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48章 章回44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查询物,菌类,属于第二条指南范围,查询此种菌类,简略介绍需要999点人渣值,详细介绍需要99999点人渣值,两种介绍可任选其一,请在五秒内决定。

    严默手抖了一下。这大概是目前为止他询问的物品中人渣值加点最高的一个了。

    还好这些查询类造成的人渣值加点,指南已经不会再按照点数对他施与惩罚,否则他真的要哭。

    而能够有这样的优待,是因为他在这五年中搞出了学校和医院,在扩张时也特别注意不要大肆捕杀野兽,甚至明文定下了春季不得捕猎母兽和幼兽、不得大肆捕杀同一类生命,非捕鱼期不能大肆捕鱼,以及任何时候都不准主动捕猎、捕杀智慧生物的规定。

    加上九原首领和各位战士头领在他的要求下,陆陆续续带回了一些生活不下去的部族,买回、救回一些奴隶,在冬季主动支援一些生活困难的部族,这些举动加在一起,让他的人渣值减点突破了七百万。

    在突破六百万点和七百万点时,指南虽然没有给予其他奖励,但作为鼓励,分别把查询类简略介绍和详细介绍的加点惩罚都取消了。

    而这也是严默现在敢于每遇到一个不确定的东西都用指南查询的原因。

    就算如此,这个加点也太夸张了,简略介绍999点就已经很过分,详细介绍竟然需要99999点?这跟10万点有什么区别?

    十点万啊,他得救多少生命、做多少事?

    严默心疼,可就因为需要点数多,这东西的价值也不用问,肯定就像巫果说的:很重要xn次方。

    一想到这人参果很可能涉及到他两个儿子能否出生的重要问题,严默直接选择了详细介绍。

    而指南在0.1秒内给他加了近十万点人渣值后,也很爽快地甩出了答复:

    ——水岩木,真菌类,多生于石灰岩溶洞以及水源丰富之地,外表似植物又似矿物,母体坚硬如石、光滑如冰,形如梨状,大小不等。天生天长,无根须、不开花、不长叶,菌子三百年一成熟。其果实(菌子)本身被证实具有特殊作用,成熟后采摘可用于孕子和炼制无魂之身。另,成熟果实富含能量,其能量含量堪比同等大小的十级元晶。

    注1:非身有异能者不能服用。

    注2:人工培育方法目前未知。

    注3:菌子一旦成熟,非大力采摘不会脱落。菌子全部脱落后,母体重新进入生长期,三百年后如生长条件适合,会再度结果。

    注4:脱离母菌的菌子如果在七分钟内没有使用,便会化作能量溃散。

    以下为菌子的详细使用方法。

    第一类使用方法:能源类……

    第二类使用方法:帮助孕子……

    第三类使用方法:炼制无魂之身……

    严默双眼微闭站在原地不动,九风等了一会儿,戳戳他。

    严默睁开眼睛,目光复杂。

    巫果似乎知道他在分神做什么很重要的事,没有来撩拨他,但他的一根枝蔓一直缠在水岩木上,细细的须子在人参娃娃似的果子上绕来绕去。

    “默,我要喝水。”九风吧嗒吧嗒小嘴巴,他还挺不习惯这张平平的嘴巴,刚才打架他想用嘴巴啄,结果咬得一嘴毛!

    严默一边继续分心查看指南介绍的详细内容,一边从腰包里掏出水囊,拔掉塞子喂九风喝水。

    九风一手勾着严默脖子,一手拖着水囊的底,咕嘟咕嘟灌了好多水。

    严默放下九风,围着水岩木走了一圈,解下腰包往上一罩,水岩木消失。

    巫果“啊”地大叫,“你怎么把它收起来了?”

    严默把腰包重新系回身上,随口问:“你知道用法?”

    巫果迟疑了下,“我大概知道。”这是他的本能。

    “我需要再研究一下,等大家都配合好了再说,现在还不太适合。”

    “哪里不适合?那你好歹先吃一个,这个很补充能量的,你不要我还要!”巫果急。

    严默蹲到地上把原战翻过来,“然后和你父……咳,和这笨蛋一样一起睡一觉?”

