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44章 章回44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乌乾城南边野地,一处村落的溪水边。

    一名无角人睁大眼睛捂着胸口绝望倒下,胸口被刀砍伤的伤口流出红黑色的血液,鲜血流入溪水。

    再往前看,几具尸体浸泡在溪流中,有的已经被泡得发胀。

    几名蒙着脸的有角人士兵靠拢,一名像是头目的人问:“都在这里了?”

    其他士兵提着还在滴血的武器,回答:“都在这里,一个没留。”

    “走!我们还得赶去下一个村落。”

    “头,这里的尸体不用焚烧吗?”

    “那不关我们的事,后面会有人来处理。”

    这几名有角人士兵跨上骑兽的背,迅速离开了这座满是死尸的无角人村落。

    另一头,从阿澜店铺里出来的有角青年用兽皮裹好骨刀往身后一背,从南城门出去了。

    他进城就是为了修刀和买把暂用武器,目的达到就用最快的速度往伙伴等待的地方赶。

    “你总算来了!快,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它的老巢,刚才扎罗去看过,那洞里至少有两只小崽子。”

    “母兽在不在?”青年加快脚步和伙伴汇合。

    “扎罗把母兽引开了,让我们几个负责解决雄兽。”褐发黑角青年无奈道。

    “真是胡来!他一个人怎么行?”青年微怒。

    褐发青年无奈道:“他想证明他比你厉害呗。”

    青年眉头皱得死紧,他一点都不想带上那个惹事精,可偏偏彼此父辈有交情,父亲再三让他照顾对方,他也不好拒绝。

    两人赶到洞穴附近,那里还躲藏了三个人。

    五人趴在草窝里低声说话,青年在了解洞穴的大致情况后,看扎罗还没有回来,不得不猫腰站起道:“我去找他,你们先不要动手,等我回来再说。”

    “要不我们一起去?”

    “不用,你们就……”

    “吼——!”

    轰隆轰隆,地面震颤。

    五人色变,青年转身往远处看,就看一头生红角的人在前飞速奔跑,后面的巨兽紧跟不放。

    “布华,母兽来了!快杀了它!”亡命奔逃的红角男子看到青年大喜,向着他就冲了过来。

    “蠢货!迅速分散!”青年布华低骂一声,命令其他人。

    其他四人和青年合作已久,一听命令就默契地四散分开。

    褐发青年边跑边骂:“他不是把母兽引走了吗,怎么又带回来了?”

    “糟糕!雄兽也被惊动了,快跑!”另一人一直在关注打瞌睡的雄兽,一看雄兽起身,吓得拔腿就往反方向跑。

    四个人四个方向,布华迅速解开背带,取下后面的骨刀,抖掉兽皮就向母兽冲去,他要给扎罗创造机会逃跑!

    “往东面跑!”布华与扎罗错身而过的同时大喊。

    扎罗已经被巨兽追得慌了心神,一时之下竟不辨东西南北,迎面就与雄兽撞上,“啊——!”

    情况危急至极,布华看自己离母兽还有一段距离,电光石火间来不及多考虑,转身用力把骨刀向雄兽的眼睛投去,同时反身扑向扎罗,一把把他按倒,再抱着他一路翻滚。

    “吼——!”巨大的雄兽发出疼痛至极的吼叫。

    布华深恨自己手中没有趁手武器,刚才那把骨刀还不知道能不能扎破那巨兽的皮肤,要知道,他之前那把五级骨宝的骨刀也不能给对方造成多少伤口,更被对方额前的粗角把刀给撞断了。

    他们来这里也不是为了猎杀成年巨兽,这种巨兽根本不好杀,他们来是为了找机会偷幼崽。

    被骨刀破相的雄兽疯狂踩踏附近草丛,想要找到那个暗算它的有角人类。

    布华听雄兽声音不对,滚出一段距离后,按着扎罗抬头向雄兽看去,这一看他又惊又喜。惊的是他伤了雄兽,对方说不定就要和他不死不休;喜的是那把普通骨刀似乎比他以为的锋利得多,虽然没有伤到雄兽眼睛,却把它的厚脸皮给划开了一条大大的伤口。

