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9章 章回41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真是一个蠢死的!很多人同时想到。

    没看其他人“提议”都是跟旁边的人提,声音还不敢太大,为什么?不就因为忌惮九原首领很可能已经十级?

    那土城城主也不想想,自从怀疑九原首领是十级战士以来,在场的有几个敢当面说要分人家的巫运之果,不都是通过大家一起旁敲侧击的方式?

    果然土城这些年越来越走下坡路不是没有原因的,一个好的首领真的很重要,之前那个土城大祭司还算有点谋算,可自从他死在外面,原第三祭司的圭正提到大祭司之位后,两个蠢货联手,土城才是真的一日不如一日。

    不过土城城主这样做也好,他至少帮大家证明了一件事:那九原首领果然已经达到十级,否则不会这么轻易就杀死身为九级战士的他。

    而且这事如果利用得好……

    “父王!”

    “陛下!”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土城城主身边的高阶战士和祭司们没有一个反应过来,直到土城城主已经被钉死在椅背上,大家才惊喊出声。

    妙香捂住嘴巴,眼睛大睁。

    这时候说悲伤还太早,所有人都还在震惊中没有缓过来。

    土城祭司等人扑上城主座位,想要看他是否还活着。

    不到片刻,满含悲痛的叫声响起:“陛下!”

    圭正色厉内荏,转身大喝:“谁?是谁害死我土城城主!”

    这还用问吗?

    大家一起看向九原方向reads;。

    圭正胸膛不住起伏,伸手指着原战,手指也跟着不停颤抖,“你你你!你竟然……”

    眼看原战目光凶厉,似乎要对他做什么,圭正心脏一抖,下意识地收回手臂,转而面对巫城方向悲声痛喊:

    “众神在上!诸位!还没有到武力比试的时候,九原就在聚会中杀死其他势力城主,这已经大大违背九城聚会的规则!如果大家都像他这样,一言不合就动手杀人,那这个聚会比试还有什么意义?巫象大人,您说怎么办吧!”

    哟,还没有蠢到家,知道不能直接对上九原,还能把巫象给拉下水,干得不错!奎帕等人为圭正点了一个赞。

    原战不想巫象为难,也不想放过这些屡屡逼迫他们的人,正要再给土城一些教训,严默已经先轻喊他的名字:“阿战,等等。”

    如果他没看错,他师父刚刚给他施了一个眼色。

    果然巫象还没说话,咒巫已经先一步怪笑起来,“什么叫违背九城聚会规则?圭正大祭司,你真的清楚九城聚会规则是什么吗?”

    圭正已经没有退路,只能梗着脖子道:“我当然清楚。”

    “哦,如果你清楚,那么你怎么就忘了故意挑衅者被视为挑战,可以杀无赦!我弟子肚中孕育的明明是神子,你们非说是什么巫运之果,好吧,不管他们是什么,那都是我弟子的孩子,你土城城主竟然当着孩子父亲的面说要抢夺人家的孩子,这不是挑衅还有什么是挑衅?”说到后面,咒巫的声音陡然变厉。

    圭正自然知道这个理,但是他不能认啊!

    “我城主刚才所说只是基于风语大祭司说那是生命之子的提议,那怎么能说是挑衅?咒巫大人您身为巫城第二祭司也不能颠倒黑白,当然如果你非要帮助自己弟子的势力,我也无话可说!”

    “你这么说是说我偏袒我的弟子?”咒巫眯起眼睛。

    圭正放到腿边的手指痉挛了下,他不敢再和咒巫正面对上,又对巫象叫:“巫象大人,飞山大人!我土城城主不能就这么死得不明不白,咒巫做事不公,我土城不服!”

    “啪!”一道绿影飞速闪过。

    圭正从地上爬起,摸摸痛到麻木的右脸,摸到了一手血,他简直不敢相信刚才他遭遇了什么!

    众人也一阵静寂,刚才他们看到了什么?

    “九原人!”圭正眼中射出极度仇恨的目光,当众的羞辱让他脸色从红转青,什么计谋打算全部丢到脑后,他要气疯了!

    原战抬起右手,从他手掌中延伸出去把蛇胆抽翻的枝条还在空中张牙舞爪,“我这只是基于你刚才所说言辞对咒巫大人的不敬,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当然,如果你非要认为这是挑衅,你也可以打回来,要打一场吗,土城大祭司?之前没能和你们比一场,我一直都觉得很失望呢。”

    打吧!打吧!多少人在心中狂喊。

    土城人又气又急还有点怕,全都看着蛇胆和圭正,希望他们能做出些什么。

    新王后抱着土城城主的尸体哭得死去活来,年幼的王子泪流不止,其他公主王子,有的面露悲痛,有的麻木reads;。

    原土城大公主也冲出来向木城城主跪下,乞求他们帮助土城,为她父亲复仇。

    木城众人目光复杂,大王子喝令他弟弟木枭去把妻子拉回来,不管那女人对他如何,只要她一天还是他妻子,他就会护她一天。

    木枭不肯,大王子木辉气得要自己爬过去,木枭连忙抱住自己大哥。

    丛生看不下去了,叹口气,压低声音对悲愤的土城大公主道:“殿下,你知道你哥哥去哪里了吗?”

