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7章 章回41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我不想控制他,那个人太可怕了,而且我控制他也没用,那个祭司不是好惹的。”妙香心有余悸道。

    “不管你想不想控制他,都得去虫人族一趟,那个东西能让你的能力变强,你只有变强才不用依靠别人。难道你不想把曾经受到的耻辱和委屈全部讨回来?难道你不想让那些轻蔑你、欺凌你的人向你下跪哀求?”

    妙香抓紧裙摆,她当然想,做梦都在想!

    严默睁开眼睛,风尧的情况不算很糟糕,至少要比当初原战的情况好得多reads;。

    不过对于这种程度的魂力损伤,光用药的效果恐怕不高。

    风尧见少年神色平常地从他魂海中退出,目中闪过一丝异色,如果不是他感觉到有魂力侵入到自己魂海中溜达了一圈,他恐怕会以为少年压根就没有碰触到他的魂海,这少年看着年纪不大,他的魂力竟然就已超过了八级?

    曾经也接触过风尧魂海的治疗祭司有不少人内心震动,他们当初可没有几个人能像严默这样轻松地进入和退出,就算魂力已经达到八级也一样,达到八级只是能保证自己不会受伤而已,想要退出的这么轻松却不可能。

    风尧刚要收回手腕,严默轻喝:“别动。”说着已再次闭上眼睛。

    刚才探查,他似乎发现什么,想要求证就必须再次进入仔细观察,如果真是他猜想的那样……

    风尧皱眉,可很快他的眼中便浮起震惊之色!

    他的护卫上前,风尧立刻抬起另一只手,示意他们不要打扰,随后他也闭上了眼睛。

    刚刚,他狂暴已久的魂海突然间就像是被一阵和煦的春风拂过,这股风没有让风暴变得更狂乱,而是在归顺那些暴/乱的魂力。

    慢慢的,一直混杂在他魂海中的霸道魂力似乎被什么更霸道的力量吸走,虽然不多,但这已经让他感到明显的变化。

    “呼……”他真的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

    风尧甚至想就这么躺下来好好睡上一觉,天知道自从他受伤以来他就没有再睡过一场好觉,哪怕累得再狠,也无法睡得安稳。

    风尧的异状自然都被大家看到眼里。

    罗绝看向飞山和巫象。

    巫象微抬起手掌摇了摇,示意他等一等。

    罗绝点头,对众人按下手腕,表示比试还要等一会儿。

    没有人表示不满,至少没有明着表示,甚至没有人敢发出鼓噪声,没见那小祭司正在用魂力查看风城城主?

    如果发出大的声响惊扰到他们,弄伤那小祭司也就算了,如果让风尧跟着伤上加伤,风城那帮不讲理的疯战士不扑上来用风刃把他们切成肉片才怪!

    奎帕等人倒是想弄出一些事,最好能让风城人恨上九原人最好,但风城人担心自家城主,又有两名高阶战士跑来九原看台,就连他们那个疯疯癫癫的大祭司都跟过来了。

    风城的疯癫大祭司跑到九原看台上,围着他们城主看了一圈,又瞅瞅严默,突然做了一个手势。

    后来的两名高阶战士和之前的两人立刻散开,围成一个半圈,护住了城主。

    随后,疯癫大祭司与原战对视片刻,抓抓脸皮,竟然一矮身就在原战脚边坐下。

    原战……竟也没有赶人走。

    比试时间被推迟,但没有人舍得离开,大家都想看个究竟。风城城主和风城人的表现,明显表示出那九原小祭司不止是在查看风尧的魂力损伤情况,倒更像是……用魂力在为风尧现场治疗?

    可是其他魂力高阶的祭司都没有做到的事,那小祭司能做到?

    现在大家最想知道的是,那小祭司的魂力到底强大到了什么程度?

