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31章 章回43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九风前来还带来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消息。

    他说他在沿途看到海边有些地方有很多会动的骨头。

    原战的魂力现在已经足够和九风沟通,等他把这个消息转告给众人时,很多人还有点不相信,哪怕巫城出了这样的大事,他们还在怀疑:炼骨族人真的来了?

    九风见两脚怪们不相信他的消息,很生气,催促着原战赶紧去找严默。

    其实在场不止一个人能听懂九风用魂力叫声传达的意思,咒巫和风语老人对其他不信的人冷嘲热讽。风城、木城等相信的、且部分领土与沿海地区相接的势力,都已经设法先传消息回城,让留守的人提防。

    原战不管那些人的混乱,单独把九风带到一边,问他:“你有办法带三个人飞过海洋吗?”

    “桀!我当然能!”九风不管能不能做到先逞强,然后再努力翻找传承记忆中关于海洋和西大陆的相关知识。

    “要多久?”

    九风没有立刻回答,他的传承记忆告诉他,飞越海洋并没有那么容易,不过他们这一族确实有飞往其他大陆的路线,路线中包括途中能够停留的岛屿和丰富的食水所在地。

    但是东大陆和西大陆的天空路线之间有一道天然的飓风地带,这个飓风地带里面就是人面鲲鹏的老家,只有顺利穿越那圈飓风地带的人面鲲鹏才能回家,这圈飓风地带也相当于是对在外生长的人面鲲鹏的一个考验,通常只有成年期才能安然通过。

    如果想绕过这个飓风带也不是不行,但会让路途远上很多。除此之外海洋中一些大的岛屿上还生活着人面鲲鹏的敌鸟,他们拿成年人面鲲鹏无可奈何,但欺负起幼鸟来一点都不爪软。

    “你说这个世界上有五个大陆?你们人面鲲鹏的地盘就是中大陆?”

    “桀!”

    “五个大陆都很大?”

    “桀!”

    原来这个世界这么大!虽然严默跟他说过这个世界不可能只有这一片大陆,但听九风的描述,原战还是生出一种原来我只是一个弹丸之地的小小首领的渺小感。

    “那西南北三大陆上有什么?也有人吗?”

    “桀桀!不知道,这些传承记忆要再一次进阶才能看到。”人面鲲鹏族为了后代也算是煞费苦心,为了不让幼鸟到处乱飞,就按照他们的能力给他们打开传承记忆,相当于变相地告诉他们哪些地方他们现在能去,哪些地方暂时还不能去。

    “那你现在能穿越你们人面鲲鹏大陆外围的飓风带吗?”

    这次九风不敢逞强了,通常能穿越飓风带的人面鲲鹏都有了相当于十级的能力,他现在大概也就九级左右?

    而原战知道这点后沉默了很久,这不是说凡是能生活在中大陆上的成年人面鲲鹏都是十级以上?怪不得九大上城一提人面鲲鹏族就老实了,也怪不得风城会以城主血脉与人面鲲鹏有关而那么骄傲。

    不过那又怎样呢?哪怕成年人面鲲鹏都是十二级,他迟早一天也会到达甚至超越那个等级,而且他敢笃定这一天不会很久。

    九风诧异地斜睨原战,这人的气势在刚才似乎一下变得不一样了?他想不出形容词,就觉得对方看起来似乎更加稳重和沉厚,就像……嗯,就像大地一样。

    “如果你能通过飓风带,飞到西大陆要多长时间?”原战认真地问。

    事关严默,九风也不跟他胡闹,按照传承记忆回答:“桀!大海很大很大,就算是成年人面鲲鹏,横穿整个海洋也要十几天,因为还要休息。我、我大概要更久。”

    原战计算了一下,暗卜跟他说他们的暗神能有一瞬间把他送到严默身边的能力,如果让九风带他们去暗城,再通过暗神送他们去西大陆,这个途径用的时间最少。虽然他不相信暗城人,但九风带他们飞越海洋同样会遇到很多危险,而且历时还长,同时为了寻找严默下落,他还得带上风语老人。一旦他们在途中/出什么事,这时间长短就更难说了。

    比起未知的敌人,他宁愿对付暗城人,至少除了暗神,他的武力可以碾压暗城其他任何人,只要他注意躲过暗城人的暗算。

    对此咒巫的看法是:“暗城人只要不是太愚蠢,就应该明白将来对付炼骨族的主力就是你和严默,现在害死你们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还不如留着你们帮大家应付共同的大敌。”

    巫象也点头,示意飞山把他软垫下的东西取来。

    如今主殿中只有他们几个和九风。

    得到炼骨族已经陆续上岸的消息,很多靠近沿海地区的势力担心不已,已经连夜乘坐疾速骨鸟赶回自己地盘。

    白曦城、巨人族、虫人族来向原战表示感谢,因为大家都急着要回去统计各族损失和安定族心,彼此也没有多谈,这三族族长给原战留下了王族的凭证,表示出结好亲近之意就告辞离去。

    有翅族也来了,但人家不是来见原战,而是来拜见九风。

    九风很骄傲地昂起头,接受了有翅族的敬拜。他们人面鲲鹏族可是鸟类中当之无愧的王者!

