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42章 章回44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胡管事怀有算计的目光刚投到伊凡大师身上,老人就已察觉,但他并没有因此多看胡管事。

    原战也留意到胡管事了,他倒是很希望胡管事做些什么,老实说,他很无聊,非常想找点事做。

    “这十根魔骨,你打算怎么卖?”老人问严默。

    严默摊手,“就如您老所猜测的,我对魔骨的价值一点都不懂。您说怎样好?”

    老人略一沉吟,“那十根魔骨蕴含的魔力都不算多,没有一根超过一百,想来生前都是低级魔兽,最值钱的就是那根具有治愈能量的魔兔骨,但单独一根骨头报价到一万也顶天了。其他魔骨价值两千到三千五不等,平均算两千八,十根加一起,我算你三万六千骨币,如果你单独卖,也就在这个价左右。”

    “您想要?”严默还以为老人看不上这些低魔力的骨头,至少他就不怎么能看得上。

    “当然。”老人很无奈地轻瞪少年,“我刚才跟你说的你都没听见吗?魔骨稀少,任何店铺和骨器师碰到都不会轻易放过,哪怕魔力还不足十魔力。记着,以后如果你想成为中级骨器师,遇到魔骨最好不要轻易出手,魔骨虽然值钱,但哪有炼制成骨器价贵?”

    老人点点柜台,“我这店里最便宜的骨宝也要三万骨币以上。就是没有特殊能力的骨器,那也没有低于一千骨币的。”

    严默听到骨器价格惊讶地看向后女村巫,他记得洼地村、火果村和前山村这三村的村巫身上都有骨器,可老人说最便宜的骨器也要一千骨币以上,这时他再看后女,脑中顿时浮现出一幅各无角人村落村巫为了面子,集全村和数代之财力才好不容易买一骨器戴上的情景。如果这是真的,那炼骨族人也太聪明了,知道用这种方法榨干无角人的财力。

    后女不知道严默在看什么,忙对他露出一个恭敬的笑容。

    老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猜出了他的想法,当即失笑道:“居住在城市附近的无角人村落巫者身上的骨器大多都是由该城市的神殿赐予,算是一种地位认可。像乌乾城附近的村落巫者除了骨器,头上都会插有各色羽毛。有角族看到巫者头上的羽毛和身上的骨器,就知道该村落是被有角贵族认可和保护的,不是野人群落。”

    那如果没有得到认可的无角族群落的下场会是什么?严默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他刚才也听到那些人的报价,大致计算了下,老人给的价格算是比较厚道,除非有人故意跟阿澜店过不去,否则竞价的结果也不会超过太多。

    “就按您说的,三万六千骨币,全都卖给你们店铺。”

    老人闻言对店管事做了个手势,店管事一直在注意这边,看到手势立刻明了,当下扬声对店中所有人喊道:“卖主已经决定,这十根魔骨不单独卖,大家如果想要竞价,那就十根一起。我们店铺先出价……”

    老人竖起三根手指。

    店管事看到,大声报出:“三万!”

    有想单买的人发出股噪声。

    店管事全当没听到。

    严默挑眉,不太明白老人的意思。

    老人转头看回严默,突然伸手摸向他的脑袋,严默忍住没有躲闪,这就是脸嫩的悲哀了,他师父咒巫也特别喜欢揉他脑袋。

    原战感觉出老人没有恶意,就没动,虽然他很不高兴有人乱摸他的祭司大人,但有咒巫在前,他对同类老人的容忍力要比对一般人高一点。

    老人揉了揉小无角人柔软的头发,笑道:“小娃娃放心,虽然我报了价,也不会占你便宜,三万六是我的低价,等会儿如果有人出价比我高,你也可以卖给他们。”

    这时店中已经响起竞价声,大多都是骨器店铺在喊价,个人喊价的极少,毕竟在第一层集市晃荡的骨器师大多都是低级骨器师,而低级骨器师除了原本家境就很好的,也都算不上财力雄厚。

    “怎样?要不要跟我学炼制骨器?”老人带了点诱惑道。

    严默白了老人一眼,这种程度的精神暗示就不要在我面前现了好不好?信不信我对你施展言灵术?