    木城大祭司朝歌和三祭司丛生在低语reads;。

    奎帕也在询问巴赫。

    当初曾经去治疗过风尧的祭司如今都有人在低声询问他们什么。

    飞山也贴到巫象耳朵边,低声道:“我可以肯定那小家伙的年龄顶多在二十左右,可他的魂力……?”

    巫象眯着眼睛,“被祖神宠爱的小家伙的灵魂怎么可能跟别人一样?他可是能借用神的力量的人。”

    飞山按住他的肩膀,声音压得更低,“这么年轻、这么强大的魂力,还有能借用神力的能力,你想到了什么?”

    巫象反问:“你觉得他第一天治疗火云天的祭神过程像什么?”

    “……舞蹈?”飞山动容,“祭祀之舞!借用神的力量……难道那小默巫跳的是真正的祭祀之舞?!”

    巫象没说话。

    飞山抬头看向严默,目光复杂万分,低声自语:“你说他……是不是善言族?可是你上次的预言和那个古早流传下来的预言为什么完全相反?”

    巫象嘴角弯起,“预言只是神对世人的警示和预告,但并不是不可改变。何况两个预言,一个是说善言族血脉会掀起天下战火,我的则是说跳祭祀之舞的人会带来希望,完全不一样呢。”

    巫象歇了一下,像个孩子一样赖皮道:“再说,谁说会跳真正祭祀之舞的人就一定是善言族血脉?而且就不能有两个善言族血脉?你忘了音城城主,他可是生了好几个孩子,说来都是善言族血脉,还有城主的兄弟姐妹。”

    飞山嗤笑,捏了捏巫象肥大厚实的耳垂,“是,是,都是你有理!”

    巫象眯着眼看严默,“不过还是多看着点他吧,这孩子就算不会挑起天下战火,也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何况他手中还有一把最利的刀。”

    两人目光一起转移到原战身上。

    原战特警觉,当即转头,就见一个超级大胖子和他的战士正用一种像是看某种怪兽的古怪表情看着他。

    原战:“……”

    严默验证了自己的想法,开始慢慢抽离自己的魂力。

    “别走!”风尧喊出声。

    他正舒服呢,对方怎么能说走就走?不对,那人连说都没说一声。

    风尧的魂力想要缠上去,可那股安抚了他狂暴魂海的魂力非常滑溜,一个扭身就跑了!

    大家都以为要等待很长时间,可是当他们打定主意也许要等大半天时,风尧和严默前后睁开了眼睛。

    风尧反手一把抓住严默手腕,快速且恳切地道:“默巫大人,请继续,我会按照之前说好的付出三枚九级元晶币reads;。”

    严默刚要说话。

    “放开!”原战先呵斥出声。

    风尧不肯放开。

    原战冷眼盯他,脚下土台异动,风尧瞬间冷静下来,松开手。

    原战迅速抓回严默的手腕,看似用力实则很轻柔地揉来揉去。

    严默被揉烦了,“喂!”

    某人总算收敛了一点。

    风尧也在这片刻间找回理智,退后半步,目光诚恳地看严默:“多谢默巫大人,我已经好过很多,下面就请默巫大人帮我炼制对症的巫药。只要我的魂力能恢复如初,风城会记住这份恩情。”

    严默摇头。记住恩情有什么用?他要更实惠的东西。

    风尧心中一紧,摇头是什么意思?

    “不需要你记住恩情,公平交易就可。”严默没说怎么样算公平交易,忽然问:“你说你被偷袭,那你见到偷袭你的人长什么样了吗?”

    风尧还在想要什么样的代价才能让严默满意,一听严默提问,这位不愧是年纪轻轻就能坐上城主之位的人,当即敏感反问:“你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你认识偷袭我的人?”

