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33章 章回43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土豆?!

    严默确认地拿起来闻了闻,没错,就是土豆那种微微的豆腥味。再小小咬一口,绵软微涩嘴的口感,确实是土豆不错!

    后女村巫一直在注意观察他,看他这样,还以为他嫌弃这种食物,当即面带歉意和尴尬地道:“这种地蛋确实不怎么好吃,但它吃了能扛饿,也抵饱。”

    后狮哼唧,“能有地蛋吃就不错了,这时候我们已经没有其他多余食物,就这些还是去年剩下的。不过您放心,给神使大人您的,还是大家特地挑拣过的,吃了保证毒不死。”

    “后狮!”后女生气后狮乱说话,瞧这话说的,搞的他们好像故意拿有毒的食物给神使大人食用一样。

    “大人,这地蛋有的吃了确实会让人不舒服,但我们已经有经验,给您挑拣出来的都是最好的,绝对没有毒,不信,我可以吃给您看。”

    “不用。”严默用手挡住,笑:“祖神之殿也有这种植物,我们叫它土豆,大多数神灵都很喜欢吃用它做出来的各种食物。”

    “真的吗?神灵也吃地蛋?”后狮惊讶。

    “哈哈!让我看看你们吃的地蛋。”严默伸手。

    后狮立刻把他手边两个生土豆抛给他。

    严默张手接住,迎着火光仔细一看,“存放时间太久了,保存的也不好,以后凡是长芽的土豆、发青的土豆都不能吃,最少也要把长芽和发青的地方深挖掉,用醋……你们的调料有哪些?”

    后女村巫让人取了粗盐粒递给严默。

    严默尝了尝,问:“只有盐?”

    后女点头,又拿了两种植物的叶片,“还有这个,我们以前去过城里的人看过有角族的店铺里有卖,弄碎了放进肉里烧很香,这两种植物在我们村周围都有生长。”

    严默同样接过来看了看,他怀疑这两种植物分别是迷迭香和鼠尾草,形状跟他以前见过的有点不一样,他索性询问指南确定了,果然是那两种植物。

    而无论是迷迭香还是鼠尾草,除了做调料,本身药用价值也很高,尤其是迷迭香,在提神醒脑、加强记忆力和降低血糖进而达到减肥效果这几个方面有一定疗效,但孕妇不能用。而鼠尾草可以治疗女性的月经不调等症状。

    “对了,除了我刚才说的两点,就算是完好的土豆,孕妇也要少吃,因为土豆中含有一种成分,会导致孕期中的女人生出畸形儿,虽然这个可能性很低。另外,土豆不管好坏,最好都不要生食。烤土豆时,因为中间不容易烤熟,不但难吃还容易中毒,最好用煮的,或者把土豆切成薄片再烤。”严默接着又说了几个不怎么用调料、比较简单的土豆食用方法。

    洼地村人常年吃土豆,且已经培育土豆不少年,自然对土豆的料理和耕种都有一定经验,但对于土豆的吃法真的还没有琢磨出来多少。当年印第安人培育土豆那么多年,最常见的食用方法也就是煮和烤,带盐味的土豆泥已经算不错的料理。

    当然这跟时代的佐料、刀具、炊具水平都有很大关系。就像薯片,油不够、刀不利、刀工不好,就算你能想得到也做不出来。

    除了土豆,洼地村再没有其他能拿出来的食物,后女村巫说本来他们还有些干肉,可是都在上次供奉给乌乾城的神殿了。

    严默腰包里有不少佐料和食物,但他最终还是没有拿出来,就跟着大家用烤土豆沾一点粗盐粒化开的水,将就着吃了一顿,那些肉食他都没动,分给了两个今天干活最多最好的青年,这两个人来回担水,不知跑了多少趟,水满了也没休息,跟着收拾祖灵之屋,出来后又帮着女人砍柴烧水。

    那两个青年又惊又喜,其他人都有点小羡慕,却没说什么。但严默这个看似简单的举动,却让他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后女见之,想了想,索性就在饭后指定两人服侍严默,直到严默不再需要他们。

