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25章 章回42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默——!”松林中突然传来极为可怕的怒吼,“你们做了什么!”

    大地震颤,地底轰鸣,整个松林都在颤抖!

    暗城祭司一看偷袭成功,大喜!

    虽然之后一个月他都无法再施展同样的能力第二次,但只要能让那小祭司消失,一切都还是值得的reads;。

    至于奎帕和流焰的想法,暗城祭司嗤笑,真是两个贪婪又愚蠢的家伙,不管是巫运之果还是生命之子,就算他们打败九原,九原人就愿意交出来了?

    想想也不可能!

    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应该解决掉九原的首领和祭司?维护九大上城的尊严和地位吗?

    那小祭司不但拥有巫运之果,还能借用神的力量让九级顶峰的战士突破,这样打破平衡的祭司怎么能留下?如果让那小祭司继续活下去,以后九大上城还是九大上城吗?恐怕以后大家都只知道九原而不知道上城了吧。

    解决了祭司,只剩下那原战一人,虽然他是十级战士,但联合所有人之力怎么也能干掉他。像那土城三祭司蛇胆就跟他们暗城一样头脑清晰,他不但赞同暗城的计划,还准备了大炮和困住原战的方法。

    现在,十级战士的围捕开始!

    暗城祭司兴奋不已,他完全无视了风语等三名祭司,现在他杀不了那三人,但风语等人也别想抓住他。

    风语老人一看严默消失,当即狂怒,他甚至连护身的风力都放弃,全部用来攻击敌人!周围的风开始集中,小旋风迅速并到一起变成了大旋风。

    树叶、虫蚁、人的衣服和头发,所有较轻的东西全都飞扬起来。

    一向温和的朝歌大祭司也怒喊:“鼎钺人交给我,你们分别对付虫巫和暗吞。”

    朝歌这时已经适应了鼎钺的攻击,他们之前只是完全没有遇到过像鼎钺这样的对手,一旦熟悉他们的攻击套路和优缺点,像他们这样经验丰富的祭司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对付他们。

    水侍被毒蛇攻击,反身用水箭冲击毒蛇,同时大喊:“给我时间,我要祭神下暴雨冲死这些小虫子!”

    朝歌立刻朝风语喊:“风语大人!不要再追击暗吞,请保护水侍大人!”

    风语老人怒发张扬,暗吞已经逃走,他没了发泄目标,只能拿周围的虫蛇出气。

    水侍有人保护,脱手后开始向水神祭祀,天空很快就阴云密布。

    知春和殊羿不敢再恋战,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当即迅速后退。暗城祭司已经无法再帮他们一起隐去身影,他们只能靠自己逃跑。

    “哗!”无雷无电,大雨倾盆而下。

    原战要疯了,自从严默那次死亡,灵魂进入他的魂海,他们之间就建立了精神上的联系,可现在,那股精神联系已经若有若无,他几乎快/感觉不到。

    原战冲到了严默所在地,没找到严默。

    风语老人第一时间喊道:“抓住暗城祭司暗吞,是他杀死了严默!”

    严默没死,虽然联系若有若无,但他知道他的默没有死!

    “你们全都离开。”

    “什么?”

    原战手臂肌肉微颤,冷漠重复:“如果不想死,就全部离开这里reads;!”

    他和默原本还打算只是打败这些人,并不想要他们的命,所以他才和他们“玩”到现在,而默为了不让炼骨族的骨奴们察觉他的真实能力,也没有放出大杀招,更没有祭出祭祀之舞。

    可是他们的仁慈和忍耐换来的是什么?

    流焰等人也集中到了一起。

    “那小祭司呢?你是不是抓住他了?”流焰追问暗吞。

    暗吞心想你说的容易,我能杀死他就算不错了,还活擒他?但他没有立刻说实话,只是含糊地嗯了一声。

    流焰等人大喜,殊羿瞥了眼暗吞,那个黑洞他也看到了,这人的能力让他心惊,那个小祭司现在是被关到什么地方了吗?

