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37章 章回43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有原战在,都不需要后狮带路,只要照着乌乾城池方向前进就行,但他们两个都对本地不熟,进入乌乾城还是需要一个本地向导,后狮和后女就这么跟着来了。m. 乐文移动网

    后女主要是不放心后狮,怕他惹事,这才跟来。

    来之前,他们又回了洼地村一趟,同时见了前山村巫,前山病人也一样多,有原战帮助催生药物,严默临时又炼制了一批药丸。

    老人赫没有跟着去,他要留下帮助催发药性。

    原战在催生药草时也没有特别避着人眼,三村村巫和部分村民看到满地药草就这么从无到有、从发芽到开花结果,当时就对着原战和严默跪了下来。

    三位村巫还为了严默两人在哪里留宿差点打起来。

    后女和岩真村巫对前山村巫没有好感,略一交谈后发现其不知道严默两人真实身份,只是猜测,便一起隐瞒了他。

    而严默也没有特意在前山村巫面前表示出自己神使的身份,有后女和岩真村巫为他做担书,又有已经救治的病人证明他的能力,他已经用不着用身份震慑别人。

    次日天亮,四人选择了最近的道路向乌乾城进发。

    多话的后狮似乎相当害怕原战,只闷头带路,多一句废话都没有。

    原战远远发现看守道路者,直接带三人从地底穿过。后女和后狮走在地底下,如果不是还有点胆识,恐怕连腿都软了,但他们还是吓得不轻,严默怕他们拖后腿随口安慰了他们一句,惹得后女和后狮越发觉得他仁慈善良,言语和态度之间对他也就越发尊重。

    从地底下出来就能看见乌乾城了,他们略微偏离了主路,现正站在茂盛的野草丛中。

    严默瞅瞅自己的衣服,再看看后女和后狮的,这两人为了进城都换了一身衣服,后女村巫的最好,但也是一身典型的麻袋装,只头发上插着黑色羽毛、胸前挂着骨质项链表明他的身份较高。

    后狮就简单多了,连草鞋都没有一双,他们针线用的差,肩头部分没有缝合,而是把前后两块麻布用粗麻绳系在一起,腰间再系一条草绳。

    “我们不能这样进去,得换身衣服。”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是用鲛纱所做,一看就与普通布料不同,后女村巫等人因为见识少看不出区别,但乌乾城中的有角族就难说了。

    原战伸手,严默从腰包里掏出麻布衣递给他。原战很快就换好,把原来的衣服交给严默收起,但等严默要换衣服时,这人却特地弄出一个一个人高的更衣室,把他家祭司大人的身体遮挡得严严实实。

    后女和后狮看那四面围墙平地而起,看得眼珠子掉到地上又赶紧捡起来。他们已经坚信原战就是传说中的神战士,而原战对严默的维护态度,也让他们更加相信严默的神使身份,甚至认定他就是神子——神子降临人间,能力大多被封,但神终究不放心自己的儿子,所以派了神战士保护他。看,多合理的推论!

    严默已经习惯这种待遇,在更衣室里把麻布衣换上,想了想,保留了胸前挂的骨器,再在腰间插了一把三级骨匕,其他显眼的东西都收了起来,鞋子也换成了草鞋。

    “走吧。”更衣室消失,四人再次向乌乾城迈进。

    原战走在草丛中感到了一点异样,他并没有使用驱使植物的能力,可这里的草丛竟然主动分开,草丛里隐藏的蛇虫等也纷纷主动走避,这是怎么回事?

    严默走得很轻松,偶尔有小草小花会靠过来跟他黏糊一下,他也顺手摸摸,用魂力传达自己的善意。

    走了一会儿,他似乎感觉到这里的植物似乎在渴望什么,而他的身体中就含有这种能量,但他可没兴趣走到哪里就送出一滴血,这样他有再多的血也不够送。

    “笨!根本不用送你的血肉给他们,太浪费了!”巫果冒出来不爽地道,这小子才是最护食的,他视严默为母体,除了嘟嘟,他一点都不想严默把养分再送给其他生物。

    “哦?你知道他们需要什么?”

    “这里的元气和东大陆的不一样,这也是这里的人神血能力不容易激发的原因,但他们的身体大多会很强壮,如果修炼你那个普通战士训练法,会很快成为强大的战士,而你的那种普通战士训练法可以让他们使用这里的元气,不但可以收入身体锻炼己身,还可以外放。”

    “气功?”

    “不懂。”

    “你懂得已经很多了,你怎么能知道这么多?”严默感叹。

    巫果骄傲道:“这是我的本能!”所以我一见到你,就知道你对我很重要,任是什么养料都不如你,桀桀!

    “你说他们神血能力不容易激发,但也不是完全不能激发,对吗?”

    “嗯,他们的村巫就有通过献祭、激发后代传承者的方法,但有限制,而且还必须有前代村巫献祭自己才行。”

    原战加快一步,抓住严默的肩膀,“你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跟你大儿子说话呢。”严默随口道。

    原战勾唇。

    严默又问巫果:“如果我想给予这里的灵一些礼物,该怎么做?”