    伤心的土城大公主愣住,丛生祭司为什么在这时突然问她这个问题?

    “你难道就没有奇怪土城那么多王子和公主都来了,你的大哥为什么会没来?”

    土城大公主冷静了一点,“我听父王说,土城不能没有人管事,他被留在土城……”

    丛生摇头。

    “丛生大人,您是不是知道什么?”土城大公主变色。

    丛生一顿,还是说道:“你知道你母亲翠羽王后已经被杀死了吗?”

    “什么!”

    “而你兄长知道此事后与你父亲和神殿闹翻,你父亲和圭正祭司他们索性抓了你大哥,因为你大哥血脉能力不错,他们不想浪费,而他们又极希望下一代城主血脉能出现超越九级的十级战士,于是……”

    丛生没有说完,而土城大公主跌坐到地上,她也许不是特别清楚,但她怎么可能没听说过。她的父亲就是凭借神殿这种秘法才从一名七级战士冲到九级。

    此时,她再看坐在她父亲后方的新王后的小儿子,之前,那张幼稚的脸蛋是多么意气风发,她怎么就没注意到,那个她和她大哥从来不屑的畏缩胆小老鼠已经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您……说的都是真的?”土城大公主的身体在颤抖。

    丛生没有回答,但他悲怜的神情告诉她:他们没必要为了这么点“小事”跟她说谎。

    土城大公主站起来,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木枭这时走过来,不太甘愿地道:“喂,回去吧,我大哥在等你。”

    土城大公主抬头,与那双无论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都不喜不怒的眸子对上,瞬间,泪满衣襟。

    木城这边的小插曲注意到的人不少,但在看到那位原土城大公主又默默走回后面席位,就知道这件事已经结束。

    奎帕等人在心中叹息,愚蠢的土城城主和祭司,看,他们做出的蠢事让他们又自断了一根臂膀!

    不少势力的城主见此都引以为戒,但也有些人根本不在意。女人、儿女,不过都是附属物而已,只要己身强大,这些附属物想要多少就能有多少。

    音城大公主拉莫聆看着那位土城大公主,也说不清自己是对那女人感到悲哀,还是对自己未来的命运感到忧愁,她将来也要这样嫁人吗?也要这样做一个可有可无的附属物吗?

    不reads;!她不愿!她应该是做女王的人!她不会让别人这样左右她的命运!

    圭正双眼通红,面目扭曲,右脸被枝条抽出的斑斑血痕让他看起来更如复仇的魔鬼一样。

    他这时已经不管不顾,什么土城的未来、什么保留实力,他全都忘了,他现在只想把九原人全部杀光泄愤,讨回丢失的面子。

    “杀!给我杀光九原人!一个都不要留!”

    土城战士冲了出去,不管他们这时心里怎么想,在城主被杀、祭司发令的情况下,他们都不得不战斗!

    哎哟喂!二猛身影一闪,消失。

    妙香惊叫,本来向冲进二猛怀中,可扑了个空,差点跌倒。

    拉莫聆拉拉嘴角,咕哝:“冲那么快干什么?赶死吗?诅咒你们能力都使不出来。”

    火云天:我是出手呢,还是出手呢?

    守忠害怕地闭上眼睛。

    “蛇胆大人!”有人凑到蛇胆身后,满眼担心地叫。

    蛇胆端坐不动,“让我们的人都别动。”

    “……是。那圭正大人……”

    “有些蠢货早就该死了。”

    那人惊骇低头,无声退去。

    “啊——!”

    “这是什么东西?”

    “救我!”

    第一批冲出的土城战士很快就纷纷折戟,这批战士是圭正的守护战士,也是他最为仰仗的力量。

    可这批战士都有一个共同特色,那就是他们都是控土战士!

    圭正不是不想找其他能力的战士,但当初他只是第三祭司,来投奔的能力强大的其他能力战士要么跟了城主和大祭司,要么跟二祭司,剩下来的弱者他也不稀罕,索性全找了控土战士,这样他还能用秘法帮他们提升能力,获得他们的忠诚度。

    可九级以下包括九级顶峰的战士碰到同样控土的十级战士会如何?

    这批战士的结局给出了再明确不过的答案——人再多都没用,除非九级战士多到蚂蚁的程度,那说不定还能蚁多咬死象。

    但八/九级的战士怎么可能多到蚂蚁的程度?一座上城加起来能有十名以上九级战士那都算是非常强大的了!

    如果说控土战士败在更高阶的控土战士手下还算情有可原,可坑爹的是有些战士明明就跨出一步,竟然能从看台上摔跌下去,而他自己还莫名其妙!

    “其他战士都给我听令!冲上去!使出你们所有的手段!今天有九原就没有土城,有土城就没有九原!杀光他们!养你们干什么的,还不快动手reads;!”

