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47章 章回44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放肆!这是我的府邸,你怎么敢?”伊凡大师生气。

    他手下的护卫立刻和士兵对峙起来。士兵看要和大骨器师做对,都有点不安。

    摩甘狠狠皱眉,“动手!有什么事我负责!”

    士兵有了这句话,当下就不再客气。

    眼看伊凡大师的护卫和士兵就要打起来,“先生,疫病厉害,请千万注意。”

    严默最后叮嘱一句,和原战相视一笑,一人左手抓后女,一人右手抓后狮,两人手相连,一阵风起,厅中骨灯一阵明灭。

    摩甘发觉不妙,冲上前去时,那四人竟然从这么多人包围的小客厅中消失无踪。

    “人呢?”摩甘不可置信地在会客厅中来回走了两遍,还用脚在地上跺了跺。

    伊凡大师也想问。

    “他们去了哪里?”摩甘走到伊凡大师身边逼问。

    伊凡大师一弹衣袍,“我还想问你呢。”

    摩甘怒问:“大师,您是不是给了他们什么隐身或者逃遁的骨宝?”

    护卫上前,不允许摩甘靠近伊凡大师。

    伊凡直视摩甘,“你这样是代表城主的态度还是神殿?就算是你父亲也不敢这样和我说话,或者你父亲就快要突破十级骨器师?”

    摩甘绷起脸皮,眼神阴狠,他特别不喜欢别人拿他父亲说事,他不想让别人以为他有今天的地位靠的都是那位乌乾城神殿祭司,也许就因为他有这样的想法,他做事才会如此狠绝,对任何人都不留情面。

    可是偏偏有些人反而以为他之所以敢如此桀骜跋扈,仰仗的就是他的父亲。

    “大师,请。”摩甘侧身,示意伊凡大师跟自己走一趟。

    伊凡大师也知道这趟他必须要去,另外那小无角人如此重视疫病的事,他也要亲自和城主说说这事才行。

    一行人经过门厅会客室,布华等人走出,从恭屋出来的扎罗认出伊凡大师身上的腰牌,他无视了摩甘将军,直接拦住他们,问伊凡:“您就是伊凡大师吧?您的那个无角人学徒在哪里?我们等他半天了。”

    伊凡大师停住脚步:“你是?”

    “我是赤源城出来做任务的游勇,途径你们乌乾城,我的伙伴买了一把骨刀……”扎罗三言两语把他们的来意说出。

    “我本来想问他这事,但发生了一些事情,他和他的同伴都已经离开。”伊凡大师也注意到扎罗胸前挂的骨链,对他点点头,对一旁的店管事道:“阿柳,你去府中二号仓库里取一些魔骨出来,看这位客人是不是需要。”

    “多谢大师。”扎罗笑,总算没有白来。

    布华等人也上前道谢。

    那六级骨器师和他的侄儿听说无角人离开也是满脸失望,这时一听伊凡大师愿意拿出他收藏的魔骨,连忙也挤上前表示他也想要。

    摩甘被阻住去路,本来他就因为没抓到那四个无角人而心有不甘,这时再见这几个人很不识趣的举动,当下就阴声道:“大师,城主还急着见您。”

    说着,摩甘就挥手要推开正好挡在他前面的扎罗。

    扎罗身手也不错,摩甘一挥手,他下意识伸手去格挡。

    “走开!”

    “你跟谁说走开?”

    “扎罗!”布华不想和乌乾城的战士将领起冲突,上前一把拉开扎罗。

    扎罗看摩甘目不斜视地从他面前走过,自觉自己被小看和侮辱,竟不顾布华拦阻,再次攻击了摩甘。

    摩甘受到攻击,哪肯放过这些人,“既然他们是来找那无角人的,说不定他们就和那无角人有什么勾连,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正好他需要一个出气对象,扎罗也算倒霉就这么撞了上来。

    扎罗等人本来就不是顺民,那六级骨器师也觉得摩甘不可理喻,加上伊凡府邸中的护卫都觉得摩甘对伊凡不敬而窝了一肚子火,摩甘这声命令一下,伊凡府邸门口彻底乱了。

    另一头,原战带着严默等三人在地底快速穿行,当晚就离开了乌乾城,直到过了封锁道口,他们才从地下出来。

    救人如救火,严默本来就打算弄到草药后晚上就回去洼地村一趟,不过是稍微提前了一点点而已。

    还没有从地下出来,巫果就焦急地在严默脑中大喊:“近了!更近了!往西南方走,快点!”

