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28章 章回42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在哪里?”原战和咒巫异口同声问出。

    暗卜脸色苍白,“你先把暗吞和我们的战士放了。”

    “你先说。”原战脚下用劲。

    暗吞不是很想活,他四肢毁了三肢,就算这次能活下来他又能活多久?

    不,他应该活下去,他的能力就算没有四肢也能施展,他要活下去报复九原,他要……

    暗卜还在想利用严默下落多讨一点好处reads;。

    原战对他冷冷一笑,“噗!”

    “不——!”

    迟了,暗吞的脑袋被踩成稀烂,这就算严默回来都不一定能救活他,毕竟返魂丹只能救活六成以上*还完好的人。

    “你、你、你怎么能!”暗卜简直不敢相信,“你不想知道你们祭司下落了吗?”

    咒巫也惊呆了一下,他甚至有那么一秒时间怀疑原战是不是被刺激疯了。

    原战踢开暗吞尸体,蹭蹭脚底,他可是赤着双脚,“不是还有你们吗?不急,你可以慢慢想,看看你们暗城的人还能支持多久?”

    暗卜和暗城城主这才意识到这时候哪容得他们讲条件,死了一个暗吞,还有那么多等待救援的暗城人,而且这九原首领疯起来,如果连他们也一起抓了……

    暗卜心中恨得滴血,可他却不敢再拖延,谁叫他们没有十级战士,但是他们的能力最适合偷袭,等过了今天,他就不信九原首领能一直睁着眼睛睡觉!

    “你们的祭司在西边。”

    “西边哪里?”原战压下心中焦躁感。他虽然知道严默不容易死,但不知他落到何方、又正在遭什么罪,这比让他看到严默在眼前受重伤还要难受。

    暗卜不敢说他还没有卜算出来,“很远,非常远。”

    不等原战爆发,他又急速道:“但我暗城有办法送你过去!只要你跟我们回去暗城,我们暗神有办法把你送到你的祭司身边。条件是你今天必须把我们暗城剩下的人全部救出,并安全护送回暗城。”

    操!暗城人好狡猾。不少势力的人闻言都在心中叫骂,他们也想让九原首领护送他们回去。

    火城人当场变脸,暗吞能抓到那小祭司绝不可能凭他一个人就能做到,火城、空城、音城、鼎钺都出了力,凭什么现在好处都给暗城得了?

    暗城城主一看火、音等人脸色,心知不妙,刚想改口,已经来不及。

    “找人啊,那应该找我们风城。”风尧淡笑,“只要那个人在风神能够到达的地方,我们大祭司就一定能找到他。”

    风语老人不在,他似乎和有翅族有交情,已经带了一些恢复的战士前去帮助有翅族。

    原战则早就示意新加入的松荆几人去帮助巨人族和虫人族。而这也是让风尧等人最佩服他的地方,这人对敌人狠,对友方好,该慈心的时候也不会吝啬伸手。如果原战真是一个心狠手辣又冷酷的凶残首领,风城等人就算被他救了,顶多感谢他,绝不会隐隐以他为首。

    原战的真实想法?嗯,听默说,这些智慧种族肯定有一些人类没有的好东西,也没有那些上城人那么多弯弯绕,现在多救几个,以后做交易也可以占到大大的便宜。

    至于暗、火等势力?反正都结仇了,又贪婪狡猾,帮他们还不如直接抢他们的reads;。

    暗城怕被风城抢了生意,正要加大筹码。

    巫象也在此时开口,“我可以再做一次预言。”

    飞山无言握拳,这时候他说什么都不适合。

    如果说巫象冒着生命危险打算为九原祭司再做一次预言还在某些人预料中,但他接下来的话则让不知道情况的人都大吃一惊。

    “暗卜,我劝你们也不要有什么小心思。你们应该还记得我最后一次预言吧?我预言说危难即将降临这片土地,现在它果然来了,而这还只是开始。我们的敌人是炼骨族,而炼骨族有多么强大,不用我说了吧?诸位,你们现在手上能有一个镶嵌元晶的骨宝都当宝贝,可这些对炼骨族算什么?他们连骨兵都炼制出来了!”