    土城战士咬牙,又有一批冲上前去,这次的攻击总算多元化一点。这批战士中也包含了部分城主的人手,还有一部分没动,他们还要护着王后和小殿下。

    原战面对第二波攻击只微微勾起唇角,他在笑,却笑得狰狞又嗜血。他的好战因子一直被严默压抑着,被动不是他的喜好,但顾忌祖神对自家祭司大人的惩罚,他每次出手都不能尽兴,还要找尽理由。

    如今好不容易给了他这么好一个借口,他的祭司大人还没阻止他,他要不把这些觊觎他儿子的鬣狗全部打成兔屎蛋,他从此就让默睡他!

    巫城看台上,飞山淡淡地看着土城战士围攻九原。

    巫象抬起粗胖的手指戳了戳飞山,“去告诉圭正,不想死光的话就收手。”

    飞山摇头,“没用,圭正已经失去了理智,而且……土城里有人想他死。”

    巫象叹息,“土城看来是真的已经失去气运,大地之神也不再眷顾他们了。”

    “自助者神助之,自弃者神弃之。”

    “……你说的没错。”巫象扭扭肥大拖累的身体,“当第一祭司真累,赶紧换人当吧。”

    “奎帕肯定很想。”

    “呵呵!真想看看奎帕的未来啊。”

    “不准!”

    咒巫翻白眼,“我说你们两个,没看我弟子和弟子的守护战士正被人围攻呢,你们还说自己是他们的保护者,就这样看着就算保护了?”

    飞山摸出瓜子,“你说得对,光看怎么行。”

    巫象伸手,“给我两颗。”

    “喂!你们两个!”

    “放心,有人帮他们。”巫象忙安慰道,咒巫大人生气还是很可怕的。

    确实有人帮九原。

    土城战士刚攻过来,风语老人不高兴自己观风被打断,不满地瞪向风城看台,“你们都是死人吗?”

    风尧很想说这种情况他们不好插手,可是风语如果讲理也不会被说成疯子了,而且风尧父母死得早,完全靠风语把他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只要风语不把整座风城势力全部拉去陪葬,他基本不会反驳对方的要求。

    而帮助九原会不会搭入整座风城?

    风尧摸摸下巴,十级战士、祭神之法、更好的战士训练法,还有生命之子,感觉这个交易似乎还挺有做头的。

    既然如此,那就上吧!

    “用不着。”在风尧正要派出风城战士之前,原战面带狰狞微笑地吐出了这三个字。

    风语老人挑眉,他不喜欢有人反驳他。

    没想到那不能动弹的小祭司竟然也在此时笑着说道:“确实用不着。土城众战士听好reads;!”

    小祭司没了喇叭声音也不小。

    暗卜等人忽然皱眉,那小祭司的声音中似乎隐含了某种力量,这是不是错觉?

    原战不知道自家祭司大人要干什么,但仍旧配合地出手了,左手一翻一扬,“呼!”

    “那是!”

    “怎么可能!?”

    火城城主和流焰祭司等人全部失声喊道。

    只见九原看台周围突然出现了一圈高达一米半的火墙!

    耀眼炙热的火光逼得攻打过来的土城战士纷纷后退。有些控火战士还讶异地看看自己的手,他是九级控火战士了,怎么会感觉到面前的火墙温度比他的还高还可怕?

    有人以为是火云天出手,可是等了一会儿,那火墙不但没有消失,还在往外扩延。

    “这是四级控火战士能达到的威力?”

    “不是火云天!”

    “不是我。”火云天也在撇清自己,他曾经在九级时倒是能长时间弄出这么大面积和炽烈的火墙,可现在他能连续扔出十几个大火球就算不错。

    “谁?谁在帮九原!”圭正如果可以入魔,这时肯定早就变成魔鬼,他目眦欲裂地瞪向火城方向,以为火城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火城人也冤枉得要死,彼此互看,到底是谁在帮助九原。

    飞山也发出惊咦声,别人看不出出手者,他还看不出来吗,那能量波动明显就来自……“咒巫,你弟子那个守护战士到底是几系战士?”

    咒巫得意地笑,就是不说。

    严默看火墙已经震慑住土城战士,当即使用魂力继续说道:“土城城主多行不义才会自寻死路,更何况之前他和圭正大祭司都已承诺如果比试输给九原,就以九原为主。如今土城城主身为属下,却出卖自己的上属势力之子,不忠不义,但这毕竟是他的个人行为,和整个土城无关,如今土城城主已死,你们不赶紧商量再立一个城主,却在这里耗费实力,之后的比试怎么办?”

    土城战士神情恍惚,心中自然而然冒出对方说得很对的想法。

    是啊,明明就是城主不对,九原首领杀死城主也不算错。

    他们这时候不应该赶紧再立一个城主好应对下面的比试吗?

    如果他们无法在聚会比试中争得排名,以后土城……

    严默看火候差不多,加大魂力输出,又悲天悯人地叹了一声:“圭正大人,你想要为了你的脸面,让整个土城的战士都为你陪葬吗?你身为大祭司,怎么能这么做?”

    哇呀呀!气死我啦!圭正彻底疯了!

    “都给我杀了他们!谁要是退后一步,我就杀了他!杀了他全家!九原人,你们记住,只要我们土城还有一个人活着,我们就不会放过九原人,我们势必要杀尽杀绝你们所有九原人,杀杀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