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36章 章回43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火果村的情况比洼地村要好一点,其村巫还把病人按照轻重分别安排在崖壁洞穴的第一层到第三层,第四层没有住人,第五层住的是健康的青壮和老人,年幼的孩子和怀孕的女人则被安排在最高层。

    严默忙碌了一个傍晚,当天晚上就在火果村歇下。

    “我带的药物不够。”谁会想到一到这里就碰上霍乱流行?“神助自救者,药材这些东西必须在当地想办法。”

    “这是我急需的几样药材,你们有没有见过?”严默取出他平时无事时做记录的草药本子,从中翻出他需要的几样药材图画,指给两名村巫看。

    栩栩如生的写实画工没有让两名村巫惊讶,他们心中认定这是神力,以为严默把这些药草的灵魂拘禁了。

    让他们惊讶的是严默拿出来的本子和笔,这很像是有角族大人们使用的巫纸和巫笔,不过巫纸和巫笔很宝贵,就是普通的有角族也使用不起。

    后女和岩真仔细看了药草图,彼此对看后一起摇头,“大人,这些药草我们没有见过。不过您放心,我们会让人明天就出去找。”

    “没有目的的乱找太费时间。”严默看了三座村落,全都发病,那么附近的其他村落想要躲过这场灾难想来也很难。他不可能只管洼地村和火果村,而且如果能找到药材,这也是他大量减少人渣值的好机会。

    可惜原战不在他身边,而他的控木能力无法让植物生长,只能让自己的身体不断长出木刺做武器,另外就算有能催生植物的人在身边,有些治疗霍乱效果很好的药草他手上也没货。

    后女村巫看着火堆,思考再三抬头道:“大人,也许乌乾城会有这些草药,有角族的大人们擅长炼制骨器,而炼制骨器也需要大量药草,我以前去过乌乾城,看到好几家药草店。他们卖的药草不仅是我们附近有的,就是王城那边生长的药草也有。”

    严默眼睛一亮,他怎么就忘了这点?虽然他没有打算这么早就和有角族碰面,但该来的总是要来。

    岩真村巫看严默心动,迟疑道:“可是我们去往乌乾城的道路已经被封闭,道口都有人看守,包括小路也是。我们也曾派人向乌乾城求救,可是在道口就全部被赶回来了,这两天派去的人甚至无法接近道口就被弓箭逼了回来,那边的看守还喊话说如果我们敢再靠近就杀死我们!”

    “这不是问题。已经成形的道路被封了,那么山道、野道呢?”

    后狮一拍胸膛,“我来带路,我知道不止一条道可以接近乌乾城。”

    后女村巫欲言又止。

    严默想起一个重要问题:“在乌乾城买草药等,需要用什么交换?”

    后狮理所当然道:“当然是骨币。”

    “你有骨币吗?拿给我看看?”

    掏出骨币的是岩真村巫,别看他们知道骨币,可平时用到骨币的时候极少,也就一些去乌乾城做活做奴的人会拿回一些骨币,平时他们无论是交供奉还是彼此交易都是以物易物的多。

    严默接过骨币,只见这里的骨币已经具有古代钱币的一些普遍特征:圆形,直径约1.5厘米,分正反面。正面是一只独角,周边有花纹。反面是炼骨族文字,表示一骨。

    岩真村巫解释:“骨币一共分六个等级,骨粒、一骨、五骨、十骨、五十骨和百骨。但我们平时都用不到骨币,就算用,大多数也是用骨粒。”

    “骨粒?”

    岩真村巫拿过一个小皮囊,倒出里面的骨粒给严默看,“这就是骨粒,比一骨小,一百个骨粒换一骨币。”

    骨粒真的很小,一粒粒就比黄豆大一圈,纯黑色。

    而岩真村巫私人拥有的所有骨币和骨粒加起来还不到一百五十骨币,就这样,岩真村巫也是全村最富有的人,甚至比后女村巫也富有。

    同一时间,原战在前山村巫的带领下已经赶到洼地村,但是情况却不是特别顺利。

    洼地村人看到前山村人出现,以为他们来抢夺财物和食物,全都戒备了起来,那个胆小的村长后良田鼓起勇气带领村中青壮拦住原战等人。

    “你们想来干什么?”后良田色厉内荏地呼喝。

    “你们村巫呢?赶紧叫他出来!”前山村巫绕过原战,对后良田昂首喊。

    “你找我们大巫什么事?”后良田和洼地村人也注意到了气势不凡的原战,但完全没想到这人会和之前的神使有关系。

    “好事!快点,别让大人等!”前山村巫本来就认为前山村比洼地村强大,此时又有原战当靠山,说话一点都不客气,还有点盛气凌人。

    “哪个大人?”

    “后良田!你哪有这么多废话,快点叫你们后女大巫出来!”

    前山村巫越是这样嚣张,洼地村人也就越反感和紧张,偏偏村里最能打的后狮和村巫后女都不在,后良田只能虚张声势地吼:“你们前山村的违背约定,竟然带这么多人晚上越过地界,你们是想和我们洼地村开战吗?”

