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38章 章回43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他以为这会是一座用骨头搭建而成或者直接就是骨器的城池,然而并不是。值得您收藏 。

    这座城池的主体很常规地使用了石头建造,主料是一种大青石,看起来异常坚硬。

    因为是四座城堡连接起来的双层构造,下面一层除了广场,大多地方都有些阴暗,可能地下水源比较丰富,一些角落还长满了青苔。

    上面一层不知道怎么样,但下面一层有角人和无角人貌似差不多数量,无角人似乎还更多一些。

    很明显的一点,有角人要比无角人地位高,这点从有角人走路大多昂首阔步,无角人则比较瑟缩这点也能看出来,所以两方虽然同处一层,但走在街道上仍旧泾渭分明。

    像后狮这样性格的人在进城后也变得比较小心,甚至注意避让有角人,避免碰触到他们。

    “大人,城里第一层有两家药草店,分别在东市和西市,您看我们先去哪一边?”后女上前询问。

    严默从有角人身上佩戴的各种骨器上收回目光,转过头,“两边有什么区别?”

    后女似乎就等着他这么问一般,立刻回答道:“东市的草药店备货比较齐全,就是生活在第二层的有角贵族偶尔也会派人来他们店里收集药草,第一层的有角贵族和骨器师大多都喜欢去他们店。不过西市的草药店奇货多,传说他们经常能弄来一些别人弄不到的珍惜药草。”

    严默瞬间决定:“先去东市的草药店看看。”

    “是,大人,走这边。”后女走在侧前方带路,后狮押后。

    严默,“你知道这两家店铺的背后都有谁吗?”

    后女愣了一下,摇头。以他的身份还不足够能了解到这些事情。

    严默了然,继续问:“那店铺是有角人开的还是无角人开的?”

    后女笑,这个问题他能回答:“当然是有角人开的,城里所有能开店铺的都是有角人,我们无角人哪有资格能在城里开店。”

    这社会地位低的!严默心想怪不得他们一路走来,走过路过的有角人都不会多打量他们。人靠衣装这句话真没错,衣服一换,他和原战也和绝大多数无角人没什么区别。

    而他和原战为了不引起注意,更是刻意收敛了自身气势,走路都尽量低着头。

    “那我们无角人去有角人店里买草药,他们会愿意卖吗?”

    “这点大人不用担心,有角贵族经常会派无角人奴隶做事、购货等,那些店铺已经习惯和我们无角人交易,只要有足够的骨币就能买到想买的东西。”后女压根没想到严默身上有没有骨币的问题,他觉得既然是神子,骨币想要多少那还不就有多少。

    可这个问题却是严默亟待解决的重要难题之一。

    一路穿街过巷,后女带他们走的路貌似都是小路,他们甚至穿过了一个看起来像贫民区的地方。不过就像后女曾经说过的一样,乌乾城的治安管理得相当不错,他们一路上没有碰到毛贼,更没有碰到拦路打劫的。

    不过他们这些一看就是外地人的人仍旧引来了一些注意,注意他们的还不是有角人,而是无角人。

    后狮突然在后面低声道:“我们走快点!”

    原战和严默没有多问,只眼角余光看到那个刚刚经过的贫民区路口出现了几个无角青年。

    其中一名身材特别壮实的青年看着他们的背影往地上吐了口痰,骂:“娘的,算他们跑得快!”

    随后吩咐身边其他人,“去,跟着他们,看看这几个是不是要在我们东市找活做。”

    被吩咐的人怪笑,立刻跟上严默四人。

    严默回头问后狮:“你认识刚才那个人?”

    后狮有点小紧张,“那人是乌乾城无角人的牙官,无角人都怕他。”

    “牙官?”

    后狮恨声道:“那人专门负责东城和南城的无角人奴隶和战奴的买卖,来东市做活的外地人必须要得到他同意,且每天都得把自己收入的一半交给他,否则谁都做不长。如果背着他做事、不交骨币给他,不但会被揍,严重的甚至会被打死,或者关入牢房。”

    “他负责东市,那西市呢?”

    后狮看问话的是原战,没听懂,又看严默,严默给他翻译了,他不敢怠慢,忙道:“西市也有一个牙官,不过没东市的狗牙那么贪婪,我以前做事都是到西市找活,狗牙让人捎话让我带村里的人去东市做活,我没去,他大概就记恨上我了。”

    严默接过问题,“牙官是乌乾城有角族封的吗?”