    两人诚惶诚恐地答应。

    女人们按照严默吩咐给病患喂了点土豆泥,确保他们能有体力坚持下去,拉得太厉害和昏迷不醒的就喂了点盐水。

    严默没有拒绝那两个青年的服侍,晚上大多数人都在院子里简单铺了点干草就睡了,后女村巫为大家点燃了两个火堆,里面丢了一些驱赶蚊虫的药草。

    严默没有睡,他就坐在火堆边炼制药丸。

    没有人喜欢喝苦苦的汤药,今天下午大家为了给病人灌药,费了好大工夫,还浪费了不少,效率极低。

    严默打算炼制一些对症的小药丸,就按照九原那边的方法,采取封闭药性再激发药性的方式,以求达到最好的药效。想来效果要比单纯的汤药好很多,可惜洼地村民无论武力还是魂力都比较弱,让他们自己激发药性很难。以后他的这些药和药方就算流传下来,药效也不会再达到最佳。

    两名说是服侍他的青年已经累得呼呼睡着。

    后狮翻了个身,睁开眼睛偷看那个少年神使。橘黄/色的火光映照在少年脸上,勾勒出一个很漂亮的光圈,而少年在瓶瓶罐罐和药草之间如行云流水般的熟练动作,看上去既神秘又好看,那动作似乎还带着一种奇怪的韵律。

    后狮看着看着,眼皮越来越重。

    “呼——!”比其他人都响亮得多的打呼声响起。

    严默没有受到丝毫惊扰地继续着他的炼药过程。

    后女村巫没有留下来说要帮忙,他虽然很想从神使身上学一些宝贵的知识,但他又怕做得太明显让人厌恶。

    深夜,严默伸个懒腰起身,先去查看了一遍众病患,有两个情况不太妙的,他提前就给对方服了药丸,再给对方激发了药性,剩下的就是等待。

    如果他的药最后对重症者还是没有起到作用,在指南监督下,他会用信仰点数救人。

    负责轮留看守火堆的青年很想询问严默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但因为胆怯还是退缩了。

    严默休息了半夜,期间为防万一,放出了留在实验室里的红翅和飞刺。他不担心原战,也不担心其他九原人,他最担心的是他的蜂卫们。当时黑洞吞噬他之前,他就已经把带来的蜂卫都派了出去,只有待在他身边的红翅和飞刺跟他一起进入了第二空间实验室。

    第二天。

    严默梳洗过后,第一件事就是按照训练法锻炼身体,又打了一路养生拳。

    起来的人都在盯着严默看,后狮越看眼睛越亮,战士的直觉告诉他,这些看上去怪异的像舞蹈一样的动作对他肯定有大用,为此,他等严默一收势就冲了过去。

    “喂,神使大人,你练的这个是什么?能教我吗?”

    严默使了个巧劲推开他——在面对那些动不动就九级和九级顶峰的战士和祭司时,他的武力值也许确实有点偏低,但对付洼地村这些壮汉,不用血脉能力,只凭拳脚功夫,他一个打十个都没问题!

    “咦?你怎么做到的?”后狮又来缠他。

    这次严默直接把他摔了个跟头。

    后狮不怒反喜,腰腹一用力,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就喊:“厉害!神使大人,把这几手教我吧,我给您做随侍!”

    “不要。”严默毫不留情地拒绝,对走过来的后女村巫道:“这是生姜和红糖,等下我教你熬住姜汤,先熬出来的给这个院子里的所有健康人都喝上一碗。剩下的生姜和红糖,你按照我说的比例,带回新村给所有人都服用一碗。那五个伤寒的,我会给他们另外用药。”

    “是,大人!多谢大人!”

    忙碌从一大早就开始了。

    众人没吃早饭前都先喝了一碗*辣的姜汤,很多人不习惯,被辣得不住做怪相,可每一个人敢吐出来,也不舍得。

    后狮似乎很喜欢姜汤里红糖甜甜的味道,喝了一碗又要了一碗,为此他要比别人多砍一担柴。

    严默熬完姜汤就去给病患按症分药,再逐个给他们激发药性。

    之后,他和后女一起去了新村。

    “大人,您昨晚说的霍乱病我懂了,那什么是伤寒?”后女延后半步,小心翼翼地问道。

    “伤寒不是指一种症状,我说的是广义的伤寒。”看后女没听懂,严默索性简单道:“通常祖神之殿说的伤寒症包括中风、伤寒、湿温、热病、温病这五种症状。至于那五个人的症状,如果细分的话,应该属于热病中的一种,也就是风热病毒性感冒,天热时容易患此病,这种病一般都具有传染性。天冷受冻得的风寒,通常不具有传染性。”

    “也就是这些病都可以叫做伤寒症?”后女好不容易理解了。

    “对,不过你们还是分开看好了,免得弄糊涂。”严默笑,这次他再询问后女关于乌乾城和有角族的的事,后女不说知无不言,也没有什么特意隐瞒了。

    “你说你们村通往乌乾城的主路被封了?那其他村的人有其他路进城吗?”