    “不一定,但伤害你魂海的那股魂力我确实感到一点熟悉,顺便说一句,那家伙和我也有仇。”

    “哦?”风尧脑中快速转动,“我没有见到偷袭我的人,对方的魂力非常强大,而且……”

    “他使用的骨器很厉害!”沙哑刺耳的难听声音接上。

    几人一起看向坐在原战脚边的风城大祭司。

    风城大祭司抬起头,一张脸能吓哭小儿!这人已经丑出了特色,鼻子没了,只留下一个疤痕一样的突起和歪曲的小小黑洞。嘴唇掀开,一口龅牙突出唇外,眼睛还瞎掉一只。

    严默眼光很普通地看着风城大祭司,问:“然后呢?”

    “小娃儿胆子不小,皮肉长得也嫩。”风城大祭司竟然伸出黑污的爪子去摸严默的脚。

    抓了个空!原战已经先一步把他家默默的腿脚盘起来了。

    严默笑,“这位大人,还是先说说那个偷袭贵城主的人吧。”

    风尧也很无奈地叫对方,“风语大人,求别闹!”

    名字非常风雅的丑陋老人在怀中掏了掏,掏出一只兽皮袋,“小娃儿,我跟你说哦,城主没有见到他,但我见到了,可那家伙跑得太快,又有厉害的骨器帮忙,我只能抓下他身上一块皮肉。你要吗?”

    说着,风语老人竟然从袋中摸出一块黑漆漆的皮肉。

    严默示意原战接过。

    原战:“真要?”

    “我有用reads;。”他打算把这块皮肉拿去分析,看是不是炼骨族人。

    风语老人随手撕了一半分给原战,“不要吃,我在上面抹了毒。”

    原战:……我现在扔掉还来得及吗?

    “风语大人,您说您见到了那个偷袭的人,那人长什么样?”严默收起皮肉,认真问。

    风语老人咳嗽几声,“我只看到了他的背影,很高,他头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但是夜晚,我眼睛也不行了,没有看清。”

    严默想:十有八/九就是炼骨族人了,可他们为什么偷袭风城城主?或者该问他们曾经偷袭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让他们得手了?

    严默打量风尧,对方穿的衣服不多,手臂和小腿都露在外面,包括脖颈在内,没看到任何类似奴隶骨的东西。

    “风尧城主,能不能请你转个身?”

    风尧不太明白,但对严默有了几分感激之心的他,还是依言转过身。

    严默重点看他的脖颈后方,也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坐在他们脚边的风语老人弯着背问:“你在看什么?”

    风尧转回身,他也有同样的疑问。

    严默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错开话题:“风尧城主,你的伤势光用巫药恐怕不行,想要彻底解决你的问题,我需要一个极为安静和安全的地方,这里并不适合,如果你相信我,就在今晚来巫城主神殿找我。”

    风尧,“好!”他的声音中隐含了一丝迫切,又被他强行压下。

    风尧又主动道:“如果你能治好我,我可以答应你,如果风城有战士投奔你们,我不会阻拦,还会把他们的家人也一并送给你们九原。”

    严默觉得这人很上道,笑容也真诚了一些,“放心,阿战的情况曾经比你更厉害。”

    “阿战?”也许就要解决困扰自己至今的最大难题,风尧的神色轻松许多,看原战的目光甚至带了点调侃的意味。

    “别乱叫,城主大人!”原战揽住严默,“正好,默今晚把你治好,明天我们好好打一场。”

    风尧眼中战意满满,“那就这么说定了。”

    风尧带着风城人回去,其他人不知他们的交易,但他们却看到风城那位丑陋到可怕的大祭司竟然还坐在九原看台上。

    “小娃儿,风神告诉我,你将孕育生命之子。”

    老人看着天空,神色似疯癫又似喜悦,“我知道巫运之果在你身上,一靠近你,我就闻到了那股味道,可是……为什么有两个灵魂?”

    老人痛苦地抱头,嘴中念念叨叨,“两个……两个生命之子,为什么有两个,风神……啊啊啊!”

    严默和原战:操哟!老底都被掀了,这些上城大巫果然可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