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27章 章回42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他还不想马上出去。

    那个拿着骨链偷袭他的蛇胆逃得很快,论起来,除了暗吞之外,这些人中他最想虐杀的就是蛇胆。

    那骨链确实讨厌,一旦让它沾身,它可以自动往控土战士的身体里钻,锁住战士的控土能力。但是他又不是白痴,被害过一次还能上同样的当。

    当那骨链向他袭来时,他立即就用火焰毁了它!

    可惜那蛇胆一看骨链无用,大炮也被他沉入地底,竟然让那四个九级顶峰的控土战士缠住他,自己却先跑了。

    那四个战士和之前黑土城外伏击他们的那个只会听命令的土系战士一样,都变成了没有自己意志的傀儡。最可恨的是那个蛇胆临走前大概下了命令,每当他要摆脱那四人时,就有一人自爆。

    他不怕他们自爆,但那股九级战士自爆的能量也会阻他一阻,这么一来二去,等那四个战士死完,蛇胆也不见了。

    到现在他把其他人几乎都虐了一遍,包括最难抓的暗吞也给他抓住了,可就这个蛇胆,竟然一直没让他发现踪迹。

    据他所知,蛇胆的能力并不是控土,也不是控火,那么他是怎么忍受得了这里的炙热高温,又是躲在了哪里?

    如果说他早已经预料到会遇到这样的环境,显然不可能,那么是不是他本来就准备得很充分,比如事先弄了一些东西用来应对和火城等祭司的比试?

    这样一想就合理了。可是为什么土城城主和大祭司都没有的东西,蛇胆能有?

    就说那个骨链,之前用的人就是土城前大祭司,那么就算土城还有骨链也应该同样传给下一个大祭司,也就是圭正,可最后这骨链却出现在了蛇胆手中。

    看来自己把土城城主和圭正大祭司杀死,说不定还帮了那个人。

    原战的狭长双眼掠过一丝阴狠,这个人从中城的黑土城爬到上城土城三祭司之位,还能弄到连大祭司都弄不到的骨链和傀儡高阶战士,这样的人不但狡猾,也一定所图不小,他不管这人有什么目的,都不打算让这人再继续活着威胁他和严默!

    一只黑色的影子硬是从岩浆凝聚物中挤出,一进入就散成了碎片,但这些碎片任务还没完成,努力挣扎了几下,飞起,在最高处形成四个九原方块字:骨现,出来。

    原战抬头就看到了这四个字,咒巫不惜消耗自己的魂力,也要把消息送进来,看来外面的情况真的不太妙。

    与此同时,原战忽有所感。咦?有人逃出去了?是谁?

    好吧,那就先出去看看。

    外面情况已经混乱到极点。

    各势力为了对付敌人,已经不管会不会破坏巫城环境或伤到其他人,战场被扩大再扩大,很快众势力就全部分隔开,但大家都在想办法往巫象身边跑,那里有巫城、有九原的高阶战士,还有咒巫等大威力祭司,如今那里绝对是巫城最安全的地方。

    巫城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很多人都乱成一团,也有些战士和祭司神侍等,看情况不妙,纷纷加入战斗。

    罗绝借力飞到空中,用小喇叭对着全城人喊:“所有巫城人听好,城中已经不安全,去神殿!都往神殿集中!”

    “轰!”

    “哗!”

    火焰炸裂、大水冲击,各势力的战士祭司为了对抗敌人都使出了压箱底的手段。

    “空城人!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骨器战士?它们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不要杀我!啊——!”

    巫城中心地带很快变得面目全非。

    火城城主带着三祭司在一群高阶战士护卫下,好不容易才逃到巫象等人身边,可他的儿女和子民全部落到了敌人手上。

    土城最糟糕,没有首领、没有祭司,高阶战士基本都在求自保,最后能逃出的人更少。

    巫、暗、木、风、水、音、四大智慧种族,包括鼎钺在内都在厮杀。

    巫象等人正准备往神殿撤离,就见原战抓着一个人突然从地底下冒出。

    猛第一个叫道:“首领!”

