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23章 章回42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巫城神殿拥有神血石,不少人因为这个意料外的奖励而高兴,而巫城极少数人听说巫象要把神血石拿出来做奖励则要气疯。

    虽然目前还没有人知道神血石的正确使用方法,但土城那个变成半兽人的大祭司厄达可就是因为摸到了一点边际才能强行与一只凶兽融合,进而得到了比较长的寿命。

    固然厄达死了也没有把办法传下来,但他能活那么久就是神血石能用的证明,现在不知道用法,不代表以后也不知道,可如今巫象把它拿出来当奖励,一旦巫城输了,那神血石不就成了别人的东西?

    奎帕想表示抗议,想跟巫象说神血石属于整个巫城神殿,巫象没有权力不经过所有祭司的允许就把神血石拿出来。但是这时说什么都迟了,在没有别人率先出头的情况下,如果他第一个表示反对,反而会得罪参加混战的同盟势力。

    先这样吧,等最后结果出来,再看怎么把神血石谋夺回来。

    下方,原战看了一圈。除了木城派出的新十级战士松针,其他战士似乎都是在九级顶峰,这种局面对他很有利,但真实情况真如此吗?

    一开始并没有人乱动,所有人都在彼此观察,过了一会儿,一些人开始慢慢靠近。

    风城因为城主风尧魂力受伤未愈,派出的是另一名叫做风遗的战士,那战士跟在风语老人身旁,目标非常明确地走到严默身边。

    严默:……其实我还没有完全相信你们,请不要靠那么近好吗?

    风语老人看严默貌似有点无奈,以为他害怕,很体贴地带着自家战士又往严默靠近三分reads;。

    木城也开始向原战和严默的方位移动,但他们并没有贴近原战,而是在一个适合作战也适合互相帮助的距离停下。

    松针:“联手?”

    原战:“好。”

    朝歌大祭司对严默微笑,严默很好奇她的能力偏向。

    音城犹豫了下,没动,他们的大王子在九原,但他们的小公主则在火城,他们靠向谁都不妥,不如谁都不靠。

    与音城想法类似的还有巫城、水城和空城,这三个势力的人都站在原地没动。

    土城也派战士参加了,蛇胆作为祭司登场,两人对原战面露笑容,脚步向他迈近。

    原战一指他们的落脚地,“我不信任你们,就站在那里,别靠近我,”对土城他完全不必客气,彼此早就撕破脸,也不用留那一点遮羞布了。

    蛇胆一叹,没有任何恼怒地停下脚步。

    严默一直在分神观察鼎钺部落的两人,知春和殊羿,他们的族长和大祭司都没有出来。而殊羿貌似没有十级,但却打败了刚升十级的木城松针。

    而且……严默发现暗、火两城的站位有点奇妙,竟是分在鼎钺两侧站立。

    严默正在想这是无意还是故意,以及其中有什么特别含义时,火城大祭司流焰开口:“原战首领,形式已经很清楚,你我敌对,最后怎么都要分出个胜负,可是在这之前,我们有些人却不得不先解决。”

    原战似乎已经预想到对方会这么说,“你的意思?”

    流焰:“如果我们先动手,最后获利的就是站在一边的某些人。不如先把这些人解决,你我再来决一胜负。”

    原战沉吟。

    巫、水、音、空,四城的战士和祭司头疼,这是逼着他们站队不成?

    流焰主动道:“水城和音城交给我们,你们对付巫城和空城没有问题吧?”

    巫城和空城还没有怎样,水城也看不出他们在想什么,但音城战士和祭司却变了脸色,单打独斗他们不怕,他们怕被围攻,更头疼的是,他们的音攻虽然厉害,但暗城神血能力诡异,不说克制他们,但也基本不受他们影响。

    空城战士直接道:“要打就打,别再废话!”

    水城战士发出嗤笑,“九原是火城的敌人,那就是水城的朋友,九原人,要合作吗?”

    原战:“好。”

    水城战士和祭司移位,站到了九原这边。

    严默在想:什么时候那个鼎钺部落竟然和奎帕流焰等人混在一起了?