    严默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渴求心并不大,“不如我们先回去洼地村,等我把药配置好……”

    “不行!你别磨蹭了!你难道不想我和嘟嘟赶紧出来吗?那东西真的对我们很有用!”巫果大概急了,连续用力说了好几遍“很有用”。

    严默无奈,只得对原战道:“你等等,巫果说西南方有他需要的东西,我们先绕一点路。”

    原战自然没有什么不同意的。他本来想让后女和后狮先回洼地村,可他发现后女和后狮到了晚上竟然看不清周围三尺远,周围又有夜行野兽的叫声,只能把人带上。

    后女和后狮见此,主动表示要在原地等待,后狮要去附近捡拾干草干柴弄火堆。

    原战从严默那里拿了一个火把,手一晃,燃着火把递给后狮。

    后狮以为这是可以点火的骨器,可抓着火把看来看去都觉得更像木头。

    严默拿出一个小号角交给后女:“你们就在这里等我们,如果遇到事情,就吹响这个号角。”

    西南方,草丛里的蛇虫跟遇到最可怕的天敌一样,纷纷逃窜。

    “呀呀,默默你在哪里呀?这条路为什么这么长呀?累死我了,两脚怪不能飞真可怜,每天都要这么走啊走。”光屁股的小娃娃累了,啪唧坐到地上,顺便抬起小脚丫摸了摸,好像有点疼?

    戳戳光脚丫子,小娃娃批评:真是太没用了!

    不过他这一路走得真的好不容易,足足干翻了四五群来打劫的各种野兽和两脚怪。

    爬起来瞅瞅身后路,昨天他和原战他们在哪里分手的?应该是这条路没错吧?

    哎呀,不能飞到天上看路真的太麻烦啦!

    我要喝点水。小娃娃寻到溪水的声音,丢开大白胖子,啪嗒啪嗒地跑到溪水边——刚醒来时他还不会走路,刚站起来就跌倒,拖了大白胖子一路,他总算学会用两只脚走路了,不过走起来很像鸭子就是。

    小娃娃看到溪水,习惯地就要把头埋进去喝水,可他的头刚刚接触到水面,还有一点距离,他突然抬起头,嗅了嗅鼻子。

    水的味道似乎有点奇怪。

    再低头闻了闻,小娃娃肯定了,这水不是干净水,是脏水,不能喝。

    可是他好渴呀,小娃娃咬着手指苦恼,好吧,那就再去吃一个果子吧,希望这次不会再睡着。

    原战背着严默,巫果指路,两人在荒野中跑得飞快。

    严默还道:“这时候如果九风在就好了,他咻地就能把我带过去。”

    “等我能按照你说的利用其他能力弄出风来,我也能带你飞。”原战加快速度,身体几乎化作一道流星。

    严默大笑,“好,我等你带我……。”话没说完,他就被极快的风速呛得把脸埋到原战背后。

    巫果激动大叫:“近了!就在前面!我都能闻着味儿了!”

    骗鬼吧,你在我肚子里还想闻到味儿?不过他还真是第一次看巫果如此激动。

    “前面,左边一点,九点钟方向!”巫果不断发出指令,为了准确度,连九原现在特别流行的指方向方式也说出来了。

    严默莞尔,干脆用魂力向原战传达。

    原战则根据这些指令迅速调整方向。

    “保持十二点方向,继续继续……停!向右转弯,两点方向直行!”

    原战翻过了一座小山。

    “我感觉到啦!就在前面!”巫果兴奋地直顶严默肚皮。

    狂奔的原战突然刹住脚步。

    严默探头:“到了?”

    “不是,前面有情况。”原战察觉到草丛中蛇虫异状,而会造成这种情况,除了天火焚原,那就是……

    “桀!你们这帮坏猴子!这是我好不容易拖回来的,敢抢,打死你们!”黑暗的荒野中突然传来一声怪声怪调的小娃娃叫声。

    严默莫名觉得这稚嫩的嗓音特别亲切。

    “吱吱!”一群猴子在惨叫。

    巫果还在拼命催促严默。

    严默来不及多想,拍拍原战,“过去看看。”

    小娃娃可生气啦,他去找水喝,结果白跑一趟,等跑回来就看到一群大胆的脏猴子从山林里跑出来,想要偷他的果子吃!

