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22章 章回42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等待是最让人心生怨气的事情之一,等一个新生势力整整半天时间,这在以前的九城聚会中是绝无仅有之事。

    在场不少人都等得满腹怨言,但却没有人说要把九原人强行抓来要他们好看。

    他们不想吗?当然不!

    这就是实力强大的好处,原战和严默的表现已经足够让九大上城为他们忍耐,尤其原战昨日临走前坑他们的那一把,让他们敢怒敢言却不敢行动。

    不过这些都是暂时的,怨气和天大的利益可以让这些人联起手来,要想他们甘愿忍气吞声到心服口服,九原还有一段路要走。

    一个上午,大家也没怎么浪费,该串联的串联,该交易的交易,还有人现场切磋,中午大家一般不吃,饿了也就吃些干粮,但自从九原中午也大张旗鼓地吃肉吃水果,其他势力觉得不能输给一个新生部落,也都让奴隶准备了午食。

    过午,报时鸟啼叫,所有人全都看向罗绝。

    罗绝慢腾腾起身,正要宣布。

    “九原人来了!”一道说不出是惊喜还是心有不甘的叫声冒出。

    “唰!”目光转移。

    九原一行果然从入口出现,正以不紧不慢的速度向这里走来。

    “那小祭司的神罚真的结束了。”瑜伽呢喃。

    奎帕他们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但看到那小祭司在飞山和巫象的庇护下硬是熬到神罚结束才出现,还是怨气怒气不甘之气直冒。

    这下九原混战的胜率也就更大了!

    “让我们这么多势力等你们一个,你们九原真是好大的脸面!”流焰怒讽。

    “我们还以为你们不来是怕了呢,怎么,原战首领对自己的能力没有把握,只能等自己的祭司恢复?”瑜伽接口reads;。

    冷嘲热讽的人不少,就算原来对九原心有好感的势力,在等待九原这么长时间后,心中也不是没有怨言。

    九原一行越走越近,忽然,当场有几人同时站起!

    随着九原接近,一股庞大、澎湃的力量迅速笼罩住全场。这股力量没有丝毫掩饰,像是嚣张地宣告,又像是无法自控下的张扬。

    但明白的人都明白,这股力量明明是战士刚刚升级,对升级后得到的庞大力量还无法全部掌握下泄露出来的能量。

    九原有人升级了?谁?

    这股力量如此庞大,怎么感觉和那天木城松针升级后的能量很类似?难道……?!

    木城城主、朝歌大祭司和松针等人也都突然满脸欣喜地站起,看到木城人的动作,大部分人似乎都明白了什么。

    飞山表情怪异,“两个十级两个九级?竟然真的让他们升级成功了,这小家伙还真可怕。”

    巫象呵呵,“妒忌了?”

    “嗯,想当年我升级多么痛苦,偏偏这小家伙来了,才几天工夫,他就弄出了三个十级!不妒忌的不是人啊。”飞山慨叹。

    飞山的话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看出端倪的人全都羡慕妒忌恨到极点!

    你说神罚结束也就算了,怎么把十级战士也给弄出来了?这下、这下你还让不让其他势力混了?

    还有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出九原一行中某些人的变化。

    “丛生大人,九原人怎么了?大家怎么这么高兴?发生了什么事?”小王子木枭好奇地不停追问。

    九原人走到了自己的看台,这时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原本消失了两天的木城战士也来了,今天,九原人一个不缺。

    拉莫聆、原猛、火云天、守忠,都还是老样子,身上气息也没有什么变化。

    而当初被木城送给九原的四名战士就不一样了,他们的精神气跟两天前完全不同,如今不说顾盼张扬吧,但那蕴于全身的自信和喜悦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丛生也就在此时回答了自家小殿下:“我们高兴是因为我们的战士都成功升级了,如果我没有看错,松荆、松植都已经突破到十级,而原本八级顶峰的木槌和木箭这时也已经有九级了。虽然他们已经属于九原,但是我们和九原已经是朋友,不是吗?”

