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46章 章回44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我头顶三根金黄翎毛,身后还有一对小翅膀,两只爪子变成了四只,桀桀桀,我也变成了小两脚怪啊小两脚怪!”

    一只胖娃娃撅着光溜溜的小屁屁,一边呀啦呀啦地唱着很欢乐的歌?一边用力拖拽着一个人形的大白胖子,吃力地在草丛中挪动。

    大白胖子即像是一株巨大的根块植物,又像一块滑溜溜的白色大石头,没有脚,屁股下面也没有根茎,整体形状像一尊盘坐在地上的弥勒佛,白白胖胖,肚子很大,脸上没有明确的五官,头顶上顶着一头乱发似的手指粗枝条,枝条上没有叶子,每一根枝条的尽头都挂着一个小小的白胖娃娃,如果严默看到这些果子,肯定会说:好像人参果!

    小娃娃累得吭哧吭哧,拖一会儿歇一会儿,他原本在天空上飞得好好的,正要把这个他觉得很好吃的好东西带给默默分享,哪想到飞到一半,他竟然从空中掉下来了,然后他就睡着啦,等他醒来,他就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了。

    可他并不感到惊恐或奇怪,还十分高兴,变身是他们这一族在成年期前的最后一次蜕变,本来应该在他下次闭关后才会出现,一般都会变成自己喜欢或者想要变成的模样,他成天想着要变成和默默一样的小两脚怪的样子,会变成这样太好啦!

    最让他高兴的是,他还比真正的两脚怪多出一对翅膀呢!那个大两脚怪肯定会妒忌死他,桀桀桀!

    不过这次变身大概因为还没到真正能变身的时期的缘故?他变成这样好像暂时变不回原本的样子了。

    哎哟,愁死他啦,这么重的东西他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拖到默默面前呀,好想扔掉呀!

    “这是什么东西?小孩子?”在乌乾城周围巡逻的有角人士兵发现了他。

    “磐阿神在上!他背后有一对翅膀!”

    “他拖的是什么?”

    一队六人的士兵围住了小娃娃。

    小娃娃一屁股坐到地上抬起头,哎呀,又有想要打劫的来了。

    举起有着尖锐利爪的肉乎乎小拳头吹了吹,风落地,几株野草折腰而断,小娃娃发出了桀桀怪笑声。

    众有角人士兵谁也没有留意到那几株野草,只想到:……这个小娃娃看起来那么可爱,可笑声怎么那么诡异?

    可不管这个小娃娃多可爱,首先他是一个无角人,其次,他长了翅膀,第三,他拖了奇怪的东西。这样奇怪的无角有翅族肯定要抓起来交给神殿。

    伊凡府邸,店管事终于通过重重通报见到了伊凡大师,伊凡大师在听了事情经过后,立刻让人去把严默带到他面前来。

    府中侍从先去了四个无角人住的小院,没找到人,看时间猜他们可能去了大厨房,又赶向大厨房餐厅。

    等这名侍从到达该餐厅时,就站在敞开的大门口呆住了。

    厅中,四个无角人坐在一张长桌前,在用餐,桌上摆了很多骨器,还有鱼肉瓜果,其中一个无角人吃得头都不抬。

    不,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

    侍从愣愣地走进餐厅,先低头看看,再抬头看向周围的墙壁。

    磐阿神在上!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那些高贵的骨器师大人,还有那些厉害的游勇大人们,竟然都嵌在了餐厅地面里和墙里面?很多人连衣服都快被扒光了!

    这些人就像是硬生生地被按进了墙壁里和地面里,有些人闭着眼睛不知死活,有些人明显还有意识,一双眼睛死死瞪着外面,表情似乎在努力挣扎,可惜嵌合在石头里的身体纹丝不动。

    这些还醒着的人看到侍从进来,立刻对他大叫:“救救我!快叫府卫来!”

    “去告诉神殿!让神殿派人来抓他们!他们是恶魔!他们一定是恶魔深渊派来的魔战士!”

    “不要叫外面的人,先去禀告伊凡大人,快去!”