    后狮点头。

    “那他们收的好处是不是也要交给上面一部分?”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就知道东市的狗牙收的比西市的火鸡狠。”

    这两名牙官的名字让严默一阵无语,不过听到火鸡这个名字还是让他很感兴趣,也许这里真的有火鸡这种生物?

    原战手掌按住严默肩膀,“后面有人跟着我们。”

    严默不在意地道:“随他们去。”

    原战见严默不在意,更加懒得出手收拾后面的跟踪者。

    一路没有耽搁,他们很快就来到东市。

    东市的规模没有九原的市集大,但是一看他们的店铺就能感觉出那种历史的沉积感,不说店铺本身,只看那些店铺的建筑都有很长年头。

    东市的店铺分左右两边,路不宽,大约只能容四匹马并排行走,路上面有一道天井,透了一点光下来。

    这条市集路还算热闹,有些无角人就蹲在一些店铺门口叫卖一些野菜、干肉、骨头之类,那些店铺的人也没有驱赶他们。

    甚至有一个露天摊位还被不少人包围了,看热闹的人包括无角人和有角人,包围圈里面不断传出哄笑声和惊叫声,偶尔还有大声的咒骂。

    后狮羡慕道:“那边肯定是在辨骨啦。”

    “辨骨?辨识骨头?怎么一惊一乍的?”感觉像在捡漏一样。严默已经发现这里不愧是炼骨族领地,炼骨业特别发达,他们才走了三分之一街道就已经看到不下两家骨器店铺,每家还都有客人,如今露天摊位连类似赌博性质的辨骨都出来了。

    后狮,“那都是或开心或倒霉的呗。经常有人,尤其是一些游勇会带一些稀奇古怪的骨头过来,开个不高不低的价,你要是识货就自己买回去,转手卖给骨器店就能赚不少,但能挑到好货的还是少,大多都会白花骨币。”

    严默暗乐,果然跟他想得差不多,而后狮口中的游勇大概就跟佣兵和游侠儿差不多性质?

    原战听出严默的好奇,提议:“要过去看看吗?”

    “等会儿再说吧,我们先去草药店看看有没有我需要的那些药草。”

    这家东市草药店门面还挺大,门头上用炼骨族文字刻了店名。

    严默通过骨承学习炼骨术,自然也接触了不少炼骨族的文字和语言,但经过数千年的变化,现在的炼骨族文字他看着眼晕,四个字只认出了一个“白”。

    一步跨进店内,店家只略微抬头看了他们四人一眼就没再理会,不是他们瞧不起人,而是店里已经有不少客人,他们忙不过来招呼,再说严默四人的穿着打扮和他们无角人的身份也不值得店家特地放弃其他客人来招呼他们。

    严默巴不得如此,他对这个世界第一次见到的药草店十分好奇,正想好好观摩一番。

    有意思的是,也许因为存放的药草过多,这家药草店内就像中医药房一样,在柜台后的大约两百平米空间内摆放了四排药柜。

    店铺前堂两侧还摆放了两个大架子,架子分五层,每层都有一些敞开的箩筐,箩筐里放着或新鲜或炮制后的药草。

    严默先走到了这些箩筐边。

    原战打定主意跟在严默身边,就像一个沉默的守护战士。

    后女和后狮还是第一次进入这家药草店,都有点局促。

    严默想配制藿香正气散,这种传统中药不但能治疗风寒和四季感冒,在疟疾中暑,霍乱吐泻方面也有不错疗效。等配制出来,完全可以做为常备药使用。

    不过这里有个问题,他曾经知道的药名和这里的药名肯定不同,而且有些草药说不定本身就没有,但有同样药性的其他药草可以代替。

    就算画图,根据以前让原战他们采药的经验,也不一定有好效果,有时候明明就是那种草药,可外形就是能变一个样,更不用说有些草药看起来极为相似,其实药性根本不同。

    如果不是他曾在骨承中学习了炼骨族对多种草药的说法,他今天来这店里可能就要大费一番手脚,还不一定有收获。

    箩筐里的药草,严默大部分都不认识。不过没关系,他有指南。

    在指南介绍了那些药草的药性后,严默想一样都收集至少两株,如果是新鲜和有种子的最好,他买回去还能让原战帮他催生更多。

    “你要买药草?买哪几种?要多少?”一名有角店伙计送走客人,顺便走过来问道。

    “这两株药草怎么卖?”严默先问了对他目前治疗霍乱有帮助的药草。

    店伙计示意原战让让,原战退后一步。

    “这两种啊,一株二十骨币,两株四十。”

    后狮和后女听到报价瞪大眼睛,严默只点了点头,又问了几种药草的价格。

    那店伙计回答了两次就不耐烦了,“你到底要买哪几种?”