    布华眼睛落到地面,那把骨刀应该就掉落在那附近,可是……想要取回已经不可能,母兽也追来了。

    就在这时,幼崽的惨叫声响起。

    布华倏然转头,赫然看到褐发青年抱着一只幼兽飞快地向他们的反方向逃跑。

    两只巨兽一看孩子被偷,也顾不得伤它们的仇人了,雄兽暴怒地吼叫着转身就去追褐发青年,母兽则冲进洞穴,叼起剩下的一只幼崽这才追向褐发青年逃走方向。

    布华知道这是同伴在冒险帮他们,当下毫不犹豫地冲向他看准的那片草丛——希望那把刀没有坏,他可不想空手面对那两只巨兽。

    刀找到了!貌似没有什么损坏。布华大喜,握着刀就追了上去。他必须拖延两只巨兽的速度,好让褐发青年拉开距离。

    “等等我!”扎罗害怕两只巨兽返回,连忙爬起来就追。

    布华恨他败事有余,越跑越快。

    中途,布华一次次骚扰两只巨兽,他身法灵活,速度又快,往往都是砍一刀就跑,惹得被砍的巨兽回头追他,等巨兽追不到他又回头去追偷孩子的卑鄙人类时,他再跳出来重复上述动作。

    令他极度喜悦的是,他随手买的这把骨刀的锋利度和韧性都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追砍了两只巨兽七八下,刀身竟然还完好无损。

    “单顿!把幼崽丢掉!丢掉!”布华看距离已经合适,其他四人也已经追来,当即对褐发青年狂喊。

    褐发青年秒懂,转身用力把幼崽抛向远处灌木丛。

    幼兽发出凄惨叫声,雄兽一声狂吼,母兽向孩子落地的灌木丛跑去。

    就是这么一点时间差,布华挥刀砍向雄兽脚腕,褐发青年也配合地拉开弓箭对雄兽连射三箭,另外四人也同时向雄兽发起攻击。

    “吼——!”被围攻的巨兽愤怒异常,拱着脑袋就要冲击。

    “咔!”骨刀砍中巨兽脚腕骨,刀刃卡在骨头里差点拔不出来。

    布华舍不得这把锋利宝刀,硬是使出吃奶的劲死命拔/出骨刀,这才逃向褐发青年方向,“快跑!”

    五人再次拔腿狂奔。

    后面的扎罗追了一半就放弃,早就跑向营地。

    半个小时后,六个人在营地相聚,彼此都撑着腿直喘粗气,布华和单顿当场就坐到地上,精疲力尽。

    “好险。”单顿抹脸。

    其他人也纷纷坐倒。

    扎罗来得最早,也不知是为了平息大家的怒火,还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想要弥补,这位少爷竟然主动在营地附近的溪流中打好水,看到大家回来,立刻送上水囊。

    布华和单顿都没接,扎罗有点悻悻。

    另外一名同样是红角族的青年看在扎罗是同族人份上,接过水囊,灌了几口。另外两人也轮流接过水囊饮水,最后一个喝水的人皱皱眉,嘀咕:“水的味道怎么有点怪?”

    “大概天气渐热的缘故?”另一人道。

    那喝水的人嘟嚷两句,把皮囊塞上放到一边,不喝了。

    扎罗看到五人中有三人“原谅”了他,竟立马把愧疚抛到脑后,转眼就跟没事人一样,绕到布华身边,挑衅地看他两眼,竟然伸手就去抓他的刀:“你的刀不是断了吗?这是你才买的?好像比你之前那把刀更好。”

