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30章 章回43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病人所在地方似乎离这个小村落比较远,严默一路试着向后女套话,可这村巫的嘴巴很紧,只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但就算对方说的很少,严默还是大致知道了他身处的环境。

    首先,他现在所在的土地大部分都由炼骨族统治,后女村巫根本没有听过九大上城之类的势力。

    其次,这里的文明程度整体来说要更高一些。因为别看这个部族的人异常贫穷,但他们的语言、社会构成、建筑、用具和食物培养手段都更成熟。

    走在路上的时候,严默看到了田地,还看到了养殖的家畜。而这里的人穷到没有衣服穿,可他们知道什么是衣服并知道布料的价值。另外,这么穷的村落竟然拥有骨质武器,哪怕只是最低级别。

    骨器可不是随便找根骨头磨得尖锐了就能叫骨器,哪怕最低级的一级骨器也是被炼制过的,坚硬度不下于花岗岩。

    地势在往下走,严默这才发现他刚才所处的地方竟是附近唯一的高地,远处低洼地还有一片像是被大水冲淹过后的小村庄。

    大约因为该村的房屋都是用泥土做坯,大水一冲一淹就倒塌得差不多,只剩下一些断壁残垣勉强能看出村落的影子。

    “这是是不是被大水淹过?”严默问。

    后女:“是的,大人。”

    “已经过去多久?村中是不是有人病倒?被水淹过的尸体都火化了吗?”

    “火化?”

    “或者掩埋?你们有没有把死者的尸体深埋?”

    后女停住脚步,“大人,看来您真的不是这片土地上的人。骨骸对我们很重要,尤其是死去的族人的骨骸,我们不会把任何死去的族人深埋,等他们的*归还于大地后,遗留的骨骸会被我们捡出。用火焚烧尸体?那只有仇人才会这么干!”

    “也就是说你们之前被大水淹死和之后病死的人都没有深埋,你们不会把遗体就放在外面吧?”怪不得他们的病情不止伤寒和发烧。大水过后又是初夏,蚊蝇旺盛,细菌也容易生长,这样的环境最容易产生疫病。

    “当然。”后女微微一顿,“大人,我不知道您从哪里来,也不知道您说的话是真是假,更不明白您问的这些问题是什么意思,但如果您真的能救治我们剩下的族人,我后氏一脉都会记下您和您的神的大恩。”

    恩情是最靠不住的感情之一,严默只相信互利互惠才能长久。“我不需要你们报恩,我只希望我来到这里的事,暂时不要往外传。”

    “如您所愿。”后女听严默似乎没有索要供奉的意思,暗暗松了一口气,转头继续带路。

    “和我说说你们那些病人的症状,越详细越好。比如,从生病到死亡一共多长时间?有没有呕吐、腹泻、便血流血、发热、出疹子、身体抽搐、身体僵硬、或者身体发寒冷得颤抖等症状?”严默一边问一边跟后女解释他的用词。

    后女听到后面神情已经完全改变,如果说之前他信了严默三分,那现在就是六分。因为严默说的好几种症状,他的族人都出现了。这让他原本已经绝望到谷底的心,又升起了几分希望。

    “大人,情况是这样的……”后女仔细做了一番描述。

    严默听后心里有所推测,但事实到底如何还是要见到病人才能确诊。

    不久,后女带着他到达了被大水冲毁的洼地村原址,但他们并没有多停留,直接穿过村落走向村子后方。

    后方的地势稍高,上面的建筑竟然没有怎么被损坏。

    那是一栋貌似村中最大的土坯屋,土坯屋外围还有一圈一人多高的泥巴墙围着。

    后女走到泥巴墙的大门边,伸手推开大门:“这是我族祭祀祖先的祠堂,我村的病人都在这里,神使大人,请。”

    祠堂只是严默从村巫的意思上理解后按上的词,如果从其字面上来翻译,这栋房子应该叫做祖灵之屋。

    祠堂大门同样紧闭,村巫上前推开,做了个请的手势。如果是平时,他绝对不会让一个外人进入他们最重要的祖灵之屋,但现在……

    严默一步跨进去,就看到了他似曾相识的一幕。

    满屋子的病人,呻/吟的呻/吟,昏迷的昏迷,绝望的绝望,伴着那股令人作呕的浓臭味,生生造出一副地狱景象。

    严默目光从睡了满地的病人身上挪开,抬头看向前方。

    只见这间祖灵之屋没有他前世母国一般祠堂中摆放的大量灵牌,这里代替灵牌的是一枚枚被绳子悬挂的头盖骨。

    头盖骨很多,多到密集的程度,黄的、白的,颜色深浅不一,一阵风吹过,这些头盖骨就像骨质风铃一样,彼此撞击发出特异的脆响声。

    “祖先与我们同在。”身后传来那位村巫的呢喃声。

    严默转头,随口问道:“我没有看到那位磐阿神的神像,也没有看到他的神殿。”

    后女沉默了一会儿,才道:“神殿只有城中才有,也只有有角族的炼骨族大人才能做神殿祭司。像我们这样的无角人村落大多祭拜的都是自己的祖先之灵,也有祭拜别的灵的。”

    严默注意到对方把神和灵分开说了。原来这就是这位村巫对他们的唯一至高神不太虔诚的原因?因为这位神更偏向有角族?

