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52章 章回45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疫病爆发第八天。

    摩甘在经过一天的治疗后,腹泻情况好转。

    他亲眼看到那名无角人少年一天来了洞穴三次,早晨、下午、晚上各一次,一旦发现危险情况就会立刻治疗。

    除此之外,那几个负责照顾他们的无角人有一个常留洞中,还有三个则轮流约每四角时回来查看他们的情况一遍。这几个无角人穿着很奇怪,脸上蒙着布巾,衣服也是长袖。

    他们的呕吐物和粪便等会被立刻搅拌草木灰再铲出去。身上脏了,也会很快就有人来帮他们擦洗。

    一天下来,那几个无角人和那少年都被忙得团团转。

    摩甘偷偷地把少年和无角人做的事全部记了下来,他下意识地觉得这些对于治疗这次的疫病很有用。

    他更想获得药方,可惜他不好直接问出口,用膝盖想也知道那无角人不会这么轻易交出药方。

    其实摩甘真的应该问一下,如果他问了,这个泼天的大功劳就是他的了,可惜……

    疫病爆发第十天。

    严默在东路封锁线带着三村的志愿者搭建了临时救助基地。

    他不再往远处走,那些被驱逐的无角人也不知从谁口中得到了消息,得知这边有人能治疗这次的疫病,越来越多的乌乾城无角人向东路封锁线集中而来。

    严默光是安排和治疗这些人就已经忙得分不开身。

    原战可以很简单地弄出房子,但他并没有动手,他甚至没有在地面弄出一个供他和严默居住的建筑物,表面上看他只找了一个不大的山洞,做了个隔断,简单了收拾了一下。

    而只有严默知道,每当他回去休息时,只要推开那个隔断用的、看似沉重的屏风大石,后面就是一个非常宽敞、阴凉、干燥、干净的空间,原战甚至还在山壁别人注意不到的地方开了几个窗户,保证洞内的采光和通风。

    严默再把腰包里的铺盖等物拿出来布置一下,这洞穴里的舒适度已经不亚于他在九原的住所,瞬间从洞穴升级为洞府。

    外面初升的阳光通过山壁上的开窗射进洞府,严默闭着眼睛把压在胸前的胳膊丢到一边,睁眼翻身从石床上下来。

    一只大手摸上他赤/裸的腰身,在他后背和小腹间滑来滑去。

    严默打开那只手,拿起一边石椅上的粗布衣裤往身上套。

    高大的身体轻巧无声地落到地上,扯过布衣随便一系,单臂露在外面,腰间系一根绳子,衣摆只遮住大腿。

    这副着装和西大陆人基本统一,不过并不是所有西大陆人都不穿裤子,那些骑着战兽的战士都有类似亵裤的下着。

    原战穿好衣服就开始贴着他的祭司大人捣乱,一会儿把手伸进他怀里,一会儿又拉扯他的裤腰。

    严默一次次把他的手丢出来,男人却乐此不彼地再度贴上去。

    “早。”抱住他,轻蹭他。早晨嘛,精力总是很旺盛,“感觉如何?”

    “还行。”严默拖着后面这只超级大包袱走到洗漱台前,就着凉开水开始洗漱。

    “还行是什么意思?”大包袱粘着他不放。

    “就是头脑更清醒、思绪更敏捷、记忆力更好的意思。才服下一个晚上,能有多大变化?你自己不是也说你用了三天时间才彻底吸收了那果子的能量吗?”严默放下水杯洗脸。

    “嗯。”

    “……好了,别摸了,昨晚你趁我不能动还没做够?”

    “不够,昨晚我就做了一次。”

    “别不要脸了!老子没反应,你还一个人做得那么嗨!”

    “默,不要说奇怪的话。”

    严大祭司一巴掌抵住男人伸过来的脑袋,“刷牙!不刷牙漱口不准亲我!”

    “不刷!”

    “脏鬼!”

    两人正闹成一团。

    “大人,”外面熟悉的大嗓门响起:“又有一批人过来呢,您要不要出来看一下?”

    “我马上就来。”严默抓起漱口杯拍到原战胸口,身体一转,溜了出去。

    外面的简易茅草房已经小有规模,看着就像一个居住非常集中的大型村落。

    新来的一批无角人将近一百,里面不少都是孩子和女人,老人不多,但也有近十人。这倒是稀罕事,最近几天逃难过来的无角人大多都是青壮,老人几乎没有,孩子也少。

    严默把这群人的人员构成扫进眼底,这才去打量他们的领头人。那领头人大约三十上下,也许实际年龄更年轻一点,身体瘦高,长得不算多英俊,但人显得很沉稳,有一双很大的耳朵。

    后狮一指对方,粗着嗓子介绍:“大人,这就是我跟您说过的西城的牙官。”

    严默想起了这个人,后狮说此人还算照顾他们这些村落的无角人,至少比起东城的牙官要好很多。

    那牙官主动行礼,“鄙人夕阳,见过大人。”

    严默不知这人人品到底如何,但看他能带着近一百人找到他这里,最重要的是这一百人大半以上还不是青壮,只这点就能看出这人心地不坏,而且还比较有能力。

    “你带来的人中有多少已经确定患上疫病?”严默伸手示意,边走边问。

    夕阳似乎没料到少年如此直接,但他很快就接上话头:“这些人都没生病,生病的我都没有带过来。”

    “哦?”严默转头看他。

    夕阳能看出少年的态度一下就冷淡不少,心中陡然升起希望,试探着道:“生病的人都在较远的地方,我听说这边有法子治疗?”