    音城人还在犹豫,看台上的拉莫娜也纠结万分,她看不出九原和鼎钺谁拥有大气运者,而这次的选择将很可能影响到音城和她的未来reads;。

    蓝音大祭司在心中叹息:“殿下,如果你还不能决定,那么……”

    “鼎钺,我选鼎钺。”拉莫娜咬牙。拉莫聆在九原,原战也无情拒绝了她的联姻要求,可鼎钺部落对她却十分尊重,她的心其实早已有偏向。

    蓝音没再说什么,他只张口无声地对比试场地中的蓝鸢下了新的指示。

    蓝鸢对流焰等人示意,带着三祭司走入那边阵营。

    流焰淡笑,看着虫巫和空城战士问:“你们选择哪边?”

    虫巫:“不选就会被你们联手攻击?”

    “对。”

    虫巫看向空城战士,“你看,要么我们两方结成另一个同盟?”

    空城战士狰狞一笑,“成!”

    流焰没有达到争取这两个最强者的目的,十分遗憾,但场中站队终于明显,九原那边有风、水、木三城相帮,他们这边有暗、火、音、鼎钺,还有一个明着站在九原那边,暗中却投向他们的土城。

    五对四,加上他们的秘密谋划,争胜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

    这时流焰也不再说要和原战共同对付巫城和空城战士了。第一,巫城和空城不好对付;第二,谁都怕对方暗中捅自己一刀;第三,巫城和空城原本就是过去的第一和第二,就是把他们留到最后,对他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杀!”不知是谁发出喝声,但随着这一道喝声,比试场地顿起变化!

    暗城战士身影消失,火城战士甩手向严默扔出数十颗密集的小火球。

    风城战士立刻展开风力想要把火球刮回去,可风助火势,但火球不但没有刮回去,反而变得更大、更旺盛。

    但风城战士也不是吃素的,风墙一出,硬是把这些火球全部挡在了外面。

    暗城战士一刀砍向原战脖子,原战身体沙化,沙砾飞起,暗城战士砍了个空。

    “小心他的刀!”

    迟了!落在地面的墨杀突然被一只土手抓住,刀鞘脱落,刀刃一闪。

    “哧!”暗城战士避得不可谓不快,可腰间仍旧多了一条伤口。

    原战消失不见,刚刚见血的墨杀也被他带入土壤中。

    风语老人抬起只剩下黑洞的鼻孔嗅了嗅,“那刀……”

    严默没有回答,他此时根本做不到放松面对,脖子后竖起的汗毛告诉他,危险正在逼近,可他还没有找到危险的源头。

    墨杀当初因为两人被土城大祭司带人偷袭而遗落,事后原战记忆受损也没记得要把墨杀找回来,一直到他们后来回去九原完全恢复后才重新把墨杀找回。

    那时墨杀已经被埋入土壤很深,但墨杀一部分材料是由巫果的枝条所炼制,有巫果在,很轻易地就找到了它reads;。

    原战因为墨杀意义特殊,对这把刀非常重视,而他也想看看这把刀能成长到什么程度,五年中每年都会对它进行升级祭炼,墨杀嗜血,每次升级都要吞食原战足足一碗鲜血。

    但原战这些血并没有白流,五年过去,墨杀已经被祭炼到九级,不但可以镶嵌元晶用魂力操控,非祭炼时,墨杀就算割伤原战也不会再吸他的血。

    见此,原战想把墨杀收入体内,但没有成功,严默拿过来原本想要找机会请教赞布,看能不能把墨杀升到十级,可惜!

    不过九级也足够用了!