    巫象喘气,“想想看,以后我们和他们战斗,我们的人死了就没了,可我们的死人却能成为对方炼骨的材料。这片土地上所有活着的生物,只要死了都能成为他们的材料。而且他们还掌握了控制我们的方法,那东西跟我们的奴隶印记一样,叫奴隶骨,只要被戴上,你如果不想死、不想被惩罚就无法背叛控制你的炼骨族。”

    “巫象大人,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询问的人突然想起也许这也是巫象预言的结果就收回了后半句话。

    可巫象的答案再次出乎众人意料,“我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是吗?因为九原的祭司也是一名骨器师,而且是能炼制出骨宝的骨器师。他在这次聚会过程中就发现了炼骨族的踪迹,但他并不能确定,只把这件事告诉了我、飞山和罗绝,因为我之前的那个预言,他猜测这次聚会中说不定就有什么危险发生,而混战则是敌人偷袭的最好时机。”

    罗绝接下去木木地道:“昨天,我们和九原两位商议,由他们在混战中观察炼骨族人踪迹,必要时保护大家退出。”

    原战表情平淡,语气讥讽,“这也是我的祭司和我进入比试场地后没有主动动手的原因,你们倒好,一上来就要杀死他,呵!他不在也好,否则他总跟我说不要杀人、不要下狠手,别人求他,他就心软。如果他现在还在,根本不必你们求我,他恐怕早就让我去救人。”

    说到这里,原战恶劣一笑,“所以说你们现在落到这种地步,都是你们自己找的!”

    暗、火等人脸色不动,可心里真的就没有一点懊悔吗?

    不,他们早就后悔了。不是后悔对付九原人,而是后悔没有学习木城和那小祭司多交换几名十级高手!

    这些人倒是没想说不定他们换来的十级战士就在那些背叛者中,他们现在就是不愿承认自己的谋算有错,只觉得众神偏爱九原。

    火城城主脱口道:“为什么你们早不说?”

    咒巫冷哼,“说了你们会信?而且炼骨族的骨奴早已埋伏在你们当中,如果提前说出来,恐怕不等混战,你们这些城主、祭司等人八成都会被先控制住!”

    火城城主哑言,这种推断真的非常有可能,谁也没想到自己身边会埋伏了那么多敌人。

    巫象抬起手掌,给了大家最后一击,“最重要的是,目前能解除奴隶骨的只有九原祭司,如果找不回他,大家就等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背叛吧。”

    众人:……不会吧reads;!?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早说?

    巫象本来想把自己预言中关于祭祀之舞的事说出,可就在他张嘴时,他忽然有所感触,这种感触不同于预言,却是一系的能力,就像是战士和野兽的直觉。

    他只是怀疑严默会跳祭司之舞而已,可如果其他人通过祭祀之舞联想到严默就是善言族血脉怎么办?就连飞山都十分介意那个关于善言族血脉掀起战火的古老预言,其他人如果也这么联想,并以此为借口……

    巫象惊醒!身为预言者,他有时候会忍不住想:有些预言到底是预言给出警示,还是预言本身就推动了预言成真?

    如果大家知道九原祭司就是善言族血脉,那么他们会不会因为贪心和恐惧他掌握的力量,而借口那个古老预言想要杀死他?

    而严默肯定不会坐以待毙,他身边的原战和咒巫等人也不会允许,这样一来,就算打退炼骨族,恐怕这片土地仍旧会掀起新的战火!

    巫象想到这里,浑身被冷汗湿透。

    飞山最贴近他,也是第一个发现他异常的人,“怎么了?”

    巫象心神一动,突然一把抓住飞山的手,带着额头上溢出的冷汗,喊道:“一定要找到那小祭司,一定要找到他,只有他、只有他……呃,噗!”

    巫象咬破舌头,喷出一口鲜血,眼一闭,睡了。

    飞山大惊,“巫象!”

    连飞山都被骗到,其他人更不用说,很多人都以为巫象刚才做了最后一个预言,可惜他没有说出九原祭司下落,也没来得及说出最重要的内容就这么口吐鲜血地昏死过去。

    但所有人都在此时坚定了一个信念,那就是:必须找回九原小祭司!

    别说巫象最后不惜耗费生命力做了最后一个预言就是一定要找回那小祭司,就是不提预言,那小祭司本身掌握的力量也是大家此时最需要的。

    让战士突破,救治连治疗祭司都没有办法治疗的伤势和病痛,解除奴隶骨,还有两个生命之子,拥有这一切的祭司,他们真的损失不起!

    暗、火、音等势力的人被其他人的目光瞪得又尴尬又恼怒,暗城为最,甚至火城人还忍不住庆幸,幸好弄没那小祭司的不是我们火城的人。

    飞山保护“昏迷”的巫象没有再离开,其他人则开始往神殿撤离,而没有受伤或伤势较轻的战士和祭司都留了下来。

    原战也没跟这些人客气,直接拿过指挥权,调度这些战士和祭司分别去救人、救火和护送,必要时才会伸一下手——他才不会傻到凭借他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去救人,何况剩下的人大多都是他和九原的仇人,他不趁机多弄死几个就算不错了。

    火城城主还想让原战放出流焰等人,借口说:“我们现在需要人手,哪怕多一个人也是好的,流焰他们都是各城最厉害的祭司和战士,如果让他们出来,我们也能得到助力。”

    原战一脸可惜地道:“我也想放他们出来,但里面还有空城人和虫巫他们,空城人都已成了炼骨族的骨奴,虫巫情况也不对,其他人我也不敢保证说他们就和炼骨族无关。”

    “火神在上reads;!我敢保证我们的大祭司和战士都不会是炼骨族奴隶!”