    前山村人和洼地村人的争执听在原战耳朵里就跟两群野鸟在叫一样吵闹,听得他一阵心烦。

    “闭嘴!”

    含怒的暴吼宛如低沉的雷声,两村人就算听不懂也都被吓得闭上嘴巴,全都看向原战。

    原战伸手一指地面,就见平坦的地面突然隆起。

    两村人发出惊叫,因为那隆起就像一个人正挣扎着要从地底冒出。

    头颅、上肢、下肢都出现了,只是五官还没有明显化。

    原战原本并不擅长画画,但多年建筑工做下来,偶尔还要跟着严默画画图纸什么的,严默的模样又已刻画在他心头,现在想要弄出一座严默的土像并不难。

    之前刚到这里,前山村人又出现得太突然,他都把这个技能给忘了,比手划脚半天才勉强沟通,还好现在想了起来。

    土像的五官逐渐清晰。

    前山村人没见过严默,只看着那变得越来越像人的土像感到惊奇和害怕。

    但洼地村人就不一样了,有不少人指着土像就叫起来,“那不是神使大人吗?”

    原战一直在注意观察洼地村人,一看他们的神情,当即大喜,这些人肯定见过严默!

    “他在哪里?”原战指着土像问洼地村人。

    洼地村人猜出原战很可能在寻找神使大人,但他们不明原战底细,根本不敢回答。

    原战眼看跟这些人没办法沟通,急了,立刻气沉丹田,仰头对周围大吼:“严默——!”

    把骨币还给岩真村巫的严默蓦地抬起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就在刚才,他好像听到原战在喊他?不是耳朵里真的听到,而像是灵魂的撞击,就好像原战就在附近用魂力呼唤他一般。

    真是奇怪,他今天怎么幻听得这么厉害?先是以为听见了九风的叫声,现在连原战的叫声都感觉到了,难道穿越空间通道会有什么后遗症吗?

    严默好笑地摇摇头,可心中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骚动让他坐不住了。

    “大人?”后女奇怪地看他,严默突然站了起来。

    “我出去走走,就在附近。”严默走出崖壁洞穴,想了想,从腰包里掏出号角,不管是不是幻觉,吹吹看呗,就当是思念故乡了。

    严默特地登上洞穴崖壁的最高处。

    “呜——”

    悠长、古朴、高亢的号角声响起,越过山林,越过溪流,一直传扬到远方。

    火果村民和住在左右两座括号山上的山里村民都听到了这声号角声,不少人爬了起来,想要听听这奇怪的声音来自何方。

    “呜——,呜,呜,呜——”

    两长两短一长,这是呼唤族人和队友向自己靠拢的呼声。

    这里基本算是开阔地,严默又站在附近山丘的最高处,号角声没有阻挡,就这么顺着风传出很远很远。

    “默?!”原战兴奋大叫。他本来都要出手逼问洼地村人严默下落,可就在他要动手之际,号角声传了过来。

    他侧耳细听,以判断号角声包含的讯息和传来的距离有多远。

    最后一声长音响起,原战已经大笑着从原地风一般地消失。

    老人赫被留了下来,他很镇定也不是很在意地对两村人笑笑,走到一边,找了块平整的石头坐下,他年纪大了,刚被空间通道折腾过,又刚刚使用过能力,现在只想躺下来好好休息。

    崖壁顶上,严默收起号角。

    爬上来的后狮好奇地问他:“神使大人,你在干什么?”

    严默神秘一笑,“我在召唤我的同伴。”

    同样跟过来的后女和岩真等人面面相觑,后女小心翼翼地问:“大人,您是在呼唤其他神灵来帮助我们吗?”

    严默笑,“是啊,但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听到,如果……”

    “默——!严默!”

    严默惊喜过头,猛地转身,望向东方。

    “呼啦啦!”大群飞鸟冲上夜空,异样的鸟叫声和奇异的吼叫引来不少人探头向外看,也有人不明所以吓得瑟瑟发抖。

    原战飞速在山林间穿行,不知惊起了多少倒霉的鸟兽。

    严默脸上绽开不可思议的笑容,掏出号角立刻又吹出一声告知对方他的正确方位。

    片刻后,火果村人和后女后狮等人就看到了一名身材高大、肌肉虬结,伟岸如远古战神的男人在黑夜中突然降临。

    那名男子从山林中奔出,几个跳跃,就如履平地般,从地面直接跳上崖壁最高处。

    后女和岩真村巫等人全都张大了嘴巴:……神使大人竟然真的把他的伙伴召唤来了!这位看着就特能打,是传说中的神战士吗?