    “没有,大人,想要从东边前往乌乾城就只要那一条主路。”

    “其他村也有生病的人吗?”

    “我不太清楚,也许有。我们前面还有一个谷地,那里因为冬天暖和,住的人更多。这次我们这儿都淹了,他们那里淹得肯定更厉害。”

    “他们一直没和你们碰面?”

    “穿越到谷地只有一条狭窄的小路,我们一般都不过去谷地,那边的人也不会随便过来。大人,我们这里都有地盘划分,就算食物少,除非想打架,否则极少越界。”

    严默总觉得情形有点不妙,“你说的那个神殿神侍只看过你们村的病人就封路了?”

    后女继续摇头,“他可能也去了其他村子,比如我们村前面的那个谷地,但我们没办法跟着他走,所以并不知道他有没有去其他村子。”

    “乌乾城除了封路,还有没有做其他事?比如加派战士看守要道?”

    “有!”

    “封路几天了?”

    “到今天已经第四天。”

    严默搓揉额头,“乌乾城城主做事果决吗?他人怎么样?是凶残、贪婪、卑鄙,还是比较宽容温和?”

    后女不好意思地再次摇头,“我没见过那位城主,我们村的其他人也都没见过,那可是乌乾城城主大人,不过我听说城主大人是一位很厉害的战士。”

    “乌乾城内乱吗?犯罪和捣乱的人多吗?”

    “不,乌乾城主对犯罪者惩罚得很厉害,只要不去很乱的地方、不冲撞有角贵族,我们这些人进城也没事。”

    严默从后女的话中逐渐分析出乌乾城主的性格,这让他越发感到不妙,“你们村有躲避战乱的地方吗?”

    “战乱!?”后女能做祭司当然不像他的族人那么榆木脑袋,他几乎很快就反应过来,“您是说乌乾城主会派战士来杀了我们?”

    严默点头,“霍乱是一种很严重的传染病,如果乌乾城没有人能治疗,那么想要隔绝病毒传入的最好方法就是把染病区全部清空,再放火烧干净。过去这样做的……势力并不少,乌乾城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怪不得他把我们都收刮干净了!差点连种粮都没给我们留下来!原来、原来……乌乾城主和神殿想杀光我们?”后女祭司身体微微发颤,他丝毫没有怀疑严默的推测,因为作为当地人,如果严默不提醒也就罢了,他这一提醒,他真是怎么想都觉得乌乾城很可能会对他们做出这种事。

    严默拍拍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然后再看要往哪里逃。”

    现在就和乌乾城对上?他才没那么蠢!

    到了新村,严默给那五个人再次诊脉,并给他们服了对症的药物,“风热感冒不是什么大病,熬过这两天就好。记得多喝热水,保证睡眠,如果可能就再弄点果子吃。现在不让你们出去,一个是让你们好好休息,还有一个就是你们村不少村民的身体都太差,容易被传染。”

    提心吊胆一整夜的五人总算放下心来。

    严默在新村中转了一圈,在后女村巫的带领下找到存放土豆的地窖,“新鲜的不好保存,你们还可以做成干土豆片,做法很简单,就是把土豆洗干净、去皮、切成片,过水,放到开水里煮烫一下,捞出来晾晒,等晒得干干的,感觉没水分了,就可以收起来,之后放到干爽阴凉的地方摆放,注意不受潮,放个一两年都没问题。”

    “这个好!”后女大喜,连忙安排人手处理剩下的不用做种的较完好土豆。

    “发青长芽的不能吃,同样发黑腐烂的也不能吃!”严默扔出几个都变黑的土豆,一脚踩烂,不让周围的小孩子捡走。

    “带我去附近看看,就去那个谷地。”

    “可是……”

    “你的族人基本都没事了,祖灵之屋那些病患只要晚上再服一次药,基本就都能救回来。问题是如果你们村周围的人类住地一样发生了霍乱,不治疗他们的话,你们村最后也无法幸免,就算不病死也会被乌乾城派人杀死烧死!”

