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43章 章回44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伊凡大师到了店后第一件事就是让人取来四万骨币交给严默,随后询问他有没有落脚地,如果没有,可以住到他府里。

    严默表示感谢,一顿后,道:“先生,您知道附近村落洪水过后染病的事情吗?”

    伊凡大师皱眉,“哦?”

    送骨币进来的店管事还没走,闻言多嘴了一句:“大人,您在府里炼骨不知道,经常到我们店卖草药的村落错过了约定时间,我找人去问,可是在城外主道就被拦回,说是去往那些村落的路都被封了,现在进城查得也严。”

    “你看到了?情况很严重?”伊凡大师问严默。

    “很严重,死了很多人,目前还有很多人在生病,可是对症的药草却不够,我这次让人带我进城就是为了购买草药。”

    “所以你才会辨骨赚钱?”

    “是。”

    伊凡大师点点桌面,“还需要多少?”

    “先生,老实说,这不是需要多少骨币的问题,我怀疑附近很多村落都已被传染上,而不止乌乾城东面的村落,如果想要救人,得让乌乾城城主和神殿一起出手才行,否则乌乾城迟早也会陷落。”

    严默不是危言耸听,就算这时候的人们因为交通缘故不怎么外出远行,但霍乱传染力度强,这时候的人又没有卫生概念,且正好是夏季,一旦上游水源被污染,村落和村落之间再互相走动一下,一病一大片,甚至席卷半个西大陆都毫不奇怪,同样的发展在他前世就有例可寻。

    店管事不以为然,“神殿已经出手,城门口查得那么严,路又被封了,外面那些无角人病得再厉害,我们乌乾城也不会……”话没说完,店管事有点尴尬地看向严默。

    严默摇摇手,表示他不介意。

    后狮捏拳。后女在心中叹息,店管事的看法也是其他有角人的看法,就算外面村落里的无角人全部死光了,只要有角人没事,他们就根本不会重视。

    原战眼睛有点亮,他的左手和严默右手互握,在别人看来稍微亲密得有点诡异,但是原战一点都不打算松手。他的祭司大人也不知做了什么,主动握住他的手后,他的耳朵就再也不是摆饰啦。天知道他只能看严默和别人交谈,却完全听不懂有多么毛躁,再这样下去,他就、就……只能去学炼骨族语言了。

    伊凡大师更加慎重一点,他也听说过一些疫病很厉害,在他小时候也发生过一两次,但是每次神殿都能顺利解决,为此他慎重也慎重不到哪里去,看严默忧心,想到无角人的身体确实不如有角人强壮,有角人没事,不代表无角人能挺过这次灾难,便开口道:“我等会儿去问问人,如果真的很严重,我会把此事禀报给城主知道。”

    “先生,我这里有几个治病的对症药方,不敢说一定药到病除,但应该会有一定效果。如果城主需要,我愿意献出。”严默自私,但不会自私在这种地方。就算没有指南监督,遇到这样的疫病,他也会尽一名医生该尽到的责任,除非危及到他的生命。

    只是给几个药方而已,如果城主府和神殿愿意接手,他还省了到处跑的麻烦,反正他就算不亲自出面,只要用到他的药方,他一样能减少人渣值。

    伊凡大师却很惊讶,“你愿意献出药方?”

    “是。”

    “好孩子。”伊凡大师满脸欣慰,表情还有点复杂,无角人生活不易,他们如果有什么药方或者神奇草药向来护得很严,以往他可听说过不少次无角人为了守护这些东西不惜拼到最后一人的消息。其实有角人何尝不是如此,谁愿意把自己的东西轻易献给别人?

    严默想要立刻说出药方,伊凡大师抬手阻止了他,“我先禀报城主,如果神殿没有办法,需要你的药方的话,我会带你去见城主,到时你再亲自献上药方。”

    伊凡也算是真心为严默考虑了,如果换了其他人,别说带严默去见城主,在得到药方后杀死严默都有可能。

    严默心中明白,对伊凡老人的印象又好了三分,可他也不敢全部指望伊凡大师的禀报。

    伊凡大师同样不清楚城主和神殿对无角人村落的处置态度,同意了严默先去购买草药的想法,为了防止严默吃亏,他还让店管事伊兹跟着他们一同去了药草店。

    有了伊兹在前,这次他们去草药店得到的待遇就完全不一样了。

    严默先去了刚才那家有广藿香的草药店,把他们的广藿香全部买下。

    那家店也得到了风声,看到伊兹带领严默过来,店管事笑容堆了满脸,不过他们的笑容大多还是面对伊兹,对严默四个无角人还是不怎么看得上,哪怕有传言说其中那个少年无角人很可能已经被伊凡大骨器师收为学徒。

    原战在走出该家店铺时回头看了一眼。

    那家店的店管事和店主凑在一起似乎正在说着什么,看原战回头也没放在心上。

    原战耳力好,又有严默魂力和他相连,虽然还不是很稳定,但也听了个大概。

    严默感觉到原战情绪变化,抬头:“怎么了?”