    其他九原人也都激动喜悦不已,包括刚加入的战士们,他们虽然能自保,但能看到自家首领出现,心情又怎么能跟之前一样?原战和严默对于九原人就如定海神针,有他们在,九原人的心才会稳当。

    原战对他们挥挥手,走到咒巫身边,扔下暗吞,用脚踩住,“叫我出来干什么?”

    咒巫努努嘴,“没看到吗?”

    原战往身后瞟一眼,无动于衷地道::“嗯,看到了,有人叛乱,炼骨族来捣乱,所以?”

    咒巫:“他们想让你出来帮助打退敌人。”

    原战冷笑:“哦?关我屁事!我正忙呢,我家祭司还没找到呢!”

    奎帕等人闻言变脸。

    咒巫桀桀怪笑,他就知道原战和他一样都是没什么大义的偏狭者,眼中除了自己重视的,其他人就是全都死在他面前,他顶多就是嫌走路碍事,把尸体全部沉到地底去。

    巫象捂额,这个发展不对啊,当时那小祭司说炼骨族威胁时,这原战和咒巫可都是一脸要和炼骨族死战到底的愤慨样,怎么那小祭司一不在就全变了?

    原战不知道巫象的心理活动,如果他知道,他一定会回复他:炼骨族妄图用奴隶骨控制我默,我当然要狠狠教训他们找回场子。可如今炼骨族还没对默做些什么,甚至帮助默解除奴隶骨的也是炼骨族,可有些本该和我们站到一边的人类却先对我的祭司出手,我当然要按照主次轻重来报仇!

    火城这时剩下的人也全部厚着脸皮集中到巫象周围,火城城主焦急地询问原战:“怎么只有你出来,我们大祭司流焰和他的战士呢?”

    对哦,其他人呢?

    所有人看原战被咒巫叫出来,还以为比试就此结束,其他人也会跟着出来,但没想到原战竟然只带了暗城三祭司出来。

    暗城人看自家三祭司被原战踩在脚下都感到屈辱万分,暗城人想动手,被暗城城主喝止,现在还不到动手报复的时候,他们需要原战的力量,而且暗吞那个样子救回来也没多大用处,反而是个拖累。

    原战目光在众人脸上掠过,用下巴指指仍旧被岩浆凝聚物笼罩的比试场地,“人都在里面。”

    “你!你赶紧放他们出来!”火城城主急了,这时多一个帮手都是好的,更何况是对他们极其重要的大祭司和其守护战士。

    原战翻脸,“你在命令我?”

    火城城主噎住。

    奎帕咳嗽一声,“如果比试现在还在进行,按照规则,你比他们都先出来,九原可就输了。”

    “输你祖宗!”原战厌恶地扫视奎帕,“我本来只是抓住他们,既然奎帕大人这么说,那么我就把他们全部杀死吧。”

    “别!”

    “不!”

    音城人也逃过来了,叫出声的分别就是火城城主和音城城主。

    两城主一起颇为怨怼地瞪奎帕:你娘,不会说话就别说!这时候你还刺激他,嫌敌人还不够多吗?

    奎帕气得肝都要裂了。他都是为了谁!好吧,他是想要九原小祭司得到的一切,但他一个人能吞下全部吗?好处到手,你们都不用分吗?

    偏在这时,原战又冷声骂道:“奎帕大人,你不是想当第一祭司吗,为什么我只见到我咒巫在保护大家,你同样是诅咒大巫,做了什么?保护了多少人?就凭你这样的,也想当第一祭司?当第一鼻涕还差不多,可以足够恶心死人!”

    奎帕给骂懵了,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人可以用鼻涕来形容,他也第一次知道原来只凭骂人就能把人给活生生气死!

    奎帕脚下的黑影突然弹出,咒巫猛地推开原战,一脚踩下!

    一声耳朵听不到但却传到附近所有人脑中的惨叫响起。

    奎帕后退,这咒巫竟然反应这么快。

    咒巫狰狞而笑,“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干,我早就防着你这手。奎帕,你竟然在这时候攻击自己人,你不会也是炼骨族的奴隶吧!”