    木枭咋舌,“这么说九原今天多出了两个十级和两个九级?那大家还跟他们打什么?”

    丛生一顿,“应该会有限制。”否则奎帕等人怎么能甘愿?

    所有冷嘲热讽声都消失了,全场的人都知道了九原多出了两名十级战士和两名九级战士。

    怪不得你九原来的时候就带了那么几个人,原来你们就是打着从其他势力挖墙脚的打算!

    哎呀我的神,我也要好想被挖去reads;!

    早就动心却因为那小祭司被神罚而没有下定决心立刻向他宣誓效忠的战士都后悔了,那小祭司说的都是真的,如果说让一个松针升级还只是巧合或者其他什么,但这可是三个十级啊!还有两个八级升九级的!

    那四名战士消失了两天,大概就是去做升级准备了?

    众人目光复杂,全场那么多人竟在此时变得极为安静。

    震惊?羡慕?妒忌?悔恨?不,这些词汇已经不足以描绘他们的心绪!

    松荆四人没有说话,也跟着在九原看台的第二层坐下,他们心中的激动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当时默大让他们泡药浴时,他们还觉得奇怪,直到今天午时,他们在知道原因的同时也跟着改天换日般突破了往日的困境,成为了过去只能幻想的九级和十级战士!

    没有经历过那一刻的人,根本无法描绘他们对严默的感激之心。

    不管如何自愿,说白了,他们都是被木城放弃了的人,他们各自身体中多多少少也都有陈年累积的旧伤,也就是默大人心大,并不介意他们的旧伤和单一的能力,不但借用神力让他们痊愈、让他们突破,更给了他们新的不会伤身且更有效率的训练法。

    木城是出生地,但严默对他们却是恩同再造,所有不情不愿全部消失,四个人和火云天一样开始真心实意把九原的利益放在心头,把严默的旨意当作最高宗旨!从此以后的三十年,他们都将是九原人。甚至从现在开始,四人已经决定只要严默不把他们当牺牲品,他们就这么一直在九原待下去也愿意。

    严默对四人的反应很满意,虽然他在帮这些人突破时都做了点手脚,类似于精神暗示,但这时候人的花花心思少、比较质朴真诚也是一方面。他想,以后继续这样互利互惠,不太坑他们,想必这些人也不会想着再离开九原。

    就算离开也不怕,三十年时间,足够让这些人帮助他培育出更多的九级、十级战士。

    对,他压根就没打算让这些战士只是跟在他屁股后面当护卫,那太浪费了。这些战士除了保护他、保护九原,以后最大的功用就是当老师。

    九原现在缺什么?不是缺高手,而是缺成为高手的经验和技巧和体会,他可以帮战士突破,但并不能帮助战士修炼,如何让九原的战士们少走弯路就看他忽悠回去的这些高阶战士的了。

    等这些战士回去,他就会挑选一些适合的人成为九原两所学校的教师,忽悠他们,让他们把能教的全部传授给学生。

    严默这边想着自己的心思,其他看着九原人的势力也都心思复杂。

    没有人先开口,奎帕和流焰等人也都像哑巴了一样,他们心累啊!

    那四个新晋的高阶战士坐在九原看台就形成了一股莫大威压,压得大家伙暴躁无比。

    风城看台突然有人发出怪异的嘲笑声,“咕咕,嘿嘿嘿!”

    是风城的疯祭司风语老人。

    “打吧打吧,现在就开始打!想要得到生命之子,那就把九原和我们风城都打败!”

    奎帕等人怒目横视,你们风城就是来捣乱的对吧reads;!等着,等解决了九原就来收拾你们!

    风尧目光一掠,冷笑。

    罗绝咳嗽一声,起身,举起小喇叭:“那么大家准备好了吗?混战场地就在这里,要求跟以前的武斗比试一样,不能大肆破坏周围场地、不准伤及场地以外的生命,如果混战中的比试者被逼出比试场地就算输。”

    “等等!”奎帕不得不出头,“我有点意见,混战必须规定战士人数,所有势力都不准出超过一名战士和一名祭司,否则……未免不公。”

    奎帕后面四个字说得咬牙切齿,憋屈无比!