    “默。”高大的男人紧紧盯着面前的少年,眼睛亮得如有火焰在燃烧。

    “阿战。”严默回望呢喃。

    两人对看,慢慢地都露出了笑容。

    “终于找到你了!”原战大步上前,一把拥住少年。

    严默心情怪异,他们两人分开明明才只有两天多,可原战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分开了好多年。

    “你来得真快。”严默由衷感叹。

    原战收紧臂膀,什么话都没说。

    严默被他勒得有点疼,却并没有挣扎。

    他的心忽然就安定了,而在原战出现之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这么想念这个牲口一般的混蛋。

    这可是从一个大陆跨越到另一个大陆,他不知道原战是用了什么方法和代价这么快就找到他,但他知道肯定不容易。

    他过去从没有想过会有一个人这么在乎他,几乎是他到哪里,这人就追到哪里。

    他以为对方权力欲/望很重,他以为对方成了十级战士以后会有更多想法,可是当他消失,这个人就这么丢下九原、丢下他唾手可得的更多的一切,就这么追来了。

    “你知道我不会死。”至少在指南达到它的目的前。

    原战的回答是张嘴啃咬他的耳朵。

    “我无法忍受你不在我身边,一天都不能忍!”男人含糊地说。

    “你怎么来的?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严默被他咬得双腿有点发软,他有点迷糊地想:唉,他怎么也好想紧紧拥抱住这只牲口,然后狠狠地咬他?

    而他不知道,在他不自知地时候,他的手臂已经反抱住男人。

    男人毫无隐瞒,在他耳边把他失踪后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了他。

    两人靠在一起头抵头地窃窃私语,彻底遗忘了周围还有其他人。

    被遗忘的岩真村巫挥手小声让村长等看热闹的人离开,后女村巫也扯着后狮把他硬拖了下去。

    今晚无月,星星却很明亮。

    “这里的人果然得了疫病?”原战没再紧紧抱住严默,却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嗯,很严重,夏季炎热又多雨,得赶紧解决,否则这病一旦传开来,死得更多。”严默也反捏了捏他。

    “对你有没有影响?”

    “如果身体强壮的人会有一定抵抗力,对了,这是预防的药,你先吃了。”严默不敢赌神血战士是否免疫。

    原战接过药丸往嘴里一丢,那么苦的药,他竟然还咀嚼了两下。

    “你来的正好,有些药草已经不够,需要你帮我催生一些,另外,我们还得去一趟乌乾城,看他们的草药店有没有什么对症的药草卖。对了,你说九风跟你一起来了,他在哪儿呢?”

    “应该飞远了,否则他听到你的号角声一定会飞过来。你对这里情况了解得怎么样?那个乌乾城又是怎么回事?”

    严默把自己目前了解的事分享给原战。

    原战沉吟:“看来炼骨族在这里势力很大。”

    严默点头,“我甚至怀疑他们已经统治了这片土地,至少也占领了一定地盘。”

    原战摸下巴,坏主意一个接一个往外冒,“既然来了,总不能治好一部分当地人就这么飞回去。那炼骨族既然能跑去我们东大陆掀起战争,你说我们如果在他老巢这边大闹一番?”

    “你不担心九原?”

    “有什么好担心的?祭司有咒巫和拉莫聆,十级战士也有两个,狰和深谷他们这几年也都成长起来,乌宸作为管理者也一天比一天更像回事,就是沙狼、小黑他们也都能独当一面,九原不可能只有一座城,我们不在,正好锻炼一下他们的处事能力,将来也好把他们派出去扩大九原领地。”

    “我担心炼骨族会先找我们九原麻烦。”

    原战摇头,“从距离来说不太可能,我们九原深在内陆,他们才刚刚上岸,光是要打下和稳固已经打下的沿海地盘就要耗费大量精力,否则他们不会花那么长时间在各城各势力中埋下那么多骨奴。九原就占有那么一点地盘,就算九大上城某些人想要报复九原,放炼骨族人直入腹地,那也不值得,最后倒霉的还是他们自己,只要那些势力的统治者还有点脑子就干不出这种事。”

    “我就怕个别厉害的先到九原捣乱。”

    “那我们九原也有人手对付他们啊。”原战瞥自家祭司大人,笑。

    “笑什么你?古古怪怪的。”

    原战笑得更厉害,“你不觉得我们两个人的态度反过来了吗?以前你可不会这么在乎九原。”

    严默:“……”

    “因为在乎,所以担心?就跟我明知道你不会出事也会急得要死。”

    严默翻白眼,“你什么时候嘴皮子这么溜了?”妈蛋,原始人也会说起情话来了!

    原战低头蹭他额头,笑得胸膛震动,“我很高兴,真的,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

    “你就这么高兴我在乎九原?”严默无奈。

    原战撅嘴亲他一下,“不,我高兴你也这么在乎我,刚才你抱我抱得好紧,你眼睛还湿了。”

    “屁!”

    “别不承认了,你刚才看到我明明就激动得哭了。”

    严默骂了一句脏话,纵身往下一跃——手被拉住。

    “要死一起死。”原战大笑,单手揽住他,一起跳了下去。

    半空中的严默:“……神经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