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35章 章回43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一滴血就换来这里的“神灵”或者说元气之灵的友情与喜爱,严默觉得这笔买卖特别划算。

    连带走在前面的后狮与后女村巫也感觉到了这份不同。

    后狮回头:“大巫,您觉不觉得今天的山路特别好走?”

    后女没说话,却转头看向落在后面的严默。

    严默加快脚步,“要到了吗?”

    “就在前面,看见没有?”后狮伸手指向前方。

    严默没有看到房屋,却看到了一堵如同蜂巢一般、满是孔洞的岩石崖壁。

    还没有接近岩石崖壁,他们就被人发现了。

    “后女大巫!”村口看守的人看到后女竟非常惊喜似的,“您怎么来了?快!跟我来,我们大巫正要去找您呢!”

    “哦?岩真大巫找我什么事?”

    “您去了就知道。这位是?”村口看守的两名火果村民在看到严默第一眼就特别在意他,这个人一看就和附近的人不同。

    严默对两人微笑点头,他发现这里没有什么腐臭味传出,但两名村民脸上明显带着忧色和焦躁感。

    面对这张笑脸,两名村民紧张的神经莫名一松,下意识也回以笑容。

    “先带我去见你们大巫。”后女没有交代严默身份。

    冲着两村的友好关系,又是后女大巫和战士后狮亲自带来的人,两村民没有阻止严默跟着进村,他们对这名少年很有好感,第一感觉就觉得对方不像坏人。

    严默觉得很有意思,因为之前大股能量涌入体内,他一时消化不完,刚才就稍微使用了一点魂力,通过笑容和眼睛传达了友好的意思,而效果看起来似乎还不错?

    崖壁两边有阶梯可以攀上去,崖壁也像阶梯一样一层层后退,最下面的最宽,最上面的最窄。

    严默踏上崖壁就听到了属于病人的痛苦呻/吟声,也闻到了隐约的臭味。

    一村民带着他们直上顶层,顶层只有一个崖洞。

    “大巫,村长,后女大巫来了。”

    “什么?后女大巫来了,太好了,快进来!”里面传来迫切的喜悦声。

    洞内比较暗,几人走进去先适应了一下光线。

    严默双目视力有加成,一旦适应光线后就把崖洞内看得清清楚楚。

    这个崖洞较大,里面待了好多看似十岁以下的小孩子和怀孕的妇女,除此之外,还有几名看起来像是地位较高的男子。

    火果村的岩真村巫头上也插着羽毛,不过颜色是红色的。他手中还持着一根杖身为木、杖头为骨的拐杖。

    严默目光落在洞壁上悬挂的大排细长红色干果上,惊喜来得出乎意料,他昨晚刚发现土豆,今天就疑似发现了辣椒!

    怪不得叫火果村,对于不常吃的人,这种薄皮红辣椒吃到嘴里可不就是如火烧火燎一般的感觉?

    严默差点按捺不住心中喜悦,他算是无辣不欢的人,到了这个世界快九年,天天吃那些不带辣的饭菜,尤其是再也不用为饥饿担忧以后,对辣味那真是日日思、夜夜想,虽然麻椒、生姜、茱萸等佐料也带辣味,但辣椒的辣味是独一无二的,也是其他任何佐料都无法代替的!

    说来,无论是辣椒,还是麻椒、生姜和茱萸,都是比较常用的草药,尤其茱萸,它的叶子就可以治疗霍乱,可惜他身上茱萸叶不多,如果原战或者会控木的人在,还能催生一些。

    严默逼着自己把自己目光从墙上悬挂的干辣椒上扯回,看向里面的人。

    岩真村巫年龄比后女大,但貌似火果村村长的人却十分年轻,看样子才二十左右,严默怀疑他实际年龄可能更小。

    后狮看到那位年轻村长,惊诧地叫:“你怎么变成村长了?你父亲呢?”

    那年轻村长还没回答。

    “后女大巫,你怎么有空亲自过来?是不是你们村的病情解决了?您找到了什么有效的药草了吗?”岩真大巫一边问一边就从里面快步走了出来。

    那位年轻的村长带着痛苦悲伤的神色随后跟上。

    后女村巫蓦地想到了什么,“难道岩村长他?”

    岩真村巫哀叹点头,年轻村长的悲色更盛。

    后女村巫同样悲痛,可是也许这段时间死的人太多了,心脏早就痛得麻木,这时突然知道一个熟人就这么没了,那股伤痛还没升起就被其他更重要的事压下。

    后女嘴中念叨了几句,像是某种祭祀语,之后,他一振神色道:“岩真大巫,岩犀村长,先别难过,有件好事告诉你们。托祖先之灵的福,我村来了一位真正的神使,现在我们村病人的病情大多都控制住了,从昨天下午到今天上午,一个人都没死。”

    神使?岩真村巫目光转移到唯一的陌生人脸上。

    “太好了!你们有什么好办法治病?快点告诉我!”比起沉稳的村巫,那年轻村长激动得多,一下就冲了上来,抓住后女的手就喊:“阿妹病了,她还怀着孩子,后女大巫,求求您,帮帮我们!”