    可恶的九原小祭司!他们的第一个计划就这么被打乱了!他们原本想多派人手造成大混战,以绝对人数的优势来压倒原战,这样偷袭也方便,可是哪想到那小祭司刚一恢复就弄出了两名十级两名九级!

    罗绝:“大家怎么看?”

    火城第一个举手:“同意。”

    暗城:“同意。”

    其他势力对此也没意见,包括九原在内,最后全票通过奎帕提议。

    奎帕达到第一个目的,脸上总算有了一点笑的模样,“另外,比试总要有个奖励,往年我们都是按照排名来决定地盘、奴隶、交易物品交易量等,今年我觉得还可以再加一个东西。”

    瑜伽,“大人,你说的是什么东西?”

    “巫运之果,或者说是生命之子?”奎帕不等众人反对,就快速道:“生命之子如此重要,自然只有最强大的人才能拥有它、保护它,一个弱者就算留下它们也保不住不是吗?”

    有人要反驳,没想到原战竟然咧嘴一笑,“好啊。”

    众人惊!

    原战笑意丝毫没有达到眼中,勾起的唇角满是讽刺,“你说的没错,弱者根本不配拥有生命之子,连看到他们的资格都没有!”

    奎帕不顾他的讽刺,忙敲定道:“那就这么决定了!”

    罗绝见原战和严默都像是默认了,其他人更是没有意见,便把生命之子加入了最后得胜者的奖励中。

    原战和严默起身,松荆等人并没有抢着说要自己去,他们已经得到吩咐,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其他九原人。

    其他势力也都很快选好混战的人选,但轮到巫城时却出了一点麻烦。

    按理说,代表一个势力参加比试,那肯定要选该势力中最强大的战士和祭司,但在巫城,最强大的战士可以说是飞山,但目前最强大的祭司却不好说了。

    巫象表示让第二祭司咒巫代替他参加,奎帕第一个不愿意,咒巫这个大杀器去参加混战,再联合飞山一起,他们的胜算又得降低大半。所以无论怎样也不能让咒巫上,飞山也不能。

    可是要怎么说服他们?

    争论来争论去,谁也不服谁,飞山又不能武力压制,否则巫城神殿能立刻分裂reads;。

    最后平时极少冒头的第四祭司虫巫站了出来,“别吵了,我去吧。”

    争吵中的咒巫和奎帕一起看向他,巫象和飞山也互看,这位虫巫大概是绝对的中立派了,谁也不靠,又因为实力强大,他不用看别人脸色,别人也不敢轻易招惹他。

    奎帕眼看让自己的人上场无望,心想虫巫上总比咒巫上要好得多,便意动地问道:“那战士人选?”

    虫巫,“就用我的守护战士吧,我们两人至少比别人合作默契,就算不能争胜,自保总是能做到。”

    于是事情就这样定下,巫城的混战人选就是虫巫和他的守护战士虫守。

    严默临上场,脚步忽然一顿。

    原战转头。

    严默仰头,风很缓和,可他却感到了一丝莫名的焦躁。

    “你们是想告诉我什么吗?”严默可惜,他不像风语老人,可以直接从风声中得到信息,如果他不跳祭祀之舞就无法和众灵沟通,但五年下来,他多少也能感觉到一点什么。

    如果他的能力能够提高到十级以上,那么他是不是就能不跳祭祀之舞也能跟众灵直接沟通?