    原战对于这种诅咒大巫的手段确实有点防不胜防,刚才如果不是咒巫,他可能就着了道,就算最后死不掉,但就像他自己说的,诅咒缠身,恶心也会恶心死他!

    “你攻击我?”原战眼色阴沉,双手用力一拢。

    奎帕突然扼住自己的脖子,脸色迅速涨红,“呃,呃!”一张嘴,大量沙子喷出。

    火城城主等人看到这幕,不少人悄悄后退,诅咒大巫的手段让人防不胜防,这十级大地战士的手段更要人命好吗!

    眼看强援来了,没能帮助解决问题,却揍起自己人,巫象超级无奈的同时也后悔无比,他就该在失去预言能力的那一刻就把第一祭司的位置让出来,这样这会儿他也不用这么烦恼了,偏偏他烦成这样还不掉肉!

    “放下奎帕大人!”奎帕的守护战士一起冲向原战。

    原战一脚把暗吞踢到咒巫脚边,身体一闪,那几名战士突然被泥土卷着扔向了骨兵最多的地方。

    “让你们派一点用场。另外,奎帕大人既然这么担心那些祭司和战士,不如进去陪他们?”

    原战甩手一扔,奎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飞向岩浆覆盖层,炽烈、坚硬又粘稠的岩浆转瞬就吞没了他,可怜他连惨叫都无法发出。

    巫象没有给奎帕求情,其他人就算有这个想法也没来得及。

    原战解决了奎帕和他的护卫,示意咒巫看好暗吞,转身就跃向风城看台。

    风尧看到原战,满身伤痕的他挤出笑容,“你来了。”

    原战没理他,配合风城战士开始对付围困他们的骨兵和叛乱者。

    风城有原战加入,何止如虎添翼?

    能控土的原战在战场中神出鬼没,先把风城战斗力不强的被保护者全部通过地下送到巫象等人身边,再困住所有在地面上的敌人,好让风城战士把他们切成碎片。

    叛乱者想以人质威胁,可那些人质要么突然消失,要么控制人质的人突然就脑袋变成沙子炸开。

    风城战士见此,迅速抢回人质,根本就不给敌人反应时间。

    围住风城的叛乱者也很狡猾,眼看不敌原战,立刻放弃风城,转而去围攻其他势力。

    “谢了!兄弟!”风尧抓出一枚元晶币,一边恢复一边喘着粗气道谢。

    “去巫城那边。”原战看风城人已经安全,立刻又扑向水城。

    “好!”风尧下令,与风语老人一起,带着剩下的风城战士向巫象那边集中。他没问原战要不要帮忙,但他会帮着原战守护那几个九原人,虽然他们不一定需要。

    水城应付得不算困难,可原本围杀风城的敌人一起涌到他们这边,这就让水城人头疼了。原战过来帮忙,简直让他们欣喜若狂。

    木城情况最好,本身就有两名十级战士在帮忙,他们也是脱困最早、伤亡最小的。原战看他们已经脱离战圈退向安全地,就没管他们。

    风、水、木、白曦城四个势力退到巫象等人身边,原战就回去了。

    鼎钺这时也已经逃到巫城这边,原战这才发现那个逃出去的人就是鼎钺的战士殊羿。

    殊羿抹去脸上鲜血,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打击,冷酷的硬男气质竟然变得沉静几分,对原战的目光仍有战意,却没有了之前的满满挑衅。

    其他几城逃过来的人见原战就这么回来了,不可置信地大喊:“还有我们的人呢?”

    “你们的人?关我什么事?”原战狰狞一笑,抓着严默之前塞给他的元晶慢慢恢复。

    虽然他曾经吸收了两枚神血石的能量,但神血中蕴含的神力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他吸收?如果没有虞巫帮忙、没有他两个儿子帮他吸收了一部分力量,他早就被两股神力撑爆。如今两股神力未能消化的部分就隐藏在他体内,他以后可以凭借这些神力比其他战士都更快速和无障碍地达到更高级别,但如今想要动用它们却不行。

    所以就算他比其他十级战士的能量更加雄厚,他也会感到疲累,他的能量也会枯竭。不过有了这枚拳头大的元晶,同样的岩浆坟场他能弄上十个还多!