    “岩犀!”

    “后狮!”

    岩真和后女两位村巫的呵斥声同时响起。

    岩真村巫要上前要拉开岩犀,而后女呵斥后狮是因为他很粗鲁地推开了岩犀。

    严默暂时成了旁观者,有小孩子摇摇摆摆地晃到他面前,抬头好奇地看他。

    严默揉了揉小孩脑袋,随手从腰包里抓了两枚山楂塞给他。

    年轻的岩犀村长看到那小孩,顾不得和后狮杠上,连忙冲过来一把把他抱起,焦急地斥道:“阿弟,你干什么呢?不是让你待在后面不要出来的吗?”

    小孩瘪嘴,小小的手掌抬起,把手里的红果子举给他看,“看,哥哥,给的。”

    岩犀这才正眼看向严默,“这位小兄弟,你是?”

    后女村巫跨前一步,“这位就是我说的神使大人。”

    岩犀,岩真村巫:“……”

    严默有点想笑,别看这世界的人极为迷信,但是突然冒出来一个少年被称为神使,换了他,大概就算不表面讽刺,心里也会腹诽几句。岩犀和岩真村巫的态度已经算不错了,至少没当面嗤笑出来。

    岩真村巫脸色怪异地跟后女村巫确认:“这位是神使?磐阿神的神使?无角族?”

    这语气就像他看到一只猿猴对人类说它是神之子一样。

    后女村巫示意岩真村巫跟他到一边说话,两人一阵低语。

    严默施展魂力,全程听得一清二楚。

    那岩犀村长还在打量他,甚至还问了后狮一句:“这小孩真的是神使?”

    后狮虽然也半信半疑,但严默从昨天到现在做的每一件事,他几乎都看在眼里,他不知道这少年是不是神使,但他知道这个人不一样!

    “我们总不会带一个骗子来骗你们吧?你说阿妹也生病了?”后狮似乎跟岩犀很熟,语气很随意。

    岩犀焦虑地点头。

    “出现症状几天了?”

    “两天。”岩犀说完抬头,才发现问话的人是严默。

    “带我去看看她,她不在这里吧?”严默只用目光溜了一圈,就大致可以确定这里的人基本都还健康。

    “她在第三层,这两天刚得病的都在那里。”岩犀语气很痛苦,他是村长,可是他的妻子生病了,也得和其他病人一样被隔离,他连去看她都被禁止。

    “走吧。”严默。

    “等等!”岩真村巫。

    “岩真村巫,请你相信我,他真的能够救助那些生病的人。”后女。

    前山村。

    “伟大的神战士!求求您救救我们的族人吧!”

    前山村村长和村巫带头,还活着的村民全部都对原战跪下。

    原战赤脚站立,稳如磐石,手按腰间墨杀,杀气漫漫,虽没有戴王冠,身后也没有属下为他摇旗呐喊,可属于王者的威威气象已经具成。

    对于村民的恳求,原大首领只挑挑眉:这些西大陆土著在说什么?

    老人赫猜测:“首领,我觉得他们可能害怕您杀了他们。”

    原战不去管那些对他苦苦哀求的村民们,转而对赫道:“我给你一根祭司大人的头发,你帮我看看他现在在干什么,最好能看清他周围的环境。”

    老人赫垂首:“是。”

    原战挥手弄来一堆干木头,手指一弹,干木柴不点自燃,火光熊熊燃起。

    前山村村民:……众祖先在上!他们这是亲眼看到神降临了吗?

    其实之前原战用小小的土球把几十根木矛全部击成粉碎,又把他们全部埋进土里半截,等他们惧怕得不住惨叫,又很随意地把他们从坑里扔出来后,他们就怀疑这人是神灵降世了。

    有角族的神殿大人们曾说过伟大的唯一神磐阿神身边有十二名至高神战士,每一名至高神战士又率领了无数神战士,而有角族的祖先就是一位至高神战士的血脉。

    这些神战士无一例外全都具有像神一样的能力,他们有的可以操控风,有的可以操控植物,有的可以……总之,他们有着磐阿神赐予的各种能力。

    而至高神战士当然更厉害,磐阿神还让他们轮流司职守护这个世界,每年一位,冬春交替之日更换。

    像面前高大男子一样身具多种能力的,在前山村人看来,肯定是至高神战士无疑。对了,今年是哪位至高神战士负责守护世间?

    前山村巫悄悄念出这位至高神战士的名字:“戈撒。”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至高神战士会降临世间,但也许就是他们大巫的祈祷有用了呢?或者是神殿的神侍们收了他们的供奉,请来了真神?