    严默忽然一笑,“你不错。”

    夕阳感觉怪异,少年明明穿着跟他一样的麻布衣衫,可对方的说话态度却让他有种和有角贵族说话的感觉,不是说少年跋扈倨傲,而是他有一种久居上位的气质。

    夕阳自认见过的贵族和神侍不少,他很清楚这种气质和风范,没有底蕴,想装都装不出来。

    严默,“我先看看你这批人,如果都没有患病,我会让后狮给你们安排住处。等安排好这批人后,你再带我去瞧瞧那些病人,不用担心,只要做好预防,这病没什么可怕的,用了药,痊愈度也很高。”

    “是。”夕阳声音中透出喜悦,他的家人还有其他生病的无角人都有救了!希望这位不知从哪里来的神使大人真的能像传言说的那么神。

    “我先给你看看,如果你没事,等会儿就跟着我,我这边缺乏人手,如果你愿意,可以留下来帮忙。”

    夕阳略略一思考,点头:“我愿意。”

    严默是真缺人手,无角人大概被有角人压制惯了,他们很多人做事都非常呆板,往往一个指令才会做一件事情,还要教他们很多遍才能教会。

    比较能用的后女偏偏是洼地村村巫,他们村长能力又不强,后女目前只能留在洼地村。

    其他两村的村长和村巫也要分别管自己村里的事情,他们能抽出人手帮他,亲身上阵却不可能。

    老人赫能力也不错,可惜言语不通,暂时只能当做通信官用。

    结果就造成目前他手边唯一能用的就只有一个后狮,可后狮性格毛躁,做事大大咧咧,这样的人可以做猛将,却不适合琐碎的政务。而他现在需要的就是可以处理各种琐碎事情、调和和管理各无角人的行政管理者。

    夕阳瞧上去似乎比后狮强一点?严默也是抱着用用看的心思开了口。再说,人家也不一定愿意留下来,说不定事情稳定后就会带着他那批人离开。

    而夕阳则是从自己的利益角度出发,在他看来短时间内肯定要留在这里,与其听别人指挥,不如自己手上握有一定权力,这样也能多帮自己和自己的那批人多谋一点好处。至于以后?谁知道以后会怎样?

    就这样,一个邀请的随意,一个答应的也没有经过仔细思考,此时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他们今日的简单约定竟成了一个传奇的开始。

    疫病爆发第十一天。

    伊凡大师在府里走来走去,他已经确定那无角人少年留给他的药真的管用。

    而城主已经三天都没有露面,外面只能看见城主兄弟乌乾亚瑟在城中大肆收刮财物。

    如今想要离城,不止无角人,就是有角人也得交出一大笔财产,否则亚瑟就不放人出城。

    亚瑟敢在城中这样肆无忌惮,伊凡可以料定城主一定出了事,很可能就像城中大多数有角人一样传染上了疫病。

    伊凡大师脚步一顿,握紧手中药瓶,他决定了,他要再去求见城主一次!

    亚瑟把伊凡大师挡了回去,任他怎么说都不让他见城主。

    伊凡大师怒,可为了城主,为了城中那么多有角人,他硬是忍了。

    “亚瑟大人!我确实有急事求见城主。城主是不是病了?大巫是不是没有办法?我有药,哪怕试一试……”

    “你有药?什么药?管用吗?拿来我看看!”亚瑟伸出手。

    伊凡大师沉下脸,“我要见到城主才能把药交出。”

    “哼!我大哥说了,他任何人都不见,所有事情我都可以便宜处置。你有药就交给我,我确定不是毒/药才能拿给我大哥。毕竟你可是收了无角人为学徒的有角人,谁知道你这个药有没有问题?”

    “乌乾亚瑟!我叫你一声大人,不过是因为你是城主的弟弟,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伊凡大师脾气再好,这时也有点忍不住了。

    “怎么?你想闯城主府?伊凡大骨器师,别以为我大哥给你三分面子,你就真的可以骑到我乌乾亚瑟的头上来!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以背叛者的名义把你抓起来?”

    “你可以试试!”伊凡大师身后的护卫顿时摆出防守姿态。

    乌乾亚瑟一挥手,“来人!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亚瑟大人!”城主府二管事焦急大喊。可恨城主和总管事全部病倒,如今城中竟然没有了可以压制乌乾亚瑟的人。而他身为二管事,只能劝谏,却无法调动城兵阻拦亚瑟,偏偏亚瑟竟然养了一群不下百名的护卫,这些护卫也只听他的。

    亚瑟喊得更高:“动手!”