    严默算了下价格,觉得后女村巫带来的骨币恐怕不够,只好退而求其次道:“你这里有治疗腹泻或者呕吐的药草吗?”

    店伙计翻白眼,“我怎么知道哪种药草能治什么病,我又不是药师!”

    好吧,他期望过高了,这里只是药草店铺,并没有坐堂大夫,而且这里的药草店的主要客户说不定大部分都是骨器师。

    “那你这里有拉曼草吗?”拉曼草是炼骨族人的说法,相同药性的药草,中医叫广藿香。

    “你要拉曼草?有是有,你要多少?”

    严默一听主要药草有门,心喜,“有新鲜的吗?”

    “拉曼草怎么可能有新鲜的?”店伙计很鄙视地瞅严默,“那是只有洛兰城神殿才能培育出的异地草药,送到外面药草店都是已经炼制过的。”

    看来广藿香在这片大陆没有原产货,炼骨族现有的恐怕也是从东大陆带过来后期培植的。严默不死心地问:“那种子呢?”

    “种子更不可能有!我说了,那是远在洛兰城神殿才有的异地草药。”

    严默看原战,没有新鲜的枝叶,你还能催生出来吗?

    原战看出他在问什么,好笑地摇头。

    严默大失所望,只好对那店伙计道:“那你们有多少拉曼草,我都要了。”

    “都要?拉曼草是神殿培植出来的异地草,又是从遥远的洛兰城而来,一株就要一百骨币,你的主人确定都要?”店伙计怀疑地问。

    “我很确定。你们一共有多少拉曼草?对了,能拿一株给我看看吗?如果炮制的不好,失去药性,我可不会要。”

    有角店伙计似乎有点惊讶这个无角人的大胆,一边猜想他背后的主人可能是谁,一边皱眉道:“你等等。”

    过了一会儿,那店伙计从药柜里取出一株拉曼草放到柜台上,招呼严默过去看。

    严默想要拿起药草,竟然被店伙计伸手拍开,虽然没有拍中。

    原战手指一动,严默迅速握住他的手,对店伙计笑道:“怎么,连看都不让看?”

    “你懂药草吗?随便拿起来看,如果弄坏了,你赔得起吗?”店伙计更不高兴。

    严默耳听旁边另一名伙计和有角族客人和声和气、甚至还有点讨好的对话声,再看看自己面前的伙计,再一次赤/裸裸地感觉到无角人和有角人地位的巨大差别。

    不过这伙计拿出来的广藿香看上去炮制的并不差,药性有没有流失不知道,但应该能用。只是他们处理手法和中医需要的不一样,叶子和根茎没有分开炮制再混合,而是整株晒干。

    “发生了什么事?”看这边气氛不和,貌似管事的人出现了。

    那店伙计立刻跟该管事耳语了什么,严默听得一清二楚,对方在告状,还狠狠把他鄙视了一番。

    那管事上下打量他两眼,重点看了一下原战,直接问:“你们的主人是谁?为什么要买这么多拉曼草?”

    严默:“……我的主人就是我自己。”他也曾想过冒充某有角族的奴隶,但是想到他之后可能会用到的骨币替代物,只能放弃。总不能他有主人,还没有骨币支付药草钱吧?

    “你自己要买?骨币带够了吗?”有角人的店伙计嗤笑,更加不客气地问。

    那管事倒是又多问了一遍:“你不是这附近的人吧?你要买这么多拉曼草干什么用?”

    严默淡淡道:“治病。”

    管事:“治什么病?”

    严默为了减少更多人渣点也不介意告诉他:“治疗腹泻、呕吐、中暑等症状,拉曼草只是我需要的草药之一。”

    “你是无角人的大巫?”

    “对。”

    管事目光从他胸前的骨器项链和腰间插的匕首上转了一圈,点点头,“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你带的骨币够,我就会把草药卖给你。我这里一共有一百零二株拉曼草,如果你全要,一共只要一万骨币,你就可以全部拿走。”

    一万骨币!后女和后狮听到这个价格都要晕倒了。他们连超过两百骨币的存款都没有,又哪来的一万骨币?

    不过……神使大人应该有这么多骨币吧?

    神使大人真没骨币,原来在黑土城时他还收过一些骨币,不过九大上城使用的骨币和这里的完全不同。

    “你这里只收骨币?其他有价值的东西收吗?”

