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45章 章回44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任何一家骨器店都会有常驻骨器师,阿澜骨器店也不例外,毕竟大师是不可能随便出手的。.一般低级骨器师会常驻店内,中级骨器师轮流,高级骨器师轻易见不到。

    店伙计把事情禀告店管事,店管事也是同样想法,都怕客人一听那骨刀是无角人炼制的就跑了。

    过了一会儿,店伙计很恭敬地请出了一位黑角中年骨器师,店管事也跟了出来。

    布华眼睛在骨器师腰间挂的骨牌上一扫而过,见对方只是一名低级三级骨器师有点惊讶,不过想到那骨刀价格,布华与单顿互视,都想到了一个可能:会不会这骨器师根本不知道自己使用的骨头是魔骨?

    可是这可能吗?布华和单顿都有点想不通。

    布华先对骨器师行礼,也不多话,直接拿出骨刀,“这位骨师,我想要同样材料炼制的武器,或者你把相同材料卖给我也行。”

    布华说出这话已经不指望能低价买到同类魔骨,不过与其把这不知名魔骨交给低级骨器师炼制成低级骨器浪费,还不如由他找高级骨器师看能否炼制成骨宝。

    “哦?先让我看看你买的骨刀。”该骨器师没有立刻出口否认自己不是该骨刀的炼制者,他听店管事说了,还以为是件很简单的炼制委托,可听客人这么一说便感到事有蹊跷,当下要接过骨刀仔细看。

    布华犹豫了下,还是把骨刀给他看了。

    中年骨器师小心地持平骨刀,凑到眼前仔细看,越看他的表情越古怪。

    “你说这骨刀八千骨币就卖了出去?”骨器师眼也不转地问店伙计。

    店伙计心想自己不会卖贵了吧?可是他把价格报给店管事,店管事也没说什么。

    店管事却比店伙计想得更深,当即凑到骨器师面前,低声问:“河越骨师,这骨刀是不是卖低了?”

    “何止卖低!如果我没看错……你去拿魔力含量测试骨器来!”中年骨器师命令店伙计。

    “您怀疑这是魔骨?可如果不是,这把刀就毁了。”店管事担心。

    “我有九成把握,还不快去!”

    张大嘴巴的店伙计赶紧闭嘴去拿测试骨器。

    就在此时,店门口又快步走进来两人,其中一人进店就喊那伙计:“你等等!同样的骨器还有没有了?赶紧拿出来给我看看,快点!”

    店中众人一起看向来者。

    “啊!是您?”店伙计一眼认出说话的人就是之前买走骨剑的人,他刚才还后悔呢,他卖给这人的骨剑就卖了五千骨币,没想到这人竟然主动找上门来了。

    店管事用目光问他,店伙计连忙告知:“这位客人就是刚才买走骨剑的人。”

    布华几人立刻看向对方绑在腰带上的骨剑,该骨剑也用兽皮裹了。

    中年骨器师却看向了另一个人,那人身上也挂了骨牌,同样是一名骨器师,不过对方是六级骨器师。

    那六级骨器师一看到三级骨器师手中的骨刀,立刻快步上前,张口就道:“这把骨刀给我看看!如果如我所想,我要了!”

    三级骨器师皱眉,他不喜对方的命令口吻,可对方足足比他高出三级,他顿时就感到为难起来,“这位骨师大人,这把骨刀已经卖出,我现在只是帮客人测试一二而已。”

    “哦?卖掉了?”那六级骨器师已经靠得够近,足够他看清楚那把骨刀的造型和材质,分明与他侄子的骨剑类似,“多少骨币卖的?我出双倍买回来!”

    布华一看情况不对,劈手就从三级骨器师手中夺回骨刀,冷脸道:“这是我的武器,我也不打算卖。倒是你们那柄骨剑,如果想卖,我也可以出双倍价格买。”

    六级骨器师惊异对方对他的不敬,正要翻脸,转眼看到布华和扎罗脖子上戴的骨器项链,出口的训斥立刻变成:“这两把武器是谁炼制的,我能有幸见见这位骨师吗?”

    店中人目光大多都投到那名三级骨器师身上,这下中年骨器师尴尬了,“咳,这位骨师大人,您是否看出这两把骨器的材质和炼制手法都不同一般?”

