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50章 章回45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大雨在当天下午就停了。

    雨一停,气温立刻上升,蒸腾的湿气黏在人身上,极为不舒服。

    这样的气温和湿气度……

    严默心中做好了要看到大片死人的准备。

    同一时间,乌乾城城主府中气压极低,所有人脸上都没有什么笑模样。

    摩甘和他带去的战队失踪了。

    一直等到晚上,始终得不到消息回禀的乌乾城主焦躁难安,不顾黑夜,又派出新的人手去寻找摩甘,而这时还没有人意识到疫病已经开始在城中流行。

    一夜过后,下城已经有不少人染病,却仍旧没有得到重视。

    第二天早上,城主派去东边村落的第二批人手依然没有回来,这次神殿坐不住了,摩羯亲自下令,让忠心护卫带着神侍前去寻找独子。

    第二天晚上,摩羯见护卫和神侍不但毫无消息,竟然连个示警都没有传回来,再也等不下去,当即前往城主府与城主商议。

    两名乌乾城最高管理者正在说话时,下城城兵所负责人拉罕求见。

    “城主,大巫,下城出事了!”

    严默和原战这时在干什么?

    他们再次分开,原战负责收拾前来抓人、杀人的乌乾城战士,严默则在后女等人带路下,把治病范围向周边扩散。

    严默在洼地村选出了二十名男女组成救援队,以实际操作为例,告诉他们最浅显的防治疫病的关键点,又教了他们如何照顾和救治霍乱病人等相关知识。

    带着这二十人,每到一个村落,先由后女村巫和各村头领沟通,接着这二十人开始做初期防治疫病的工作,并连做带教会新村落的健康者,严默则负责给重病患者单独治疗并炼制药物。

    每次严默前往下一个村落,他都会留下两名洼地村民,另带上两名新村落的男女,始终保持二十人之数。

    就这样,一个村落一个村落地清理治疗,眼见着东边村落的疫情就被控制住了。

    霍乱这种病听起来可怕,如果没有得到治疗的情况下,还有高达50%的死亡率,但一旦得到有效治疗,痊愈并不困难。

    虽然投药时间短,病人们并没有立刻痊愈,但看到严默和他的医疗队,这些以为自己已经被乌乾城、被神给放弃了的村落幸存者的前后心境已经完全不同。

    严默没有特意宣扬他的神使身份,也用不着他宣扬,洼地村人得意神使降临他们村落,就算村巫已经警告过他们不要随便暴露严默的神使身份,但他们多多少少还是会透露出一些,并会特意告诉别人:这世上不只一位神魔,磐阿神只是庇护有角人的唯一神,可他的上面还有祖神盘古,那才是所有生命的源头。

    也许被压制久了的无角人早就对那位貌似只庇佑有角人的磐阿神不满,这时一听还有一位祖神,竟无人不信。

    还有人当场就说:“我就说这世上怎么可能只有一位神,他们有角人有神,我们无角人肯定也有神。”

    “对,凭什么我们的祖先死了只能继续给有角人当奴隶,要么就只有去恶魔深渊?我们应该也有我们死后去的地方。兄弟,你说对不对?”

    洼地村人眼看无法应付这些问题,就有胆大的过来询问严默,比如后狮。

    严默就随口把东大陆普遍传言的神魔家谱告诉了他。

    后狮听完这套神魔家谱,只觉得境界都不一样了,再看这个世界顿时生出一种“我是如此清醒”的自豪感。

    其他人听了后狮的转述,也觉得以前灵魂上一直缺少的一块就像是被补足了,尤其是各村的村巫。他们信奉祖先之灵,可是因为有角人的思想限制,他们一直都以为无角人的地位就该比有角人低,神灵也总是先庇佑有角人,才会轮到无角人。

    可真的如此吗?他们怀疑,他们不甘心,可他们却找不到任何证据和神示来证明有角人说错。

    而现在神使出现了,他亲口告诉他们,他们并不是无根的可怜虫,也不是天生的奴隶,更不比有角人低等,他们和有角人的地位在祖神的眼中是平等的。

    “这个世界先有祖神,然后祖神用自己的身体创造出世界,并孕育出父神和母神。父神就是太阳,母神就是月亮,他们一个掌管白天,一个掌管黑夜。父神和母神结合又孕育了其他诸神……”

    “我们死了,都会回去母神的怀抱,在那里重新接受审判,并重新活过来,当在那里死亡后,我们又会前往其他世界……”