    老人被严默的白眼看得愣了下,随后突然哈哈大笑。看来他看走眼了,这无角人少年似乎并不像他想象得那么乖巧老实。不过这倒更让他满意起严默来,无角人学习炼骨术的天赋本来就不高,如果再呆板傻愣一点,那简直就是教导者的噩梦。

    严默对老人印象不错,一边想着送出什么骨器适合,一边抬头对老人诚实道:“我想我必须先向您说明,这条项链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会把它交易给任何人。”

    老人露出遗憾的表情,但他并没有感到意外。

    “不过您说的没错,我确实学过炼骨。如果您愿意教我,我会非常感激,当然,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的,我会努力为您寻来,只是不能保证一定会寻到。”虽然老人人品看起来不错,但严默并不想冒险让对方知道他还有其他的远古骨器,他不想考验人性。

    “你是说你的辨骨能力吗?”

    严默见老人误解,干脆顺水推舟,“是。”

    老人笑了,“我是需要大量魔骨,也许你的能力对我真的很有用,我虽凭借经验和魂力能辨识大部分魔骨,但我毕竟没有第三只眼。只有天生具有第三只眼的大巫们才能看透一切伪装,见到最真实。”

    老人摸了摸双眉中间的晶石,他的魂晶颜色为紫色,自从他升为大骨器师后,魂晶色就变成了紫黑色,可魂晶终究不是第三只眼。

    “孩子,你似乎对你的能力很自信?那么试试这枚骨头,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老人从戴着的骨器手镯上一抹,一枚弯月形骨头出现在柜台上。

    这是考验?严默看到那枚骨头第一眼,就知道这是一枚没有魔力的普通骨头。该骨头表面十分光滑,还有点淡淡光泽,大约是长时间被人把玩的缘故,但看在严默眼里,这枚骨头也就是表面好看,实际一点能量流转的波动都没有。

    但严默不想让老人知道他一眼就能分辨,故意拿起该枚骨头仔细辨识。

    而等他刚碰到这枚骨头……咦?

    严默来了一丝兴趣,对这枚骨头的态度也认真了不少。

    看了一会儿,他终于看出窍门,真的差点就被骗过了!

    “这是被炼制过的骨头。”严默肯定道。

    老人目中露出赞扬之色,“没错。”

    “它不是没有魔力,而是魔力被使用完了。”

    老人笑容更深,“对。”

    “它的原本骨纹被修改过,而且被修改过……两次。”

    老人这次真惊讶了,“能看出它的骨纹被修改过的骨器师有,还不少。但能看出它被修改过两次的人屈指可数,这可不是眼力的问题,而是涉及到深厚的炼骨知识以及对骨纹的了解,现在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不止是低级骨器师。”

    严默回以一个欺骗性极大的傻乎乎笑容。

    老人表情怪异,似乎很想给严默一下,又忍住了,“告诉我,你还能看出什么?”

    严默在要不要藏拙之间犹豫,原战厚实的手掌恰恰在此时从他的肩膀溜向他的后颈,顺了顺。

    严默瞬间做下决定:“如果我没有看错,这大约是一件骨器的一部分,起到存储和放出魔力的作用。它被修改过两次骨纹,很可能是它原本是另一件骨器上的部件,被拆下安装在另一件骨器上,但并不是完全吻合,所以骨纹进行了再次调制。”

    “……”老人看着严默半晌没说话,转头突然对店管事那边喊了句:“四万!”

    胡管事愤恨,他刚出到三万六,周围已经没有其他人报价,眼看他就可以拿下那十根魔骨,偏偏!