    同样,有翅族长也给原战留了一根代表王族的羽毛,并表示两方以后可以守望互助和展开交易。不过原战想这大概是看在九风的面子上?

    飞山很郑重地把一个人头大的木箱交到原战手上。

    巫象笑得和蔼又狡猾:“虽然比试没有进行到底,但结果已经出来,我想其他人也不敢有意见。那么按照说好的承诺,这枚土神血石就交给你了。”

    原战奇怪,为什么他没有感觉到那股磅礴的土能量?

    等他把看似普通的木箱打开,瞬间!他就被浓郁到极点的土能量给包裹住了。

    这股土能量似乎也非常喜欢他,拼命往他身体里钻。

    原战克制住当场吸收的强烈欲/望,啪地合上木箱盖,顿时那股土能量就消失了。

    巫象面露欣慰地微笑,由衷赞叹:“你很好。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能自己关上盖子的控土战士,而且还这么快。”

    飞山也佩服地笑,“就算不是土系战士,比如我,在与这枚神血石接触时也差点迷失进去,如果不是巫象强行把盖子盖上,我可能就不顾任何代价去吸收其中能量了。”

    所以你们刚才说都没说一声,就是想看我出丑?还是在考验我的定性?原战笑笑,没说自己已经有吸收过两枚神血石的经验,诱惑接触多了自然就有了抗力。

    咒巫则很清楚原战的底细,不住怪笑。

    “这个箱子也是一个宝贝,别看它看起来像木头,其实是一个骨器,任何能量体放入其中,都无法让外面的生物察觉里面的东西。”

    巫象感慨,“炼骨族真的很强大不是吗?他们的骨器太厉害了,而我们人类到现在还为挖掘到炼骨族留下来的遗迹而疯狂。这么多年下来,炼骨族终于穿越海洋回到这片土地,我都不敢想象他们的骨器现在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

    “鼎钺。”原战把木箱放到一旁,“鼎钺控制金属的能力很强大。”

    “金属?你是说?”巫象好奇。

    “我的祭司说过金属也跟木、水、火、土一样,都是常见表象元素之一。”严默说得更复杂更细微,但原战把这些都省略了。

    “而金属很强大,它们可以代替骨器成为新的用具。”

    巫象沉思,对飞山耳语了什么,飞山点点头。

    原战虽然点出鼎钺的能力,但并不想鼎钺在巫城扶持下越发快速地成长壮大,当即慢悠悠地丢下一句话:“除了鼎钺人,我的祭司也知道如何炼制和使用金属,而且他的方法并不需要炼制者一定要会操纵金属。”

    “哦?”巫象愣了一下,大乐,“我现在真的相信众神偏爱那小家伙了,他除了生孩子还有什么不会的?”

    原战心想:谁说我默不会生孩子了,我两个儿子都在他肚子里呢!

    巫象大概也想到了生命之子,不等原战反驳,自己就先哈哈大笑起来。

    暗城人还在等着他,原战拿到了想要的战利品也不想再耽搁时间,当夜就让九风抓着他弄出来的藤箱,先带着他和暗卜,以及火城送给他的老人赫,去了暗城。

    咒巫则带领其他九原人乘坐疾速骨鸟飞回九原。

    有咒巫在,原战一点不担心那几个新加入的人会起异心。

    这几个人回去九原会按照严默当初的要求,除了守护九原,平日就在学校里教学生。他们只接受原战和严默命令,不用受九原其他高层管辖。

    对这样宽松和优厚的待遇,松荆等人也很满意。本来木槌是说严默治疗好木城大王子以后,他就归九原所有,但现在严默不在,可木城存心结交九原,木槌也是个不愿欠人恩情的,他认为严默已经帮他提升等级,那么他就先去九原帮忙看家,等以后严默回来再履行诺言也行。

    没有人认为严默会回不来,连暗城神战士能力中最可怕的黑洞绞杀都没能杀死他,这样的人除非自己找死否则都不会轻易死掉。

    而在原战离开前,在众人恳求和大量物资交换下,他把岩浆牢笼中剩下的人都放了出来。

    这些人全都奄奄一息,昏迷的昏迷、残废的残废,相关势力的人心痛又心恨,却不敢明言抱怨原战。本来按照比试规则,参加比试的人就不论生死,就算原战真的把这些人都杀了,他们也没处说理去。

    拉莫娜看着重伤昏迷的三祭司和战士蓝鸢,闭了闭眼,终于下定决心。鼎钺也来主动和他们接触过,表露出想要结为同盟的意思,既然九原放弃她选择了她的兄长,又对音城人如此不留情,她也不必再这么左右摇摆,从此音城就和鼎钺结盟了。

    音城城主却不太认同大祭司蓝音和女儿拉莫娜的意见,他并不想彻底得罪九原。而音城中和城主想法相同的人也有不少,他们甚至积极地表示要和他们过去极力躲避的大王子拉莫聆建立联系,比如送几个女人之类。