    巫果哼唧,“睡一觉有什么不好?我可跟你说,早吃早变强,你现在的魂力已经很强大,但想要突破还差一点,如果吃了一枚这种果子,你就可以打破原先的屏障,以后你的魂力哪怕不通过祭司之歌舞也能施展出来。”

    “我现在也可以魂力外放。”严默故意道。巫果知道很多,可这小子贼得很,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吞噬他的精神力和能量,却从来都是无利不起早。

    “你那叫什么魂力外放?”巫果嗤笑,“魂力外放是要能当作武器、当作护甲、当作御敌手段,这才能叫巫。巫如果不能用魂力沟通天地、不能沟通诸神魔、不能制敌,那还叫什么巫?在遥远的过去,你现在的本事连小巫都算不上。等你的魂体可以像实体一样具现,并且可以让它上天入地时,你才能叫中巫。真正的大巫……”

    巫果的语调突然降低,“真正的大巫其实跟神魔也没什么区别了。”

    严默压下略激动的心情,“果子,这世上真的有神魔吗?”

    巫果沉默一会儿,很神叨地说道:“你不是已经感觉到灵的存在了吗?至于神魔……只要你活得够长久,巫的能力逐步变强,你自己会找到答案。”

    严默把原战背到自己身上,有点沉,但他背得并不吃力。他现在这具身体也就是表面看着有点弱,其实背个几百斤野兽或干柴什么的,完全没问题。

    九风伸手要抱。

    严默困扰了一下下,他的手还得托着后面昏迷的大块头,真的没法再抱一个孩子。

    “九风,你能自己走吗?”

    九风举起小脚丫,这个动作让他咕咚坐倒,但就算坐倒,他还是把脚丫举得高高的。

    严默只好放下原战,弯腰看他的小脚丫,“怎么都红了?很痛吗?是不是用脚还不习惯?其实你可以变成爪子……不能变?哈哈!来,我给你吹吹。”

    严默抓住他的小脚丫,凑上去轻轻吹:“呼!呼!不痛不痛。”

    九风大人又换了一只小脚丫。

    严默好笑,蹲下,索性把他两只小脚丫一起捧起来,轮换着吹,他对孩子,尤其是这么点大的孩子的耐心总是特别好,“呼!呼!痛痛飞飞。回去我就给你做一双小鞋子。”

    吹完了,掏出化瘀止痛的药膏给他抹了抹,又找出软布给他把两只小脚包起来,“这样会好一些,如果还是痛,我就把你绑在身前走。”

    九风大人满意了,其实他的脚也不是疼得无法忍受,他能掌控风,虽然现在他的能量有点不好使,但让自己身体走得轻松一点还是能做到的。

    默默最好啦!九风大人觉得自己养的小两脚怪还是向着他的,放下脚,爬起来,踩了踩,拍拍屁股,歪歪倒倒地跟上严默,他还怕严默走丢了,伸出小爪子抓住他的衣摆。

    严默揉揉他顶着三根金黄翎毛的毛茸茸脑袋,再次背起原战,向来路进发。

    今晚注定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当严默背着原战、带着九风赶到约定地点时,后女忙迎过来,带着一丝愤恨和恐惧,低声快速道:“大人,不好了,乌乾城已经开始派骨战士出来清理周边村庄,南边的无角人村落都给他们杀干净了!”

    “哦?”严默看到了坐在火堆边紧紧抱成一团的一对孩童。说是孩童,其中一个已经是少年身形。

    “大人,神战士大人他、他怎么了?”后女看到严默竟然背着原战,大惊失色。

    “他没事,只是魂魄离体去了祖神那里,要不了多久就会醒来。”

    后女大喘气,“那就好。大人,您们走后不久,那对兄弟俩就找了过来,他们母亲是从火果村过去的,他们这次就是想投奔火果村,正好碰到我们。刚才我跟您说的事就是他们告诉我的。”

    后狮终于看清严默身后还背了一个人,忙跑过来要帮忙,严默摇头,背着原战来到火堆边才把人放下。

    后女和后狮已经注意到九风,但直到此刻,看到九风背后的小翅膀和他头顶的三根长长翎毛,后女才小心翼翼地问出来:“这位小大人是?”

    “叫我山神大人!”九风昂起头骄傲地道。

    严默惊讶,九风发音虽然怪异,但听起来似乎和有角人说的话发音差不多。而有角人说的话在西大陆显然属于官方语言,就算洼地村等村落拥有自己的方言,可他们一样会说有角人语言,只不过腔调会有点怪。

    九风得意,他的传承中就有这些两脚怪说的话,他听一听,能听懂,就知道要怎么说了,不过没有说东大陆通用语那么熟练。

    “山神大人!”后女和后狮不知道九风是什么山神,但看他的特异外形,就不由自主对他生出几分敬畏之心,也不敢因为他是一个三四岁孩子的外形就轻视他。

    那对抱在一起的孩童偷偷打量九风,他们也不知是福至心灵,还是后女和后狮教过他们,在看到严默目光对上他们后,两人一起起来——主要是大的拉着小的,冲着严默扑通跪下,大孩子嘴里低声喊道:“大人求求您,救救我们!”