    原战转回头,“他们在打你腰包的主意。”

    严默轻笑,“那就让他们来好了。”正好有借口打劫这家店也不用担心指南惩罚他了——指南似乎并不反对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报复措施。

    从那家店出来,伊兹又带他们去了其他草药店。

    “这家七叶草草药店和我们店长期合作,店主人也比较厚道,如果你们以后再需要什么草药,就直接到这家店来买,报出阿澜店的名字,还能便宜一些。”

    在这家店,严默花了不少时间找到了他需要的另外几种草药中的两种:焦白术和紫苏。

    当然,这两种草药和他前世认知中的草药完全不一样,严默说了他需要的药草之药性,店家给他拿了好多种类似药性的草药出来,他最后通过指南才辨认出这两种药草。

    这两种药草的名字也不叫焦白术和紫苏,但指南介绍的药性和这两种药相符,严默便把它们当作焦白术和紫苏来使用。

    剩下的骨币,严默全部买了该店的新鲜草药和种子。

    一些普通草药价钱很便宜,几十骨粒就能买上一株,种子也不贵。

    伊兹看他解下腰间挂的小包往那些大筐大筐的草药上一碰,那些草药全部消失,吃了一惊。刚才在前面那家草药店他就想问,忍住了,可是现在他忍不住了。

    “你这小包看起来好像不像储物骨器。”

    “只是看起来不像而已。”

    “似乎能装很多东西。”之前他看严默收起那百来根拉曼草,虽然吃惊一个无角人有储物骨器,但也没太惊讶。可是一个大容量储物骨器和小容量的完全不同,只价格就天差地别。

    严默笑得腼腆,“还好啦。”

    原战盯住伊兹,怎么,这家伙也想打默的腰包主意?

    伊兹欲言又止。

    “管事大人,你想说什么?”严默收起草药问。

    “以后……你最后不要轻易当着其他人面使用你这个储物骨器。”伊兹狠狠搓了把脸孔,压下心中贪恋,警告无角少年道:“就算是有角人贵族,有储物骨器的也没几个,而且你这个储物骨器似乎容量还很大,大容量的储物骨器更少,如果让人知道你一个无角人手上就有这么一个大容量的储物骨器,就算你顶着大人学徒的名头,照样会有些大胆的贪婪者对你出手。”

    严默把腰包系回腰间,“谢谢。”

    伊兹忍不住问:“你这个储物骨器哪里来的?”他不觉得一个无角人能买得起这样大容量的储物骨器。

    “祖传。”

    “这样啊。”伊兹心想一定要把这件事禀报给大人知道。他此时还不清楚伊凡已经“了解”严默身世。

    原战:“那以后再需要装大量的东西怎么办?真不用?”

    严默:“干嘛不用?如果有人来抢,我们不会抢回去?”

    原战乐,哈!他就知道他的祭司大人不会一忍再忍。

    严默只是不想引起太多人注意,但如果有人打劫他,那就是两码事了。只要做得干净利落,短时间内,也不用担心会被人知道。

    四万骨币看起来多,跑了两家草药店就差不多用完。

    伊凡大师有意支持,但严默并不想占这个便宜。

    “我可以把自己炼制的骨器放到店里卖吗?还是店里直接可以收购?”回到阿澜店铺,严默问伊兹。

    “你会炼制骨器?”伊兹再次吃惊,这可比严默能辨骨还要让他吃惊得多。

    “会一点。”

    “我们店可以收购,寄卖也可,不过寄卖出去的骨器我们会收取两成的寄卖费。”

    严默急需用钱,“那我直接卖给你们吧。”

    “行,你把你炼制的骨器拿给我看看,你放心,就冲着你是大人收下的学徒,我们店给你的价格也不会让你吃亏。”

    “那就多谢了。”严默没有取出太出格的骨器,从腰包里挑选了一把骨剑和一把骨刀,都没什么特殊属性,只是比较锋利。

    伊兹认定严默最多只是一名低级骨器师,试了骨剑和骨刀的锋利度后也没怎么仔细查看,“瞧着还算精细,骨纹也都比较清晰,锋利度倒是不错,可惜没有剑鞘和刀鞘,而且样式和大小都有点返古,不是现在最流行的样式,这两种武器又都比较常见,两柄加在一起,我一共给你六千骨币,你看能接受吗?”

