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8章 章回41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妙香猛地抬起头,她听到了什么?

    她脑中的声音也发出惊疑声:“生命之子?”

    声音转瞬变得懊悔至极,“没想到巫运之果就在眼前,我真是……唉reads;!不过这小祭司为什么能孕育出生命之子,还是两个?那老头会不会看错了?”

    风语大祭司的声音不高也不低,位于下层看台的拉莫聆等人听得一清二楚,至于远处,只要耳力好又留意着九原举动的人该听到的也都听到了。

    严默很想否认,但风语老人和其他人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奎帕、暗卜、流焰等人纷纷站起,“巫运之果果然在他身上!”

    “我还以为你真的把巫运之果交给巫象大人,他才能醒来,哼!”

    “巫象大人还真是袒护九原人,明明巫运之果还在那小祭司身上,您却说他把巫运之果交给了您。”

    巫象眯着眼睛就像没有听到那些对他的指责声,他也没有料到风城那个疯癫的老祭司会当场指出严默身怀巫运之果一事,至于他怎么能看出来……

    流焰,“风语大人,您说生命之子有两个是怎么回事?难道巫运之果有两个?还有您怎么能确定巫运之果就在那小祭司身上?”

    后一句听起来像是为严默说话,其实不是,流焰只是想砸实这件事而已。

    严默对后一个疑问也比较好奇,风语说闻出了巫运之果的味道,那么他怎么知道巫果是什么味道?

    风语慢慢放开抱着头的手,他的神情依然困惑,但却不再是刚才头疼至极的模样,“两个就两个吧,反正不是我孕育他们。”

    原战眉头皱起,老头这话说得就像反正死的不是我一样,难道孕育生命之子,默要付出什么极大代价?

    “风语大人!”好几个人都在喊,都希望老头给出一个肯定答复。

    风语发出怪笑声,“我去过人面鲲鹏族的领地,见过当初那位生命之子诞生时留下的外壳,那味道非常特殊,不过也只有侍奉风神的子民才能闻到,那是风神赐给我们的能力。”

    原来如此!

    “那您说巫运之果有两个……”

    “我没说巫运之果有两个,我说生命之子有两个。”

    奎帕,“那有什么区别?”

    风语老人突然发出大笑声,站起身,“区别就是,我不管巫运之果在谁手上,也不稀罕!但生命之子不同,我风族的祖先就是生命之子,我风城人每一个人都会保护下一代的生命之子,这是风城人最高的使命,也是风城每一代祭司毕生的追求!没想到,等了几千年,竟然是让我等到了第二位生命之子,不,是两位,是两个生命之子啊,哈哈哈!”

    全场不说人人变色,至少对巫运之果有企图的人脸色都变了。

    风城这是彻底站到九原那边了吗?

    “风城主,你怎么说?”坐在风城隔壁的音城城主问道。

    风尧一副很无奈的样子道:“风神在上,风语大人是我们的大祭司,他的旨意就是风神的旨意,他怎么说,那我们风城就怎么半呗。”

    奎帕等人不可置信地看向风尧,你们的大祭司在发疯,你们也任由他乱说?难道你们真的要为了九原人和其他上城对敌?

    原战低头,下巴在严默头顶上蹭了蹭,“咱们的孩子好像多出了一座城的守护战士,要吗?”

    风语老人突然回头,“你不要试试reads;!从现在开始,到生命之子诞生为止,我都不会离开你们。那小娃儿,你说你缺高阶战士?你要多少?”

    严默乐。

    奎帕等人互看,九原小祭司身上有巫运之果的事被砸实很好,可是现在的发展局面却是他们一点都不想看到的!别看风城在九城中排位很低,每次都和音城交换最后那两位置,可那不是人家武力弱小,而是巫药、巫术和武器炼制上拖了后腿,相反风城的武力如果真论起来,前三肯定没问题。

    就在这时,一直都是作壁上观,从头到尾都没发表什么意见的空城城主开口了,“我知道什么是巫运之果,但生命之子是什么?有人能说说吗?”

    严默看这位开口,自然而然把目光投向对方。

    空城城主的打扮与暗城有点相似,也是全身从头包到脚,脸藏在大兜帽下,只能看到一点点惨白色的下巴。

    大家都在看风语老人,可风语老人在呵斥了原战后,又矮身在他们脚边坐下。

    原战考虑到对方身份和风城人的心情,直接移动脚下的泥土托着风语老人的身体变成了一张带扶手的靠背椅,就放在他们的正前方,第二层的最中间。

    风语老人摸了摸椅子扶手,似乎很满意这张椅子,腿往椅子上一盘,整个人都缩到了椅中。

    在场不清楚生命之子的人不少,巫象看风语撒完疯就不管了,低骂:“这疯子,真会给我找麻烦。”

    最后还是巫象大人好心,慢腾腾地跟众人解释道:“你们都听过巫运之果,而巫果几百年就会出现一次,可是得到它的势力真的就变得强大了吗?”

