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24章 章回42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松林里响起靡靡的歌声,严默不想听,却忍不住去追逐这个声音。

    “不要听。”风语老人忽然挥手,风在空中旋转着形成风墙,阻挡了声音传递。

    歌声变得断断续续,连音都听不太清楚。

    严默悚然。

    风语老人冷哼,“这是战斗,咒巫没有告诉你吗,战斗中,你听到的任何声音、看到的任何景象都可能是敌人的手段。”

    “是。”严默没有解释,因为他那个能聆听万物的能力,每次有什么声音发出,他总是会如同本能一样去追寻声音的源头和含义。

    这是他一个弱点,他以前没有把它当弱点看,但如果对上善于音攻的人,他的这个能力很可能会成为拖累。

    说来说去,还是他战斗意识不够,无法在战斗中熟练面对各种危险情况。

    而风语老人和朝歌大祭司则不一样,不说每十年一次的聚会比试,就是平时,他们这些上城也经常通过约战来决定地盘和物资等。就是在自己的地盘里,和其他智慧生物、凶猛野兽也要经常战斗。

    可以说,战斗这个概念已经深植在这些原始人的身心里,这让他们一旦陷入危险中,全身心就会像雷达一样张开,随时随地提防可能到来的危险。

    “有人正向我们这边靠近,速度很快,是暗城人,他还带着另一个人。”朝歌大祭司快速说完,双手张开,绿发飞扬。

    不远处的松林开始移动,更多的松树冒出,试图迷惑和挡住敌人。

    严默通过和蜂卫的精神联系并没有发现暗城人身影,想来暗城人应该比较善于隐藏自己,不过他还带了一个人,带了谁?

    “想要通过风,可不是那么容易。”风语老人闭上了眼睛,周围的风旋越来越多。

    严默看两位大祭司各战能力阻挡敌人,却并不是那么乐观。

    血脉能力通常靠两方面来展现和支持,身体中的能量和魂力。这两者即相辅相成,也可以拆开来看。

    任何人都有魂力,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利用魂力。一般的神血战士异能能量强大,可他们的魂力不一定就跟着强。

    而不管是异能还是魂力,都需要能量来支持,不过异能可以从元晶中吸取能量,而魂力……则很难补充,一旦魂力枯竭,就只能等它自己慢慢恢复。

    严默已经在研究让魂力快速恢复的方法,他觉得异能能吸取元晶等能量,那么魂力应该也能从外界吸取能量,只不过让精神力回复的能量和普通能量不同reads;。

    而他不乐观的原因就是在担心朝歌大祭司和风语老人的续航能力,他们这样一直被动防守,消耗的能量会很可怕。如果敌人故意消耗他们的能量,等待他们力竭的那一刻……

    “这样太浪费了。两位,你们谁能把水城三祭司请过来,我们四人配合一下?”

    朝歌大祭司轻笑,“我也正有此意,我来叫水侍过来。”

    朝歌说是叫人却并没有动。

    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水侍就看到对面的松树树干上的树皮有所变化,出现了朝歌大祭司熟悉的身影,那身影虽然模糊,但手指的方向却很明确。

    水侍想了想,跟着树皮指出的方向走去。

    流焰等人想要对原战等各个击破,可是松林里的松树那么多,他们根本不知道哪一颗松树是松针变的。

    他们放火烧林,水城战士就来捣乱,松针也会配合着他袭击他们。而风城战士则刮起大风,把火焰反向他们吹去。土地就更不用说了,如果不是他们跑得快,保证全被拖下去。

    “他们已经配合起来了。”

    “我知道!”

    “虫巫说不定也在帮他们。”他们虽然不怕那些食肉蜂,但冷不防被对方射几针也很头疼。

    “怎么办?我们无法突破松林,就找不到那个小祭司,找不到那个小祭司,我们就无法逼出原战。”

    “上空?”

    “没用,松林太密,里面还起了大雾,什么都看不清。”

    “看来只有用那个了。蛇胆,你们可以把那东西拿出来了。”

    蛇胆含笑,“那我们之间说好的条件?”