    “行。”

    伊兹让店伙计把骨剑和骨刀挂到墙上,当场结算了六千骨币给严默,“大人让我告诉你,如果你等会儿没地方去,就让我带你去他府中。”

    “如果不给先生添麻烦的话。”严默客气道。

    “不麻烦,大人好些个学徒都住在府里。不过你是唯一一名无角人学徒,到了府里后,你最好……咳!”

    “我明白。”严默理解地笑。伊凡大师属于有教无类的好老师,但不代表他府中的人和他的学徒都能接受一个无角人同窗。如果不是想找个安全清静的地方炼药,他其实并不是很想去伊凡府上。

    伊兹叮嘱了店中伙计几句,就带着严默四人去往伊凡大师府邸。

    伊凡大师的府邸在第二层,伊兹上去前警告四人一路不要多看。

    在严默等人离开不久,一名游勇打扮的有角人青年走入阿澜店铺。

    “客人,想买些什么?”店伙计带着笑容迎上前。

    “我的骨刀断了,想找骨器师帮我重新融合。”

    “这没问题!您来我们店就来对了,保证给你融合得又好又快!客人您大概几天想要?是自己提供材料,还是要我们店一并提供?一般我们的骨器师重新融合一把武器,如果材料足够,大约需要五天时间。”

    “我带了材料。”青年从骨镯中取出断掉的骨刀和融合材料,“我这把骨刀是五级骨宝,用魔骨炼制,你们融合时一定要小心,如果出了差错……”

    “您放心,谁家出差错,我们家也不可能出差错。如果真的出了问题,我们可以原价赔偿您一柄同样的五级骨宝。”店伙计看青年能拿出骨宝,且有储物骨器,知道青年身家不凡,笑得越发热情,“您这柄断掉的骨刀和材料,加在一起,我们作价一共一万七千骨币,如果融合的话,按规矩收作价的三成,也就是五千一百骨币,您看是否接受?”

    青年听了店伙计的估价,觉得这家店还算实诚,当即点头,“可以。另外这几天我不能没有武器,我想再买一把普通的骨刀替用几天,你能有什么好货推荐?”

    店伙计一看还有生意,当即笑成了一朵花,“有,有,当然有!客人来得真巧,刚刚有人才送来两把锋利异常的武器。您知道伊凡大师吧?”

    “当然知道。我就是听说你们店的主人是伊凡大师才找过来的。”青年摇手,“不过我不用那么好的,只要普通的就行。”

    店伙计笑眯眯,“这两把武器不是我们伊凡大师炼制的,不过也差不离,是他老人家的学徒亲手炼制。”至于这名学徒是一名无角人,自然就不用特别介绍啦。

    这个差不离可差得远了,青年了然地笑笑,也没反驳店伙计的话,“那你拿给我看看,如果真的不错,我会入手。”

    “就在这里,客人请看。”

    青年走到墙边,抬头,第一眼并没有看中,“就是这个?”

    “是呀是呀,您看这把骨刀,样式古朴,听说还是使用了古老的炼器流派手法,其锋利度比同等的骨刀都要利得多。”店伙计其实并不知道详情,但他们常年浸淫在店铺,自然知道要怎么介绍才能引起客人兴趣。至于这把骨刀是不是用古老的炼器流派手法炼制,除了大骨器师谁能看出?

    青年被说得有点心动。

    店伙计一看有门,再接再厉道:“您看这把刀的骨纹是多么清晰,就是一般用魔骨炼制的骨刀也没有这么清晰的骨纹,可见这把刀使用的原骨必定不同一般。”

    店伙计自己说完,也愣了下。哟!不看不知道,一看才发现这骨纹似乎有点不对劲?

    但青年已经把骨刀拿到手中细看,店伙计也不好再把骨刀拿回细问店管事。

    青年耍了耍,觉得轻重适合,把手握起来也舒服,又用手指弹了弹刀身,感觉韧性也不错,当下决定道:“好,这把刀我要了。多少骨币?”

    店伙计想说五千,话到口边改成:“八千。”

    “有点小贵,还行。”青年没多纠缠,很爽快地掏出八千骨币,“有刀鞘吗?”

    “没有,如果您需要……”

    “那就算了,我用兽皮裹一样。”青年拿了刀和凭据就走人。

    店伙计做成一单生意,还多赚了三千,很高兴,很快就把刚才察觉到的异样抛到脑后。

    与此同时,胡管事派出的店伙计已经打听到后女和后狮的底细。

    “你说他们来自东面的洼地村?”胡管事一下站了起来。

    “是。”

    “太好了!”胡管事大笑,“东面的路早几天就全部被封,他们是怎么进城的?这几个人肯定不按好心,走,你跟我去城兵所,把你刚才打听到的事一五一十全部告诉科托大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