    店管事连报三遍,店中其他人再也没有出到比四万更高的价格,有些人看伊凡大师愿意出四万骨币,甚至怀疑起这十根魔骨的价值是不是更高,虽然他们很想继续报价,但想了想还是打住。

    于是,关于十件魔骨的竞价也就此得出结果。

    店管事虽然觉得这个价格有点偏高,但是老人主动喊的价,出于对老人坚定无比的信任,店管事一点都不觉得己方会吃亏,他收起那十根骨头,笑容满面地对店中所有人喊:“我们店也有单独的魔骨卖,有兴趣的客人欢迎留下来看看,价格好说。”

    也有人不甘心,他们不敢直接跟伊凡大师说话,就围上了店管事,想让他出让他们各自看中的魔骨。

    店管事打着哈哈,应付自如。

    胡管事深吸气,还好他的主要目的不是魔骨。

    严默笑呵呵,“多谢。”多了四千骨币,这算是对他能力的一种认可吗?

    老人表情严肃了些,“你叫什么名字?”

    严默没有隐瞒:“我叫默,沉默的默。”

    他说的是炼骨族语言中的意译。跟了咒巫学习咒术后,他才知道巫者的真名和名字发音不能随便告诉别人。

    他试过,用九原语叫严默两字的话,对他并没有什么效果。但如果用他的前世母语发音来叫他的全名,则会起到特别效果。按照咒巫理论,这似乎是因为他自己的灵魂只承认那种发音才是他的真正名字。

    巧合的是,在东大陆的通用语中,盐和严发音相同,这也是原际部落的人都以为他叫盐默的原因。

    老人指指自己,“我是伊凡,以后你可以叫我伊凡先生。”

    严默明白炼骨族语言中先生就是老师的意思,老人这样说算是承认他了?可老人下一句话很快就打破了他的猜想。

    “我虽然让你叫我先生,但我并没有把你收入门墙,你现在只能算是一名学徒,等有一天你拿到高级骨器师资格,我才会承认你是我的弟子。这点不止是对你,我对我的所有学生都是这么说。”

    正好严默也不想拜师,他有一个咒巫师父就够了,如果让咒巫知道他又拜了其他师父,他敢打赌,就算隔着一片汪洋他师父也会用最刻薄的诅咒来诅咒抢他弟子的人。

    “伊凡先生。”严默用九原礼节行礼。

    老人神色放缓,收起那枚弯月骨,对严默招手,“跟我来。”

    柜台门打开,严默回头招呼后女和后狮。

    胡管事一看伊凡大师要把严默带走,急了,当即上前两步扬声喊道:“伊凡大师,请留步!”

    老人回头,严默四人也跟着回头。

    其他人听到胡管事喊破伊凡大师身份,不晓得他要干什么,也都看向他。

    店中看热闹的人见魔骨已经卖掉就要离开,这时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很多人都停下了脚步。

    “伊凡大师?我们乌乾城唯一的那位大骨器师?”

    “我没听错吧?伊凡大师也来了?”

    “伊凡大师在哪儿?谁是伊凡大师?”

    “你们不知道吧?”有人得意地低声道:“这家店就是伊凡大师名下的店铺,里面卖的骨宝品级比上层的店铺还要好,可惜就是价格太贵。”

    这下原本不认识伊凡大师的人也都知道那位黑角族老人是谁了,很多低级骨器师的眼睛都亮了。他们不敢立马上前打扰伊凡大师,但听闻伊凡大师对有天赋或者肯努力的骨器师总是不吝于指点,他也是大骨器师中收徒较多的一位,如果……

    哪怕知道希望渺茫,但谁都会做梦狗屎运落到自己头上,在其他人不走的情况下,几名骨器师你看我我看你,竟谁也不肯先一步离开。

    伊凡大师皱眉,淡淡地问:“你是谁?有什么事?如果你想买骨器,把你的要求告诉我的店伙计,他们会……”

    “大师,我不是想请您炼制骨器。鄙人是胡德骨器店的店管事,我请您留步是因为您身后这名无角人和我店铺有点关系。”胡管事对老人恭谨行礼,“愿磐阿神的光辉永远笼罩您。”

    伊凡大师神色不动,“哦?这小娃娃和你们店什么关系?”