    “当然!我们在场的九座上城和白曦族等,不有好几个都是当初得到巫运之果才强大起来的?”流焰像在笑。

    “可是你们失去的有多少?多少年前的几次各种族大战,有几次不是为巫运之果?我记得巫城神殿有明确记载,最后一次大战时各种族都还有近乎半神的存在,可现在呢?”

    巫象的声音很轻柔,但语气相当不客气,“几千年下来,虽然没有大的征战,可是为了各种原因,包括巫运之果在内的战争有多少?现在这片大地上还有几位半神?诸位的势力中又有几个十级以上的战士?”

    “不说战士,当初遗留下来的九级以上骨器,各位还剩下多少?”

    巫象喘了一下,让他一气说这么多话还是太累。

    “你们,还有过去的那些人都用错了巫运之果,你们以为在利用那果子,却不知那果子根本是控制你们!控制了你们的欲/望!”

    “据巫城神殿记载,炼骨族之后是巨人族站在了这片土地的最高层,可是因为巫运之果,他们彼此之间打得死去活来,最后巨人族势落,有翅族、虫人族和人类崛起,之后有翅族得到巫运之果,又是战争,如果不是人面鲲鹏族强行介入有翅族战争,并把那果子带走培育,有翅族可能也要消失了reads;。”

    坐在巫城两边的四个智慧种族面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他们也是在听到巫运之果后表现最平静的几个势力。

    严默之前听枫族老萨玛提过生命之子,但关于其来历却还是第一次听说。

    “没有人知道人面鲲鹏族怎么会知道巫运之果的正确培育方法,但是他们也确实是有记载中唯一培育出真正巫运之果的种族,而鲲鹏族培育出来的就是生命之子!”

    巫象对风城人笑了下,“风族人据传说就是第一代第一个生命之子和鲲鹏族的后代。”

    这算是秘辛了把?严默想:怪不得风城人会和人面鲲鹏族有来往,原来人家有血缘关系。好吧,作为医生,他再次忽略了生殖隔离的问题,也许这个世界的基因构成就是没有生殖隔离的,或者说至少现在还没有。

    “来历我知道了,但生命之子有什么特殊之处?”空城城主问。

    巫象歇息了一会儿才回答道:“详细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生命之子会带来生命和希望,还有,各智慧种族都欢迎生命之子的到来。据传,在第一位生命之子诞生后的那段时期,大地、海洋、天空,各族智慧生物是相处最和乐的时期,人类也是在那时得到各智慧种族的帮助而发展起来。”

    巫象闭了闭眼睛,“也许就因为这样,加上培育出生命之子的鲲鹏族又确实被公认为最强大的种族,巫运之果的用途和威力才被传扬得越来越邪乎,甚至让很多智慧种族包括我们人类在内,都以为得到巫运之果就能成为最强大的势力。”

    是啊,这就是广告效应,本来很普通的东西被吹一吹就成了圣药神器,如果本身就有一点效用,那好了,绝对是发动战争的最好借口。

    巫果愤愤:“我本来就很强大!才不是吹出来的!”

    “闭嘴!”

    风语老人像感觉到什么,回头。

    严默对他笑了笑。

    可笑巫运之果早就出现,可人家炼骨族就压根没把那果子当回事!而人面鲲鹏族也原本就非常强大,并不是得到巫果才强大起来。

    这不会是炼骨族人的阴谋吧?严默挑眉。

    利用巫运之果来消磨各智慧种族的力量,并离间他们,让他们永远都无法抱成一团,所以生命之子出现前后,巫运之果的效用才会被传得满天飞,然后再看后面的各族变化,可不就是都散了、弱了、藏了?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巫果的效果被吹呼到那种程度肯定有人在暗中炒作,而曾经创造了一个文明盛世的炼骨族人会在被赶走后安排下这么一手绝对不奇怪。

    巫象还在述说巫运之果带来的危害。

    “虫人族因为巫运之果,彻底分裂,一部分渡海,留下的也分成了好几个族,蛇人族白曦城也是从虫人族分出来的一支。你们两城到现在都不肯说话,更不要说彼此往来。”

    白曦城和虫人族目光相对,又错开,彼此的神情都有点尴尬。

    “当年你们火城的祖先也得到过巫运之果,然后呢?你们为了让巫运之果成长,为了得到更多好处,不惜拿十级战士的血肉来喂养它,可最终你们得到了什么?甚至因为当时火族祭司的贪婪,妄图用巫果去吞噬其他族半神战士,结果掀起了人类第一次大战reads;!”

    火城城主看向大祭司流焰,他可从没有听说过火城还有这样的历史。

    流焰神色暗沉。

    “木城最早也得到过,可是你们一开始的培育方法就错了,甚至纵容巫运之果吞噬长生木族,当时的长生木族萨玛让你们把巫运之果交给鲲鹏族,你们不愿,惹得长生木族对你们失望,彻底离开你们,也对人类再无好感。”

    木城城主惭笑,朝歌和丛生两人低叹,木城人惊讶,原来这才是长生木族的松族不愿再理睬他们的真实原因?