    后女想来想去,一咬牙,“好!我带你去!”

    “你有什么能力?”严默说走就走,没给后女一点犹豫反悔的机会。

    “什么?”

    “我问你除了向你们的祖先之灵祈祷,你能从你们的祖先之灵那里获得什么力量吗?比如能知道远方的事情,能……”

    “我能与死者对话。”

    严默脚步一顿,“是所有死去的人吗?死多久都行?”

    “不。”后女跟上严默,“如果灵魂已经消散或者远离,那我也没办法与之对话,只有灵魂还在身体周围,不肯去磐阿神……呃,不肯去母神怀抱的人,我才能和他们沟通。”

    “原来是通阴者,这个能力也不错,很方便破案。”可惜目前对他没什么大用。不过能通阴,说明其魂力很有栽培的潜力。

    洼地村没有骑兽,走路全部靠两条腿。

    后女村巫叫人喊来村长,嘱咐了几件事情,只带着后狮和服侍严默的两名青年就上路了。

    红翅震动翅膀从严默肩头飞起,嗡嗡飞远。

    后女看到了,也看到了另一只更大的飞刺。

    从洼地村走向谷地有大半天路程,严默根据步伐大小和时间大概计算了一下距离,约有二十公里左右,野路难行,更增加了一点时间。

    快到通往谷地的狭窄小道了,红翅就在这时嗡嗡飞回。

    严默一把拉住后女,轻喝:“都站住!不要再过去。”

    后狮三人一起站住。

    严默问后女:“你和那么多病人直接解除,还能活到现在,说明你有办法自保,对吗?”

    后女点头,对于这点他并没有隐瞒村人,而村人也都知道村巫得祖先之灵保佑,一般都不会生病,而生病则必死。

    “敢跟我进去看看吗?先告诉你,里面死人很多。”

    后女还没回答,后狮先喊道:“我去!”

    “不行!我可不想浪费宝贵的药草。你们三人守在外面,如果感觉到风从谷地往这边刮,你们就迅速往回跑,把祖灵之屋那边的人想办法也转移到高地上去,不用进新村,但一定要到高地。”

    严默警告完那三人,就第一个踏上了通往谷地的狭窄小路,后女村巫跟上。

    刚走到谷口,还没有看清谷内情景,在严默腹中沉寂到现在的巫果突然在他的脑中大叫:“我感觉到了!前面,西边,有对我和嘟嘟都大有好处的东西!”

    “什么东西?”严默边走边在脑中问。

    “不知道!”巫果很干脆地砸出三个字,又喊:“你不是一直想让我们出来吗?我有感觉,只要找到那个东西,我和嘟嘟就能一起出来了!”

    严默唰地停住脚步,“你说什么?你和嘟嘟能出来?”

    “是啊。”

    “变成/人的出来?”

    “不知道!”

    “不可能,我人渣值还没有减完,指南怎么可能……”

    “你在嘀咕什么?为什么我听不见?”

    就是不想让你听见,严默单手抹脸,深呼吸,掏出两张布帕,喷了点药液后,递给后女一张,“戴上,扎在口鼻上面。”

    后女道谢接过,他也闻到了一股尸体腐烂的臭味。

    严默重新迈开脚步,“再前面的西边是什么地方?”

    “穿过谷地后的西边吗?如果一直往前走,那就是乌乾城。”后女回答。

    严默抬头看向远方,山谷挡住了他的视线。巫果说的那个东西会就在乌乾城吗?他和嘟嘟真的能从他身体里出来了吗?

    同一时间,原战站在暗神——一个刻画在山洞墙壁上的暗影图腾前,阴沉道:“打开通道一次就要九十九名奴隶献祭?还要求都是三级以上战士?”

    如果人影一样的暗影图腾说话了,不过它并没有真的发出声音,而是把自己的意思直接传入了原战脑海:“是,少一个都不行。如果你们三个一起去,还得再加二十九名生祭。”

    暗卜在这时说了:“这个条件对我们暗城人也一样,我们暗神一个人头都没多要。”

    “我现在身边没有那么多奴隶,或者我到暗城里面抓一些?”原战勾唇,目光阴冷。

    暗卜握拳,恨在眼中,“我可以提供生祭的奴隶,但我有一个条件,如果将来那位默大回来,我希望你们能帮我们激发出一名十级战士!”