    严默也很想听听这胡管事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便没有立刻出口否认,再说他否认也没用。

    胡管事迅速编织语言,当着所有人面指着严默道:“这小无角人其实是我们店雇佣的游勇在外面特地找到的辨骨人,为此我们店付给了他们村落老村巫一大笔骨币。不过这小无角人很狡猾,竟然在途中逃掉,我们一路寻找,没想到他竟然进入了乌乾城,如果不是他缺钱不得不出来辨骨赚骨币,我们差点就又让他跑了。”

    众人:你信吗?反正我不信。

    伊凡大师当然更不会相信,如果胡管事说的是真,这小无角人早就被戴上奴隶骨,怎么可能放任他逃跑?更何况这小无角人身边还有守护他的无角魔战士,可看胡管事表情,他根本不知道那战士底细。

    但伊凡大师并没有提醒他这一点,只是就事论事地问:“这么说,这小娃娃是你们的奴隶?”

    胡管事硬着头皮道:“对。”

    “那他身上怎么没有戴奴隶骨?”

    “详细情况我也不清楚,据说这小无角人当时生病了,不适合立刻戴上奴隶骨。”

    “那总有奴隶印记吧?”

    “这个……也没有来得及打上。”

    伊凡大师表情仍旧很平淡,甚至语气都没怎么改变,只是扔出来的话却像炸弹一样把店中人都炸翻了:“所以你什么证据都没有就说我伊凡的学徒是你们店铺的奴隶?”

    什么?等等!刚才伊凡大师说了什么?众人怀疑自己的耳朵。

    胡管事忙辩驳:“我们有人能指认他,我们可以找到他的族人。大师,我们并不是胡乱……”

    胡管事突然哑巴了,刚才伊凡大师说什么来着?

    店中其他人在一阵寂静后闹开了。

    “刚刚伊凡大师说了什么?他说那个无角人是他的学徒?”

    “伊凡大师的学徒?一个无角人?这、这……”想说这不可能,可是这话确实是自伊凡大师亲口所说,他们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可是一位大骨器师竟然收了一名无角人当弟子?

    所有稍稍了解伊凡大师的人都知道,伊凡大师从不收弟子,他都是收学徒,只有拿到高级骨器师资格,也就是九级以上骨器师,他才承认对方的弟子身份。

    为此大家都知道伊凡大师口中的学徒跟弟子就没什么区别!

    胡管事脸色变来变去,店中喧哗声不断。伊凡大师这句反问,比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效果还要夸张,多少人的目光盯向严默,那目光如果能化成实质,严默后背九成已经起火。

    胡管事咽了口口水,困难地道:“伊凡大师,您真的打算收一名无角人当学徒?”

    伊凡大师好笑地反问:“怎么?有什么规定说不准我收无角人做学徒吗?”

    胡管事脑中灵光一闪,脱口道:“可是上次城主大人让您收下他的第三子,您就拒绝了。难道我们有角贵族还比不上一个无角人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伊凡大师板下脸色。

    胡管事这时也回过味儿来了,他刚才说的话其实大大不妙,但话已出口,想要收回已经不可能。

    胡管事心一横,仗着店铺背后有大巫撑腰,索性不要脸道:“大师,这无角人确实是我们店铺买下的奴隶,你要证据,我可以在之后找来他的族人作证。如果您只是可怜他,完全没必要说他是您的学徒,您可是大骨器师,大巫之下就是大师您们了,您如今说要收一个无角人做学徒,其他大骨器师要怎么做?”

    胡管事说到后面已经隐隐有用大巫威胁的意思。

    伊凡大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当下淡笑道:“其他人要怎么做那是他们的事情,我要收谁当学徒是我的自由。胡管事,胡德大巫知道你这样顶着他的名头欺压大骨器师吗?”