    “而不论是虫人族、火城还是木城,最后得到的只是一个想要吞噬一切的怪物,弄得大家每次都不得不一起合作动手把它消灭掉!你们这几族还算是好的,有多少得到巫运之果的种族和部落就这么消失掉?”

    巫象疲累地说了最后一段:“这些记载虽然慢慢都流失了,但巫城能保有下来,作为曾经当事人的火城、木城就算是口口相传也应该有故事流传下来。木城如今没有夺取巫运之果的意思也就算了,流焰,你们火城的祭司传承已经断裂到这种程度了吗?连这么重要的事都没有传下来?”

    严默按照巫象的说法,在心中理了下历史顺序:

    看来人类最先有记载,在人类之前称霸了这片土地的智慧种族应该就是炼骨族,他们创造了一个盛世,并创造了独有的科技--炼骨。至今流传下来的各种大威力骨器还是从炼骨族人的遗迹里逐渐挖掘得来,照他师父的说法,各势力现在作为依仗的大炮等强大武器也是根据炼骨族的骨器改造而来。

    后炼骨族大概因为用的骨头太多搞得天怒人怨,被其他智慧种族群起攻之,败落,逃亡到了海的另一边大陆。

    之后巫运之果的传说冒出来,各种族大战。人类开始冒头。

    而在有翅族得到巫运之果后,一直旁观的人面鲲鹏族出手了,抢走巫运之果,避免了有翅族灭族,也培育出了第一个生命之子。

    再之后,就是各种族的和平共荣、缤纷盛开时期,人类也是在此时期开始茁壮发展。

    然后巫运之果的传说再度喧嚣直上,各智慧种族以及人类为了巫运之果就展开了数次大战?

    但想到这里,严默产生了一个疑问,那就是:人面鲲鹏族明明有正确培育巫果的方法,为什么不传出去,或者再次把巫果抢回去培育?

    想来想去,严默想到三个人面鲲鹏族不出手的可能。

    第一,培育巫果的方法很困难、很危险,鲲鹏族培养了一个就不容易,再想培养一个很可能有心无力。

    第二,鲲鹏族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第三,鲲鹏族没有把方法传出来,除了方法很可能涉及到鲲鹏族的利益或者绝密*,要么就是受到了威胁?

    但严默不觉得有谁能威胁得了强大的鲲鹏族,就算巫果的传说真的是炼骨族的阴谋,他们大概也不想弄上一个这么强大的敌人。

    那么就是培育巫果的方法涉及到鲲鹏族的利益和秘密了reads;。

    严默头疼,他还想去鲲鹏族问问到底怎么把巫果弄出来呢。

    对了!

    “风雨大人,”严默轻声呼唤。

    风语立刻回头。

    “您说风神告诉您,我将孕育生命之子?”说到孕育两个字时,严默脸皮抽搐了下,“那么您知道要怎么让生命之子出来吗?”

    “你不知道?”

    “啊。”

    “那你怎么培育出了两个完整的灵魂?巫运之果是没有完整灵魂的,它只有贪欲,只有正确掌握了培育它的方法,才能让它的灵魂完整,成为生命之子降生!”

    严默:……他真的不知道巫果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风语老人望向天空,伸手像是在抚摸风,“别怕,小娃儿,风会告诉你怎么让生命之子诞生。”

    严默满脸黑线:您老还能更坑一点吗?

    严默这边头疼,流焰那边则神色难看,眼中怒火直冒。他身为火城大祭司,却被巫象当这么多人面像训斥手下一样斥责,这让他怎么能忍受得了!

    火城城主偏还在此时问他:“流焰大人,巫象大人说的都是真的吗?我们火城……”

    “我说巫运之果对我们火城有用,你是信我,还是信那个肥……巫象。”

    火城城主呵呵一笑,眼中却无笑意抵达,“当然是相信您。原来巫运之果只有一个还不好分,如今有两个,还已经被九原快培育成了生命之子,我们火城分一个也不算什么吧?不如等会儿跟巫城和其他上城提议,这次比试排名的奖励就把生命之子也放进去好了,不管男孩女孩,我们火城其他不多,公主和王子可不少。”

    当然,最好是交给他自己享用!生命之子不是带来生命和希望吗,说不定和对方结合,他还能长生不老呢!

    与火城城主有同样想法的人还不少,一个巫运之果难分,但两个生命之子,呵呵,简直太美好了!

    而且巫象大人可是说了,巫运之果并不好,但好在人家勤劳善良的九原人已经帮助大家把巫运之果就快要培育出生命之子来了,生命之子这么好,那更应该是大家的!

    位于风城另一边的暗城城主笑道:“风城主,既然生命之子曾是风族的祖先,那么想要更好的保护他们,你们不更应该把新的生命之子迎回风城吗?”

    风尧还没说完,就听土城城主提高声音道:“正好有两个生命之子,一个就留在巫城,还有一个嘛,谁最强就交给谁,你们看如何?”

    “砰!”

    “啊!”

    突然的攻击和惨叫声,引得众人惊动。

    等向惨叫传来的方向看去,才发现刚才说话的土城城主竟然被一根手臂粗的土矛穿过了胸膛,直接钉在了椅背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