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26章 章回42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这时的巫城。

    在看到风、木、水三城祭司和战士同时出现在比试场地之外时,咒巫和飞山一起站了起来。

    奎帕等人心生喜悦,但看这三城的人都不像是被打得凄惨而滚出的模样,倒像是自己主动出来?

    现在比试场地到底是个什么情景?

    朝歌和松针虽然出来了,但他们催生的松林还在,没有大的破坏,一时半会儿还不会被摧毁。

    朝歌看风语老人和水侍都没有解释的意思,只好自己过去向巫象等人说明情况。

    “所以说,比试场地中现在除了九原就是她的敌人?而严默失踪,九原首领正在发狂?”飞山总结。

    朝歌无奈点头。

    过来听消息的二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最伟大、最厉害的祭司大人竟然失踪了?

    咒巫异常地沉默无语,巫象看着他,下意识喊道:“咒巫!冷静点!你忘了那小家伙说的事了吗?”

    咒巫翻脸无情,脸色阴森,“我弟子都被他们整没了,我还管他们是不是会被别族奴役、消灭,都死了才好reads;!”

    巫象挣扎着坐起身,累得他直喘,“我虽然没有预见,但我能感觉得出来那孩子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就出事,他现在肯定还活着。咒巫,你……”

    “轰隆!”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红色的岩浆直冲高空。

    四周看台上的人纷纷躲避,吓得惊叫连连。

    “众神在上!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巫象的劝阻声突断,其他正在说话的人也全部失去了语音。

    所有人都看向了比试场地。

    火热的岩浆落下,却奇迹地没有落到附近看台上,比试场地中的松林已经在大火中消失,里面比试的人能飞起来的全部飞了起来,他们试图逃脱火山爆发一般的巨大灾难。

    可是天空中落下的热火岩浆逼得他们无处可躲,只能落到地面。

    而这并不是结束。

    大量的水流冲向天空,没有落下的岩浆在天空中迅速凝结,一片又一片,这些凝结的岩浆竟然连到了一起。

    地面的火焰拱着土地快速升高,一座山长了出来!不,说错了,是一个巨大的用岩浆和凝结物构成的卵形硬物连着下面的热土一起覆盖了整个比试场地,把下面包得严严实实。

    红黑相间、岩浆还在流淌的覆盖物的表面发出能瞬间把人融化的高温,看台周围的温度一下上升了不知多少,很多身体状况普通的人不得不往后退。

    飞山呢喃:“不愧是多系十级,竟然玩这么大!这是一个都不想放过吗?”

    巫象见此也头疼了,那九原首领就狠到这种程度,怕那些敌人逃跑,竟然先弄了个岩浆囚笼出来,这下就算主动认输想要离开比试场地的人在没有得到原战允许的情况下,恐怕也出不来了。

    “干得好!”咒巫狠厉大笑。

    “虫巫和他的战士也没有出来。”飞山注意到了这点。

    “虫巫!”咒巫咬牙咒骂,他和虫巫往日无怨、今日无仇,可原战把风城三对都放出来了,却留下了应该是中立的虫巫和他的战士,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火城、暗城、空城、土城、鼎钺的城主、高阶战士和祭司全都向巫城看台集中。虽说比试中生死不论,但真正在比试中下杀手的人并不多。而现在任谁都能看出比试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们能控制的范围,偏留在那个岩浆覆盖物下的人,他们一个都损失不起。

    “巫象大人,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比试还要进行下去吗?”奎帕代表大家问到。

    咒巫冷嗤,“当然要进行下去,为什么不进行?”

    “可是……”

    “轰隆!”

    大地再次震颤,震得大家脚步都站不稳了。

    火城城主当即谴责道:“那九原首领的攻击已经波及到比试场地周围,按照规则,他已经失去继续比试的资格reads;。”

    “放屁!你死了吗?看台倒塌了吗?以往你们火城下火雨伤到的范围更大,那时候你们怎么不说违反规则?”

    奎帕:“咒巫,我们不跟你吵,我们只想知道下面的情况。”

    “你想知道?等就是!”

    空城城主一使眼色,手下的人立刻向九原人围去。其他暗城和火城的人看到也有样学样。

    猛嘿嘿一笑,双拳紧握。

    拉莫聆把守忠拉到身后。

    松荆等四位战士站起,九原看台前突然出现大片荆棘,松荆手上也出现了一条荆棘做的鞭子。

    有人对松荆等人说:“九原犯了众怒,你们几个当真要为九原送死?木城也需要你们,不如你们回去木城?”

    松荆等人丝毫不为所动,木槌粗着嗓子冷笑,“我最后说一次,离我们远一点,否则我就当你们想要攻击我们,我们可就反击了!”

    飞山和巫象看到事情发展不妙,飞山立刻就要阻止空城等人包围九原,就在这时,各看台包括巫城在内突然大乱!

    每个势力中都有人在动手。

    巫城平时不怎么说话和露脸的七、八、九、十一,四位祭司和他们的战士突然攻击他们身边的巫城祭司。

    “扎列!你!”药巫第一个被制住,他的守护战士并没有带出来,谁会想到在自己家里被人攻击?