    咒巫怪笑:“这就是你们求人的态度?”

    火城城主等人又恨又憋屈,那九原首领一定是故意的,他救了风城、帮了水城,连木城都有他们的十级战士帮忙,最可恨的是他连逃得那么远的白曦城一起救了,可途中的其他势力他却连看一眼都没有。

    白曦城主等人过来向原战再次道谢,原战对他们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火城城主等人又着急地跟木城人等喊道:“你们既然脱困了,能不能帮助其他人,大家一起把其他被困的人救出来?”

    脱困的各势力一个个都忙着给自己人疗伤或者彼此帮助,都像没听到火城城主的话一样。

    火城城主急了:“巫象大人!”

    “别喊我,我只是巫城第一祭司,我只能预言和给出建议,至于你们各城各势力要怎么做,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火城、暗城、音城等人恨得跺脚。

    音城人后悔莫及,音城城主乞求地看向自己大儿子拉莫聆,希望他能说动原战帮忙救音城人。

    拉莫聆避开了他的目光。音城城主失望至极!

    拉莫聆心痛垂眸,掩下他所有情绪,他不是不想救音城人,但原战没有发话,他身为下属又怎么能为难自己的首领,他现在可不是音城大王子,而是九原神殿的神侍。

    拉莫娜咬住嘴唇,血从她的齿下流出。九原、鼎钺,其中肯定有一个是有大气运者的部落,她一开始选的是九原,可最后她却站到了鼎钺那一边,她是不是选错了?

    巫象身边众人这时已经隐隐分成三堆,巫城自成一堆,火、暗、音、土等少数人松散地站到一起,而基本全员脱困的木、水、风、白曦则围在了九原人四周。

    飞山摆脱骨兵也救了不少人,但情况仍旧不妙,巫城到处黑烟漫天、喊杀阵阵、惨叫连连。巫城战士为了救自己人,自然顾不上其他势力的人。

    “诸位,如果你们缓过来,能不能帮忙救救其他人?”飞山恳求道。

    风尧等人一起看向原战。

    飞山不好意思说只救巫城人,只好道:“战首领?”

    情况危急,也不可能真的任大家一盘散沙,巫象叹气,想要开口。

    原战抬眼:“要我放人、救人?可以,先把我的祭司还给我。”

    “好!”火城城主赶在其他人之前一口答应。

    原战抓过暗吞:“我的祭司呢?你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暗吞对暗城城主等人拼命示意,想让他们救出他,可这时大家都等着原战带人力挽狂澜,全都当没看见他的示意。

    暗吞急出了一头汗,不要都看他啊,人都给他弄死了,他哪还有本事把人交出来!众神在上,如果他知道会有这一刻,他怎么也不会用吞噬那招啊!

    “暗吞大人,那九原祭司呢?你赶紧把他放出来呀!”火城城主急声道。

    暗城城主也道:“暗吞,放出那位祭司大人,我们现在需要把力量绞到一起。”

    大祭司暗卜抓起两块黑色石头扔到地上,低头仔细看,越看脸色越苍白。

    “人呢?”原战脸色则越来越黑。

    暗吞不敢说,原战怒从心起,一脚重重踩下。

    “噗呲!”

    “啊——!”暗吞惨叫,他的大腿竟被原战生生踩成肉泥。

    “九原人!你敢!”暗城城主再也忍不住了。

    “我为什么不敢?”原战又是一脚重重踩下。

    再失一腿的暗吞疼得恨不得满地打滚,偏头颅被原战踩住。

    “住手!暗吞,九原祭司到底在哪里?”

    “我不知道——!”暗吞哭喊了出来,任是再硬骨的人也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哭喊过后又是厉声大笑,“那小祭司早就死了!死了!哈哈……啊啊啊——!”

    原战双目赤红,脚下一点点加力,看着暗城人的目光想要吞噬了他们,“默找不回来,你们这些人也别想再回……”

    “等等!那小祭司没死!我知道他在哪里!”暗卜在千钧一发之际喊了出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