    还有狐狸啊、山豹啊,这些动物也在围着大白胖子转。

    小娃娃生气地对着这些强盗就“噗噗噗”!

    于是各种各样的惨叫就响起来了。

    严默和原战已经看到了那株特别显眼的大白胖子,自然也看到了一个小娃娃与一群动物打成一团。

    “那是……幼年鸟人?”严默看到了小娃娃背后的小翅膀,先疑惑了下这么小的翅膀要怎么飞起来,后惊讶地笑道:“这小娃娃好厉害!”

    原战也承认,这长了一对奶翅膀的小娃娃别看还不到他大腿高,可战斗力真的非常强悍,小小的身子上蹦下跳,几爪子就撕扯得那些猴子、狐狸、山豹等浑身鲜血,时不时地还冲那些野兽吐唾沫……

    巫果急:“为什么停下来?就在前面啊!”

    “你说的就是那株……呃,人参果树?”严默找不出更恰当的形容了。

    “不是它?难道还是那帮野猴子吗!快,把它抢过来!”

    总觉得大白胖子和小鸟人有关啊,可是……还是先抢过来再说。严默戳原战,“目标,那个大白胖子。”

    小娃娃上窜下跳,小翅膀扇啊扇地做着助力,他打得太投入,等到原战和严默接近战圈才发现他们。

    “桀!”小娃娃看到严默,高兴地尖叫。

    严默:……好奇怪的叫声。

    “默默!”小娃娃跳起来,一脚丫把一只快要蹿到大白胖子身上的狐狸踹开,对着严默伸手连挥,高兴得连人话都不会说了:“桀!桀!”

    严默:咦?这一嗓子听起来怎么这么像他的名字?

    小娃娃一爪子把扑过来的一只猴子抓破相,再一爪子干翻一只山猫,嘴中则终于喊出来:“默默!快来帮我揍它们!”

    严默:这微妙的熟悉感,这奇怪的桀桀叫声,难道……

    原战发觉自己竟然能听懂那小娃娃在叫什么,虽然他的发音很古怪,但确实是东大陆通用语没错。

    严默接近战圈,迟疑地叫:“九风?”

    小娃娃乐得不住怪笑:“呀呀,默默呀,是我是我。”

    窝在严默肚子里的巫果忍不住了,竟然不等严默同意就钻出严默肚皮,墨绿色的枝条迅速卷向大白胖子,他要把大白胖子拖到面前来。

    小娃娃刚刚把最贴近大白胖子的山豹用风刃吹到一边,就看到他的大白胖子突然跑了。

    “呀?”小娃娃歪头,表情有点呆。

    可很快他就发现罪魁祸首,当即大怒,风刃一吹就向枝蔓割去,“这是我的!”

    巫果也在严默脑中大叫:“我的我的!我看到了就是我的!”枝蔓缠得更紧、拖得更快。

    小九风怒吼:“桀——!默默,揍他!”这个果子太坏了,钻到默默肚子里不出来就够可恨了,现在还来抢他带给默默的礼物!要揍,要狠狠地揍!

    严默:“……”

    巫果大概也有感觉?枝蔓被风刃割裂,他也不高兴了,竟然分出两根分岔,一根继续拖拽大白胖子,一根则去对付九风。

    小九风顿时把所有强盗都抛到了脑后,冲上去和枝蔓打成一团。

    原战摸摸地把那些还不肯死心的猴子狐狸什么的给一一抓起来扔到远处,同时微微放出了一点神战士的威压。

    “吱——!唧——!呜——!喵——!”一群野兽吓尿了,冲入树林就奔逃向各方。有些直接被吓软了腿,倒霉的就被天敌叼去当了夜宵。

    原战看外敌皆去,这才慢慢走到大白胖子身边。

    严默看着两头身小娃娃跟枝蔓缠成一堆,笑得前仰后合,这个缺德的,看得开心,竟然也不阻止一下。

    原战打量大白胖子,捏捏上面的人参果,又捏捏本体,“不像植物。”

    严默一边笑一边走过来,“哦?”