    原战没有立刻答应,首先事情涉及到严默,他一点都不想自家祭司大人被胁迫着做事。其次,打开空间通道需要向暗神生祭一百二十八名战奴,哪怕这些战奴都是暗城人,可是就怕祖神会把这笔帐也算在默头顶上。

    原战不知道祖神以什么标准惩罚严默,但就以前的经验看来,极严。

    为了给严默尽量减少被惩罚的可能和次数,原战并不打算接受暗城的“好意”。

    “你要能量,对吗?”原战面对洞壁中的暗神问。

    暗神:“对。”

    “我有一个一定会让你满意的宝贝,不过我要你让暗城的人都出去。”

    “什么宝贝?”

    “怎么,你还怕我伤害你?放心,在你没有把我安全送到我的祭司身边之前,我不会对你做任何事情。”

    “伤害我?小子,我看得出来你的能量很雄厚,似乎和我这么多年的积累都差不多,但是你毕竟还是太嫩了,我想杀你并不难。”

    “哦?让暗城的人都出去。”

    暗神沉默片刻,也许它和暗卜等人交流了什么,暗卜只恨恨看了原战一眼,就挥手带着他的战士和守护山洞的高阶战士离开。

    “现在,你可以把东西拿出来了,如果东西不让我满意,我也许一下奈何不了你,但想要杀死你身边那个老头却很容易。至于那个小人面鸟,我会送他回他应该在的地方!”

    严默反手拿下/身后背的包裹,打开,露出里面一只古朴的木箱。

    再把木箱打开,一股磅礴的能量迅速溢满整个山洞空间。

    暗神明显激动了,“神血石?还是这么大的神血石?这是你从巫城得来的吧?”

    “没错。”

    “你要把神血石给我?好,别说三个人,就是三十个……”

    “想得美!”原战一口打断暗神美梦,“你有十一级了吧?想要神血吗?我能取出里面的神血,可以给你半滴,但先只给半滴的半滴,剩下的一半,等我以后带回我的祭司后再给你,我可以立魂誓。”

    “不行!太少!”

    原战啪地合上盖子,立刻转身,“九风,我们飞去西大陆,也不过多花十几二十天而已。”

    九风难得地配合:“桀——!”

    “等等!”

    原战转身,“你想抢夺?要不要试试?”

    明明是雕刻出来的黑影,却在墙中游走,对方似乎在进行激烈的心理挣扎,最终黑影停到了原位置,“你真的能完美地取出神血?”

    “如果我取不出来会跟你提这样的条件吗?”原战好笑。

    “你知道神血的用途?”

    “一点点。”

    暗神不信他只知道一点点,一个会取神血的人怎么可能只知道一点点?

    “你为什么会知道……”

    “暗神大人,我赶时间,你就说要不要进行这笔交易吧。”

    “你就不怕我动手脚?”

    “我说了,你可以试试。”

    暗神不敢试,如果没有那枚神血石,它倒是敢试一试,可是知道这名部落首领竟然带了目前已知的最大一枚神血石后,它可不想在对方察觉不对时吞噬神血石自爆,逼它跟着同归于尽,何况它还想得到剩下的那半滴的半滴纯净神血。

    “成交!我打开通道送你们,你先给我半滴的半滴,你立魂誓,现在就立。”

    “好。”原战很干脆地立了魂誓,随后花了点时间小心取出四分之一滴神血,悬浮着交给暗神。

    神血在洞壁暗影前消失。

    暗神像是放心了,“看到你们前面的祭台没有?把你说的那个祭司的毛发或血肉,最好是新鲜的,放在祭台上那个凹坑里。然后你们站到祭台前面来,手或者身体一部分碰到祭台。”

    原战和老人赫照做,变小的九风直接飞到了祭台上。其实原战并不想九风跟着去,但九风非要,而且他特别好奇空间通道这个神奇的存在。

    “你们三个最好靠紧一点,去!”暗神坏得很,竟非常突然地就打开了空间通道,把三个活物全部扔了进去。

    “桀——!”九风下意识抵抗那股吸力,被原战一把抓住,他另一只手也抓住了老人赫。

    天旋地转,身体似分裂又凝聚,这个过程在极端的时间内似乎反复了无数次。美丽至极的耀眼炫光从眼前闪过,强壮如原战也开始无法保持清醒,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抓着九风和老人赫。

    “砰!”三只生物被从空中抛出,狠狠摔到了地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