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40章 章回44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三千五百骨币,这对后女和后狮他们来说已经是一笔连见都没见过的巨款。值得您收藏 。

    后狮兴奋得不住怪叫,周围人看着他都露出嘲笑。

    后女还好些,可是也心脏怦怦跳。

    严默看周围人反应,眸色有点暗沉。后狮毛躁的性格他也不太喜欢,但他已经把后狮和后女划做自己人范围,如今看别人嘲笑他们,那就跟看别人嘲笑他一样。

    四级骨器师皱眉,买东西最讨厌这种跑出来竞价的,他狠狠瞪了眼挤进来的骨器店管事。

    可那骨器店管事并没有因为对方是一名四级骨器师就退缩,他们开店的,就是高级骨器师也见过,再说他们背景雄厚,自然不会把一个名声不显的四级骨器师放在眼里。

    “我是胡德骨器店乌乾城店铺的管事,你可以叫我胡管事。”胡管事看似和气生财,语气却带了三分出自骨子里的傲慢。

    那四级骨器师本来要张口斥责,一听对方报出的店名,立刻闭上嘴巴,表情还有点讪讪。

    严默目光在两名竞价者脸上转了一圈,对胡管事腼腆一笑。

    “把你那根骨头给我看看。”胡管事不容否决地伸出手。

    严默看这名胡管事冒出头后,其他人都没了出价的意思,就是先前那位四级骨器师也往后退了一步,摆出了无意和胡管事竞争的态度。

    “不先给骨币吗?”少年一脸困惑地道。

    “嗤!”胡管事和摊主等人都发出嗤笑声。

    “我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我还会赖你的骨币不成?快点,让我看看你那根狼骨是不是真的腐蚀魔狼的肋骨。”

    严默微微一顿,“好吧,那胡管事你给看看。”

    胡管事接过骨头反复看,他还掏出一瓶药水在骨头上滴了一滴。

    “呲。”一声轻微的反应声响起,骨头上冒起了淡淡的黑雾。

    胡管事眼中闪过喜色,面色却没有任何改变地转头对摊主道:“同一批的狼骨,我们店都要了。”

    摊主不用吩咐,已经和伙伴一起挑拣起摊子中摆放的骨头,把所有看起来像狼骨的都挑了出来。

    四级骨器师和另一个之前付币挑拣的人,眉头都狠狠抽动了一下,他们和胡管事想法相同,也想着把狼骨挑拣出来,不管是不是魔狼骨,至少也是个希望,可是这胡管事更狠,竟然把所有狼骨都包了!

    胡管事吩咐完摊主,这才转头对严默道:“你这根骨头有能量是没错,但只是幼狼的骨头,又摆放了一段时间,里面的能量蕴含并不算多,三千五百骨币不可能,这样,一千骨币,你这根骨头我要了。”

    四级骨器师闻言,低头撇嘴。

    “一千骨币?抱歉,请把骨头还给我。”严默伸手。

    胡管事却没有把骨头还给他,“你这小无角人,别太贪心了。一千骨币买一根有能量的骨头,已经不低。”

    严默像个真正的少年一样,怒道:“我没贪心,刚才那位骨器师也说不确定,可他出了三千一百骨币!”

    胡管事嗤笑,“那你问他现在还愿不愿意出那么多?我跟你实话实说,你这根骨头,我们店出了一千骨币,其他任何店铺和个人都不会再出超过这个的价。”

    严默看向那名骨器师,骨器师避开他的目光。他是受人尊敬的骨器师没错,但胡德骨器店背后有红角族大巫,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他们的店铺,那大巫甚至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店铺,他根本惹不起该店。

    周围其他看热闹的人也没人发话,大家此时都像哑巴了一样,如果这事发生在一名有角人身上,他们说不定还会起哄一二,但严默只是一名无角人,没有人会为了一名无角人得罪一家实力雄厚的骨器店。

    何况胡管事还给了一千骨币,并没有真的白吞,这样就算那小无角人告到城主府也没用。

    过了一会儿,还有人对严默道:“能卖就卖吧,你已经赚了十倍,不少了。”

    后女和后狮齐齐变色,后女紧紧抓住后狮,他不清楚胡德骨器店的底细,但城里的人,他们一个都惹不起。

    原战手搭上严默肩膀,“那有角人欺负你?”