    布华手一让,没让扎罗抓到骨刀,他自己则心疼地看向之前立了大功的骨刀,那巨兽骨头太硬,拔/出骨刀时,他察觉刀刃似乎缺了一小块。

    “好像也不怎么样,刀口坏了,又得进城去修补。我早就跟你说换一把高级骨宝,如果你听我的,那两只阙罗兽有什么好可怕的?如果不是我的那把九级宝刀被我父亲拿去给大巫祭炼升级,这次我们根本不用这么麻烦。”扎罗嘴贱地嘀咕。

    单顿撇嘴。其他几人没吱声,他们都知道红角青年扎罗的身份底细,虽然讨厌他,但谁也不想明着得罪他,这里唯一和扎罗地位相当的就是布华,但布华对这个拖后腿的也是照顾比排斥多。

    布华懒得理他。从骨镯里掏出兽皮小心擦拭刀身,擦着擦着,他忽然发出一声惊疑。

    褐发青年单顿就坐在他旁边,闻声抬头,“怎么了?”

    “这把刀……”布华疑惑。

    扎罗又咋呼开了,指着骨刀瞪大眼睛,大声叫嚷道:“磐阿神在上!这刀竟然、竟然在自己恢复?布华,你买了高级骨宝吗?”

    其他人一起看向刀身,刚才他们虽然都只扫了一眼,但都很清楚地记得这把刀靠近顶端的刃口部位缺了小手指大一块,可现在,他们竟然用肉眼就能看出那个缺口在一点点消失!

    这时,严默已经去了伊凡大师的府邸。

    就如店管事伊兹所说,他并没有受到什么优待。

    在伊兹介绍他的身份后,里面出来一名侍者,把他带到一个小院,很随便地交代道:“以后你和你的随从奴隶就住在这里,但并不是给你永远白住。按照府中规矩,新学徒前来,前三个月可以免费住,但三个月过后,如果大人没有特别交代,你必须每月交两千骨币的住宿费。前三个月,你们可以到大厨房吃饭。三个月后,吃饭同样要骨币,你们也可以自己在院中开火。”

    后女和后狮咋舌,一个月住宿费就要两千骨币,这对他们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数字。

    严默虽然也觉得两千骨币的住宿费过高,但他相信伊凡大师既然敢开这个口,肯定不是单纯地想赚学徒的住宿费。

    果然,那侍者面无表情地继续介绍道:“作为学徒,你们前三个月每月都可以免费领取一批材料,材料可以用于前期的炼骨,也可以用于后期的制器。三个月后你们可以向府中低价购买材料用于炼制骨器,炼制出来的骨器可以卖给府里,府里会给予高出外面店铺的收购价收取。”

    严默觉得这种激励方式不错,以后可以用在九原的高年级学生身上。

    侍者指指墙面,“那里挂有府中地图,绿色的地方可以随便去,蓝色的地方需要得到管事允许,红色和黑色的地方没有大人的许可,任何人都不准随便踏入。如果犯错,好运的会立刻被驱逐出府,运气不好的都下了魔鬼深渊。”

    侍者介绍完这些,竟然转身就走,连个告退都没有。

    后女和后狮对有角人的傲慢习以为常,严默和原战是压根没放眼里。

    没人介绍院落设施,严默带头主动参观了一遍。

    院子不大,但主人房、奴隶房、工房、厨房等竟然一个不缺。其中用来炼制骨器的工房设施尤其完善,里面还摆了很多工具。

    天色已近傍晚,严默先带后女和后狮按照地图去大厨房吃饭,忙了一天,他和原战能忍,后女和后狮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大厨房距离他们的院落并不算很远,绕过一个小花园就到了,以此也可以判断他们住的院落很外围,但严默很满意,吃饭方便嘛,反正他们也不会在这里住很久。

    大厨房附带餐厅,里面分两排摆了二十来张长木桌,有点像古老的酒吧,粗重的木制吧台后有人忙碌,厨房还在更里面,有个大大的窗口可以传菜。

    大概到了吃饭时间,餐厅里人还不少,绝大多数都是有角人。

    后女和后狮站在门外不敢进去,他们来过乌乾城不少次,可从没有进过一次食铺,不仅因为里面要价高,主要是那个氛围也让他们不敢迈入。

    “进去啊,怎么了?”严默回头喊两人。

    两人鼓足勇气往里跨了一步。

    “砰!”后狮被撞得后退两步。

    撞人的人先骂了起来:“哪家的奴隶不长眼,这里是你们奴隶能来的地方吗?”