    “伊凡大师,大巫有请!”紧急关头,一只小型骨鸟飞到伊凡眼前,口吐人言。

    乌乾亚瑟再嚣张,也不敢嚣张到神殿头上,见摩羯大巫派了传声鸟,亚瑟对伊凡大师放话:“算你走运!”

    伊凡大师深吸气,什么话都没留,转头就走。他不知道乌乾亚瑟哪里来的底气敢这么得罪他,但他会让他知道得罪一名大骨器师的下场是什么。

    乌乾城神殿。

    摩羯大巫打开药瓶闻了闻,再一次问到:“你真的得了跟大家相同的疫病?而这个药治好了你?”

    “我肯定。”伊凡大师也再一次回复。

    摩羯大巫把药瓶轻轻放到桌上,“我让你来是想详细问问你那个无角人学徒的事。”

    “大巫您请问,我知无不言。”

    摩羯大巫从伊凡大师第一次见到严默时开始问起,问得极为详细。

    “你说他之后去了好几家药店?”摩羯大巫猛地提高声音。

    “是,我的店管事陪他去的。”

    “他去了哪几家店?你知不知道他买了什么?”

    “我知道,店管事回来就跟我说了。”伊凡大师早有准备,从储物骨器中掏出一圈羊皮纸,“他买的药草的名字都在上面,我又亲自去那几家药店核实了一边,应该一样没漏。”

    “太好了!”摩羯大巫飞快地接过羊皮纸,从头到尾细看了一遍,又转交给身边一名神侍,“你看看,这些药物对你研制药物是否有用?”

    那神侍看得更仔细,“奇怪,其他药草他大多都只要了一到三株,且大多数都是鲜药或者活种,只有拉曼草,他买了一百零二株,这个量很可能是拉曼草的全部存货量了。”

    “拉曼草?”

    神侍抬头,“以前从没有听说过拉曼草能治病,您也知道拉曼草是从东大陆带来的珍稀药草,只有拱卫王都的白角族的洛兰城神殿才能培育,各处药草店存放都很少,且价格昂贵,买它的人恐怕也舍不得用它做研究。”

    “你是不是怀疑拉曼草就是主治这次疫病的药草?”摩羯大巫问。

    神侍,“就算不是,也是之一,否则无法解释那无角人为什么一下子买这么多拉曼草。”

    摩羯大巫对另一名神侍下令:“去城中所有草药店询问,看谁家还有拉曼草,全部买来!”

    “是。”

    那擅长药物的神侍却摇头,“拉曼草本来就少,城中只有高丘四野草药店有货,而那无角人少年去的就是这家。”

    “可恶!”摩羯大巫握拳。

    “他不是可恶,以外面村落那些无角人染病者的数量来看,这点拉曼草如果真的有用,恐怕还不够。”神侍实事求是。

    伊凡恰在此时插话道:“大巫,我觉得那孩子对我们有角人并没有什么恶意,当初临走前他就想告诉我药方,可他才说了一个,摩甘将军就……咳!”

    想到摩甘就是摩羯大巫的独子,伊凡大师不好说他坏话,临时改口道:“听说那孩子现在就在东边的村落?也许我们可以派人去找他,用骨币、用魔骨、用元晶,总有能打动他的东西。我愿意带队过去跟他买药方,不过我希望所有人都听我的,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妄动。”

    摩羯大巫沉默。

    “大巫,我们派去明月城的人还没有回来,恐怕那位大药师现在不在明月城。”神侍提醒他。

    伊凡大师又道:“那孩子给我的这瓶药说是用于初期症状,您也说了城主现在病重,这药送过去恐怕也没有太大效果,我过去说不定能请他直接过来给城主诊断和炼药。”

    “……我以为你会偷偷去见他。”摩羯大巫看向伊凡大师。

    伊凡大师哂笑,“我不否认等我刚能起床我就有这个想法,可乌乾亚瑟把我看得很紧。”

    摩羯大巫长叹,“找两个病情较轻的,先试试这药的药效是否对每个人都管用,然后再呈给城主。”

    “我有点担心,那乌乾亚瑟控制了城主府,今天我那样说,他都没让我见到城主,如果他不想让城主痊愈……”伊凡点到为止。

    “乌乾亚瑟……”摩羯大巫露出淡淡的冷笑,“且让他闹腾几日,等城主好了再收拾他也不迟!”

    半日后,乌乾城中兴起一个新的流言。

    “你知道吗?有无角人弄出了治病的药方。”

    “什么?这是真的?药方内容是什么?”

    “你知道伊凡大师之前收的那个无角人学徒吧?听说他手上有治疗疫病的巫药。伊凡大师也生病了,可就靠那无角人留下的巫药很快又痊愈了。”

    “什么!真的假的?这药还有吗?那无角人现在在哪里?”

    城中的气氛越来越激烈,所有人都传说这件事,并在确定真假。

    最后所有流言都汇集成一句:那个伊凡大师的无角人学徒手上有能治疗百病的巫药,而他人现在就在东边的无角人村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