    拉莫聆对这些来接触他的人既不讽刺也不驱赶,但也没有一分热情可言,就那么可有可无地吊着他们,那些人送女人送奴隶给他,他也通通收下,反正九原缺人,这些人带回去总会有活给他们干。

    木城人很光棍,答应回去后就把松荆等人的家人,只要愿意去九原的全都会送去九原。

    鼎钺人把残废的知春接回去,转头就去找火城,他们听说了火城有一个女祭司可以帮助恢复肢体。

    因为突如起来的袭击,造成城中伤患众多,朵菲尔德的能力也再次被重视起来,但她却没有像以前一样趁机提要求或表现自己之类,她就和大多数治疗祭司一样,很沉默地救人、治伤。而她这样陈静的表现倒让不少人对她另眼相看。

    原战特地注意寻找了一下蛇胆,可这人躲藏的本事过高,他把整个岩浆牢笼都压平实了也没看这人冒出来,但他能肯定这人一定在他放松控制的时候就逃了出来。

    原战让咒巫注意这个人就暂时把这人扔开,现在找到严默才是他的头等大事。

    土城没有了城主和两名祭司,地位尴尬无比,虽然比试没有进行到最后,巫城也没有宣布最后获胜的九大势力都是谁,但土城完蛋了这点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

    在其他人眼中,土城甚至已经只是九原的下属势力,九原迟早都会着手吞并和接收他们的一切。

    原战没有主动接触土城,土城也没有接近原战,而其他势力就算对这个有着悠久历史和深厚底蕴的土城垂涎,也顾忌着九原而不好对他们动手。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样的平静不过暂时,如果不是有炼骨族突然来袭,只要有心的势力都会趁着九原首领去寻找祭司的机会,先把土城给瓜分了。换句话说,只要解决炼骨族后,这片土地上的势力势必要有一个重新划分。

    而土城公主妙香的选择则让某些人小小惊讶了一番,她既没有回去土城,也没有继续留在九原战士猛的身边,她竟然选择留在了巫城。

    妙香当然不会告诉别人,她做出这样的决定都是受了脑中声音的影响。那个声音跟她说,虫城中的某样东西对她很重要,只要得到了她不但能自保,还能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但如果她选择跟猛回去九原,在没有办法夺得九原最高权力的情况下,她最多也就成为一名战士头领的妻子,以后的人生除了生孩子也就是生孩子。

    妙香年龄不大,见识也不算多,她越来越信任脑中的声音,甚至以为这是众神宠爱她的证明——给她送来了一个得力臂助。

    脑中声音几乎都不用怎么蛊惑她,就能让她按照他希望的那样去行事。而这个声音多少还是忌惮那个差点弄死他的九原祭司,在妙香能力还没有成长起来,他宁愿远着对方一点。

    猛对于妙香的选择并不伤心,他对女人的态度还是老样子,如果妙香愿意跟他,他自然会好好待她,九原只允许一夫一妻,他可以保证自己娶了她就不会再去找别人。但妙香主动离开他,他也不会挽留。

    “我还以为你很喜欢她呢。”拉莫聆戳猛。

    猛张口就道:“我是很喜欢她啊。”

    拉莫聆摇头,“等有一天,你找到一个你怎么都不希望对方离开你的人,你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喜欢了。”

    猛大惊,一把搂住拉莫聆的肩膀,头靠头低声道:“那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最喜欢的人就是默大,我怕老大把我宰了!”

    拉莫聆一巴掌拍在他额头上,“滚!肖想我们伟大的祭司大人,诅咒你将来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

    “你好恶毒!”猛勒住拉莫聆的脖子,两人嬉笑着打成一团。

    拉莫聆打架的方式很特殊,就是不停地放言语诅咒,而猛对付他的方法就是拼命去堵他的嘴。

    原战看猛这么活泼,连点伤心样都没有,满意地点点头,野兽般的直觉告诉他,妙香绝非二猛的佳偶,可二猛如果真的选择妙香,他也不会阻止,顶多找人监视她,直到确定她对九原和二猛都无害。如今妙香选择留在巫城,也算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其他人,诸如虫巫和他的战士,则被巫城负责看管起来,两名空城人则一出来就被人杀死,还不是原战动的手。

    那些被活捉的骨奴中只要戴有奴隶骨的,巫象都设法保了下来。现在巫象就指望严默回来能去除这些人身上的奴隶骨。

    而这些被抓的人听说奴隶骨有被去除的可能,有的就不再挣扎反抗,但也有些人面色怪异。

    “小心他们。”原战临走前警告巫象和飞山:“默提过,被奴隶骨控制的人如果己身魂力不够强大,甚至能被/操纵着做事。就算魂力强大的人,如果炼骨族用奴隶骨对他们进行灵魂惩罚,他们受不了折磨,一样会被逼着做一些事情。”

    巫象和飞山记下了他的警告,目送九风抓着藤箱消失在夜晚的天空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