    “你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能不能代替骨币,先让我看看再说。”管事手指在柜台上敲了敲,那伙计立刻把那株拉曼草收了起来。

    严默考虑再三,掏出了一枚五级元晶币。

    管事接过元晶币,眼中闪过一丝异彩,“这是控制骨器的元晶?”

    “对。”

    “你等等。”管事没有拿着元晶币离开,如果这是假的,到时候就说不清了,他当着严默的面从自己腰带上解下一把匕首,把那匕首上的镶嵌元晶抠下来,再把严默给他的元晶币镶嵌上去。

    元晶凹槽并不问元晶大小,只要有元晶贴近就会自动吸附,除非用特殊手法把其取下。

    那枚五级元晶币顺利吸附上凹巢,管事脸上露出了一些满意的神色,骨币怎么能比得上元晶,如果有元晶,他当然更愿意收元晶。

    最后一步验证,管事用魂力催动元晶,想要让这把匕首出现它的特殊效果——火刃。

    第一次催动,没反应。

    管事还以为自己搞错了,又催动了一次,骨匕仍旧没有丝毫反应。

    管事脸上的表情变了,他为了确证又催动了第三次,骨匕纹丝不动。

    “啪!”管事迅速抠下那枚元晶币往柜台上一拍,怒斥:“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用假元晶骗我!大爪,去,找城卫,把这些无角骗子都给我抓到牢里去!”

    “好嘞,我马上就去!”那店伙计早就看严默不顺眼,一听他是骗子,当即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等等!我没有骗你们,不信我可以使用给你们看。”严默愕然,原来在这边元晶也能造假吗?

    严默想要把自己的匕首换上元晶币,等拔/出匕首才想起这只不过是一把三级骨器,他根本就没有准备元晶的镶嵌巢。

    “用它。”原战把墨杀拔/出递给严默。

    严默刚举起墨杀,那管事还以为他要攻击,抓起自己的匕首迅速换上刚才的元晶,火刃冒出,对准了严默。

    原战瞄瞄那火刃,半点紧张都没有。

    “这都是误会。”严默不得不在说话时使用上魂力,安抚那管事道:“请相信我,也许我们使用的元晶略有不同,但我的骨器用这种元晶就能催动,你看,是真的,我不骗你。”

    严默抓过柜台上的那枚五级元晶币按放到墨杀的元晶凹槽中,原战平时使用墨杀都不用元晶催动,如今加了元晶,墨杀刀刃顶端竟然又冒出尺把长的血红虚影。

    墨绿刀身配血红色刃尖虚影,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美感。

    这时,店中客人和伙计全都停下了手头上正在进行的交易,一起看向严默和那管事。

    管事看严默使用那枚元晶竟然真的催动了骨器,也有些犹豫自己的判断了。

    严默看那管事有点动摇,语音中加大魂力输出道:“我如果是骗子,总不会使出这么容易就被看穿的骗术,您说对不对?”

    管事:没错。真假元晶只要用镶嵌元晶的骨器一试就能知道。

    “也许我们那里的元晶和你们这边的元晶有点不一样,如果不是我的骨币在途中已经用完,我也不会用它来做交易。”严默觉得坑爹死了,他就该想到这里的元气成分都和东大陆不一样,这里的元气凝结物的元晶又怎么可能跟东大陆的元晶成分一样?

    管事脸上仍有怒容,“我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总之你的元晶我不会收,你要想买我们的拉曼草要么用骨币,要么就用其他更有价值的东西来换!”

    管事作为开店的生意人也不想多惹事,当即叫回了那个伙计。虽然他看不起无角人,但对无角人中那些大巫还是有些忌惮,要知道有角族中关于无角人大巫杀死有角人的传说可不少。

    一名客人就在此时突然开口:“那无角大巫,你把你手中那把骨刀给我看看,如果它很好,我愿意买下它。”

    原战和严默一起看向那有角人,两人心想:这人眼光倒不错,可惜他们都无意卖出墨杀。

    原战更是直接把墨杀拿过来插/进刀鞘,重新插回自己腰间。

    那有角客人面露可惜,但他也没有强求,严默看他的角才发现他是白角族人。

    说来说去,想要买药草还是需要先赚骨币,严默本来以为他手上有元晶币就可以省掉这一步,可事实告诉他,想偷懒门都没有!

    他也可以拿出骨器和药丸做交换,但也许有更简单的方法?

    于是,之前他们看到的那个辨骨摊的围观者中就又多了四名想要捡漏的无角族穷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