    “暂时让他占个上风,等我们出城,再回头收拾他。”严默磨牙。

    原战:“好。”

    少年一脸不甘愿地看向胡管事,继而垂下眼眸,似乎屈服了。

    胡管事露出微带不屑的得意笑容,“等下你到我们店铺来拿骨币。”说着就要离开。

    “等等!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先把骨币拿来,再把骨头拿走。”

    胡管事不高兴,但看周围有那么多看热闹的,想到自己已经占了不小的便宜,而他也不想惹来城兵,当下就对跟来的伙计使了个眼色。

    那伙计转眼就取了钱袋回来。

    胡管事把钱袋扔给严默,拿着骨头走了。

    严默打开钱袋扫了一眼,再看向辨骨摊。

    那摊主对严默呵呵笑,“怎么?还想赌一把?来吧,试试你的手气,说不定磐阿神今天就站在你那边。”

    磐阿神是不是站在他这边他不知道,但严默看向辨骨摊时就发现他之前看到的那些含有能量的骨头一块没少,那摊主收起来的狼骨显然没有一根是腐蚀魔狼骨,也不知刚才那根是漏网之鱼还是哪里来的添头。

    他本来还想着真真假假的都买上一些,现在嘛……

    一千骨币,严默又挑了十根骨头,而且是能量最浓郁的十根。

    因为少年在挑拣骨头时表情愤愤,包括摊主在内,围观的人都以为他在发泄乱挑,就跟赌博输红了眼的人一样,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有人骂少年蠢,有的不忍心,那四级骨器师几次想提醒严默,又闭上嘴。一个无角人而已,他何必管太多?再说那无角人大概是钱来得轻易,花出去也就不怎么心疼。

    摊主看严默挑好骨头,带笑问他要不要测试一番,同样不收他测骨骨币。

    严默倒是想省这笔钱,但这摊主明显和胡德骨器店有联系,他可不想验出来后再被迫廉价卖给该骨器店。

    看那小无角人用兽皮捆着那十根骨头离开,有些好事的人就跟了上去,他们极为好奇少年的运气是不是还跟之前一样好。

    那四级骨器师在摊主把狼骨全部挑走后就没了挑拣的心思,收回骨币,转头也跟上了严默。也许是刚才没有帮那小无角人出头,他多少还是有些愧疚心,想跟上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帮忙的地方。毕竟他是四级骨器师,如果有他出面,那小无角人也不会被坑得太厉害。

    严默在辨骨前就转过几家骨器店。

    他记得有一家店铺里看似杂乱,却摆放了几样品相相当不错的骨宝,以他的眼力看去,最好的一件很可能已经达到八级。当然,最重要的是那家店是唯一一家有无角人做伙计的骨器店。

    抬头看了眼店铺的名字,该店铺特意用了炼骨族的古体字,严默瞅着像是“阿澜”两字。

    里面的无角人伙计看到严默进来,愣了下,他对严默还有点印象。

    “决定好要买什么了?”无角人伙计笑着走出柜台。

    “你们这里收骨头吗?”严默同时道。

    无角人伙计又是一愣,不是因为严默的问题,而是看到跟在严默后面呼啦啦进来一大群人,吓了一跳。

    其他伙计看到这么多人进来赶忙迎出来。

    那无角人伙计这才回神对严默道:“我们收是收,但不是所有骨头都收,如果是普通骨头的话,我们一般都是一个村庄一个村庄的上门收,你不用特地送来。”

    “不是普通骨头。”

    “每一个捡到不认识骨头的人都说他们拿来的不是普通骨头。”无角人伙计无奈,“这样,你先把骨头给我看看。”

    严默也没遮遮掩掩,很大方地把一捆骨头往柜台上一放,“你看吧。”

    而这时其他伙计也已经从来客口中得知,他们不是来买卖骨器的,而是来看热闹的,热闹对象就是那无角少年。

    店主听到风声也从店后走出,这是一位上了年纪的黑角族老人,老人身体已经有点佝偻,抄着宽大的袖子悄悄走进柜台,都没有引起几个人注意。

    但原战和严默注意到了他,而那位老人也第一时间看向原战。

    原战盯着老人看了一会儿,对他点了点头。

    老人神色微怔,似乎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一样,随后也对原战慎重地颔首为礼。

    那四级骨器师原本一直在注意柜台上的骨头,偶尔看看店中骨器,等那老人出来,他当时就面露异色,但看那老人似乎不想引起其他人注意,他也就没有喊破对方身份,只非常恭谨地弯了弯身。