    “你们俩先起来。”严默忍住捏鼻子的欲/望,夏天本来就炎热,虽然晚上要好一点,但这两孩子一靠近他,一股混合着酸腐、臊臭的气息就扑面而来。

    这种卫生状况,病情不传开才奇怪!

    严默不知道九风能不能抵御这种疫病,但禽类也会被霍乱病菌感染,他也不敢保证九风就不会感染上。

    偏偏霍乱这种病没有药物可以预防,只能从环境下手。

    可是这大晚上的,让后女后狮带两个小孩去水源洗澡也不现实,只能忍到明天了。他带的净水也不多,除了饮用,还要炼药用,这时也浪费不起。

    严默特意把九风和原战移到上风,给原战铺了兽皮垫子防潮,又给九风和自己铺了一块,拍拍干草枕头,示意九风先睡。

    九风稀奇地拉起小被子,咕噜滚到严默膝头边,枕着枕头,眼睛睁得大大的。

    严默微笑着轻轻拍抚他,招手让两个孩子坐到他下风处。

    两个孩子看到他温柔的笑脸,慢慢放松。

    严默走过去给他们一一把脉,两个孩子比较好运,目前还没有发现有发病的征兆,但也不可轻忽。

    严默让两个孩子坐下,弄出水罐边洗手,边问其中一个年龄稍大的小少年:“你们是从南边的村落逃出来的?跟我详细说说,你们那里有多少人生病,有多少人死亡,乌乾城的战士是什么时候到了你们村落,他们干了什么?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你们村还有多少人活着?”

    小一点的孩子舔了舔嘴唇,之前后狮已经给他吃过东西,但没有水,吃了水果也没用。

    严默把那罐子剩下的水递过去,“这水是烧开过的凉水,可以直接喝。”

    小孩看看大孩,见他不反对,这才敢把水罐接过来小口小口地喝水,他捧得很小心,这种黑色的罐子看起来就不便宜,他害怕打碎掉。

    小孩喝完又递给大孩,大孩子喝得比较快,还跟严默说了声“谢谢大人”。

    严默不打算再收回那罐子,反正有原战在,他瓶瓶罐罐多的是。

    大孩子大概刚才狠狠哭过了,眼睛红肿,喝完水,放下罐子,脸上满是仇恨地握着拳头回答:“大人,我们村已经没有人活着了,只有我们两个!那些有角人战士骑着战兽到我们村,让村长把所有人集中起来,又问病人在哪里,也让抬出来,村长和大巫还以为有角人大人来帮我们治病了,都很高兴,把没死的人都抬了出来。哪想到……”

    小少年一抹眼泪,“我爹我娘看到那些有角人大人都蒙着脸,还带着骨刀,心中害怕,就把我和阿弟藏到了草堆里,让我们不要出来。他们带着生病的大哥和阿姐去了,他们……呜呜!那些有角恶魔,他们把村长、把我爹娘、把我哥我姐都杀了!把全村人都杀了!”

    小一点的孩童放声大哭。

    后女无声叹气,补充:“这孩子当时吓坏了,他们之前说他们等那些有角人战士离开好久才从草堆里爬出来。可是他们刚爬出来就看到有火焰投向他们村庄。他吓得带着他弟就往附近村落跑,回头时就看到他们村都被烧着了。可他们到了隔壁的村落看到的也只有死尸,一个活人都没找到,两个孩子害怕,又怕那放火的人追上来,就连夜往我们这边逃。也幸亏他们命大,才没有在半路上被野兽叼走!”