    “当然!难道你就是炼制这两把骨器的人?”六级骨器师恨骨不成器地瞪他:“你这个……!你简直就是糟蹋这魔骨!你当初炼制时就没有看出来这骨头不一样吗?你稍微测试一下又怎样?就算不成,也不过浪费一块普通骨头而已。你知道我测试完有多心疼?这种魔力含量接近一千的中级魔骨就应该炼制成骨宝,你竟然就只炼制成了最普通的骨器?这种魔骨还有没有?一起拿出来吧,我愿意高价收购。”

    中年骨器师冤枉得要死,就算他是低级骨器师,也能用肉眼看出这骨刀的材质不同一般,如果他真是这魔骨的拥有人,他肯定会愿意冒险测一测。

    “等等,凡事总有先来后到,明明是我先来,而且我已经跟这位骨师提出要买他所有与这把骨刀同样的魔骨,这位骨师大人,以后还请赶早。”布华不愿意了。

    六级骨器师想发火,可是顾忌到对方可能的身份,只能勉强自己道:“我们一人一半,这位游勇大人,这里是乌乾城,鄙人在城主府还能说上几句话,说不定你将来就有用到我的地方呢?”

    布华也不想欺压地头蛇,更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可是扎罗却冷哼了起来。

    那买了骨剑的青年脾气也不怎么好,一看扎罗就特别不顺眼,当下就回以同样的冷哼。

    顿时,店中气氛开始升温。

    眼看就要出事,店管事忙打圆场,这时不说实话也不行了,“诸位,抱歉,这两把骨器的炼制者并不在店内,河越骨师只是出来帮我看看骨刀有没有问题而已。”

    “那骨器师在哪儿?”布华和六级骨器师同时问道。

    店管事抹汗,“他现在应该正在伊凡大师府上。”

    一听伊凡大师的名字,两拨人狂喜,

    “原来竟是伊凡大师府上的人!请问是哪位骨师?”六级骨器师微激动道,他和伊凡大师见过几面,说不定还能套套交情私底下多交易点同类魔骨,如果还有剩余的话。

    店管事咳嗽,“磐阿神在上,这位骨器师是我们伊凡大师新收的学徒。不过……他并不是有角人,而是一名无角骨器师。”

    “……什么?”两拨人表情疑惑并迟钝,他们没听错吧?炼制这两把骨器的竟然是一名无角人?

    布华想了想,突然面露喜色。原来是无角人骨器师,怪不得他错把魔骨当普通骨头炼制成低级骨器。他就说嘛,再低级的骨器师只要稍微有点见识,也不可能干出这种蠢事,但如果是愚蠢无知少见识的无角人,那一切都有可能。

    布华能想到这点,其他人的反应也不慢,那六级骨器师对自家侄儿一使眼色,竟转头就走,且越走越快。

    布华一看那六级骨器师带人跑了,哪还不清楚他在想什么,立刻逼问店管事:“伊凡大师的府邸在哪里?快带我过去!”

    “我也去!”那三级骨器师也待不住了,他虽然不指望能从这两拨人手中抢下魔骨,但能见识一番总是好的,而且他也很好奇是什么样的无角人竟然能成为低级骨器师,而且用的手法还这么古怪。

