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49章 章回44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不知是被大雨浇醒了还是到了该醒来的时候,严默刚过去,他就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那就赶紧出发吧,其他事情路上跟你说。”

    原战一跃而起,走到严默背后,忽然往他背上一趴。

    严默猝不及防,差点给他压倒。

    “你干嘛呢?”严默回头瞪。

    原战没说话,只是用手揽住他,可身体仍旧跟他紧紧贴合在一起。

    严默感到身后那明显的变化,反手用力捏了一把,“我又哪里刺激你了?嗯?这一大早还下着大雨呢。”

    “下雨更好,做起来更凉快,我们已经好多天没做了。”男人张嘴咬住他的后颈。

    “好多天是几天?有没有超过五天?走开,大人小孩一堆,你敢乱来我剁你。”

    原战低声笑,他一点都不在乎被人看,但是默肯定不愿意,“你昨晚背了我一路。”

    “早知就应该把你丢在原地不管。等等,你昨晚有知觉?”严默回头。

    “嗯,我当然只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但外界发生了什么我都知道。”

    怪不得他看到那多出的两个小孩一点都不奇怪。严默给他蹭得身体有点发热,如果不是有这么多人在,他倒真不介意在雨中来一发。

    九风晃过来,抬头看他们。

    严默迅速撤手,一把推开原战。

    原战也知道不可能真的进行下去,但想来还是不爽,低头瞅瞅脚边的小九风大爷,伸手指,戳!

    九风娃娃没提防,额头被戳了个正着,小身体不由自主往后一仰。

    “咕咚!”

    缺德的男人哈哈大笑。

    严默忍笑,提起醒来还有点迷糊的九风娃,又给他擦擦身上的泥水。

    九风眨眨眼睛清醒了,抖抖翅膀,张嘴就是一道风刃飞向原战。

    原战轻松闪过。

    九风怒,身体猛冲,“唰!”

    一瞬间,小娃娃变成小娃娃大的巨鸟。

    “祖宗!那真的是山神大人!”抽冷气的声音响起,看见九风变化的后女三人一起在雨中跪了下来。

    严默没管那两只,弯身收拾好铺盖等物,那两孩童睡的铺盖则顺势给了他们。

    两孩童十分感激,大的把铺盖卷起绑好负在背后,小的抱起那个水罐。后女和后狮瞧见还有点羡慕。

    原战一看严默开始收拾,立刻放弃逗弄九风,走到严默身边。

    九风看自己又能变回鸟身,心里一高兴也不再执意要报复某两脚怪。

    “桀——!默默你看,我又变回来啦。”九风爪子上还抓着两条裹脚布。

    “很好,九风,我要请你帮个忙,你往乌乾城方向飞,看他们城门口有没有什么动静,如果有较多人向我们这个方向过来,你就赶紧飞回来告诉我。其他人,我们现在就出发,走!”

    九风表示这是小事一桩,在天空盘旋一圈就飞向乌乾城方向。

    之后,一行人在原战带领下,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村落。

    原战方位感极强,也许是土地特别亲近他的缘故?凡是他走过一遍的路就不会忘记。有他在前带路,加上严默的亲和力,本来难行的荒野道路也变得好走许多。

    回到洼地村,老人赫和洼地村村长以及火果村、前山村的村巫都迎了出来。

    “如果要让你们收拾行礼,跟着我立刻离开,你们是否愿意?”严默上来就问。

    众人愣住。

    后女上前,把两孩童说的事转述给大家。

    众人听完,脸上顿时愁云密布。

    “我们跟着大人又能去到哪里?还有那些病人怎么办?难道我们要一起带上他们?”

    “外面野兽那么多、路又那么难走,现在还下着雨……”

    “乌乾城的大人们不是把路封了吗?也许他们根本不会来杀我们,就任由我们自生自灭也很有可能啊。”

    “对,他们屠光了南边村落,也不一定就会把其他村落也都杀光、烧光,如果我们都死了,还有谁给他们做奴隶、送供奉。”

    “就算没了我们,你以为那些有角人大爷会没有奴隶用?”