    侍从听到了熟悉的叫声,转头赫然看到了大管事。

    大管事痛苦呻/吟,他被嵌在墙里,面对方向正好可以看到四个无角人,他看四个无角人的表情极度恐惧和震惊,还有着深深的后悔。

    侍从不敢再往里面走,恰好原战抬头看向他,两人目光相对,侍从竟一愣之后转头就往外跑。

    原战狠狠撕下一条肉,用力咀嚼。

    “我去收集点食物,你们先用。”严默笑,拍拍后女的肩膀,把桌上的骨器骨宝骨币袋储物骨器等全部装入腰包,起身走向厨房。

    “是,大人。”后女的心脏到现在还在狂跳,眼中满是对严默和原战的疯狂崇拜和敬仰。

    后狮出生以来头一次可以放开肚皮吃到这么多好东西,现在他满脑子就顾着吃了,有神使大人在,他什么也不怕。

    厨房里的人都还在,可不论是有角人厨师还是无角人奴隶,看到他进来收集食物都没有人敢阻止他,甚至只要严默稍微靠近他们一点,他们就吓得连连躲避。

    严默也没客气,他把大厨房里所有做好的食物和储备粮全部装入腰包,硬是把人家仓库搬空。这样做虽然有点对不起伊凡大师,但只是大厨房而已,想来还不至于饿到伊凡大师本人。

    四人没有立即离开,严默特意等到伊凡大师前来,好歹人家对他表达了善意,他要走怎么也要知会别人一声。

    只是可惜他本来想跟伊凡大师学习有角人现在的骨器炼制方法,现在很可能无法实现了。

    如果可以他也想继续掩藏己方的实力,但有角人和九大上城势力不同,他们不少人明知他是伊凡大师刚收的学徒,可仍旧敢对他出手,无非是无角人在西大陆的地位低的几乎跟畜牲同等。

    为此他只能一定程度暴露己方的实力,至于暴露的结果是好是坏,目前谁也不知。

    伊凡大师身后跟了好些人,虽然他说不需要,他对严默的印象很好,完全不觉得对方会伤害自己,可惜他这么想,别人不这么想。

    乌乾城好不容易出了一位大骨器师,无论是城主还是神殿,都十分重视他,在伊凡大师都不知道的时候,他府邸中发生的这件事情已经被报给城主。

    侍卫们先一步进入餐厅,与那名报信的侍从同样,这些侍卫一进来就眼眸收缩,不敢相信他们看到的这一幕。

    “救我!快救我!杀了这些无角人恶魔!”那些被嵌在墙壁和地面里的有角人纷纷叫喊。

    一名侍卫回头想要拦住伊凡大师。

    伊凡大师轻轻推开他,执意走进餐厅。

    侍从中一人看清厅中景象,悄悄退出,他要把这个消息赶紧传上去。

    严默主动迎上前来,他对这些有能力且心胸宽广的达者向来尊重,而伊凡大师的表现也没有让他失望。

    “伊凡先生。”严默行礼,原战自然而然立于他身后。

    后女和后狮也丢下正在吃的食物,跑了过来,后狮还舍不得地拿篮子提着没吃完的食物。

    伊凡大师目光在餐厅中转了一圈,看向严默,他本来想问那两把骨刀骨剑的事,现在也问不出来了,“理由?”

    “两个,第一,他们妒忌您收了一名无角人学徒。第二,他们有人看上了我的储物骨器。”严默拍了拍腰包。

    “你是说他们故意挑衅你们,你们才回手?”

    “事实如此。”

    严默话音刚落,餐厅中就此起彼伏地响起阵阵大骂和辩解声。

    伊凡大师皱眉,“能把他们都放出来吗?”

    严默似笑非笑,“现在?”

    伊凡大师听着周围的噪杂声,觉得这里实在不是谈话的地方,“你们跟我来。”随后挥手对跟来的侍从道:“你们想办法把人弄出来,这事先不要传出去。”

    侍从领命。

    伊凡大师带着严默等人离开餐厅,顺着石子路就近去了附近最近一个会客厅。

    恰好在会客室里等得不耐烦的六级骨器师出来透气,一眼看到带路的伊凡大师,忙欣喜地迎上前,“伊凡大师,我是……”