    此时,伊凡府邸大厨房餐厅已经乱成一团。

    靠近门口附近的桌椅全部移位或倒塌,还有的直接断开。

    那冲过来的有角人被原战扔出去第二次,原战以为他已经手下留情,可那被扔出去的有角人和他的同伴却不这么看。

    于是原战和严默见识到了有角人的攻击手段。

    有角人普通身体强壮并高大,不算角,几乎与原战差不多高,有的人看起来比原战还要高壮。这让他们的冲击非常有力,头上的弯角和直角甚至能成为刺杀用的武器。

    当然,一般有角人很少会用自己的角做武器,他们已经习惯用骨器。

    在这餐厅吃法的人只有极少几个人是骨器师,其他人大多都是受雇于骨器师或者伊凡府邸、或者主动送货来的游勇。

    而不巧的是,那发怒的中年红角人正是一名七级骨器师,围在他身边的都是保护他的侍从和他雇佣的游勇,那被原战扔出去两次的壮汉就是那红角人的侍从之一。

    一名七级骨器师的侍从自然不缺骨器用,一道寒气突然袭向原战。

    原战身体微微一晃,一只表面被寒冰包裹的骨刀从他身边擦身砍过。

    “杀了他!”红角七级骨器师命令。

    “砰!”其侍从之一抬手,火球从他手中的骨器喷出!一颗接一颗砸向原战。

    餐厅众人脸色改变,这七级骨器师做得有点过了,虽然那无角人很厉害,不过在府里用骨宝战斗,也未免太大胆,当下就有人从后门绕出去禀告府中管事。杀死一个无角人没什么,但是破坏附中设施或误伤其他有角人,那就不好了。

    严默吃惊,他不是吃惊炼骨人能弄出火球,而是吃惊那喷出火球的有角人手中持的骨器很像是一个大喇叭口径的变异枪杆。

    枪杆后方有抓握处,上面很可能有控制的开关,他看到那持有人不停地用拇指按压侧边一处。

    原来骨器还能这么玩?严默拍脑袋,他明明是从那个机械发达的世界而来,却在炼制骨器时因为局限于自己不懂机械学、力学等相关知识,而不敢“胡来”。因为他从骨承学到的骨器大多都会为了维持原骨原身的能力,而保留骨骸的原本样貌,比如骨鸟、骨鼠、骨鱼、骨蛇人等。

    就是赞布也曾跟他说过,想要接近完整地保留某种生物的能力,最好能使用它的全骨。

    他因此进入思考误区,可炼骨人本身不知是失去了一部分古老传承,还是因为环境逼迫,他们开始用部分魔骨来尽可能炼制能发挥出特殊能力的骨宝,而为了最大化的利用骨宝,他们显然从各种角度深研了骨器的可能。

    严默看迷了眼,巴不得有更多有角人使出更多骨器,如果说他之前要跟伊凡大师学习炼骨的态度还无可无不可,现在则变成了迫切想要掌握对方所知。

    同时他也开始真正担心起东大陆的生灵起来,炼骨族如果人人都持有这样的武器,也就表示他们人人都相当于神血战士,且不像神血战士一样容易力量耗尽——用元晶怎么都比用自己的**能量来战斗划算。

    等等!用元晶?严默回忆了两秒,忽然笑了。

    祖神在上,希望炼骨族没有带上足够的元晶。

    不过,很快严默又收起笑容,他来头一天就知道两个大陆的元晶不能通用,那炼骨族人会不知道吗?

    他们如果知道必将会准备充分。或者他们打算在储备元晶用完之前,同时着手准备收集东大陆的骨头和元晶,进行现地炼制?

    这样一想,炼骨族人耗费了那么长时间和精力慢慢渗透东大陆一些势力的原因,也许就是为了收集足够的炼骨材料?

    在严默走神的这几十秒内,原战被围攻了。

    也许火球破坏大,攻击的人改成了水和冰,两者配合,威力陡增。

    可原战一样应付得很轻松,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训练九原的战士和学生,连三分力都没使出来,更没用能力,就只是用身体和速度躲闪。

    原战应付得越轻松,七级骨器师就越是不想放过他,他想达到目的,这个战士就必须解决不可。

    “喂,祭司大人,我能把这些长角的都杀了吗?”原战还能抽空和严默搭话。

    严默看有人接近后女和后狮,立刻把他们拉到自己身后,随口回:“别问我,笨蛋!跟你说几次了,你要宰人不要告诉我。”

    “呃,忘了。不过这些人先对我们动的手,我就算杀了他们,祖神也不会惩罚你吧?”

    “应该。”

    “嗯……”原战闪过冰箭,在水雾中飞起一脚把那不断下命令的七级骨器师踢到了墙上,嘴中还不忘说道:“算了,你还要跟那个伊凡大师学炼制骨器,我还是不杀他们,就弄残他们吧。”

    说着,原战就摸向腰间墨杀。

    被踢到墙上又滑下的七级骨器师不可置信地喷出一口鲜血,他再也没想到这个无角人竟然这么强,明明已经有三个人在攻击他,可他竟然也不知怎么就突破包围圈,硬是把在侍从环绕中的他给、给……。

    “杀!杀了这卑鄙肮脏无耻的无角猪!我要剁碎了他,我要生撕了他!”他身为骨器师,什么时候这么被人侮辱过?