    严默:……真是到哪儿都有这样的人。

    后狮怒,后女挺起胸膛,“我们不是奴隶。”

    “不是奴隶,这也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滚出去!”

    后女和后狮不敢得罪有角人,两人捏紧拳头忍耐着就要往外退。

    严默脸色一沉。

    原战松开严默的手,往前跨了一步,一把抓住那有角人的脖子往后一扔。

    “砰!”

    “稀里哗啦。”

    “啊!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

    那有角人被砸到了长桌上,一张桌子被他撞翻,上面的锅碗瓢盆全部飞起,惊叫声、叫骂声数起。

    这个变故太突然,谁也想不到无角人竟然会主动出手,还这么快、这么有效。

    那被扔出去的有角人的同伴一愣之后,大怒下一起围住原战和严默四人。

    “你们这几只无角猪!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伊凡大师的府邸动手,来人,把他们给我抓起来!”一名皮肤棕红的红角中年怒声暴喝。

    府卫闻声而来,加上餐厅中看热闹的人群,把四人团团围住。

    那被扔出去的有角人像只愤怒的公牛一样冲了过来,“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这个肮脏卑贱的无角奴隶!全都给我让开!”

    同一时间,布华等六名青年用最快的速度赶回乌乾城。

    在城门口,六人分别把手浸入水盆,水盆的水没有变色,扎罗不耐烦,骂骂咧咧地催着众人。

    城卫看到这六人一身游勇打扮,也不敢太得罪他们,看他们只沾了下水就把手提出也不敢说什么。

    六人一起通过验证,赶紧飞跑向阿澜骨器店。

    店伙计一看之前买刀离开的青年竟然又回来了,还以为他觉得那把刀买贵了,当下就有点忐忑。

    另一名无角人店伙计看同事没动,只好自己上前,“诸位客人,想要买什么样的骨器?”

    布华一眼看向之前他的刀挂的墙壁,“那把骨剑呢?”

    “什么?”无角人伙计还有点摸不着头脑。

    布华抬眼,看到之前的店伙计,立刻叫他:“喂,你过来!”

    那伙计一看躲不过去,只会堆笑过来,“客人,您是来拿那把骨刀的吗?这要等五天……”

    “别废话!我问你,和这把刀挂在一起的骨剑呢?”

    “啊?”

    布华急,“你不是说同样的骨器,一共有两把吗?我买了这把骨刀,用着还不错,这不,我的伙伴正好也想买一把骨剑,我就带他来了。那把骨剑呢?”

    伙计一听不是想要退货,立刻来了精神,忙一脸不巧地道:“客人,您来迟一步,就在一会儿前,那把骨剑刚刚卖出去!您要是早来一刻时就好了!”

    “卖给谁了?”

    “呃,这……”

    “快说卖给谁了?”扎罗一把抓住店伙计的衣领逼问。

    布华皱眉,东西已经卖出,扎罗这样做不是惹店家怀疑嘛?想到这里,布华拉开扎罗,对店伙计微笑了下,“我这把骨刀就跟你介绍的一样,确实比一般骨刀锋利,你知道这把骨刀是哪位骨器师炼制的吗?我想找他定做武器。”

    店伙计眼珠转了转,如果他说了是一名无角人炼制的,这客人是不是会立刻跑掉?

    布华看他这样,哪还有不懂的,立刻掏出一把骨币塞他手里,“我想见到那位骨器师,我要跟他当面谈要求。”

    布华的要求并不过分,很多定制骨器的都会选择和骨器师直接见面。

    店伙计用最快的速度收起骨币,挤出笑容道:“客人,您稍等。我先去问问看那位骨器师有没有时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