    本来大家还只是向严默提出各种想法,到后来这些人自己先吵了起来。

    严默并不打算一意孤行,他认真听完所有人想法,也觉得立刻把人转移不太现实,首先各村的病人如何带走就是一个大问题。他和原战再能干,也只有四只手,没办法把这些病人全部隔绝起来还能带着走。

    可惜他不觉得乌乾城的有角人会仁慈到放过这么一大片隐患,前世那些家禽牲畜饲养者,一旦发现大片感染的家禽牲畜,哪怕有一部分还是健康的,为了避免疫病扩散,也都会杀个精光。

    在这里,无角人在有角人眼里,其地位跟那些家禽牲畜有什么不同?如今乌乾城还有没发现疫情,一旦发现……所有附近的无角人大概都会成为被迁怒的对象!这跟心好心坏没关系,只是任何一个种族想要生存下去的自我保护本能而已。

    “我建议你们最好都做好离开的准备,乌乾城能屠光一片村落,自然也能屠光另一片村落,等他们赶到,你们再想走就迟了。”

    “可是……”前山村巫犹豫。没有人想要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他们好不容易才在野兽和有角人之间占下一块地盘,就这么放弃,谁也不知道以后的命运会如何。

    “只是做好准备,总比什么准备都不做的好。”严默言尽于此,该说的他都说了,到底要怎么做还是要看当地人自己。

    另外他也看出这些人都想他开口给个明确的承诺——承诺会保护他们。可他并不想把这个承诺轻易说出口,因为他不希望到时候有些人来不及救,倒反过来怨恨他们解救不得力。

    他救人,说白了只是出于职业本能和一点人道主义精神,再者就是为了减人渣值,可他并不想把这些人看作是他的责任。

    严默说完这些话就去看病人,不管乌乾城的人来不来,该做的事总是要做。

    三村村长和村巫在严默离开后聚头,苦着脸商量之后诸般事宜。

    严默看完一圈洼地村的病人,又赶往火果村。

    “我们得弄两只骑兽。”严默边走边说。他们都不是速度异能,就算有其他能力在身,也没办法提高多少速度。

    “你上次跟我说风是怎么形成的?”原战更想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吃了那枚果子醒来,他只觉得浑身能量满溢,似乎什么都能做得到。

    严默按照自己的理解,把风形成的过程和原因解说了一遍,然后又重复一遍:“在你能控风之前,我们需要骑兽。”

    “不是有九风吗?”

    “他是大爷。”严默笑,“再说,现在看他那小孩样,你舍得用他?”

    原战心想我很舍得,“对了,你不是有骨鸟吗?”

    “我只有大型骨鸟,那个胜在载重力不在速度,而且短距离并不适合。”

    “那为什么你不炼制一只能赶路的骨器?”

    严默脚步一刹,原战同时停步。

    严默拍拍脑门,“好吧,你说得对,我应该对骨器更上心一点。”

    想想看,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其实学了不少有用的知识,而且这些知识无论是在自保还是攻击方面都相当出色。可他似乎一直仍旧着重于医学和其相关的知识应用,把骨器和咒巫教给他的咒术全都放到了一旁。

    严默和原战赶到火果村不久,九风就在天空发出嘹亮的鸣叫。

    严默用号角通知自己的方位,又让原战爬到高处。

    九风眼尖又嗅觉灵敏,很快就找到他们。

    这位鸟大爷带回了极为不好的消息:“桀!默默,我看到一队有角人士兵骑着战兽向这边跑来了,很多人!”

    九风自己变过一次两脚怪后,现在也不说两脚怪了。

    原战看到九风不惜耗费能量变成/人形,就为了扑进严默怀里撒娇,不禁眼皮连连抽搐,越看这小鸟人越不顺眼。

    “九风,能麻烦你把这个消息传给那几个村落的村巫吗?”

    九风娃娃指指原战,“他去,我保护你。”

    原战挑眉。

    严默捏捏九风娃的鼻子,“可这个大笨蛋不会说这里的话,他去传递消息,那些人都听不懂。”

    原战决定今天就开始学习有角人通用语,他就不信他学不会!

    “可是我累了呀。”九风说的是实话,他现在还不能很好地控制变身,为此很耗费能量。

    严默一听,立刻心疼了,改变注意让火果村选了两名腿脚快的村民分别去前山村和洼地村传话,如果能顺便沿途通知其他附近村落更好。

    那两个村民不敢耽搁,得令就走。

    九风开心,在严默怀里滚了一圈又一圈。

    严默洗干净手,耐心地喂了他喝水又喂了他喜欢吃的肉和水果。

    原战冷眼旁观,忽然就不怎么希望两个儿子赶紧出世了。

    既然知道了消息,他们就不可能不管,从路途远近来说,前山村将是第一个迎接到乌乾城士兵的村落。

    严默把药物分给村巫弟子,仔细叮嘱了他一些注意事项,随后就带着九风和原战赶往前山村。

    虽然猜到乌乾城会派人来消除病源,但他们这么快就派出人手,还是让严默小小惊讶了一下。他以为东边村落离乌乾城较远,乌乾城就算动手,也会等到村落幸存者想要冲击封锁线的时候。