    老人注意到那骨器师的动作,只笑笑,连头都没点一下。

    这时那无角人伙计已经在验看那捆骨头,他还算负责,并没有因为这是无角人拿来的骨头就轻慢,反而看得很仔细。

    有角人管事看到老人出来,想对他打招呼,老人摇摇头,从袖子里拔/出枯瘦的手掌,指了指无角人伙计。

    那管事意会,走过去帮助无角人伙计一起验看。

    本来他们不需要这么认真,尤其还是无角人送来的骨头,但后面跟着这么多人,又听说这少年刚刚在辨骨摊好运地摸到一根有能量的骨头,这十根骨头就全是那摊子来的,他们也来了点兴趣。

    而原本在店中或交易或看货的客人听说了这事,也都停下了他们的交易,围到柜台前。

    严默乐,看来不管是有角人还是无角人,看热闹都是天性,也许因为他们的生活中的乐子太少?

    “野猪骨头、兔骨、豹骨、小型鸟骨……看起来都很普通,首先不是珍稀材料,其次我也看不出它们有能量。它们的骨纹并不深刻,一般蕴含能量的骨头,其骨纹也比同类非魔兽的骨头深。”

    管事一边看一边说,最后抬头问严默:“你要测试吗?十骨币一根。如果不测试,你这些骨头我只能按照一般的价格收,因为都不是什么稀奇的骨头,加起来顶多十骨币,你愿意吗?”

    十骨币都算是多的。如果是骨器店上村庄收取,一大堆新鲜的野兽骨头加起来也不过一二十骨币,送上门会好一点,但扣除入城税和牙官的克扣,还不如等人上村庄收货。

    严默,“要测,请帮我全都测一遍。”

    “那好,一共一百骨币。”

    “我先付一部分,剩下的等会儿给你可以吗?”

    “这个……”管事正要拒绝。

    老人开口了:“行,先测吧。”

    有老人这句话,管事连先付的骨币都没收,就拿了测试的骨宝过来。

    走在外面街道上的人在经过阿澜骨器店门口时,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了“嚯”的大声喧哗,似乎有很多人同时发出了惊叹。

    路过的人一时好奇,自然就停下脚步向店内看,这一看不得了,里面竟然围了那么多人。

    这人嘛,都有好奇心,一看里面那么热闹,哪能忍得住,就想进去看个究竟。

    一个人这么想,就有第二个人会这么想。

    等到更大的喧哗声从阿澜骨器店传出时,这下走在街对面的人都忍不住向该店跑了过去。

    “那家店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呀。”

    “怎么那么多人挤在那家店里,走,过去看看!”

    “好!”

    越来越多的人涌向阿澜店铺。

    等第三波喧哗声传出时,胡德骨器店忍不住了,胡管事站在店门口对身边的伙计道:“刚才那无角人是不是就进了阿澜骨器店?”

    伙计点头,“好像是。”

    胡管事皱眉,“你去看看,他们在兴奋乱叫什么,有什么事赶紧回来告诉我。”

    “是!”伙计拔腿就向阿澜骨器店跑,他早就好奇得不得了。

    阿澜骨器店内这时气氛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

    后狮脸红脖子粗地喊:“再测!再测第四根!”

    其他人也跟着喊:“快!再测第四根!”

    那店管事不热也冒出一头汗,其实他们收到有能量的骨头真不算什么,但像这种从辨骨摊抱一捆骨头过来,测一根,一根就有能量的情况,却真正是头一次!

    店中目前只有三个人看起来很镇定,一个店主老人,还有两个就是严默和原战。

    测骨棒点向第四根骨头。

    在众人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亮光再次变色。

    “又是一根!天哪!”

    “磐阿神在上,这怎么可能?”

    “那小无角人难道能看出骨头是否含有能量?”

    “不会吧?不是说只有我们有角族大巫才能看出能量体吗?”