    流焰不满蛇胆在此时提要求,可是战况已经逼得他们不得不同意蛇胆提出的条件,“土城一定会留在最后几个出去的势力中,抓住九原首领也归你。”

    “很好,那么我给诸位开道,诸位还请抓住机会擒获那九原祭司。”蛇胆说着抓起他挂在脖子上的储物骨器,对着地面一指。

    一具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材质所做的大炮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流焰等人肚中有不少疑问,比如:那么沉重、巨大的城头炮是怎么变得这么小?还有这个发光的硬得像特殊石头的材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那么像鼎钺人炼制出的武器的材料?以及土城和鼎钺到底是什么关系?

    流焰等人想要逼出他,原战也想先把那些人都杀死。

    可是流焰等人也不是笨蛋,他们也没有分散,全都聚集在一起,而暗城祭司的能力可以让他们全都隐去身形,这让原战想要掌握他们的行踪也比较困难。

    每次那些人出现一下,一次攻击不成就立刻隐身后退。而且自从他们发现暗城战士身上的伤口无法止血,血腥味会引来他的追踪后,他们竟然就这么放弃了暗城战士。

    暗城战士被放弃也不肯认输离开比试场地,他仗着自己的能力不断带人突破松林,竟有不惜当诱饵的决然reads;。

    原战第一个解决的就是他,可惜他带着的火城战士太狡猾,一看情况不对就轰出十几个爆裂火球,炸得松林黑雾阵阵,他一时失去视线就让对方逃出了松林。

    “砰!”

    巫城看台前被抛下了一名暗城战士。

    巴赫过去查看,“没死,重伤,昏迷。”

    暗城人迅速过来把人抬走治疗。

    “暗城大祭司还在里面,就看他什么时候出来,到时候他出来的排名和他们的战士综合一下,就是他们暗城这次的排位了。”

    看台上众人正在评论,底下的比试场地突然发出剧烈的轰炸声:“轰!轰!轰!”

    大量松树被大量土球轰倒。

    土城战士操纵着金属炮,不间断地朝一个方向轰击松林。

    金属炮上镶嵌元晶,他只要输出一点能量就可以任意发出土弹炮击,只要元晶补充能跟得上,他们的攻击就不会停止。

    “就是现在!冲进去!”流焰一声令下,暗城祭司、蛇胆、鼎钺两人一起消失。

    火城两人、音城两人和空城两人则留在原地准备应对过来破坏的原战。

    原战地面战厉害,但空城祭司愣是把其他人和大炮全部浮空,如果原战用火攻或者木攻,流焰和他的战士则可以用火焰对抗,音城战士可以用音波攻击地面寻找原战身影,原战不出来,双方就会僵持住。

    等空城祭司支持不住了,冲进去的人大概也快找到九原小祭司。

    流焰等人分开,原战几名战士也跟着分开。

    现在六对四,如果不是原战厉害,情况可以说相当不妙。

    原战面对这种战况十分冷静,“风遗、西河留下对付流焰几个,不用一定打败他们,只要逼得他们无法进入松林就行。”

    风遗和西河对原战下令并无异议,不说其他,就对方是十级战士这点,他们也愿意受他命令,何况原战前面的指挥并无问题还很犀利。

    风遗可以操控风飞上天空,可以用风刃和大风对付火城人。西河控水,一样能对付火城和音城战士。他们需要提防的只有空城的祭司和战士。

    原战潜入松林,他要帮助松针去坑死那些进入松林的人。

    林中松针飞舞,暗城祭司就算能帮大家隐身,也不能让大家都不受伤。

    知春被松针扎得受不了,一拍胸口,身体上瞬间出现一副金属薄甲。

    暗城祭司眼眸一缩,这个鼎钺……

    战士殊羿身上也出现了一副行动更为方便的战士甲,他的手臂上则张开了一支金属□□。

    音城祭司和战士蓝鸢就没那个好福气了,蓝鸢张嘴发出音波振飞那些松针,同时保护三祭司reads;。

    暗城祭司身体似乎没有实体一般,那些松针全都穿过他的身体掉落。

    “蛇胆!快!”暗城祭司喊。

    蛇胆举起骨器一晃,又是一具金属炮出现。

    “轰!”

    蛇胆再次开道,松针已经支持不住。

    原战追来,暗城祭司留下蛇胆和音城两人,带着知春和殊羿再次消失。

    蛇胆明知留下的结局不会太美妙,但他脸上仍旧露出微笑。

    “咔嚓。”

    严默偏头注意听,他好像听到了枪械上膛的声音?这怎么可能?

    “咻!”是□□!