    “可是我没办法保证只放一个人出来,而其他人不会跟着逃出。”

    火城城主要被他气死,“那是你弄的牢笼,你怎么会没有办法放人?”

    “因为能量不够,我要救人,又要维持那个牢笼,或者你希望我不管其他人,只把能量全部用在那个岩浆牢笼上?”

    暗城城主催,“这是什么时候了,先把外面的人救出来再说吧!”

    火城城主真恨上暗城人了,敢情你们没人在岩浆下面,所以不急是吧?

    原战也不再理会那些让他放人的人,把注意力都放到了对付炼骨族骨兵和骨奴身上,“空城城主交给我,其他人你们负责。”

    空城城主自发现原战和其他人谈拢条件开始出手认真对付他们,就已经有退的意思。

    空城祭司塵老张嘴怪笑,露出黑漆漆的尖利牙齿,用别人都听不懂的语言咕哝了两句。

    空城城主点头,“是啊,可惜那么多人都没能把九原首领留下,只弄死一个九原祭司。”这时空城人还不知道严默只是失踪并没有死。

    塵老发出嘶哑笑声。

    “是该走了,最重要的东西已经拿到,这些俘虏要不要都无所谓。”空城城主下令,空城人和众骨奴开始往城外冲。

    原战扑了个空,空城城主溜得很快,连个尾巴都没给原战留下。

    现在巫城基本已经稳定下来,巫城战士和神侍都不弱,他们之前只不过被打了个猝不及防,又是内部突变,才会乱了一番,如今回过神全都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再加上原战和其他各势力的战士一起出手,炼骨族的骨奴和骨兵很快就呈现败象,这也是飞山敢留在巫象身边的原因。

    但没有一个人能笑出来,巫城的情况很糟糕,很多地方都被破坏的一塌糊涂。另外,空城抓走了一部分俘虏,不用想,这些人等再见到时肯定都会变成炼骨族的奴隶。

    火城和音城城主眼看战事结束,又去追问原战什么时候放人。

    原战正在和飞山说话,闻言转头看他们,“现在还需要人手吗?”

    “不需要人你就不放人了吗?”火城城主怒。

    原战淡淡地道:“我的祭司还没找到,里面的人都是凶手,什么时候我的祭司找回来了,我什么时候放他们出来。”

    “你!你难道要一直留着那岩浆牢笼?”

    “为什么不?或者你们可以自己试试破坏它,我保证不会阻止你们。”只希望你们最后找到的不是几具尸体。原战敢出来,自然是因为里面的人都被他重伤了一遍,除了一直没找到的蛇胆和逃出来的殊羿,其他人在他走后能不能活下来那真的要看天意。

    他不会杀他们,但也不会主动放他们。

    火、音等人无奈,只得又拖着疲累的身体再去辛辛苦苦地破坏岩浆牢笼,试图救出里面被困的祭司和战士。

    战后,巫城人开始统计伤亡和损失,再一起报到神殿reads;。

    暗卜在大家逼迫下,开始更精细地卜算严默下落。

    火城城主破坏岩浆牢笼无果,主动带来一名老头,“他是我火城领地上一个野人部族的巫者,能通过火焰看到想要寻找的人和物。”

    老头跪到地上,颤颤巍巍地点燃一堆干柴,火焰升起。

    老头从怀中掏出一把黑色的好像变质的植物叶片,揉了揉,吞进嘴里,又往火焰里扔了什么。

    片刻,老头双眼睁开,竟是一片漆黑!

    火光倒映在他的眼球上,老头身体前后微晃,两眼圆睁,眨都不眨一下。

    等待的时间貌似很长,其实很短,暗卜先得出结果:“西方,海的另一边。距离太远,我只能算出这么多。”

    海的另一边?

    那是谁也没有去过的地方!

    原战眉头皱得死紧,他要怎么跨越海洋?难道要从海底走过去吗?虞巫可是说过海洋要比这整个大陆还要大!

    “你说你们的暗神有办法送我到远方?”

    “当然!”暗吞直起腰,“暗神是我部落祭拜的神灵,他自从远古就活着,一直活到现在,暗吞的能力在他面前就如婴儿和壮年,只要你有那小祭司的血肉毛发,我们的暗神就能把你送到他身边!”