    “迷巫,瞿雨,撒噶,你们都怎么了?为什么要对我们动手?”

    巴赫和他的战士也被制服,瑜伽随后。

    “神殿护卫!保护巫象大人和其他祭司!”

    飞山和巫象原本以为他们准备的足够充分,大半高阶神殿守卫战士都给他们调了过来。可是现场的情况却让他们不知该先救援哪一处。

    罗绝、咒巫和奎帕反应迅速,没有第一时间被抓住,神殿护卫赶来与抓捕他们的战士战到一起。

    朝歌大祭司等人原本想帮助巫城,可转首就看到自家势力中也出现叛乱,当即丢下巫城迅速回援。

    巫象命令:“飞山,去帮助其他祭司,迷巫擅长精神控制,你先对付他,我有其他战士守卫,你不用担心我!”

    飞山让四名战士守护住巫象,飞去帮助咒巫等人。

    加上虫巫,巫城都有近一半祭司和战士叛乱,其他势力更不用说了。

    惊叫声、怒叱声四处响起。

    “你们怎么敢?”

    “放开我!”

    “啊啊,救命啊reads;!”

    “xx,为什么抓我?”

    “护卫!护卫!”

    飞山被突然冒出的十几名骨兵围住,“炼骨族!”

    巫象立刻嘱咐罗绝,罗绝举起喇叭高声大喊:“敌人来袭!所有人都往这边集中,快!”

    九原也被攻击,空城城主亲自领头,松荆四人把拉莫聆四人喊到自己身后,保护着他们边战边退。

    巫象想请咒巫施展大型咒术,偏偏咒巫这个人私情大于大义,否则当初他就不会只凭自己喜好整得其他势力看到他就头疼,如今他恨空、暗、火、鼎钺等势力欺负他徒弟,不落井下石就不错,想让他帮助这些人,他才不干。

    而奎帕心中还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他见现场乱成这样,没有立刻对敌人进行攻击,只是保护住自己。他的守护战士也没有对敌,全部围住了他。

    巫象简直要给这两个战斗力最强的诅咒大巫气死。

    咒巫不管巫象心情,只对九原那边喊:“你们过来,到我这里,我看谁敢靠近我们!”

    松荆四人保护拉莫聆四人还是很轻松的,空城城主好像也只是想牵制住他们,让他们无法救援其他人,对他们的攻击并不是特别凶猛。

    松荆四人把拉莫聆、猛、守忠和妙香送到咒巫身后,确定敌人不能越过咒巫画出的圈后,当即抽出一名十级、一名九级去帮助木城。

    木城情况还算好,背叛者并不多,有了松荆和木槌帮忙,更是轻松许多,在松荆提议下,木城人也向咒巫方向靠拢。

    风城背叛者似乎还是一名身份很高的人,受伤未愈的风尧应付得很吃力,风语老人赶回,才慢慢夺回胜场。

    火城、暗城、土城的情况全都一团乱,唯二没有出现背叛者的竟然只有九原、鼎钺。

    鼎钺大巫蜇黎身体颤抖,“原来是这样,敌人,共同的敌人,酋长,我们回去!我感到部落有危险!”

    附典变色!

    巫城两旁的四个智慧种族势力也出现了问题,虫人族闹得最厉害,背叛者控制了自己的人后,竟然开始帮着攻击其他势力,这四族全都自顾不暇。

    越来越多的骨兵冒出,空城的人在其城主带领下已全部背叛。

    飞山能操控氧气,这让只要会喘气的都会畏惧他三分,可骨兵不需要喘气啊,飞山拿它们无可奈何,想要避开它们,却被缠得死紧。

    到处都打得一塌糊涂,只咒巫和九原数人没事人一样站在一角,他们还要等原战出来。

    罗绝举着喇叭骂:“咒巫!你不动手,也不让九原的人动手,等大家都被抓住,你们又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怎么?现在都指望我徒弟的部落来了?前面你们都是怎么害他的?奎帕不是想做第一祭司吗,他那么厉害,你让他动手好了!”咒巫翻白眼,当场从怀里掏出一只骨鸟。

    罗绝给他气死!

    奎帕眼珠一转,“是不是让九原首领和其他人都出来,上面打成这样,比试再进行下去也没意义了吧?”

    咒巫对其吐唾沫reads;。

    奎帕忍了,这时候谁出头谁就是傻子。

    巫象等人也希望原战赶紧出来,飞山对骨兵无可奈何又被缠住,只有多系的十级战士原战出来才可能力挽狂澜,而在场的另两名十级战士也全都是九原的人,原战和严默不在,他们只保护九原和关系户木城,谁也不能说他们不对。

    巫象对咒巫苦笑,“咒巫大人,如今只有你能叫出九原首领,你也有办法把声音传进去,对吗?那几人虽然可恶,但我们现在需要他们,总不能让原战把他们都杀死了。而且那几人也不是好应付的,原战一个人对付那么多人,就算他胜了,等他出来必然也会十分疲累,到时候……”

    咒巫沉默,他不在乎其他人,但他弟子的守护战士他却不能不在乎。虽然骨鸟可以带他们离开巫城,但严默说过炼骨族是想夺回整个大陆,把这片大陆上的智慧生物全部变成奴隶,他今天可以带着九原人抛弃其他人,但将来九原也避不开和炼骨族一战,而一个势力又怎么能对付得了倾族之力的炼骨族?

