口干舌燥,最后受不了地飞步抢过罗绝的小喇叭,大吼:“都给我安静!全部按照规则来!巫药比试结果看三点,第一,炼制时间,在一鸣时内完成的都算达成要求。第二,看用量,用量越少,排名越前。第三,看效果,谁止血快、愈合速度快、毒性小,就往前面排。”

    第一点,十一个祭司全部达成。

    第二点,就算某些祭司不想承认,在众目睽睽下也否认不得,九原巫药显然用量最少,那么一大道伤口,他们就用了两指甲盖小勺的量。

    第三点,这个是最有争议的,大家都说自己的祭司的巫药效果最好,至少那些奴隶伤口的血已经全都止住。

    咒巫提议,看不清伤口愈合程度的就把那些奴隶伤口上的药粉全部抹去再看愈合效果,奎帕等人都不同意。

    有些祭司心知肚明,自家祭司的巫药也许把血止住了,但如果抹掉,那血说不定还会再流出来,就算不流血,那愈合程度也不一定有九原的好。

    “举手表决吧。”药巫叹气,又转头对罗绝喊:“找个人过来记录,记得带块大一点的石板。”

    “等等!”

    众人诧异,一起看向严默。不少人想:这小东西又要出什么妖蛾子?

    严默笑得可善良,“诸位,比起石板,我有更好的让大家记录的东西。”

    原战把他的手放到腰包上,一块不大的木板出现。

    原战抓起木板扬了扬,就见那大约一尺见方的木板上用细绳钻孔系了一叠纸,还拴着一只笔。

    严默笑眯眯,“纸张,矮人炼制,谁用谁知道好。”

    其他人还在犹豫,咒巫已经过来把纸笔拿了过去,纸张他那里也有,不过他十分珍惜,轻易不会使用,不像他这个弟子,竟然用这么宝贵的纸张来擦屁股!

    可特意做柔软的纸张真的比树叶和木片感觉好多了,他用了一次就……跟着奢侈了!

    严默看他师父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这老头八成想要把方便用的草纸拿出去跟其他祭司炫耀,可又担心炫耀过头会给九原带来麻烦,如今看他主动把纸笔拿出来,就知道这个担心没必要,大概等会儿休息的时候老头就会特意拿草纸使用给别人看了……他师父真的能做出这种事情!

    严默忍不住笑,他刚来那会儿,最头疼事情中,上厕所也是其一,用树叶效果太糟糕了!

    可后来他才知道,其实原始人比他想象得聪明多了,人家要么不擦屁股,要擦也不会很低层次的用树叶和木片,人家用骨头!

    就是那种一头圆溜溜、很光滑的骨头,光滑圆溜的一头用来擦拭,再用草叶把污物从骨头上擦掉,然后再用骨头擦拭屁股,如此反复,屁股不会受伤,还能擦得很干净。最后把骨头用水洗一洗就能反复使用,多好?

    就是九原现在已经开始供应柔软的草纸,可很多人还是习惯用骨头,何况现在家家户户都通了水源,厕所就在家里面,打一盆水放在厕所里,骨头用完就可以放到水中清洗,更加方便快捷。

    闲话不多说,严默示意咒巫先在纸上写上十一个祭司的名字,然后按照举手表决的人数在后面画正字reads;。

    药巫好奇心重,第一个凑过来看纸笔的使用方法,还硬抢了过来自己试了试。

    果然是不试不知道,一试就知道纸笔的好处!