    咒巫对原战暗暗点头,示意暗吞说得不假,暗城确实有那么一位神秘的暗神,可以说每座上城都有一个近乎神灵的力量存在,只不过他们平时都不会离开自己的地盘。

    这时火城的老头也从火焰中得到了他想要的讯息。

    “人,草屋,长长的路。路的这一头站的人和我们一样。路的另一头,黑色的角,高大,黑色的衣服。”

    “黑色的角?你是说你看到了路的另一头有人身材高大,身穿黑色衣服,头上有黑色的角,是不是这样?”原战站了起来。

    老头默默点头。

    原战目光一凝,他听到了一个声音,这声音在他脑中直接响起:“伟大的首领啊,请收下我和我的子民吧,火神让我看见,您的子民都那么富裕、快乐、饱足,我愿意终身侍奉您和您的血脉,只求您收下我和我的子民!我看到了更多的情景,您的祭司需要您。”

    原战一指老头,对火城城主道:“我要他,还有他所有族人。交换流焰和他的守护战士。”

    “这……”火城城主舍不得,这老头可是流焰好不容易找到的,他的能力虽然微弱,有时还看不准,但有时还是很管用的。

    “当我没说。”原战转身,似毫不在意。

    “等等!”火城城主动摇。这老头在他心中跟大祭司流焰绝对没法比,而且老头的能力还时灵时不灵,他的族人似乎也没有能觉醒类似能力的人,想来想去,“好,我换!那就请战首领立刻把我大祭司和战士放出来!”

    “把他的族人送到你们火城与我们九原接壤的地方,我要他们都完好无缺reads;。这些人不算什么,但如果你火城做不到或者欺瞒我,我会视其为火城对我九原的挑衅,到时……相信我,你们损失的绝不会只是一个大祭司。”

    火城城主不惯被威胁,却只能接受这个威胁,他泄怒的一脚把老头踢得滚了几圈,好歹他还知道不能伤人,老头爬起来就跪到了原战身后。

    流焰和他的战士被放出,火城城主看他们表面无伤只是昏迷不醒,还以为他们没什么事,等把人带回去,等流焰两人可以开口说话,才知道两人的血脉能力竟然都被废了,那时他们想再找原战算账已迟。想拿那老头的族人发泄怒火,却发现那族人竟然全都逃了。

    不提火城人那时有多么愤怒,且说现在。

    原战把老头带到没人的房间,他先没问对方看到什么,而是明明白白地跟他说道:“我已经废了流焰和他的战士,等火城人发现,他们一定会拿你的族人出气,就算我现在威胁他们,他们也不一定会把你的族人全部送到九原。”

    老头表情很平静,他的双眼这时已经恢复正常,“我知道。我会向我的族人传达消息,他们会想办法逃出去。火城人以为我的族人都是没有觉醒神血能力的野人,所以并没有在他们身上刻印奴隶印记,他们想要我为他们做事,也没有在我身上弄奴隶印记,只用我的族人威胁我。可火城人并不知道我们可以通过火焰传达消息,这是火神赋予我们的能力,只要是我的族人都能做到。”

    原战挑眉,竟然一族都是能力者?

    “我的女儿救了陷入沼泽的流焰,流焰进入我族族地,发现了我的能力,为了逼我为他做事,他杀了我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他还杀了我一半族中战士,我的女儿因为愧恨投入火焰自/焚而死。我和我的族人都恨死流焰和火城人,被抓到火城时,我们就用灵魂起誓,只要有人能杀死流焰,我们全族人都宁愿做他的奴隶!而今天,我在火焰中看到了您折磨流焰和他的战士,我就知道您就是我和我族都期盼的首领。”

    原战伸手扶起老头,“你叫什么名字?”

    “赫,我叫赫。”

    “告诉我,你还在火焰中看到了什么?”

    “首领,我需要祭司大人的毛发或者用过的东西,这样我能在火焰中看到更多。刚才我只是通过之前流焰给过我的说是巫运之果的一片叶子才看到那些。”

    巫运之果的叶子?那个巫果分出去的分/身?看来火城人之前那么肯定巫运之果就在严默身上,可能就跟赫有关。原战了然,立刻从怀里掏出一条内裤……递给老头,“你还需要什么?”

    “只要燃火的木柴。”老头没见过内裤,只知道这大概是九原祭司的衣物,当即找了一个火盆,把原战让人送来的木柴点着,又把严默的内裤恭敬地放入火中。

    老人吞食药草,眼睛再度变黑,火光倒映入他的眼球,不久,他开始说出他在火焰中看到的场景:“孩子,很多生病的孩子还有老人……”

    同一时间,严默看着满屋子重病者,闻着难闻的屎尿和呕吐物混在一起的作呕味道,竟然生出了一点亲近感。

    好像他前世曾经去过的一个偏远小山村,那座小山村几乎脱离了社会,瘟疫一发,差点全村死绝,最后还是村中仅留的两个青壮冒死翻山越岭,进入县城求医,而他那时正好在该县收中草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