    低头看骨鼠,没有什么反应,这表示这个比标准足球场小了三分之一的比试场地中并没有炼骨族人。

    严默原本想把骨鼠放出去查看周围,但混战中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他需要全神贯注地辅佐原战并对付敌人,这时候自然不适合再分神去控制骨鼠。

    “默?”原战很想问他是不是在担心炼骨族,但怕有心人听到,忍住了。

    严默从腰包里掏出一枚九级元晶塞进原战手中,不是元晶币,是一枚拳头大的土属性九级元晶。

    幸亏没人看到这一幕,否则九原让人妒恨和垂涎的理由就又要多一个了。

    原战迅速收起元晶,神色也变得慎重三分。

    “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严默微带不安地问。

    “杀气?”

    “不,不止。”严默放慢脚步,“昨天你已经展示了你的实力,而今天他们亲眼看到九原多出两名十级,而我也已经从神罚从恢复,如果你是奎帕他们,你会愿意和这样的九原开战吗?”

    “他们限制了人数。”

    严默摇头,“你不能用你的角度去看,你得假装你是奎帕、是火城城主等人,不是我自夸,以我们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只要是聪明人就绝对不会和我们硬干,我以为……奎帕他们会要求放弃混战,但他们没有,甚至他们的神色还有些期待。”

    “这说明他们有对付我们的后手?”原战谨慎,但不会惧怕。

    “总觉得有什么我们无法预料和无法控制的事就要发生了。”严默说完,伸展四肢,微微一笑,“不管是什么,让我们打败它!”

    今天,他不会再藏拙,所有能利用的能力他都会利用起来reads;。

    “墨杀给我。”原战也是同样心思,九原是否能震慑住九大上城,从此在这片土地上占有一席之地就看今天这场混战。

    “你确定?”

    “我确定。”

    并不是所有势力都派出了首领和第一祭司,有的势力首领并不是最强大的,而第一祭司也不一定是最具有攻击力或者辅佐能力的。

    十一个势力分成十一方站开。

    磅礴又压抑的气势慢慢升腾。

    风也像是感受到了这份巨大压力,静止了一般,只有午后仍旧炙热的阳光投射到众人身上。

    里面的人还没有开始混战,外面看台上的人已经开始冒汗。

    二猛双手紧握,妙香伸手悄悄盖住他的手掌。

    拉莫聆禁闭双唇,一个字都没有吐出。音城虽然派人来表达了善意,但是混战中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咒巫紧紧盯着下方,徒弟说的那些话还在他脑中盘旋,奎帕看他吵得厉害,以为他和飞山都想下场帮助九原,但他其实并不知道他和飞山原本就没有下场的打算,他们只是做出一个态度迷惑众人而已。

    在别人不知道的地方,只忠诚于飞山和巫象的武力已经全部动了起来。

    罗绝难得地感到了紧张,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扬声:“诸位,规则已经说过,记住,一旦破坏周围或者离开比试场地,就算认输,更不能再进入比试场地。本次比试生死不论,留到最后的就是最强大者,现在……”

    “等等!”谁也没想到巫象大人会在此时突然喊暂停。

    看台上,包括比试场中的人全部看向他。

    巫象让飞山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喘气道:“九原愿意把生命之子当作最后得胜者的奖励,为表示公平,其他势力也应该拿出相等的物品,但这时已经来不及,那么巫城这里就代表大家出一样东西好了。”

    “是什么?”咒巫也好奇起来,巫象之前可没有说过这事。

    巫象从身边摸出一个箱子,打开,捧出一颗有人头颅大小的深黑色元晶,元晶中有耀眼明亮的一点艳红。

    严默觉得那元晶说不出的眼熟,而原战直接揭破谜底:“神血石?”

    “没错。”巫象笑,“这是一枚由巫城神殿第一祭司保管了几千年、至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一枚神血石,土属性。我本来不想把它拿出来,但是昨夜有人偷偷潜入我的寝殿,目的就是它,不过他不知道他拿走的是假的,这才是真正的神血石。我想来想去,与其留着东西给人偷走,不如在今天拿出来做奖励。”

    巫象喘过气,“所以,诸位,混战最后的胜利者不仅能得到生命之子,同时他还能得到这枚最大的神血石!”

    接到示意,罗绝不给其他人表达意见的机会,立刻宣布:“现在,比试开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