    结果在统计结果前,所有评判祭司都把纸笔先观摩试用了一遍,土城因为之前就得到过,脸上一副不稀罕的模样。

    不管某些人如何妒忌恨,赞叹声一片,不用说,纸张和笔这两样东西就这么火了,矮人的“美好生活”也即将到来……

    等到举手表决结束,那个“正”字又跟着火了一把,这个比画竖条显然要好很多,至少不会数得眼花,又容易统计。

    综合第二和第三点规则的统计结果,九原以用量少、见效快并且见效明显而获得第一。

    第一轮和第二轮比试之间有短暂的休息时间,不少势力正大光明地前来拜访九原,大多数人都在询问他们带了多少纸张和笔、能交易多少的问题,可也有些厚脸皮的直接上来就问矮人部落在哪里。

    对于前者,严默和原战都是友好接待,并定下交易的初步约定。对于后者,两人直接抛出高价,愿交易就交易,不愿就拉倒。

    也有些人过来请教曲白药的用法用量,这些人也不是白请教,人家都带来了一定的交换物,严默对交换物不挑,不论是元晶还是草药类,他全部收下,最后集中为这些人讲解了一下曲白药的使用禁忌和用法等。

    这一场讲解,让他再次减少了近两百点人渣值,不多,但聊胜于无。但以后这些人一旦配制出曲白药让人使用,或者教导给其他人,就会有连带的人渣值减点返还给严默,这个数字就大了。

    在解说中,第二轮巫药比试很快来到,这次比的是提高魂力或者治疗魂力损伤的巫药。

    罗绝击掌:“诸位,魂力巫药稀少并难得,而每个人的魂力都不一样也不容易看出,为此,这次比试我们只有一名被治疗者,他就是风城城主风尧。”

    端坐在风城看台上的风尧城主对众人点点头,平声道:“我想不少人已经知道,我在一次被偷袭中损伤了魂力,至今还没有痊愈。诸位祭司大人,如果你们炼制出的巫药对本人有用,除了你能赢得此次比试,风城也会出三枚无属性的九级元晶币作为奖励。”

    三枚九级元晶币!

    这个奖励不可谓不厚,但那是风城城主,自他受伤以来肯定已经请了很多祭司来看过,也肯定用了不少治疗魂力损伤的巫药,可至今他的魂力都没有完全痊愈。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两鸣时的时间又怎么可能炼制出更好的巫药来?

    不少参加比试的巫药祭司都打算放弃了,他们有些人之前也炼制过巫药给风尧,如果有效果,风尧也不会在聚会中特地公开他受伤的事来求药。

    但心中放弃不代表真的放弃,就算他们炼制出来的巫药对风尧没有用,只要效果得到评判祭司的承认,动一下第一轮比试结果的排位还是可以的。

    就在大家准备开始炼药时,那九原小祭司又一次开口了:“风尧城主,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先让我看一下你的魂力损伤情况?”

    风尧无可无不可,“为什么?”

    严默笑,“药物必须对症,如果不对症,再好的药也没用reads;。”

    “……那你过来吧。”

    原战抱着严默坐在石榻上一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

    严默转头,“干嘛呢?”

    原战面无表情,“他自己不会过来?他是魂力受损,又不是腿脚断掉。”

    这声音不高也不低,风尧听得很清楚,闻言笑了笑,“你说得对,我请人看伤,怎么能坐着不动?”

    “城主!”

    “陛下!”

    风城战士不同意,风尧自魂力受损,能力也大受影响,风城人都不希望自家城主以身犯险,哪怕危险性极低。

    风尧抬手,示意他已经决定,当即起身,在两名战士的护卫下向九城看台走去。

    风尧年级不大,大约二十后半,在所有城主中算是最年轻的一位,薄唇,鹰钩鼻,剑眉,三白眼,双耳有点尖,面相较凶,但算得上英俊男子。

    “比你俊。”严默仔细打量完毕,对自家牲口评价道。

    原战不爽,他对所有有翅膀的种族都没有好感,风尧虽然没有翅膀,但他那个鹰钩鼻子让他一看到就想起九风,再加上对方的血脉能力,能看他顺眼才叫奇怪。

    这时严默一句“比你俊”更是火上浇油,就算明知他的祭司大人在调侃他,他还是不爽!

    风尧走上台阶,站定,“我来了,你要怎么看?”

    严默靠坐在原战怀里,干脆道:“把你的手伸给我,我会用魂力进入你的身体探查,你不要抗拒。”

    两名护卫小声叫住风尧,都不同意让他人魂力进入风尧身体,这个举动太危险了!