    村巫看着满屋子等死的族人,又低声道:“自从大水过后,剩下的人就开始一个个病倒,先是老人、孩子,然后就是青壮。我们付出了所有存积的食物、毛皮、骨头,付出了我们所有能付出的,请来乌乾大人领地的磐阿神侍,可是他就来看了一眼,就说我们供奉不够,已经被神厌弃,说这是磐阿神对我们的惩罚,他们不但没有医治我们,还把我们去往乌乾城的路给封了。”

    “直到今天,我们已经死得就只剩下不到一百六十人,我们原本可是一个有着近三百人的大村落啊!”村巫惨笑,“我以为连我们的祖先也抛弃我们了,没想到你来了……多么神奇,竟然真的有神使来了。”

    严默差点脱口说出:所以以后你们就别信磐阿神,就信祖神吧,顺便多念念我的名字,给我增加一点信仰点数。

    不过就在他开口诱惑他人改信仰前,一个不大的、已经瘦脱形的孩子伸手去摸经过他身边的严默的鞋子,似乎对他的鞋子很好奇。

    后女刚想开口让他放开,严默已经先蹲下/身,右手三指搭到小孩脉门上。

    小孩害怕想抽手。

    “别动。”严默对着小孩子,声音不由自主就柔和下来。

    小孩不动了,严默摸了会儿脉,从腰包里摸出一粒药丸塞进他嘴里,“吃了,这个可以让你增加一点体力。”

    后女阻止不及也不好阻止,那孩子可能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这时嘴里的药丸明明不好吃,他苦着脸还是嚼吃干净。

    “很好,别怕,你会活下去。”严默摸摸小孩油腻腻的头发,起身,手在身上随意蹭了蹭,又去看其他病人。

    后女把严默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见他一点都不嫌弃那些病人的脏臭,心中感觉非常奇怪。这位真的是神使吗?或者真正的神使就该是这样?

    严默走完一圈,心中基本已经得出结论。

    呕吐、腹泻、脱水、休克、痉挛、高烧……这些从初期到后期的症状全部加起来都指向了一个病症:霍乱!

    后女一路跟在他后面,见他沉吟,小心问他道:“神使大人,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祈祷让祖先们听见才把你送来。但你既然是神的使者,那么你一定有办法救回我们的族人,对吗?”

    如果我救不回来就不是神的使者,对吗?严默好笑,却没把对方的小心思放在心上,“我需要一些人手,找一些年轻体壮胆子大的青壮年过来。另外,再找一些心细会煮汤做饭的女人。”

    “大人,您要他们做什么?”后女警惕。

    “做什么?当然是把这里清理干净!这种环境只会让你的族人死得更快。女人则帮我熬药。”

    “大人,您真的有办法救治他们?”后女既想相信又不敢相信。

    “你是要赶紧救人,还是要在这里跟我一遍遍确定?”

    “我立刻就安排人手!大人您稍等!”后女欢喜得心脏都要飞出胸腔,转身就飞快跑了出去。

    严默本想问他怎么不怕被传染,后一想对方既然身为大巫,自然有一些保命的本事。

    后女召集志愿者的速度也很快,来了足足十名青壮年,其中就有那名叫后狮的青年。

    严默一拍巴掌:“不想死的都竖起你们的耳朵!下面我说的事情,你们必须按照我的要求做到,如果做不到,你们不但会害死你们自己,你们也将会变成杀死你们这些族人的凶手!”

    刚想找严默一点麻烦的后狮抬起的腿凝固住,他可不想弄死自己再害死自己的族人!

    此时,九原地界,议事大厅。

    一阵大风刮过,缩小的九风大人看准护卫队长大河,从空中俯冲而下,“桀!默默呢?为什么我找不到他?”

    这位已经从神殿到严默住的石屋和学校等地全部找了一遍,没找到人,生气了。

    大河看到九风,大喜,“九风大人!”

    “桀——!默默呢?”