    严默此时还不知道,乌乾城之所以这么快对东边村落出手,是由三个原因叠加而成,而且都与他有关。

    首先,那名胡德骨器店的胡管事因为对严默投靠了伊凡大师而心怀不忿,小人心作祟,在得知他的同伴中有洼地村的两人后,立刻把这个消息报给了负责城中治安的城兵所。想要通过城兵所惩罚洼地村,进而威胁和控制能够辨骨的严默。

    胡管事想得很美,他以为只要城兵所把后女和后狮抓起来,他就可以去找严默谈谈条件,如果严默想要自己以及后女和后狮无事,那就必须要为他所用。

    其次,就是他们昨晚突然消失的行为让乌乾城的高层警惕起来,在摩甘的强力要求下,查到后女和后狮是附近的洼地村人——城兵所知道上级在查这几个人时主动上报,于是城主便让摩甘领队,前来洼地村抓人。

    第三个原因则是严默卖出的那两把骨剑和骨刀。严默四人离开,不知来抓他们的摩甘和买他刀剑的人也起了冲突,最后甚至闹到了城主和神殿那里。

    神殿的大巫摩羯让布华和六级骨器师把骨刀和骨剑拿给他看,这位天生具有第三只眼的大巫虽然还没有达到大骨器师境界,但也是已经能炼制出十级骨器的高级骨器师,而且因为他有第三只眼,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只要他想,他成为大骨器师只是时间问题。

    这位大巫看了刀剑很惊讶,当即询问刀剑的炼制者在哪里。

    伊凡大师其实还没有看到这两柄刀剑,直到这时才有机会接过仔细看,一看之后他也露出了和摩羯大巫同样的表情。

    “如果我没有看错,且不说炼制手法像是得到完整传承的古老流派,只是这炼制用的魔骨之能量就极为纯粹,用这种魔骨炼制的骨器,哪怕不是骨宝,它们也能在受到小损伤下的情况下进行自我恢复。如果能够使用元晶激发,必将能炼制出不错的骨宝。”伊凡大师带着三分惋惜评定道。

    摩羯大巫看法同样,而且他还发现了一点,这点却不能跟在场人明说了。

    “摩甘,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他们!”摩羯大巫下令,“记住,要活的!”

    城主同样,“如果不是利用骨宝,他们消失的过程听起来很像是魔鬼深渊出来的无角人魔战士,我想知道他们从哪里来,我绝不允许我的城市附近出现深渊的前锋!”

    “说不定这次无角人的病情就跟他们有关。”

    “对,一定是那些恶魔带来了疾病!”

    “管他们呢,反正是无角人害死无角人。”

    伊凡大师很想为他的学徒辩解一二,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也担心严默和他的战士真的是来自魔鬼深渊。

    摩甘就是在城主和神殿共同的命令下,带着他手下最强大的一支战队杀向洼地村。

    就在摩甘出城之前,布华锻炼完看扎罗还没起床,无奈下只得去找他。

    门一推开,屋内就传出一股粪便和呕吐物混合的恶臭。

    布华捂鼻,屋内传来一声微弱的呻/吟。

    布华抬眼看去,一眼就看到缩躺在床上的扎罗。

    这时布华哪顾得房内气味难闻,连忙边问“扎罗,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边快步走到床前。

    扎罗这时已经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

    待看清扎罗模样,布华大吃一惊。只见昨日还活蹦乱跳到处找麻烦的健壮青年,不过过了一夜,竟然就跟得了重病一样,浑身无力、四肢冰凉、嘴唇干枯、眼窝下陷、脸色青白。

    可怕的是,扎罗并不是他第一个生病的伙伴!

    布华看到扎罗变成这样,连忙去叫其他人,同时请仆人去找神殿神侍。

    可是他只叫来了单顿,另外两名青年都没出现,等找到他们屋里才发现这两人几乎病得与扎罗一样凄惨,其中一个稍微好点,可他几乎无法离开便器。

    “哒哒哒,哒哒哒!”迅急的战兽蹄声在土路上掀起无数泥点,摩甘宁愿顶着大雨也不愿慢下速度。

    随着摩甘的战队越来越接近前山村,乌乾城中找恭屋、找便器的人也渐渐增多,一开始只是三四人,等到有人走在路上忍不住,蹲下就在路边放闸时,摩羯大巫最喜爱的薄骨杯被仆从不小心摔落,掉到光滑如镜的石板地面上碎成了好几片。

    雨水如注,有人借着雨水在家门口冲洗便器,有人清洗病人呕吐时弄脏的衣裤床单,肮脏的生活下水顺着水流,从高处往低处流淌,又被在雨中行走人的鞋子带入一栋栋房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