    他的形象其实挺可怕的,肚子中伸出一条老粗的藤蔓,那藤蔓一头缠住小娃娃,一头缠住大白胖子。

    原战抓住一枚人参果,轻轻一揪。

    “喂!”严默来不及阻止。

    原战瞅瞅人参果,闻了闻,塞嘴里“咔嚓”一口,一股奇异的清香传出。

    原战嚼了嚼果子,点点头,“味道还行,不太甜,应该没毒,你要来一个吗?”

    “别!”严默现在还不知道这果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就这么等不及?如果这东西有毒怎么办?”

    “我觉得没有。”原战也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看看吃剩下的一半果子,疑惑道:“奇怪,我好像特别想要吃它。”

    “它是好东西,你当然想要吃它!”严默脑中突然响起巫果愤怒的叫声。

    转头一看,两小不打了,九风身上仍旧缠着巫果的枝蔓,怒冲冲地抬头瞪原战。

    原战低头瞅瞅两小,把最后一点果子也塞进嘴里,故意用力,“咔嚓,咔嚓。”

    九风无师自通地两小手插腰,两小腿叉开,丹凤眼吊起,骂:“坏蛋!”

    严默笑倒。

    闹了一阵子,严默总算知道这株大白胖子是九风小朋友特地找来送他的礼物。

    巫果一听是给严默的,都要高兴疯了,“给我给我!”这下他不急了,也不去缠着和九风打了。

    “等等,先让我把情况弄清楚,最起码我得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严默安抚巫果,开始询问九风找到这果子的经过。

    九风比手划脚,用着不太熟练的通用语把过程说了一遍。

    原来九风看到乌乾城后,一时好奇就飞过去看了看,可是在飞到乌乾城附近后,他闻到了一股很好闻的味道——就是人参果刚刚成熟时散发出的香味。

    这里必须要赞一声九风的好运,他哪怕早一点或者迟一点,都很可能错过这株奇异的果树。因为这果树竟然长在深入地底近五百米下的大型溶洞中,与地面相通的缝隙也极小,它平时不会发出任何味道,只有在刚刚成熟时才会散发出奇异清香。

    而九风天生嗅觉灵敏,又可以把身体变到小孩拳头大,便循着香味找到了这株奇异的果树。

    然后他就跟原战一样,刚碰到这棵树,就不自觉地摘了一枚果子吃掉了。

    “我觉得果子很好吃,就想带来给你也吃。这东西很小,也没有根,我变大了弄出一个大洞就能把它带出来,可是我飞到一半就突然睡着啦,从天空上掉了下来,差点摔死我!桀桀!”

    之后九风又陈述了他是如何努力拖动这棵树,以及途中遇到多少强盗。

    严默边听边点头,“你说你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了现在这样?”

    九风,“嗯!”

    “所以你真实年龄就只有这么一点大?”原战手贱,伸手捏住九风背后的小翅膀,把人提了起来。

    九风大怒,好你个两脚怪,竟然对本山神大人无礼!抓死你!

    “阿战,别欺负九风。”

    九风:“我要变回来!变回来!”

    原战发现九风也许刚变成/人形的缘故,真实战斗力似乎下降了一大半,开心了,“你这对翅膀无用,我帮你烤了吧。”

    “桀——!”九风慌了,他竟然打不过大两脚怪啦,救命!

    原战学九风怪笑,“桀桀!你以前不是特别喜欢扯我和默的头毛吗,我也给你拔拔……”

    严默正要开口,“咚!”原战闭眼,很丢脸地脸朝下重重趴倒。

    九风大乐,“桀桀!让你欺负我,昏了吧?”

    严默:差点忘了九风的遭遇了。

    九风摆脱原战,气咻咻地跳到他的背上用力踩踏,还蹲下/身去拔他的头发。

    严默只好抱起九风,“山神大人,让我们来看看你带回的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严默左手抱九风,右手贴上了大白胖子。

    九风坐在严默怀里,扭扭小屁股,可高兴了,哎呀,他早就想摸摸这样抱他了。九风伸手搂住严默脖子,还不忘用爪子掐了掐巫果的藤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