    “天道就是祖神的意志,父神主规则审判,母神主生命轮回……”

    严默以为他在治病,可他不知道他带来的其实是疗效更好并威力极为恐怖的最可怕武器:信仰。

    人知道了过去,就像树木有了根,他们走到哪里都不会再不安,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根是什么。

    知道了自己的来历的无角人们——他们知道了自己也是神的孩子,开始逐渐挺起自己的胸膛,这就好像平民的孩子和奴隶的孩子的区别,明明都是一样的人,可自我心态却完全不一样。

    一天、两天过去,这份神魔家谱以比疫病更快的传播速度辐射向周围的无角人村落,并越传越远、越传越广,神使默的名字也因此传开。

    一开始这份新神魔家谱也许见不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火种已经埋下。

    到了后来,这些无角人甚至想到:有角人有他们的磐阿神,他们无角人为什么就不能有一位独属于他们的神呢?

    有了这样想法的无角人看向严默的目光一天比一天炽烈。

    这是神使啊,祖神亲自指派来帮助我们无角人的无角人神使,他的力量虽然被压制了,可是他和他的神战士却能直接和祖神见面,还有那些奇异的不需要用到骨器的特殊能力,他们不是神又是什么?

    严默也察觉到了各村村民对他态度的改变,可因为这样让他的工作好做许多,跑了几天后他连说服那些村民都不需要,有的村落得了消息甚至早早就在路上迎接他们,他也就生受了。

    不过偶尔这份过度的崇敬也会给他带来一点麻烦,就比如现在。

    这已经是他们回到东边村落的第四天早上,严默带着医疗队天不亮就从上一个村落出发,直到太阳升到头顶才赶到这个叫做白山的村落。

    严默接过这个村落村巫恭恭敬敬捧出的水罐,见是生水就没有喝,放到了一边。

    那名年级大的可以做他曾爷爷的村巫看他放下水罐,眼眶竟然红了,有点恐惧也有点委屈地道:“大人,这是干净的水,我亲自从山顶的泉眼里打的。”

    严默无奈,“不管是多干净的水,在疫病期间,还是烧开喝比较好。”

    老村巫扑通一声跪下,竟额头贴地,惶恐不已地向他请罪。

    严默怕折寿,只得亲自扶起这位老村巫,“老人家,别这样,我知道你是好心,不过这水我能喝,给其他人还是要烧至沸腾才能饮用。”

    严默用力扶起老人,懒得废话,索性提起旁边的水罐,捧起来就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

    泉水意料外的很甘甜。

    “好水!”严默赞。

    “大人!”老村巫眼泪滚落,纯激动的。原来大人不是嫌弃他,他记住了,以后一定都把水烧开了喝!

    严默放下水罐拍拍他,“来,让我们先去看看病人。你们村一共多少人?现在有多少人生病了?病死的人都怎么处理的?”

    此时,乌乾城。

    一天半!就只有一天半!

    从有人来禀报下城情况不妙,无角人的疾病似乎已经传到有角人身上时,到现在上城的有角人大肆病发,也就过去了一天半时间而已!

    而追溯源头,确定下城有不少人染上同样病症开始,也不过才过了三天。

    这才是第四天,可是他已经有快要控制不住事态的恐惧。

    乌乾城城主单手撑在椅子扶手上,按住额头,他的疲乏很明显,脸上线条也更加深刻。

    “城主,病情已经控制不住了。”总管疾步进来,张口就道。城主早已命令他,不准有任何隐瞒。

    乌乾城主抬起头,“神殿那边也毫无办法?”

    总管摇头,他这两天也没睡好,眼袋很重,“摩羯大巫在想办法,但他是骨器师,不是药师,神殿中擅长药物的神侍都在拼命寻找对症的药草,可是效果并不好。另外……”

    “说。”

    总管下意识压低声音,“城中贵族已经开始收拾行礼想要离开乌乾城。”

    乌乾城主眉头狠狠一跳,脸上怒意勃发,可很快他又硬忍了下来,“想走的人就让他们走。你去传我的话,从今天开始,乌乾城只开两座城门,所有要离开的人只能走北边城门。”

    “是。”

    乌乾城主闭了闭眼睛,“今天有没有死人?”

    总管点头,“有。”。

    “是因为这次的疫病?”

    “不是,目前得病的人虽然有昏迷不醒的,但真正病死的还没有出现。而死掉的……”

    “说!”