    前山村的村巫和村长看到那瘦小的老人盘坐在火堆边,双眼突然变得漆黑,更是坚信这两人不凡。

    “戈撒大人!神战士大人!救救我们吧!求求您,救救我们的族人吧!”前山村民砰砰磕头,脑袋磕破了都没起来。

    可惜原战根本听不懂这些人在说什么,他急着想要找到严默,看这些人跟磕头虫似的,当即不耐烦地喝道:“够了,我不会杀你们,别磕了!”

    前山村民同样听不懂原战的话,但他们能看出来神战士在发火,这下他们磕头磕得更凶。

    前山村民不是没有血性,也不是喜欢磕头,可前面的经历让他们知道,他们全村加在一起的武力都不一定能抵得过人家一根小手指,在实力相差如此悬殊、又是全村被可怕的怪病侵袭之时,他们虽然深深惧怕原战,但又不由自主地把希望寄托到了这名具有神一样能力的强者身上。

    如果让严默看到这一幕情景,他肯定会很无语。他那一头辛辛苦苦救人还被人怀疑和拒绝,原战根本不会医术,却被人苦求着让他救人,稍微瞪个眼都能把人吓个半死。

    这待遇差也太大了吧?

    不过这对好歹朝夕相处那么多年,不说心有灵犀,至少这几年在遇事时的处理手法越来越像。

    严默见岩真村巫顾虑重重,懒得再跟他和颜悦色地浪费口水,直接祭出了大招!

    微笑,魂力增加,精神诱惑3。

    “信我。”

    岩真村巫看着少年的眼神渐渐改变,“众祖先之灵啊,希望我没有做错。这位神使大人,请跟我来。”

    老人赫此时也在火光中看到了他想看到的场景。

    “山洞,大人,小孩,红色的干果……”

    “祭司大人身边有两个头插羽毛的人,一根黑色,一根红色,还有两个穿着皮裙的年轻人。”

    “外面很亮,有树……”

    老人赫深吸气,眼眸恢复正常,“首领,我只看到这么多。”

    “足够了!”原战大步上前,一把抓出唯一一个头插羽毛的半老男子。

    前山村巫吓得叫声卡在喉咙口。

    原战把他扔在地上,手指他的头顶,“我要找两个和你一样头上插有羽毛的人,分别是红色和黑色,你知道他们吗?”

    前山村巫:神啊,您在说什么?

    原战头疼,以往有严默在身边,他都没意识到“双向沟通”这个技能有多重要和难得。如今严默一不在,顿时,他就知道这个能力有多么不可或缺了。

    等回去他就同意严默提议的多激发几个盐山族血脉的事,说不定就有人觉醒了沟通技能呢?哪怕只是像默说的单纯增加语言天赋也好。

    原战伸手直接拔下对方头上插着的羽毛。

    这一动作让前山村人又惊又怒,可他们看自家村巫大人并没有表示出反抗的意思,也都沉默了。

    原战根本不知道这根灰色羽毛对于本地的大巫们来说有什么意义,他在周围找了半天,总算找到一朵红色的野花和一块黑漆漆的石头,指了指红花和黑石,再指羽毛,“见过这两种颜色的羽毛吗?”

    前山村巫不是不怒,但那也要看愤怒的对象。他心中已经认定原战就是至高神战士,自然没把对方的动作当作侮辱,他觉得这位神战士是在向他传达什么。

    不过红花和黑石?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神战士大人一直指着他的巫羽?

    原战看该男子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又拿起红花放在灰色羽毛上,“红色的羽毛,见过吗?”

    前山村巫脑中一亮,试探地问:“您是问我其他村巫在哪里吗?红色……红色羽毛,黑色……黑色羽毛?”

    前山村巫越想越觉得对,兴奋道:“大人,您是在找火果村村巫和洼地村村巫吗?”

    原战看他表情,觉得有谱,抓着羽毛晃了晃,“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你认识插有黑色羽毛和红色羽毛的人?快,带我去找他们!”

    前山村巫狂点头,心想不管对不对,把这位带过去就知道。兴许这位神战士就是被磐阿神派来解决几个村落的怪病的呢,否则怎么这么巧,找的就是他们几村的村巫?

    原战让前山村巫带着去找人时,对天空吹了声呼哨。

    没有熟悉的叫声传回,那只小肥鸟已经不知飞哪儿去了。

    不过原战并不担心九风,一来九风本身很强大,二来对方眼力好、嗅觉也好,不怕找不到他们,三来如果他能找到严默,默的那只号角也能和九风联系上。

    那九风大爷现在在干什么呢?

    这位鸟大爷在天空盘旋了两圈,没看到他家小两脚怪的身影,就往远处那座最显眼的城池飞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