    只要是高阶战士或者祭司,不是特别信任的,没人会愿意把自己的灵魂对别人敞开,更何况让对方的魂力进入探看。也就这个新生势力的部落祭司才不知道这个忌讳,你看其他比试祭司就没人提这个要求。

    风尧摇头,提高声音道:“这位默巫大人说得不错,药物要对症,不知道我的魂力损伤情况又要怎么炼制适合我的巫药?参加比试的祭司中已经有几位曾经查看过我的伤势,而我的情况比以前并没有变化,其他祭司大人如果有需要也可以过来查看。不过,有一点我需要先声明。”

    严默:“请说。”

    风尧转身对众人道:“我的魂海现在有点特殊,自从受伤后,我的魂力便变得十分暴动,有时就连我自己都无法控制,之前就有治疗祭司曾试图进入我的魂海查看,但他的魂力刚一探进便被击伤,之后的数位祭司大人也都不敢直接进入混海,只能在周边探看。所以,想要探看我的魂力受损情况可以,但如果你的魂力还没有达到八级,我建议你最好还是放弃,免得魂力受伤连后面的比试都无法参加。”

    风尧这么一说,原本起意的几位巫药祭司又纷纷坐下,他们炼药水平也许在他们的势力中是最好的,但这不代表他的武力和魂力也是最强,别说魂力八级,有的人连六级都才只是摸到边reads;。

    风尧又转过身,“默巫大人,你现在还要查看我的魂力吗?”

    “当然,否则怎么对症治疗?”严默像没有注意到魂力八级这四个字一样,示意风尧把手腕赶紧伸出来,别再磨蹭。

    风尧定定看了少年好一会儿,“听说你们部落有一只幼年的人面鲲鹏?”

    “你说九风?”

    “原来他叫九风,帮我向他问好,风城永远都是人面鲲鹏族的朋友。”风尧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严默笑着答应,但他并没有自作多情地把风城当作盟友看待,人家重视的是人面鲲鹏族可不是九原。要想让风城把九原当盟友看,那也要九原表现得足够强大才行,这点就交给他家牲口了,相信受了小小刺激的原战在等会儿面对风城时一定会很用劲地欺负人家。

    自认自己长得很男人的原战不情不愿地托起严默的手搭在风尧的手腕上。切!一个鹰钩鼻子有什么英俊的?他们家门口那些人鱼男能把他比到湖底去!就是有酒窝的松针也比鹰钩鼻子好看多了!

    话说风城排位第几来着?他要到第几轮才能揍到他们?

    严默闭上眼睛,这次不是搭脉,只是通过身体接触,好让他的魂力直接进入风尧身体中探看。

    至少八级的魂力?奎帕觉得不可思议。

    看那小祭司的年龄不过才十六七岁,虽然蛇胆说这人的真实年龄很可能比咒巫还大,但咒巫会找一个那么老的老人做弟子?

    奎帕对身后招了招手,一名守护战士向前。

    “你去问问土城,他们那个妙香公主是怎么回事。不是说空城城主要了她吗?那她现在怎么会在九原?”

    守护战士领命离开。

    土城城主和圭正其实也正在为这件事生气,他们在休息时想去找妙香,结果被原战挡了回来。

    偏偏空城城主那里只看着他们阴笑,却什么也不说。

    土城找空城询问情况,空城却问土城是什么意思,竟然把一个公主送两家。

    土城城主觉得冤枉极了,干脆胡扯说妙香在九原的那段时间已经被九原首领看中,可土城和九原已经结仇,他就不能再娶妙香,但对方看到妙香被送到空城,他又不愿意了,所以想法把人给弄了出来。

    空城城主有没有相信这番说辞,土城不知道,但是奎帕派人来质问他的意思显然也是在怀疑他两边讨好。

    土城城主当真是焦头烂额,恨不得把妙香抓回来打死。

    九原,妙香坐在二猛身边,低着头,别人只以为她羞涩胆小不敢抬头直视众人,却不知她正在和自己脑中的声音对话。

    “去虫人族,那里有能帮助你能力提升的东西,有了它,你就可以控制那个九原首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