    总管吓得身体一颤,忙道:“死掉的绝大多数都是生活在城里的无角人,有些有角人看到无角人生病,害怕他们会传染,就把他们给杀了,尸体也烧了。”

    “胡闹!”城主握紧拳头,倏地起身,“谁起的头?这种事怎么能明着来?城中多少无角人?他们打算全杀了吗?”

    “是……您的兄弟亚瑟大人让大家这么做……”总管说得吞吞吐吐。

    城主脸色立刻阴沉下来,“让他来见我!立刻!”

    “是。”

    总管退下,城主又让侍从去请摩羯大巫。

    摩羯大巫来得比他弟快,一进来就主动道:“我知道你找我做什么,我们附近城市的大巫都没有擅长治病和药草的,我已经派人去白角族的领地明月城,明月城的白角大巫是药师,而且是一位大药师,如果是他,应该会有办法对付这次的疫病。”

    “明月城?那么远?就算能顺利找到那位大药师,来回要多长时间?”城主眉头没有松开,反而皱得更紧。

    “有飞行骨宝,快的话四天就可以来回。可就怕……”摩羯大巫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就怕这位大药师出门采药不在明月城。”

    “就算他在,四天时间也太长了,我听说有些病人已经快支持不住?”

    “目前是还没有死人,不过照这样发展下去,很难说。”

    城主来回踱步,突然停步转身道:“你们有没有使用伊凡大师说的那个方法?”

    “你是说那个无角人告诉他的治疗方法?用炒过的食盐加入开水搅拌后给病人灌服?”摩羯大巫摇头,“现在还不确定那两个无角人到底来自哪里,以及他们来乌乾城的目的,他们说的方法,谁敢用?”

    城主,“可以先用无角人试试。”

    “……”摩羯大巫沉默同意。

    “另外,我会再派人去东边看看,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人把摩甘带回来。”城主心中其实觉得摩甘和那些战士等人都已凶多吉少,但为了宽大巫的心,他只能这样说,也只能在如今城中缺乏人手的情况下,还要派出高手去寻找摩甘。

    因为人手不够,加上疫病已经在城中扩散开,他不得不把派出去清理的战队也收了回来。

    摩羯忧心独子,“我想这次也跟过去看看。”

    “不行!”城主断然否决,“你是大巫,怎么可以轻易涉险?我会加派人手,这次就让乌乾亚瑟带队过去,再带上两名神侍。”

    摩羯大巫叹气,城主都把他弟弟派出去找人了,他还能说什么?

    另一头,守在东路封锁线的原战心情不是特别好,他一点都不想和他的祭司大人分离,可默说了,只带健康的无角人离开乌乾城范围一定会被祖神惩罚,他也不愿意放弃那么多病人,而为了救治那些病人,他需要时间和比较安全的环境,这就要靠他这个十级战士的武力了。

    实际上,原战收拾起乌乾城派来的战士也确实没什么难度。

    对方的骨器再厉害也无法伤害到他,而他想要抓人则容易得很,那些人就算护甲、护身骨器再厉害,也只不过是挣扎时间长短而已。

    这三天半,他遇到的最棘手的敌人就是摩甘和后面赶来的神侍,不是他们武力强,而是他们的骨器有点让他防不胜防,其中摩甘竟然有一个飞行骨宝,如果不是九风在天空掠阵,可能真就给他逃走了。

    而那神侍手上的骨器竟然可以产生大雾,他带来的护卫配合着他偷袭,如果换了一般人说不定真就会栽在他们手上。

    原战理所当然没收了摩甘的那个飞行骨宝和神侍的骨宝,嗯,他在这里拦路打劫,唯一让他有点兴头的就是剥光那些前来的乌乾城战士和贵族等。

    原战说剥光绝对没有一点水分,他让九风把搜刮来的骨器、骨币和元晶等全部带给严默,至于这些有角人的衣裤鞋子等物则堆积在路边,那些无角人村民来一次,就让他们扛回去一次。

    那些无角村民都快乐死了,以前一天只敢来一趟,现在恨不得一天来三趟。

    中午时分,原战正在琢磨怎么用火和水的能力弄出风来,道路靠西边的那头又出现了大队人踪。

    很好,送骨器和骨币的人又来了。高大的男人笑得露出尖锐的犬齿,身体一沉,消失不见。

    对,你没看错,堂堂十级战士解决了几批敌人靠的都是偷袭,一次都没有和人家正面对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