    暗吞确实能利用他的能力关住一些小动物,但那都是暂时的,越大越厉害的动物关的时间越短,偶尔被关的动物和人还会就这么消失掉再也找不到。他为了确保能干掉那小祭司,一开始就没用空间牢笼技能,而是用了他另一个更厉害的大招“空间吞噬”又叫空间绞杀。

    流焰等人不知道暗城打算,听说那小祭司已经被抓住,那么他们要做的事还剩下一件。

    “蛇胆,你是不是真的有办法控制住那九原首领?”

    “只要你们能把他逼出来,不过控制也只是暂时,时间很可能很短暂,你们最好都能抓紧。”

    “好,我们现在就去把他逼出来。”

    流焰等人正要按计划分散去围捕原战,人家不用他们逼迫,自己出来了。

    “小心!他来了!”暗吞发出惊叫,身影立刻消失。

    众人回头,就见原战就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对他们呲牙一笑,只是他的笑意丝毫没有达到眼中。

    “我只是来告诉你们一声,你们所有人都会死!另外,暗吞是哪一个?”

    “蛇胆!”

    蛇胆已经出招,传说中能困住十二级以下控土战士的骨链向原战袭去。

    四名神情木讷的九级顶峰控土战士也突然出现在原战四周!

    其他人色变,蛇胆竟然违背比试规则,带进了不止一名战士。

    但蛇胆原本就没想要再争夺名次,他想要的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原战!

    只要他能拥有这名真正的大地战士,排名又算得了什么!

    严默并没有被空间之力吞噬或者绞杀。

    当时他感到了一股巨大吸力,那股力量似乎能把他绞成粉碎,他见无法挣脱,便第一时间进入了实验室。

    这次比试,他揣足了小心。可对方能力特异,宛如没有实体,木针、蜂卫、包括巫果在内都不一定能抓得着对方,虽然他可以大面积撒迷药制服对方,但当时风语老人在刮风,风向虽然朝外,可为了挡住知春和殊羿的攻击,风的范围笼罩住了四名祭司。

    被吞噬时,他没有来得及提醒其他三位祭司,但他并不担心其他三人,那偷袭他的人能力虽然特殊,但一定有什么大的缺陷或者限制,否则流焰他们不可能千方百计使尽手段就为了把这人送到他身边,殊羿和知春也明显在牵制其他三名祭司reads;。

    虽然被人逼迫着进入实验室有点不高兴,但这和他们原本的打算也算殊途同归。没错,其实严默和原战早就商量好了,他这边尽量不出手,只负责观察谁有可能是炼骨族的骨奴,必要时就躲入实验室,由原战在外面解决那些比试者,等到最后他再从实验室出来,不但不用暴露实力,还安全又省力。

    严默正要好好观察外界,猛地张大了嘴巴,他看到了什么?

    他在第二实验室中也能感受到外界,虽然联系会比较薄弱,但现在外界明显和之前不同,他甚至感觉不到原战和他之间的精神联系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严默“看”向外界,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可他又不能不出去,第二实验室无法移动,他从哪里进去就会从哪里出来。

    外面是哪里?为什么他会来到这里?

    这是否跟那个偷袭者的能力有关?会不会那人的能力就是操纵空间?如果是这样,那一切都有了解释。那人大概能操控空间之力,所以他的身体宛如虚影,而那人最后对他使出的大招,大概就是通过空间通道把他给扔了。

    严默猜测得八/九不离十,只是他没有想到那暗城祭司并没有那么好心只是把他给扔到别的地方,暗吞当时是想用黑洞的力量来吞噬和绞碎他,不过就像严默没有想到暗吞能有空间能力一样,暗吞也没想到严默也有一个空间可以用来躲藏。

