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34章 章回43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第一个清醒过来,身体一动就要跃起,可穿梭空间的后遗症让他踉跄了一下。

    扑哧!他好像踩到了什么。原战低头,脸色微变。

    老人赫身体最弱,趴在地上毫无反应。

    九风晕头晕脑的扑棱翅膀,东飞西撞,一头撞在原战坚实的后背上,“桀!”

    老人赫发出呻/吟,身体也开始挣动。

    九风身体下滑,又迅速扇动小翅膀飞到原战头顶上空,“桀!这是哪里?好多死两脚怪!”

    原战把赤脚从腐烂的尸体中拔/出,脚在地面蹭了蹭,又放了点水冲洗。同时拎起老人赫,把他放到离尸体较远的空地上。

    他们掉落的地方很不妙,地上比较凌乱地摆放着几十具尸体,男女老少都有,身上不见武器造成的伤痕,大多数尸体看起来都很削瘦,但绝不像饿死,倒像是……

    原战想起了在他小时候原际部落也发生过类似的大规模死亡事件,也是夏初,很多人生病,老人和孩子是最先倒下的,当时的老祭司秋实说这是神对他们的惩罚,因为他们春天捕猎了几头怀孕的母兽。

    现在想来这大概就是默对他说过的疫病?因为一些肉眼看不见的脏东西进入体内,人就生病了,而且这脏东西还会往其他健康的人身上跑。

    默说这些脏东西跟野兽一样,它们的目的也是生存和延续,而人类等生物就是它们的猎物和食物。

    不过这些死尸死亡的原因到底是不是疫病,还得确认。因为中毒、诅咒和一些可怕的巫术也能造成这种后果。

    “桀!有两脚怪来了!”九风看得远,提醒原战:“他们有武器!”

    “你也是两脚怪,没有手臂的两脚怪。”原战把绑在背上的墨杀移到腰间,又摸摸背后背着的木箱,确定了神血石还在。

    “桀!没有手臂算什么,我有翅膀!有翅膀!”

    “嗯,有翅膀的两脚怪。”

    九风不但没有生气,还很骄傲,桀桀怪笑,“我就是有翅膀的两脚怪,我能飞,你不能,桀桀!”

    “迟早的事。”原战对自己充满信心,同时转头打量四周环境。

    这像是一个平原地区,目光所及的远方有山,并不高,大多都是一些独立的小山包。

    近处,他们侧后方则有一座连绵的小山脉,山上看起来水木丰富,一条土路延伸入山中。而山前则是一马平川,山脚下有不少土坯房,再往远处看,能看到隐约的大型建筑群落。

    这就是西大陆吗?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不,似乎有什么不一样。原战深深吸了口气,排除尸堆那边传来的腐臭味,这里的空气让他觉得……有点干涩?不是干燥的干,而是像什么紧要东西不够一样,同时又似乎多了其他什么成分。

    原战试着催动地面冒出一根土刺,还好,他的主要能力貌似还能用,刚才使用水能力也没问题。

    老人赫也终于挣扎着爬起来,一起来就看到不远处有人群对他们挥舞着武器大声喝叫着什么,可那些人却没有一个靠近他们。

    “你们是谁?”

    “在那里干什么?”

    “你们从哪里来?”

    紧张的人群抓紧长矛对他们大吼,可惜原战三人没一个能听懂对方在说什么。

    “默要是在就好了。”原战拍拍赫的背,问他:“能走吗?”

    老人赫点头,“头还有点晕,但没事,能走。”

    “先离开这里。”原战可不想这个好不容易带过来的人还没有派上用场就莫名死掉。

    “九风,别乱来。”好歹是自己人,陌生地盘还是警告一下的好。

    “桀!”九风虽然还是幼鸟,但可警觉,不用原战吩咐,他就已经冲上了天空。

    原战带着老人赫走向人群。

    那些人看到两人过来,竟然开始后退,不过也没后退多少,其中有像是战士的人越众而出,对原战喊了什么。

    原战没听懂,脚步也没停下。

    那人大喝。

    “唰!”那群人把长矛全部对准了原战两人。

    这是不让他们过去的意思?可是他不过去要怎么问严默下落?那暗神可是说了,因为他提供的只是毛发,而且空间通道永远含有不确定性,距离越远,误差就越大,它可以把他们送到想找的人附近,但不一定就正好到那人身边。

    不过暗神也肯定,除非空间通道出问题,否则他们出去的地方不会离想找的人太远。

    那人高喊:“你们不要再过来了,再过来,我们就动手了!”

    没听懂的原战继续向前迈步。

    “你们!大伙儿准备好,我说投掷就投掷!绝对不能让他们过来!”

    原战距离那些人越来越近。

    那人看原战气势就不像普通人,这让他有点犹豫,可对方头上并没有角,不是有角族,而且对方只有两个人,考虑到这些人出现的突然,又是从尸堆里走出,为了剩下的村人,那人咬牙,挥手:“投矛!杀死他们!”