    他不喜欢暗城、空城等人,但风城、木城和水城等却可以做盟友。

    此时,被岩浆凝聚物覆盖的比试场地中。

    原战丢下被他扯断双肢的知春,带着微笑看他在岩浆中挣扎哀嚎。

    知春拼命吸收金属能量,他的身体表面发出光泽,可是他身下的温度也跟着变高再变高,他感到自己身体就要融化了,可就在他要放弃之际,他又被岩浆给吐了出来。

    知春恨极也怕极,那个九原首领疯了,对他们残忍到了几乎无法想象的地步,每次抓住他们都不会杀死他们,总是给他们留下最后一口气,让他们恢复、让他们逃跑,而他则跟在后面一次次捕猎他们、虐玩他们!

    原战身影消失。他不打算让这些人死得很快,他就是要折磨这些人!

    他要这些人时时刻刻都被死亡威胁,时时刻刻活在痛苦中,甚至巴不得立刻死去,他要让他们带着深深的恐惧和后悔去见母神。

    那几个势力的人见聚合到一起也对付不了他,反而给他一网打尽的机会,被他虐打了一次后,就开始四散分逃,但每个人都逃得很痛苦。

    如今这块比试场地已经给他从上下左右全部用岩浆封住,地面、空气,到处都是能烤死人的高温,就算火城人能通过炙热的火焰,也无法在岩浆土壤中穿行,至于其他人,他就更不用担心。

    原战不怕花时间,这么点地方,不管那些人躲在哪里,他总会找到。

    找到了!

    原战慢慢靠近那个拿着水囊珍惜的一口口抿着的虫巫,一把把他拖入岩浆中。

    虫巫发出惨叫,他的身体中钻出大量虫子保护他身体皮肉不和岩浆直接接触,那些虫子只要一出来就立刻变成灰烬,一波又一波虫子死去。

    虫巫身体中终于再也没有虫子可以冒出,他的皮肉开始冒出水泡,脸上五官被岩浆烫得熔化。

    “噗reads;!”原战把虫巫又扔了出去,他才不会让他轻易就这么死去。

    虫巫凄惨无比地躺在被原战特意弄出来的不怎么烫的黑色地面上,如果不是胸膛还在起伏,已经与死人无疑。

    原战离开,不久,盯上了那个行踪最飘忽的暗城祭司。

    就是他!就是他让默失踪的!

    如果原战之前还不知道暗吞是谁,在经过这么一段时间对敌人的追捕凌虐后,通过这些人表现出来的能力,他已经可以把这些人分得清清楚楚。

    暗吞紧张极了,这里的空气和热度都不适合他生存,前面弄出那个黑洞就耗费了他大量能量,如果不是身上还有高阶元晶币能补充能量,他早就支持不住。

    可是这样的环境让他的元晶币消耗得非常厉害,他已经只剩下一枚九级,用完了这枚,他就只能在这里等死了。

    不,他一定要先找到那个可恶、残忍、恶劣的九原首领,杀了他,只有这样,他和其他人才能有机会逃出去。

    无数藤蔓突然从岩浆中生出,包围了暗吞。

    暗吞暗骂:该死的大地之神!简直偏心到没边了,给那九原首领操控土壤的神力还不够,竟然连控木、控火都给了他!其他人还怀疑他连水都能操控。

    暗吞在藤蔓中穿行。

    可火焰又包围住了他!

    接着是滚烫的岩浆,后面就是能烫熟人的开水!

    他果然能控水!

    暗吞终于用掉了最后一枚元晶币,他的身体实体已经无法再隐藏。

    “噗刺!”暗吞低头,就见十数根细细的土矛穿透了他的身体,却又避开了他的要害。

    原战从岩浆里缓缓走出,“终于抓住你了,暗吞大人。”

    “不要过来!”暗吞克制不住地发出尖叫,穿透他身体的土矛就如被火烧过的木头一般,他的内脏都要被烙熟了!

    疼痛、恐惧,让他不停吞咽口水。

    “不要过来……你、你的祭司还在我手中,如果你不放了我,我、我就杀了他!”

    “哦?这么说,默现在就在你手中?那真是太好了。”男人大手伸来,一把掐住暗吞的脖子,“让我的祭司出来,否则……嗯,威胁对你们没有用对吧?那我就直接动手好了。”

    “嘎嘣!”

    暗吞惨叫,他的左手臂竟然被原战硬生生扯断。

    血流喷涌而出。

    原战随手挖了块岩浆,稍微冷却一下,就往他的伤口一烙。

    “啊啊啊——!”暗吞抽搐着,尿液滚滚而下。

    原战突然抬头,他似乎听到了咒巫的声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