    “你不需要讨好他们!有我在,植物根本不会伤害你。”

    “那是两码事。”他只是想做事方便,“快说,他们想要什么,我要怎么给才不会太损伤自己?”

    “不,你根本不明白,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你的身体、你的存在本身就已经造成了改变,在你来之前,这里的灵可没有这么活泼,否则这里早就冒出一堆神血战士了。”

    严默吃惊,“我的身体有这么厉害?”

    “当然,你的身体本来就很特殊,再加上九风喂你吃的那些东西,老萨玛种入你体内的返魂树幼苗,还有我,还有你学会的祭祀之舞,你的身体早就跟别人不一样了。你以为谁都能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融合?又谁都能孕育生命之子吗?”

    严默:“……”

    巫果不高兴,嘟嘟囔囔,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你唱歌吧,祭祀之歌,你的声音可以传达你的能量,这足够激活这里的元气,让它们更容易被这里的灵吸收。”

    严默先抓住重点:“元气?这和各种元素的能量之灵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你吸收的就是元气,而不是什么元素之灵的能量。元气是所有能量的源头、总和,它看不见摸不着,但无处不存在。”

    巫果似乎也很苦恼要怎么说明元气,吭哧了半天才勉强解释道:“元气包含了很多种能量,东大陆的元气和西大陆的就有点不一样。东大陆的元气很活,各种元素之灵可以得到饱足的能量,所以这些能量也就特别容易被生物吸取和感应到。但西大陆的元气中还含有一种能量,这种能量和元素之灵的能量差不多多,它们互相胶着,各种元素之灵和另外的能量彼此想要从元气那里获得能量就很吃力,因为有阻碍在。”

    严默听完的感觉就是:这里的元气像是一大盆干硬黏合的奶粉,而他要做的就是粉碎它、稀释它,再做好分类,好让小孩子们根据自己的需要方便吸收。

    “我什么元气都能吸收?不管它包含了什么能量?”

    “当然。”

    “而我也能分开元气中的各种成分?”

    “只要你愿意。”巫果忍不住道:“当你想要对那些元素之灵表达好感的时候,只要你说出来,你是言灵族,加上你本身变异的魂力加成,你的语言就会产生能量,它会把这里的元气成分分开,好让那些灵吸收。你那滴血根本就是浪费!白便宜它们了!”

    严默彻底明白了,“所以你让我唱歌……但什么是祭祀之歌?你会吗?”

    “不会!”巫果干脆地甩出两个子,又道:“这是祭司的本能,当你使出祭祀之力时,你就会知道要唱什么。”

    好吧,也就是说他到这个世界除了给人看病疗伤,还得唱歌跳舞娱乐众神众灵,很好,真是太好了!

    在别人眼里,严默一直都在沉默赶路。

    只有原战知道严默在分心和他们大儿子说话。

    “你脸色不太好,怎么了?巫果说什么了吗?”两人说的是九原语,也不怕后女和后狮偷听了去。

    “没什么,他只是告诉我,我身为善言族血脉却遗忘了自己最重要的能力。”严默头疼,他所有能力全都靠自己摸索着来,有了咒巫教导才好一点,可他平时还得帮助原战和其他能力战士开发和设计他们的能力应用,倒真把自己给忽略了。

    “咒巫说的言灵巫术?像拉莫聆那样的言语诅咒?”

    “不,和拉莫聆的能力有点不一样。”严默想要张口解释自己的能力,却突然骇然,如果他说的话都能成为力量,那这个能力该有多可怕?

    再仔细回想,他前面在一些话语中使用魂力,岂不就是言灵术的一种?

    他以为自己曾经学会的催眠到这里后变得更好用了,却不知道他早就开始使用自己的能力,从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起!现在想想,当初原战会那么轻易地同意带他一个看起来将死的人回去,还让他做自己奴隶,恐怕跟他的语言力量也有一定关系。

    有时候人的心理就是那么微妙,买和不买,杀和不杀,只要稍有一点干扰,就很可能会变成完全不同的另一种结局。

    严默目光复杂地抬头看了看原战,带了一点点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背。

    原战:嘛意思?

    严默张了张嘴又闭上,现在不是唱祭祀之歌的时候,他也没心情了。

    “乌乾城就快到了,就目前我们看到的人类和生物而言,他们除了村巫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能力,倒是他们的磐阿神传说中有所谓的至高神战士和普通神战士。”

    严默拍拍身上的草屑,这些野草太调皮,一路上都让他走得很舒坦,偏偏在最后要用草屑喷他一下。

    原战听他如此生硬地转移话题,只是笑笑,伸手从少年头发上取下一朵小野花,随手插到自己腰带上,“炼骨族人有神血战士吗?”