    “听说有些无角人巫者也能看出来。”

    “但他们怎么能跟大巫比?我也知道这事,但那些巫者顶多只能看出能量特别浓郁的,如果能量稍低或者隐蔽性强的,他们一样看不出来!”

    “那那小无角人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只能肯定磐阿神真的喜爱他。”

    胡德骨器店门口,胡管事就看到自家刚刚离开不久的伙计转眼就兴奋无比地冲了回来。

    “胡管事!不得了了!那、那小无角人……”

    “好好说话!那无角人怎么了?”胡管事斥。

    伙计咽口水,激动地道:“有能量!那无角人又辨识出了有能量的骨头!磐阿神在上,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十根骨头,已经有四根被测出有能量!”

    “你说什么?”胡管事怀疑自己的耳朵。

    伙计兴冲冲地道:“胡管事,你说蓝帕尔他们这批货会不会大多都有能量?”

    胡管事脸色一变,立刻对伙计吼:“快!赶紧让蓝帕尔他们收摊,所有货都不要卖了!全部拿到店里来测试,快!”

    伙计立刻飞奔去传话。

    而蓝帕尔的辨骨摊这时也被好多闻讯而来的人围住,大多都是骨器店的人和骨器师,蓝帕尔正收钱收得不亦乐乎。

    店伙计看到这么多人都急了,喊着让蓝帕尔收摊。

    蓝帕尔听店伙计在他耳边叽里咕噜一说,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愿意掏钱辨骨了,当即变色对还在辨骨的人喊:“不卖了不卖了!胡德骨器店全部包圆了!”

    “喂,你们怎么能这样,刚刚才收了骨币。”

    “骨币退你们,说不卖就不卖!有什么事找胡德骨器店的胡管事去!”蓝帕尔招呼伙伴,抢着收摊,一根骨头都不肯卖了。

    辨骨的客人生气却无奈,他们总不能随便抓一根骨头吧?只能接受退币,眼睁睁地看着胡德骨器店的伙计和摊主等人一起,乐颠颠地把兽皮大包背上肩头跑向胡德骨器店。

    胡管事虽然眼馋被严默买走的十根骨头,但蓝帕尔那边的骨头更让他上心,毕竟那边量大,加起来上千根骨头都有。

    虽然这上千根骨头不一定都有能量,但从那无角人买走十一根骨头,如今竟然有一半都测出有能量,从比例上,蓝帕尔那边剩下的骨头中含有能量的也不会少于三分之一。

    为此,蓝帕尔刚把骨头送到,胡管事就催着赶紧测骨。

    店铺中有两支测骨棒,加上蓝帕尔的就是三支。三支同时测验,骨头飞快消失。

    是的,骨头在消失。

    一根,两根……

    一开始测验了十来根都不是,胡管事还没有太难过。可是等到三人一起测试了近百根还没有发现一根含有能量的后,三人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偏偏先前出去探听消息的伙计还又跑了一趟回来报告说,那边小无角人买的十根骨头竟然都被测出有能量,阿澜骨器店出了大价钱要把十根骨头都买下。

    胡管事脸皮抽搐,收下动作越发快速。

    其他店伙计不敢多话,拿着扫帚和簸箕过来收拾崩溃的碎骨和骨灰。

    等测到一半,几乎五百多根骨头全部变成渣子时,胡管事怒了,一拍桌面,“这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哑然,唯蓝帕尔沉默了一会儿,怀疑地道:“那无角人也许把有能量的都挑走了?”

    胡管事更怒,“我不信!再来!我就不信一根都测不出来。”

    近千根骨头一根根点过去花不了多长时间,三个人一起更快,可是……直到全部点完,千根骨头最后只堆聚成了两箩筐骨渣和骨灰。

    蓝帕尔脸色黑得能下雨,千根骨头,如果用来辨骨,那就是十万骨币!可如今却成了一堆一个骨粒都不值的废渣!

    胡管事看着两筐废物,气得转身就往店外走。

    蓝帕尔和他的同伴跟上,一起走向阿澜骨器店。

    此时,阿澜店铺的热闹还没有散去,测骨很快,但是大家的热情却不容易消散,加上一些人的竞价,严默想离开都难。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也是,怎么老让我登陆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