    几十根长矛一起飞向原战两人。

    原战咧嘴笑,真是很久没有受到这么初级的攻击了,还挺怀念的。

    另一头,严默戴着浸了药水的布巾,一脚踏进谷地。有什么从他脸上拂过,像是风,又不是。

    严默一时无法分辨,只好暂时不去管它。

    谷地比他想象的宽,正中间有一条蜿蜒的小溪,小溪两侧岸边零散地分布着一些混合着茅草的土坯屋,一些宽阔平坦的地方被开垦成了田地。

    谷地里面的温度要比外面高上一些,而且水汽也足,同样一股子不知积存了几天的尸体腐烂恶臭混合着屎尿等其他臭味也凝聚在空中没有散去。

    一些尸体就倒在小溪边,有的还直接半伏在溪水里。

    村中没有炊烟、没有人声、没有畜牲的叫声,连风的声音都没有。

    该感激这两天没有刮风吗?否则离谷地最近的洼地村恐怕都没有几个人能剩下来。

    后女村巫发出低哑的惊呼:“这是……都死光了?!”

    严默一路小心深进,“你去那边的茅屋,我去这边,看看屋里还有没有活人。”

    “好!”后女立刻跨越小溪去了另一边。

    严默先把泡在溪水里的尸体全部拖上岸,也不知这条溪水下游通向哪里,如果是那个湖泊,考虑到谷地村的人十有八/九会把屎尿脏水等也倒入这条溪水,那湖泊真的短时间内都不能再饮用。

    他可以提醒洼地村人,但那个湖泊貌似活水,它流经的地域该怎么办?一般像这种上游污染,在较短距离和较短时间范围内的下游领域都会比较倒霉。

    现在他只希望这个谷地的小溪上游情况能好点。

    “呵呵,死了好多人。”巫果大约知道他们已经换了环境,也不再沉默了。

    “嘟嘟怎么样?”一块小石头滚到他脚边,严默不在意地轻轻踢开。

    “他好得很。”

    “你为什么老是不让他出来和我说话?”严默真心无奈。

    “他的魂力太弱,支持不了多久。”巫果磨牙,“我到现在还困在你体内,还不是因为这小子!本来原战给我分了那么多神血石的能量已经足够我出来,如果不是怕我出来,这小子的灵魂就散了,我……”

    严默心脏一抽,真心实意、无比诚恳地道:“巫果,谢谢你。”

    巫果哼唧,“他和我一体两魂,我们是兄弟,我帮他……要你谢什么!”

    “你说得对。”严默笑了,笑得可温柔可温柔,“你们是兄弟,都是我的孩子。我很高兴、非常高兴嘟嘟能有你这么一个好哥哥。”

    “屁!”还没出世的小毛头害羞了,凶巴巴地骂。

    严默笑得眼睛弯起来,“巫果,告诉爸爸,有没有什么办法加强你弟弟的魂力?不管是什么,只要对你们有好处,我怎么也会想办法给你们弄来。”

    “那就赶紧找到之前我说的那个东西吧。”

    “好,我一定会加快速度,等把这里的疫病处理完,我们就去乌乾城。”严默做下决定,却不知他前往乌乾城的时间比他预想得要早得多。

    一个小时,足够他们把这个谷地村全都踏了一遍,后女过来和严默汇合,没说话就先摇头,“一个活人都没看到。”

    “我这边一样。”严默一顿,“你认识他们的村巫和村长吗?有他们的尸体吗?”

    “我这边没看到。您那边?”

    严默摇头,“我没看到打扮像村巫的人。”

    后女怀疑,“也许谷地村的人没死光,活着的人都跑进山里了。”

    严默顺着后女的目光抬头看向不大但恨茂密的山脉,这座山脉从远处看,很像是“)(”的形状,中间就是谷地,不过两头没有那么开阔的出口,只有不对称的曲折小道,溪水从西头流进,东头则流入地下。

    “那个西北边出口出去是哪里?”

    “前山村。”

    “山上是不是还有其他路?”

    “有。”

    严默在地上画出大致地形图,目前已知的:前山村大约位于右边括号的头部,而洼地老村则在右边括号的尾部略下方,新村则在左边括号的下方。

    画地形的时候,地面的土壤像是被风吹动一样,浮土飘浮,挡住了他刚刚画出的线条。这是?严默感到有点奇怪,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身边有什么一样。

    笑了笑,严默加深了线条痕迹。

    后女看他画出地形图,也蹲下,用树枝比划着告诉他:左边括号的上方平地和左边括号的山里、山脚都有村落;洼地村下方也有村落,不过比较远;乌乾城就在两个背靠背的括号山的正上方,也是正西方。

    严默正想说到前山村看看,后女村巫先一步叹息道:“前山村和我们关系不好,经常为了争夺右边山里的猎物打起来,山里界限很难划分,有时候他们说是追着野兽跑过界,我们也拿他们没办法。”

    “必须去一趟,包括这周围的其他村子都得走一趟。”原先他以为洼地村是病毒源头,但看谷地村死的更多,他也不敢确定了。

    后女村巫没有立刻回答。

    严默大略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你是不是觉得前山村和你们关系不好,就算死光了,和你们也没关系?甚至对你们还有好处?”