    “不清楚。但据我所知,他们魂力强大、**强大、善于使用骨器,对排兵布阵也比我们熟练得多。而他们手上只要有强大的骨器,那就跟神血战士没什么区别,甚至他们人人都能凭借骨器具有神血战士相当的战斗力。”

    “也就是他们每一个人都不能小看。”

    “对。”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乌乾城门口。

    后女村巫叫住严默,犹豫道:“大人,等会儿请不要说出您的神使身份,我怕……”

    “我明白。如果别人问起来,你就说我是从远方来的大巫,看到你们村里有人生病就暂时留了下来,而战则是我的守护战士。”

    “是,大人。”后女对后狮示意。

    后狮意会,接过骨币袋去排队进城。

    严默打量乌乾城池,这座城不是单独一座城堡的构造,而是由四座城堡连接构成,占地相当广阔,分上下层,周围一圈高大的石墙,即是城墙也是城堡的外围墙壁。

    这座城池没有护城河,但西南边有湖泊,据后女介绍,那乌乾湖也是乌乾城的主要用水地之一。

    排队的人不多,大多数都是像后女和后狮这样穿着打扮的无角人。

    “有角人走的是另一个门,他们不跟我们走一起。”后女村巫小声跟他解说。

    “今天进城的人真少。”后狮奇怪地咕哝了一句。

    后女也道:“我们出发得早,按理说所这时候应该是城门口最热闹的时候,附近的有角人和无角人都会赶在早上进城办事或者找活做。”

    “也许霍乱已经传染开了。”

    “很有可能。”后女面带忧色,他不是担心其他村落的人,他是担心守卫不放他们进去。

    “啊——!不要杀我!不!”

    前方突然大乱,四人一起看向前方,可骚乱很快终止,一声闷哼和倒地声,过来两个骨兵,把被杀死的直接拖走,不是拖向城内,而是拖向城外。

    排队的众人看着那两个骨兵拖着的死人,全都默默无语,有人悄悄地往后挪,似乎不敢再进城。

    严默瞪着那两个骨兵,终于有了一种自己到了炼骨族大本营的真实感。

    队伍不长,很快就轮到他们。

    守卫是有角人,严默特意打量了,对方的角是黑色,看来是炼骨族的黑角族人。

    后狮上前交骨币,这里进城一人需要一骨币的入城税。

    守卫手一抬,骨矛拦住了后狮,“几个人?”

    “四个人。”

    “家里有人生病吗?”

    “啊?”

    守卫不耐烦,“不管你们有没有人生病,想进城的人先把手伸到那个盆里,如果水没有变色,才能进城!”

    严默四人这才注意到放在城门正中间的一个骨质水盆,骨盆下面放了木架,盆里有清水。

    后女小心地问:“守卫大人,这是什么?”

    “这是神殿的大人们的要求,快点,别磨蹭!”

    “如果水变色……”

    “变色就死!如果不想被验出有病,我劝你们最好现在就逃。”

    严默挑眉,这守卫看似不耐烦,却杀性不重,竟然愿意放过有病的人。

    但有心好的人,也有狠心的毒辣人,另一名守卫疑惑地扫视四人,骨矛伸出,都快抵到严默喉咙,“去,把手伸进骨盆里!再慢一点就杀了你!”

    原战沉眸伸手,被严默一把按下。

    那名还算心好的守卫仔细打量原战和严默,总觉得两人和其他无角人有点不一样,但他又看不出来到底哪里不一样,只猜测他们应该不是附近村落的人。

    但有角族领地并不限制各族人来往,他们只要收城门税和完成上面交代下来的事就行,并不需要仔细查问每一个入城的人。

    那守卫看了两眼严默胸前挂的骨器,虽然疑心,最后还是没有多问。

    后狮和后女对看,但他们对严默已经生出信心,认为有神使在,他们肯定没事,当下都大大方方地把手伸进骨盆。

    后狮的手并不是很干净,但神奇的是,那水一点都没有变脏,仍旧清清澈澈。

    严默和原战也依次把手伸进水中,都没事。

    那用骨矛抵着严默的守卫再三看了,这才退开,一把夺过后狮再次奉上的骨币,没好气地一挥手,“穷鬼,卑劣的无角人,都滚进去吧!别弄脏了城里的土地!”

    原战听不懂,但看那守卫的表情和听他的语气也知道对方没什么好话,加上他恨对方用骨矛威胁严默,等四人进入城中有一段距离后,他脚掌在地面轻轻一擦。

    城门口再次传来惊叫,不过这次内容不同,竟是有守卫突然手捂喉咙,一脸喘不过气的样子痛苦挣扎。

    大约他太痛苦了,身体东倒西歪下,竟不小心撞翻了那骨盆。

    更不巧的是,那看起来十分结实的骨盆竟然刚落到地上就被摔成两半。

    “他是发病了吗?”

    “坏了!他被传染上了!快喊神殿的神侍大人!”

    “骨盆坏了,赶紧把门关上!不准再让后面的人进来!”

    “骨兵呢,快把他拖走!”

    严默回头看热闹,原战磨过他的脑袋,“放心,没事,他不会死。”

    “你弄的?”

    原战亮出白牙,“前面那个病人就是他用骨矛戳死的,他还用那带着血的骨矛尖对着你喉咙!”

    严默看那边纷闹很快就被控制住,也没继续放在心上,转而仔细观看这座炼骨族城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