    大河听不懂九风的话,但他能猜出:“九风大人,您是不是在找祭司大人?他和首领一起去了巫城。”

    大河简单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现在大家都知道九风能听懂人话。

    “桀!默默出去玩竟然不叫我一起去!巫城在哪里?”

    大河哪知道九风在问什么,就算他知道,他也不知道巫城的确切方向。

    九风又盘旋一阵,见大河一直回答不到点子上,气得一翅膀把人扇得连滚三圈,扭身就去找他的小弟英招们了。

    还好英招比较给力,其中大半英招都飞到过巫城。

    九风有了确切的方向,展翅就不见了踪影。

    其他九原高层听说九风大人冬眠结束,纷纷出来拜见,可惜连九风大爷的一根羽毛都没看见。

    当天傍晚,巫城,主神殿。

    巫象听完罗绝统计的巫城损失,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你刚才说什么?神殿门前的石像不见了?”

    罗绝被巫象从没见过的神情吓住,“是,那具石像不见了,连块碎石都没有留下。”

    巫象不可置信地慢慢松开手,身体往后面的软垫一倒,“怪不得炼骨族的骨兵和骨奴会退得那么快,怪不得他们会冒着提前暴露的危险攻击巫城,原来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它。”

    “巫象大人?”

    巫象无力地闭上眼睛,“飞山呢?”

    “飞山大人正在和九原首领说话。”

    “你让他尽快赶过来。”

    “是。”罗绝起身,在将要离开之际还是忍不住问道:“大人,您是说炼骨族攻击巫城的目的就是那具石像?那石像不是普通的石像吗?”

    巫象沉默。

    罗绝以为对方不会回答了,正要离去,就听身后传来一道无力的幽幽声:“每座上城都有一位近乎半神的存在,最低也会超过十级战士的战斗力,可你见过我们巫城的那位吗?”

    罗绝骇然转身,“您是说!?”

    “对,你每天进出神殿都能见到它,每一个巫城人都见过它,可是谁也不知道它就是巫城的守护神。”

    “它既然是我们的守护神,又有那么强大的战斗力,那它怎么会被炼骨族的骨奴偷走?”

    “因为……它不是活的啊,它只是一具有着近乎十二级神战士战斗力的骨器而已。”

    罗绝都要被巫象的回答弄哭了,“既然是那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就放在神殿门口?”难道不应该藏得深之又深吗?

    巫象捂脸,“因为我小时候做梦梦见它藏在神殿深处还是被人偷走了,后来我当了第一祭司就把它移了出来,你看,这么多年,不是没有一个人想到那具石像会是个宝贝吗?”

    “那炼骨族的骨奴怎么会知道?”

    巫象郁闷地道:“……因为那石像就是炼骨族留下的最厉害的骨器之一。”

    罗绝:“……”

    主神殿,九原人的住所。

    原战与飞山谈话完毕,正要跟暗城的人出发去暗城,天空传来了熟悉的唳叫声。

    “桀——!”

    原战、二猛和咒巫一起冲向屋外,“九风?!”

    “桀——!看我!”九风在天空看到原战,炫耀得把再次成长的身形全部展开。

    顿时!整座巫城都像被乌云笼罩了般,西边只能透出一点点晚霞的红光。

    巫城中所有在屋外的人都抬起了头。

    “那是人面鲲鹏?”大多数人都看到了九风那张一副精明相的人脸,实在是因为九风这时的身形过于庞大,那张人脸鸟头自然也变得非常显眼。

    风尧和风语老人也跑了出来。

    “是人面鲲鹏!”风语老人一语定论,而他后面一句话大多数人却没有听到:“哟,腹羽还没有变色,还是个孩子呢。”

    没有听到风语老人后一句话的人看着天空中人面鲲鹏庞大的身影都有点呼吸困难。

    呃,那就是庇护九原的人面鲲鹏?为什么没人告诉他们,这只鲲鹏竟然这么大?

    多少人在心里羡慕?多少人在妒忌九原的好运?

    九风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底下两脚怪们的情绪,得意得头顶翎羽都竖立了起来。桀桀!都看呆了吧?

    “桀——!默默呢?”他炫耀了半天,为什么默默还不出来?

    原战对天空抬起手臂,九风庞大的身影突然从天空消失,只有眼尖的人才看到那只巨大的鲲鹏在瞬间竟变成了一只拳头大的小鸟冲了下来。

    “桀!默默在哪里?”

    原战坦白:“他不见了,现在很可能在海对面的西大陆。”

    九风大爷大怒,一爪子向原战的脸抓去:“愚蠢的两脚怪!你怎么又把我的默默弄丢了!桀——!”

    “他是我的,不是你的。”

    “桀!抓死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