    “我有点事处理,阿柳,你留下陪客人。”伊凡大师让店管事留下,没有停下脚步。

    会客室里布华等人听到声音出来,只看到一行人进入了小花园对面的会客厅。

    店管事留下,对走过来对布华等人抱歉道:“客人们请稍等,你们要找的无角人骨器师就是刚才那四个无角人中最年少的那一个,现在伊凡大师找他有点事。”

    “哦?那么小?”布华看到了严默的侧脸,天色将晚,他看得不是特别清楚,但也能看出那是一名年龄不大的少年。

    会客厅中,伊凡大师原地绕了两圈,叹口气,道:“我已经让人把你说的附近无角人染病的事报给城主,到底要如何做,我还在等城主回复。”

    “多谢先生。”严默习惯性地拱手。

    伊凡摇摇手,“谈不上谢,如果病情真的像你说的那么严重,帮无角人也是帮我们自己。不过……”

    伊凡大师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他要直白地告诉严默,说有角人非常忌惮和不喜无角人强大起来吗?如果餐厅中发生的事被城主和神殿知晓,就算没死人,就算严默手中有救疫病的药方,城主和神殿恐怕也不会放过他们。甚至很可能在得到他们的药方后就派人解决他们。

    “你们应该更小心一点。”可惜现在说这些都迟了,暴露身上有宝物还不算什么,可暴露了他们实力上的强大,这才是要命的根本。

    严默不用伊凡大师细说,就知道他在担忧什么。

    “先生,已经过去一天,霍乱的潜伏期大约就在一天到三天之内,我们已经耽搁不起,如果可以,我希望现在就见到城主。”反正已经暴露,那就先把必须要做的事做成。

    “城主不一定会见你。”伊凡大师实话实说,“只要病情没有传入城中,又有神殿在……”

    “等传入城中就已经迟了,而且按照霍乱的传播速度,我怀疑城中很可能已经有人生病,只是还没有得到重视,很多人一开始只是拉肚子和呕吐,根本不会想到这是疫病。等到后期病人抽搐、脱水昏迷,再到死亡,即使是重视起来也会死上很多人。”

    伊凡大师迟疑,“可是神殿已经有安排……”

    “您是说城门口的水盆?”严默来到这世界后亲眼见到无数的不可能,所以他也不会怀疑炼骨族神殿的本事,但是他并不认为只靠那盆水就能杜绝病菌传入。

    “据说神殿已经派人在无角人居住区开始排查。”

    “那有角人呢?”

    “我们有角人一般都比无角人更强壮,也更不容易生病。”

    “希望祖神保佑你们不会传染上霍乱病菌吧。”

    “孩子,不要在有角人面前提起其他神的名字。”伊凡大师警告道。

    会客室,扎罗揉了揉肚子,起身走到门口低声问侍者:“恭屋在哪里?”

    侍者忙手指西边,“尽头小屋就是。”

    城主府,第二波来禀告的人赶到。

    一听是伊凡大师府上的人,卫兵不敢阻拦,城主早有吩咐,凡是伊凡大师府上来传消息的人都要直接带到他面前。

    当然,传消息的人并不能一下就见到城主,他们仍旧要先被带去见总管,之后由总管判断要不要带他们去见城主。

    “怎么,又有后续?”总管已经知道伊凡大师收了一名无角人学徒,且这名学徒在进入伊凡府邸的头一天就和该府的人闹了起来。

    总管把这事报给城主,城主已经让他派人去查探这名无角人的底细,目前他们已经知道那少年无角人带着的两名无角人来自附近的洼地村。

    “什么?你说的可是真的?”总管怀疑自己的耳朵。

    传消息的人用力点头,“是我亲眼看到。”

    “知道了。你先回去,有什么事速速来报。”总管打发了来人,转身就去找城主。这事很重要,如果那两名来历不明的无角人真的像传消息的人说得那么厉害,恐怕城主不会再这么坐视他们在城中闹将下去。

    乌乾城城主,年龄不过三十后半,身材高大,黑色的角又直又尖,脸上线条深刻,看起来就十分严厉。

    听完总管禀报,他放下正在擦拭的骨刀,没有回头,问:“你怎么看?”

    总管上前一步,“先把人抓起来?”

    “那是伊凡大师新收的学徒。”

    “那就把人‘请’到城主府?”