    七级骨器师甚至忘了自己最初的目的,“把这些人都杀了!”他已经不在乎落口实,不过是几个无角人而已。

    “谁杀了他们,我可以不要骨币帮他定制一件最少六级的骨宝!”

    他的侍从、他雇佣的游勇,包括在周围看热闹的有角人听了这句话,顿时许多人一起心动了,就在这些人要一起出手拿下原战和严默四人之际!

    “你们在干什么?”一道暴喝远远传来,有人从后门进入餐厅,边走向前门这边,边骂:“府中任何地方都不准战斗,你们难道都忘了吗?全都给我住手!”

    “大管事!”好多人连忙收手,纷纷对来人行礼或者打招呼。

    大管事带了不少护卫过来,那些护卫已经先跑向战斗地点。

    严默已经命后女和后狮躲在他身后不要出来,同时放出红翅和尖刺护卫,手中也准备好了木刺,他们现在暂时还不想在有角人面前暴露神血能力,原战可以靠墨杀战斗,他用木针也不会太显眼。

    他现在有点后悔这五年中没有好好炼制几件具有特殊能力的骨宝武器出来——少有的几个也奖赏给了九原众战士头领和表现突出的战士,平时他和小黑炼制更多的是配给九原普通战士使用的大量低级骨刀骨剑骨矛,否则他此时也不会这么被动。

    “都给我住手!”大管事又吼。

    护卫已经要插入战团,眼看大管事生怒,那七级骨器师手底下的侍从和游勇也不好再继续,全都慢下了攻击。

    那七级骨器师看到大管事前来,皱眉,抹去口角鲜血,对原战戾笑:“算你命大。”随之很是不高兴地喝住自己的侍从。

    原战离开严默就不知道这些有角人在说什么,严默听懂了,但他听了只想把这句话还给那名骨器师,那位大管事真是来得太巧了,他再迟半秒出声,原战的墨杀百分百已经出鞘见血。

    而墨杀的特性……这些有角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你刚才那一脚踢轻了。”严默对退回自己身边的原战说。

    “那我再去补一脚?”原战也很惊讶,他踢的那一脚不重,但也不轻,可那七级骨器师竟然只吐了点血,“他身上似乎有护身的东西。”

    严默不用猜就揭开答案:“他是骨器师。”看来炼骨族在西大陆把骨器发展得相当不错,可以保护自身的骨器?这么实惠的东西,他决定空闲了就下手炼制。

    大管事走到众人中间,两边扫视,面色极为不愉,“谁来告诉我,都是怎么回事?”

    原战伸手搭上严默后脖颈,保证两人肌肤时刻相贴。

    严默这边还没说话,那边已经恶人先告状:“是那几个卑鄙无耻的无角人先动的手!”

    “就是,伊凡大人的府邸什么时候无角人想来就能来了?”

    厅中还有几个无角人,这些人不知什么身份,听到这句话跟没反应似的。

    “是你们让我们来,我们才来的,你以为我们神……”

    “后狮!”后女村巫大喝。

    后狮警醒闭嘴,又不服地瞪向七级骨器师等人。

    还好高傲的有角人很少会把无角人说的话听入耳里,后狮话也没说完,竟无人注意到他最后那个神字。

    大管事转头看严默和原战,先打量了两眼,这才皱眉问道:“你们是谁?奴隶还是短工?为什么来这里?没人跟你们说府里的规矩吗?还有你们为什么动手?”

    大管事更好奇七级骨器师那么多人攻击这四个无角人,这四个无角人竟然一点事没有,而有事的好像还是有角人?这是四个无角人太强大,还是那七级骨器师和他的人太无能?