    后女尴尬,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严默理解他,作为一村村巫,考虑的自然是自己村落的利益,那些上城人士挑衅他的时候,他也巴不得那些人全部死光才好。

    “那是没有发现霍乱之前,霍乱一旦爆发,他们就在你们上游,又在你们前往乌乾城的道路前方,如果不了解他们的情况,不把他们的尸体处理掉,洼地村的人就真的只有全村迁徙这条路可走。”

    “这么严重?”后女吃惊。

    “相信我,绝对会比这个更严重。我想乌乾城到现在还没有出兵解决你们,不过是想等你们自然死光,然后他们只要来焚烧尸体就可以。但如果病毒往乌乾城传去,那位城主只要不蠢就绝不会再这样等待下去,他一定会主动来消灭病源。”

    “好,我跟您走一趟,不过我得先告诉您,前山村人比我们洼地村人凶悍得多,而且他们靠近乌乾城,无论人口和战士都比我们多。另外,如果让他们知道您是另一位神的神使,他们很可能会为了一点奖励向乌乾神殿出卖您。”

    严默皱眉,他不介意村人凶悍,但向乌乾城告密,这就有点麻烦了。或者隐瞒身份?

    “其他村落的人怎么样?有没有和你们亲近友好的?”

    后女一听严默似乎有动摇的意思,立刻振奋起来,“有,我们和火果村关系很好,我们的女人好多都嫁到他们村子里,他们村也一样。”

    “火果村?左边山丘里的村子?”

    “对。”

    “走,那我们先去那边看看。”

    后女也担心火果村,虽然上次他们派人去看,说是还没有什么人病死,但离上次探看已经有七八天,现在也不知怎样了。

    严默和后女转头,山谷里没有路可以爬上陡峭的山脉,只能从东头小路出去,再从外面绕道上山。

    “桀——!”

    严默惊讶地抬头,他刚才好像听到了九风的声音?

    天空中并没有庞大的鸟影出现,那声音也没有出现第二次。

    严默摇摇头,嗤笑。他才来第二天,就算九风进阶后一小时能飞上千公里,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横跨海洋追过来,而且还这么准确地飞到他附近。

    这才多久?他就因为想念出现了幻听吗?

    守护在山谷口等候的后狮三人看到严默两人出来,大喜。

    后狮迎上来大声问:“谷地村怎么样?死的人多吗?”

    “很多。后尚、后余,你们两个先回村报信,就说我和神使大人去火果村一趟,如果今晚赶不回来,让他们不要担心。”

    “是。”

    “后狮,你跟我们一起走,路上就靠你了。”虽然身边有一位更厉害的神使,但后女村巫仍旧下意识地依赖后狮这名战士。

    后狮拍胸脯,“有我在,你们不用怕,保管无事把你们送到火果村。”

    之后一路急赶,后狮手持长矛拍打草丛灌木走在最前面。

    后女村巫用草绳把裤脚扎紧,手里也拿了根长树枝探路。

    火果村和洼地村直径距离并不远,但因为山路难行,竟然花了比到谷地村更多的时间。

    严默一开始走路还小心看着脚下,可走了没一会儿,他忽然感觉到什么,那像是一种小心翼翼地试探,又像是看不见的精灵在调皮。

    “不一样的灵魂……”

    “不一样的人类……”

    “你能听见我们吗?”

    “你能看见我们吗?”

    “嘻嘻,来和我们玩吧。”

    “来吧来吧,来自另一片大陆上的人类,来和我们玩吧。”

    严默勾起唇角,他的脚刚刚落下,地面纠缠成一堆宛如陷阱的野草无声分开。

    “谢谢。”

    “呀!他听到了!他能听到我们!”

    及膝的野草如被大风吹拂一般,如浪翻滚,把消息传向更远的远方。

    严默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情,也许是想试验?他竟然用一根木刺刺破指尖,逼出一滴指尖血,向空中一甩。

    “哗——!”明明没有声音,可严默就是听到了类似欢呼的笑声。

    “这是一个好人!”

    “这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类,我喜欢他!”

    调皮的野草悄悄缠上严默的脚踝,又松开。

    丛中躲避的毒蛇探出脑袋,又被莫名的风吹得翻滚一圈。

    严默越走越轻松,大量的,与东大陆不太一样的能量向他身体涌来。

    这里的能量似乎更活泼,他们就像寂寞久了的小朋友,终于等到了能和他们一起玩耍的好朋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