    严默点点头,继续问了两孩童一些问题,大致了解到南边村落疫病发展得要比东边快且更严重。照这样发展下去,就算乌乾城不派人,这些村民最后能挺过来的也不会有多少。

    严默也把他的推断如实告诉了两孩童,随即起身在周围又撒了一些防蛇虫蚊蚁的药粉,“今晚我们就在这里过夜,等天亮我的战士醒来,我们再返回洼地村。”

    其实他们越早赶回去越好,乌乾城能灭了南边的无角人村落,他们也没有理由就放过东边的不管。

    只是夜晚行路艰难,没有原战这个“土地神”,他们想要在夜间快速穿行荒野危险太大,而且速度也不会快到哪里去,还不如等明天原战醒来再说。

    后女和后狮对神使大人有着无比的信心,荒郊野外说停留就停留,一点犹豫没有。

    严默拿了铺盖出来,让两个孩子和后女后狮先睡,说好他守上半夜,后女后狮守下半夜。

    后女后狮诚惶诚恐,连声说让严默先休息,守夜由他们来就行。那小少年也说要守夜。

    严默摇摇手,“我正好趁这时候多炼制一些药物,你们要想守夜,随便你们,但明天赶路必须保持足够精神,说不定我们回去就要收拾包裹往其他地方逃了。”

    两个孩子先被赶去睡了。

    后狮似乎有话想说,这家伙的胆子在无角人中确实算大的。

    严默一看他表情就知道他想说什么,“我和我的战士确实可以对付那些前来的有角人士兵,但是我们来到这里,磐阿神并不知道,如果我们动手,事情通过有角人神殿传上去,那位磐阿神势必会派出他的神战士来对付我们。到时我和我的战士光是忙着应付那些神战士就忙不过来,还怎么救人?”

    后狮用力一拍自己的后脑勺,羞愧地坐到了一边。

    后女瞪他一眼,先去睡了。大人说得没错,他们必须养足精神,明天肯定有好多事要做。

    严默低头,就看刚才还大睁着眼睛的小九风已经张着小嘴睡着,这小家伙也累了一天了。

    严默看着他口角溢出的口水,乐。

    原战呼吸也很平稳,严默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又给他把了把脉,确定没什么事这才拿出一应工具开始炼制药物。

    等把所有在乌乾城采购到的对症药草用的差不多时,天也已经快亮了。

    严默伸个懒腰,起来活动了一番,开始重新查看指南对于水岩木果实的详细使用方法和忌讳等。

    全部看完两遍后,他想巫果说他和嘟嘟能出来,大概就是指水岩木果实可以成为无魂之身这一点。

    不过想要炼制一具可以容纳灵魂的无魂之身并不那么容易。

    说是炼制,更像是培育。

    首先,果实要经过炼制,炼制过程极为繁复,还非常容易失败。

    其次,进入无魂之身的灵魂要很强大,否则在进入时就可能造成一定缺陷。

    最后,无魂之身在融合灵魂后要想彻底活过来必须得到大量的能量和一些特殊物品进行祭炼。

    “不用那么麻烦!”巫果在他脑中/出声。

    “你又偷窥我的思想。”严默抱臂。

    “没,是你自己想得太用力了。”巫果狡辩。

    “你知道这果实要怎么用?”严默现在把他当儿子养,轻易不想惩罚他。

    “你不是有个祖神奖励给你的育儿袋吗?”巫果大概是对严默所有财产最清楚的一个了,原战都没他知道的多。

    “嗯。”

    “那个育儿袋很强大,我能感觉得出来。有了它,就不用再炼制果实,你只要把果实放到育儿袋里,当然,在这之前,我和嘟嘟会一人进入一枚果实中,你再把果子放进育儿袋,要快,那袋子能保住我们的灵魂不散。之后你再想法祭炼果实,把它们变成我和嘟嘟的身体。”

    “那个育儿袋那么有用?”严默莫名愤怒了,他突然觉得他所做的一切似乎全在指南的掌控中,比如那个育儿袋、比如巫果的出现……

    巫果没有察觉严默心情异常,还一副为严默着想的腔调怪声怪气道:“以后你只要用那个育儿袋带着我们就可以啦,我不会再钻进你身体里了,听了这点是不是很高兴?”

    “高兴个屁!我宁愿你们待在我肚子里也不想做袋鼠!”

    他敢用他现在所有的信仰点数打赌,他的人渣值不扣光,嘟嘟融合的那枚果子恐怕永远都没有孵化的机会。

    这表示什么?这不就表示他要做一只长久揣着最少一枚最多两枚蛋的大袋鼠了?

    专坑爹的指南!祝你光棍十万年,再怀孕怀上三千年!严默对着天空竖起两根中指。

    恰好九风大人醒来,也学着他掰开手指,两只尖锐的小爪尖直指天空!

    “轰隆——!”

    “霹咔——!”

    瞬间,刚出的太阳隐入乌云,天空电蛇乱舞,荒野中狂风大作,又是几声雷鸣电闪,暴雨倾盆而至。

    严默抹抹脸,默默地收起两根手指。贼老天,算你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