    不是枪械上膛,是机括声!他一直想要的大威力随身□□被别人弄出来了。

    □□发出的金属箭带着暗色的光芒,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强硬地穿过风墙向严默射去。

    千钧一发之际,如果不是严默曾经听过□□射击的机括声,他可能真的会躲不过这一箭。

    一个后仰,头颅几乎与地面齐平,尖锐的金属箭险而又险地从严默原右胸位置穿过。

    “噗!”箭身扎进后面的松树中。

    可是没等严默把身体抬起,“咻咻咻!”更多的金属箭向他们这边射来。

    “小心!”严默疾喊出声。

    风语老人与朝歌大祭司联手,一人用强风改变金属箭的方向,一人挥舞起无数藤蔓抽飞那些金属箭。

    水侍祭司则泼起漫天水雾,寻找躲在暗中的敌人。

    躲在暗中的知春快速地制作并收回那些失去准头的金属箭,再交给殊羿。

    殊羿左右手同时出现一个小型□□,真正左右开弓,金属箭不断朝严默等人射去。

    暗城祭司看向知春。

    知春对他点头。

    暗城祭司身影一晃,消失。

    知春和殊羿的身体露出,风语等三位祭司立改防守为攻击。

    殊羿和知春也没有傻傻地站在原地不动,他们边跑边射箭,知春的右臂上突然出现一只圆形金属筒。

    知春一按机括,大量的金属细钉如天女散花般向严默等人袭去。

    “我操!这是暴雨梨花针吗!你们鼎钺的机械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吗?”严默觉得不可思议,五年,九原有了巨大变化,人家鼎钺的发展速度也一点都不比他慢!

    他现在都要怀疑鼎钺是不是也有一个流放者在那边,而且那人还是学机械工科的reads;!如果真是这样,那鼎钺何止如虎添翼,鼎钺人可以直接控制金属免了冶炼的麻烦,如果那个机械工科人真的存在,他只要画出图纸,鼎钺人就能给他弄出最好的零配件。

    如果那人再知道一些金属的冶炼配方,那就更不得了了!

    “噗!噗!噗!”

    “我操操操!”严默简直不敢相信,人家暴雨梨花针都是射一波就没了,你们这竟然没完没了起来,这如果不是大家有异能,要怎么抵挡你们?

    严默以为玩机械就是知春和殊羿的顶限,可并不是!

    殊羿空出一只手,手掌一握一放,那些被风吹得四处飘散的大量细铁钉在空中顿住,又跟着殊羿的挥掌飞向风语老人。

    严默变色,难道殊羿不止是能控制金属,他其实是能操纵磁力?

    万物都有磁性,只是分强弱而已,如果殊羿真的能控磁力,等他以后发展下去,啧!

    严默忽然感觉到什么!

    有人偷袭他!

    “刷!”

    暗城祭司绝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很弱的辅佐类小祭司竟然在他靠近的瞬间,从身体里飞射出几百上千的黑色木针!

    可暗城之所以派这位祭司参加比试,人家当然有他的绝活。

    暗城祭司身体一扭一闪,那些黑色木针全部穿过他的身体,没有一根扎到实体上。

    暗城祭司这一闪避,更加接近严默。

    风语老人似乎发现了什么,可他正要分神去仔细查看,松林中突然钻出大量密集的蜘蛛。

    朝歌大祭司也发出诧异的惊叫,她是控木祭司,可以给植物提供生长能量,松针就是因为她才能在短时间内弄出一片松林。可再怎么厉害的控木者都最讨厌两样东西,一个是火,还有一个就是虫子!

    就在这一刻,所有松树身上都爬满了喜食树木汁液、树叶等物的小虫子。

    虫子密密麻麻,不但松林中布满了,满天空飞的也都是。

    水侍皱眉,分神发出大水帮助松林冲刷那些虫子,可他却没有留意身后有几百条毒蛇向他游去。

    风语老人怒吼:“虫巫!”

    原战发现他最讨厌的生物改变了,以后排在第一的不再是长翅膀能飞的,而是蜈蚣毒蛇蚂蚁等各种虫子!尤其是能钻进土壤中的!

    暗城祭司伸出了手,为了防止被发现,也为了达到最好的隐身效果,他没有带一样武器,可是他也用不着,他的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

    虽然他的这个能力还不算强大,要靠近才能使用,而且维持的时间也很短暂,但作为偷袭利器也足够了。

    吞噬!

    黑洞突然出现,严默从原地消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