    这话非常重,重到胡管事根本无法承受。

    店中其他人也十分不满胡管事咄咄逼人的态度,所有人都知道他在说谎,尤其是从辨骨摊跟来的人。大家都猜出胡管事是看上了那小无角人辨骨的能力,想要把人强行收到手下,好彻底压榨那小无角人。

    如果换做其他场合,他们也许同情那小无角人的遭遇,但并不会多说什么,可现在牵扯到一名大骨器师那就不一样了。

    店中嗡嗡议论声响起,一些和胡德骨器店关系不好的竞争店铺直接就开始冷嘲热讽起胡管事,还有骨器师明言指责胡管事身为平民竟然对大骨器师出言不敬。

    “磐阿神在上!我怎么敢欺压大师您?我只是……”胡管事头顶冒汗,一步错,步步错,他已经骑虎难下,“对了,我只是不想让那无角人奴隶欺瞒您,伊凡大师,您要相信我,我绝对对您没有不敬的意思。我……”

    “我再跟你说一次。”伊凡大师掩下对胡管事的厌恶,依旧不温不火地说道:“我这个学徒早就收下,五年前我经过银狐森林偶尔见到他,觉得他在炼骨方面有一定天赋就把他收了下来。否则你以为他的辨骨能力从何而来?又是为什么会直接带着魔骨来我店里?而我今天又为什么恰好就在店中?”

    对哦!其他人恍然。伊凡大师不说不知道,一说他们才发现,真的好巧。之前觉得大师报价四万太高的人也觉得有了解释,这不是相当于先生变相给贫穷的弟子送骨币嘛。

    还有些人直接点头,就连店管事也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我说大师今天怎么会来店里,原来是为了见学徒啊。”

    “嗯,我和他约好今天在城里见面,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先跑去辨骨了。”伊凡大师一脸“小学徒不乖”的无奈表情。

    严默嘴角微抽,他这位新老师端着一张正直清高的老教授脸,嘴里满口谎言,说得他都快相信自己真的是他五年前收下的学徒。

    后女和后狮是表情最怪异的,可他们忍住了什么都没说。其实他们都有一点怀疑严默真是伊凡大师的弟子了。

    原战贴到他耳边,终于忍不住问他:“这些人都在说什么?”

    严默同情地看他:这就是在异国他乡还言语不通的悲哀啊,别人说得兴高采烈,自己却什么都听不懂。原战沉默到现在,不是他信奉沉默是金,而是他不得不沉默吧?

    忽然,严默心中一动,如果他的魂力和原战的魂力相连,原战是否能听懂他听懂的一切?

    想到就做,严默低语吩咐:“不要抵抗我,敞开你的心魂。”

    原战压根就不会抵抗他,感觉到严默的魂力侵入,他很自然地就放开了精神防守。

    胡管事也就在此时挣扎着逼出一句话:“也许是我的手下认错人了,我再回去好好问问他们。呵呵,伊凡大师,您大人大量,希望不要把鄙人之前的话放在心上,告辞。”

    胡管事狼狈离去,其他人看伊凡大师带着那小无角人一行进了店铺后面,也渐渐散了。

    而随着这些人的嘴巴,伊凡大师收了一名无角人当学徒的事很快就在乌乾城传开,不到晚上就已经传到了上层耳中。

    这边,胡管事回到店铺越想越气。他这趟没有达到目的,又觉得丢了大脸,不但恨上不给他面子的伊凡大师,就连最无辜的严默几人,他也深深恨上了。

    几个无角人而已,他就不信他真的弄死了他们,伊凡大师会对他怎样!

    “去,查查跟在那小奴崽子后面的两个无角人是哪个村落的!其中一人头上插有黑色羽毛,身上戴有骨器,十有*是附近村落的村巫。”

    “是,我这就去查。”店伙计看出胡管事心情不好,消失得特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