    城主转身,淡淡道:“之前伊凡大师派人来禀报,说他这个小学徒想要贡献可以治疗疫病的药方。”

    “一个无角人的药方?”总管嗤笑,“如果无角人的药有用,他们也不会死这么多人。”

    “听说那无角人还会辨骨?”城主抬头望向大厅顶上的雕刻,“又能对付得了那么多游勇和骨器师,看来这两个无角人身上似乎有不少秘密。派出去的战队回来了吗?”

    总管忙回答:“已经回来,南边那些严重的村落都已经被焚毁。北边还没有听到有人染病,西边和东边的村落较远,目前只是封路。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洼地村就是东边染病的村落之一,他们之前好像有派人来城中求救。”

    “你说有染病村落的无角人进了乌乾城?”城主微怒。

    总管咳嗽,“他们是从城门进来的,进来前都被神水验过。”

    城主这才放心,“就算如此,也不能让他们继续在城里待下去!”

    “是。”

    “把那两个洼地村的人杀掉,尸骨焚烧。另外两个来历不明的,让人给他们戴上奴隶骨,如果伊凡大师有什么意见,让他直接来见我。”城主做下决定。

    “是。”

    “让摩甘带队去抓人。”

    听城主说要派出乌乾城第一悍将的摩甘大人亲自拿人,总管觉得城主未免有点太看得起那两个无角人。

    伊凡府邸会客厅。

    伊凡对这名刚开口收下的无角人学徒真的有点不知该怎么办是好的困惑和焦躁。

    “先生?”严默掏出一小瓶药丸,“其实比起骨器师,我更是一名药师,这是我炼制的可以治疗霍乱疫病的药物,在病情较微的时候使用特别有效。”

    伊凡大师接过药瓶,他不觉得自己会用到这瓶药,但他还是对小学徒的好意表示了感谢,而严默的这个小小善意举动也改变了他原先的想法,他本来想让两人留下,等城主府来人决定两人的命运,“你们……走吧,我等下就让人送你们出城。”

    严默并没有意外伊凡大师会这样说,他笑道:“我们会离开。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些事希望先生您能记住。”

    “你说。”

    “关于疫病。我已经肯定这次的疫病是一种叫做霍乱的急速传染病,这种病前期看起来很像痢疾,但并不是,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病,治疗方法也不一样,千万不要混淆。”

    看严默表情认真,伊凡大师干脆拿出羊皮纸和墨笔记录。

    严默瞅瞅羊皮纸和沾水的墨笔,挑挑眉,继续道:“霍乱的传染途径有四,第一,水源传染,只要是病区流经的水源都可能污染其他地区的住民,越接近病区,被传染的可能越大。”

    伊凡大师手一顿,他们乌乾城在下游,水土丰美的同时,也会受上游水源影响,而上游水源附近就住着不少无角人村落。

    “第二,食物传染。第三人体直接接触传染,包括和病人直接接触,以及病人的粪便、食物和用水等。第四,苍蝇传染。”

    “一旦发现某地区出现传染者,首先需要隔离病人,病人的一切物品都需要用沸水熬煮后使用;其次要确定水源干净,用水和饮水必须烧至沸腾;第三,病人的粪便要用草木灰等搅拌,如有必要可以深埋;第四,如果药物不够,或者没有其他对症方法,可以使用炒过的食盐30克加100毫升的的开水混合后频繁服用。”

    严默又向伊凡大师解释食盐要怎么炒,炒多久,克数和毫升是什么,大约是多少等等。

    就在严默要说第二个药方时,摩甘带着一支战队要求请见伊凡大师,说是请见,但这位悍将已经带人直接向会客厅这边走来。

    “砰!”大门被推开。

    “伊凡大师请到这边来,其他人,抓住那四个无角人!”

    “是!”战队士兵冲了进去。

    伊凡大师大怒,“你们干什么!谁给你们的命令让你们到我府里抓人!”

    “大师,是城主直接下令。”

    “原来是摩甘将军。”伊凡大师不肯动,甚至隐隐拦住众人,“请你们暂时不要动手,我要见城主,我可以保证他们没有恶意。”

    摩甘桀骜,根本没把这位大骨器师放在眼里,手一挥:“动手!谁敢拦阻,一并抓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