    于是严默仗着实验室没被害死,可身带空间的他就像是一个大型的无法消化的垃圾,黑洞对付不了他,就只能把他给“拉”了出去。

    如果是其他人,被空间排挤出来,不定会被扔到什么地方,就是扔到太空中也有可能。

    可幸运的是严默灵魂上绑定了一个流放指南,指南为了让严默好好改造,怎么可能让他从此流落太空?于是严默出来时还是原来的世界,只不过……

    严默无语地看着不远处的茅草屋,茅草屋呈三角形,四面墙是和着野草的黄泥坯。

    茅屋很低矮,大约只有两米左右的高度。茅屋屋檐下挂着几串骨头还有两个动物的骷髅头,瞧头型像是某种羊类。

    茅屋门口有火塘和木头搭的简易烤架,离火塘不远的地面上还插着一根木矛。

    一阵热风吹来,坐在茅屋门口和尿玩泥巴的两个脏兮兮的赤/裸小孩抬起脸,木愣愣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小孩发出尖叫,另一个小孩放声大哭。

    尖叫小孩爬起来抓起一旁的新鲜大便就向他砸。

    严默飞快闪开,可周围暗器累累,他虽然闪开了小孩的袭击,但也差点一脚踩进另一堆人粪中。

    很好!他这是又穿到了另一个原始社会吗?

    严默抬头看天,嗯,天气真好,这里像是刚进入夏季?

    呼喝声、惊叫声四起,一群身穿皮裙甚至直接赤/裸的土著抓着木矛、猫着腰向他接近reads;。

    “你是谁?离我们的孩子远一点!”被挡在后面的像是族长的男人用土著语大声质问他,“你来我们这里,想干什么?”

    严默用切身经验知道越是原始的土著人,你越是没办法跟他讲理,而这时表现出温柔和善只会让他们觉得你好欺负,他必须先镇住对方。

    所以少年身大叔心的严默摆出了最冰冷严肃的面孔,用神棍的不能再神棍的语气道:“我是祖神的使者,祖神听到了你们的祈求,知道你们遇到了危难,有人受伤、有人生病,他们受痛苦折磨就快死了,祖神便派我过来帮助你们。”

    土著人们呆住了。这个人会说他们的语言?不,他不是会说他们的语言,他的发音明明不一样,但他们都听懂了!

    在这个相隔一个山头或者一片草原,各部族说的话就完全不同的土地上,能听懂还能说出让别人也能听懂的语言的能力有多么重要?这个只要看这些土著人的表情就知道了。

    “你?祖神?”土著人齐齐往后退。

    严默把和善的脸孔绷得更紧。

    那土著族长冒头,大着胆子问:“你说的祖神是谁?是伟大的炼骨族大人吗?”

    严默:你娘!这里的人竟然不知道祖神,只知道炼骨族?等等!为什么一个土著族长竟然知道炼骨族?

    “你说的炼骨族大人是红角族、黑角族,还是白角?”

    “你不知道吗?我们这里都属于黑角族乌乾大人的领地。”

    严默深吸气,觉得这个发展有点出乎意料,“那位黑角族乌乾大人对你们好吗?他住在哪里?”

    土著族长有点瑟缩,他没说乌乾对他们好不好,只喏喏回答:“乌乾大人的城府在山的那一边,离我们很远。大人,您是乌乾大人派来收供奉的吗?可是现在刚刚入夏,我们还没有打到多少野兽,能不能……”

    “我不是炼骨族的使者,祖神不是炼骨族。”严默想了下还是没有冒充炼骨族使者的身份,“祖神听到有人向他祈求,你们这里不是有人生病或者受伤了?”

    他就不信这么落后的部族里会没有一个人生病或受伤。

    土著人互看,彼此窃窃私语。

    “他怎么知道我们部族有好多人生病了?”

    “是不是大巫的祭祀让神听到了?神派人来救我们了?”

    “真的吗?”

    “他有必要骗我们吗?”

    “那个人穿的是衣服吧?那料子看起来比炼骨族大人的衣料还要好!”

    “对啊,那个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那些凶巴巴的骨卫。”

    那族长低声对身边人说了什么。

    严默听到对方让人去请大巫过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