    以墨杀嗜血的天性,哪怕只是划破一道伤口也会血流不止,想要治愈墨杀弄出的伤口可不容易。而且墨杀对血液敏感,你不管躲到哪里,在百米方圆内休想躲过墨杀追踪。

    原战一刀没有杀死暗城战士,但在他身上开的口子就像是给他做了个标记,无论暗城战士怎么隐身都再也瞒不过他。

    这时,整个比试场地已经和之前完全不同。

    朝歌大祭司绿色的长发无风自动,松针已经不在原地,一株又一株褐色树干的松树从土壤中冒出,小小的松树飞速生长着,很快便变成了一座密密麻麻的高大松林。

    松林中的土壤滚动,底下不知暗藏了多少陷阱。

    风在林中穿梭,水流与土壤配合,在林中形成密布的明暗水系地图。

    流焰那边的变化则比较暴烈诡异,火池、黑雾、魅惑的歌声,以及藏在暗处的刀剑。

    虫巫坐在松林一角,掏出一个卵形乐器,凑到嘴边吹响。

    “呜呜”的低沉乐声响起,也不知从哪里来的虫蛇大量向他集中。

    他的守护战士,来自虫人族的蜈褪去人类外衣钻入林中。

    空城战士飞在半空中冷眼看着下方,他们的老祭司塵老已经找不到在哪里。

    严默瞅着场地的惊人变化,半天才合拢嘴巴。

    他曾见过原战改变地形、还硬生生造出一座高山,但他对原战和他的能力都太熟悉,看到反而没有什么震惊感。而九原里面虽然有其他能力者,但因为他们都没有达到高阶,在严默眼里也算不得什么。

    可是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实实在在地感受到神血能力是多么夸张的能力,不过短短几分钟,这个还不到一个足球场大的比试场地竟然变成了一个小型生态环境,而且从优良到恶劣应有尽有。

    可惜表面的美丽下隐藏的全是重重杀机,就连疯疯癫癫的风语老人也开始变得谨慎、小心,“风说,有危险,奇怪的味道。”

    奇怪的味道是什么味道?严默放出精神力,开始联系他最忠心的小护卫们。感谢木城人,这个环境太适合他的蜂卫们发挥了。

    看台上有一半的人只看到下方比试场地产生变化,但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根本看不出,甚至之前的那些战士和祭司,他们都找不出几个了。

    而能看出的人眉头都皱得很紧,目前情势不明,到底谁能胜出,恐怕除了预言祭司谁也不能预料reads;。

    鼎钺的酋长附典问他们大巫蜇黎:“你看到了什么?”

    蜇黎脸色如同往日一样苍白,他的手插在一罐水中,久久,翻白的双眼才恢复正常,“……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怎么会?”附典惊讶。

    蜇黎神态疲累,“神不想让我看到。”

    “快看!松林动了!火城战士在放火烧林!”

    严默到此时还没有出手,原战目前应对得十分轻松,用不着他。

    但他不出手,别人却不打算放过他。

    原战沙化,根本没有人能找到他,能飞起来或者能浮空的战士全部升入空中,就怕脚在地面会被原战拖入地底。

    而找不到他就杀不死他、打不败他,也不知是谁的主意,大家似乎认定只要攻击严默就会逼出原战,于是严默遭殃了。

    不过想要解决严默,得先解决碍事的松林。

    大火燃起,颇有把松林和里面的人全部烧死的势头。

    “哗!”水幕升上天空,包裹了松林中的松树和土壤,潮湿到极点的空气让火焰根本燃烧不起来。

    火星从天而降,大雨跟着瓢泼而至!

    土壤翻涌,直扑火池。

    “噗!”火焰熄灭,暗城放在火城中的毒/药不能继续加热发散,黑雾微微散去一些。

    血腥味冒出,严默刚要攻击,“啊!”一声急促的短叫,偷袭的人被拖入地底。

    一只巨大的土手冒出地面对他晃了晃。

    严默乐。

    “嗡嗡。”上百只食肉蜂飞入松林。他们跟着严默一起偷渡到巫城,因为数量少,巫城那些战士没有一个发现,只以为装食肉蜂的皮囊是他们的食物或行礼。

    飞到空中的人以为自己安全了,但……该死!是谁缠住了他的脚在把他往下拉?

    音城战士突然发出怒吼,因为有火球正向他袭击而来:“流焰!你们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攻击我?”

    “不是我们干的!那个九原首领是三系战士,他也能控木也能控火,大家小心!”

    “该死的,他到底躲在哪里?找不到他,怎么杀死他?”

    “先攻击那个小祭司,他一定会回去救援,不回去更好。”

    “让土城战士和祭司牵制他!”

    “虫巫在攻击我们!”

    “什么?”

    “那是食人蜂!该死的虫巫!我就知道不能相信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