    严默看周围无人替他们说话,只好自己开口道:“是伊凡大师让我们来这里。规矩?带路的侍者明明说我们可以在大厨房这边用食,可这几个人却堵住门口不让我们进,还故意撞击我的同伴,用言语羞辱我们。”

    “所以你们就先动手了?”大管事板下脸。

    严默目光一点点变冷,“对。”

    “大管事您看,他们都承认了!”七级骨器师那边的人立刻叫嚣起来。

    大管事,“按照府里的规矩,动手的人不管是谁都要被惩罚,而这件事错在你们,你们四人需要承担一切后果,你们可服?”

    原战的手掌微微用了点劲,严默突然笑起来,“服,怎样?不服,怎样?”

    “好嚣张的无角猪!就该把他们关到牢房里,再搭上奴隶印记,戴上奴隶骨,好好惩罚他们!”

    “对,早就该这么做了。凭什么这些肮脏的无角猪能和我们在一起用食?”

    “伊凡大师就是心肠太好了。”

    “那也不能对无角人心软,这些无角人虽然愚蠢,心眼却坏得很!”

    后狮捏拳忍得身体直抖,后女还算沉默。其他几个无角人则像没带耳朵一样,或者他们早就习惯这种程度的辱骂?

    大管事也很不爽严默的态度,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服,你们按规矩接受惩罚,到府中地牢待上一个月,另外给马歇尔大人等道歉赔礼,直到他们满意为止。不服,哼,你们就做被打个半死再被送去做奴隶吧,到时谁都救不了你们!”

    “是吗?”严默已经深切感觉到西大陆和东大陆的不同,至少东大陆的人不会从物种本身就鄙视他,但西大陆只要你是无角人,你就是再有理由,说出来也没用。

    大管事等人不知道严默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看他的表情和说话态度不像是愿意乖乖受惩罚的样子,但说他要动手似乎也没那么愤怒,倒是他身后的无角人气得脸红脖子粗。

    那七级骨器师身边一名侍从突然道:“如果你们不想死,那就把你们的所有东西全部陪给我们马歇尔大人!”

    “干脆让他们给马歇尔大人做奴隶吧。”

    “那个无角人大个子很能打,给他戴上奴隶骨,以后应该能做不少事。”

    “嗯,确实,瞧着那么健壮,只留着配种也不错。”

    围着的有角人开始对原战四人评头论足起来,而原战竟成了四人中最受欢迎的奴隶人选。

    严默抬头瞅原战,奇怪他怎么能忍住不动手。

    结果一看,严默差点笑出来。

    原战那表情就像在看一群猿人对他哇哇乱叫,还满脸嫌弃。

    “你们听到了没有?马歇尔骨师大人大量,你们只赶紧把身上所有东西都交出来!”大管事不耐烦地喝道,想尽快把这件事了结掉。

    原战捏捏严默的脖子,“我想起来了,那里面有两个无角人曾在一家草药店里出现过,他们大概看到你使用腰包。”

    “你的意思是他们故意撞后狮,激怒我们,就是为了得到我的腰包?”

    “他们大概以为随便吓吓你,就能把腰包弄到手。”

    “看来伊凡大师学徒的名头也不太好用嘛。”严默摸下巴。

    原战一针见血地指出:“你才进来第一天,你说伊凡大师是会为你撑腰,还是更在意一名七级骨器师?”

    严默叹气,“其实我真的很不喜欢打架,我还想跟这里的城主商量能不能一起想办法解决霍乱的传播。”

    “跟他们说理没用。”

    “我知道。”

    “那么?”

    “动手!”

    原战和严默同时动了。后女和后狮此时已经成为累赘,但两人并没有抛弃他们,可是先解决了这个后顾之忧。

    大管事等人看原战和严默嘀嘀咕咕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话,已经越来越不耐烦,正准备再度威胁,哪想到人家先动手了。

    阿澜店铺的人和布华等人已经赶到府邸门口,店管事说明情况,侍者先把人请入,然后带着店管事先往上禀报。

    布华等人在一墙之隔的地方焦急等待。

    这时,严默的肚子忽然鼓了下。

    巫果很不是时候地叫道:“我感觉到了!我想要的那东西正在靠近我们。”

    严默:“活的?长腿的?”

    巫果也不明白,他之前还以为还有一段距离,可现在他很清楚地感觉到了那东西在向他们靠近。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12点前没写完,这章不太好分开,就今天传了,周日会再写一章上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