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53章 章回45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疫病爆发第十三天。

    严默彻底消化了水岩木果的能量,他非常惊讶,他不但得到突破,他现在能掌握的力量甚至比巫果预料的还要……深不可测。

    身体强壮的摩甘已经完全痊愈,其他生病的有角人也在快速恢复。

    严默惊讶有角人的恢复能力,这些有角人发病快,但有了对症的药后痊愈得也快,几乎比患了同等病情的无角人快了两倍,他甚至猜想这些曾经患过霍乱的有角人会不会以后都不会再被同类病毒感染。

    “你走吧。”严默扔出这三个字就和原战转身离开。

    摩甘站在路口,望望天上的太阳和远处的人群,再看看走远的两个无角人,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被放了。

    短短几天时间,他在魔鬼深渊门口绕了两圈。

    被抓时,他就以为自己很难再活下去。等留下命,他以为对方想拿自己当人质和乌乾城交换骨器和财物等,如果乌乾城真的用财物把他换回去,这会成为他人生最大的耻辱,以他的性子根本无法苟活,他正想自杀时却发现自己患了疫病。

    这一病他反而不想立刻死了,他想等抓他的无角人出现,拼死也要把疫病传染给对方。那几天他一直就靠着这个信念支持着自己才撑下来。

    可事情的发展却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他抱着必死之心,哪想到抓他的人出现后却治愈了他,还放了他,让他带话给城主,虽然那些话他听着很不可思议,但这也说明了无角人的野心,他必须要把话传回去。

    摩甘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直到身边的战兽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他才惊醒似的,抓过缰绳翻身骑上战兽,战兽一开始走得较慢,到后来越跑越快,就如摩甘的心情,等确定自己真的被放出来后,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城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城主和……他的父亲。

    走远的原战问身边的祭司大人:“你觉得乌乾城会跟我们合作吗?”

    “我已经表达了足够的善意和诚意,如果他们真的不愿意,那我也没办法。”严默没说他耍了个心眼,他让摩甘带话回去,表示如果乌乾城主有合作的意思,他就会把一应药方奉上。

    而只要他表达了想要治疗有角人的意思,想来指南也不好惩罚他,毕竟他也不能强迫别人接受治疗。

    偏偏摩甘也没主动询问他药方内容,如果他问了,他顾忌指南的惩罚恐怕还不好不回答。只能说有角人命该如此,谁叫他们对无角人傲气惯了,就算涉及到生命也不习惯向无角人低头求救。

    “你以后什么打算?”原战真心并不想救有角人,他巴不得一场大型疫病把有角人都干掉,这样东大陆的危机就算不能立刻解除,也能断掉有角人的后援。

    严默不想吗?他当然也想简单点,可是……还是那句老话,他来这个世界是接受流放改造的,不是来称王称霸的,救世救人救一切才是他的主要人生宗旨,建国创教之类的只是顺便。

    “我希望和他们的高层对话,看看有没有和谈的可能。”如果能谈下来,避免了东大陆生命的一场大浩劫,他的人渣值应该能减不少吧?

    “另外,对于这里的无角人的地位,我也有点想法。”严默想的是提高无角人的地位,增加他们的生存能力,应该也能减少大量人渣值。

    而原战的想法是:“你想把这里的无角人立起来,让他们和有角人窝里斗?”

    不等严默回答,原战就自顾点头,“好主意!不知道西大陆有多少无角人,不过我想应该不少。如果能让无角人立起来,只西大陆这边的无角人就能让有角人头疼到死,到时候他们恐怕也没有余力再去侵略我们东大陆。”

    严默,“这样花的时间会很长……”

    原大首领摆手,“时间不是问题,彻底解决隐患才最重要,我们完全可以在这里再建立一座九原城。另外,他们这里不是也有具有神血能力的野兽?有这样的野兽说明很可能有像我们那边的智慧生物,只要把他们找出来,和他们合作,让他们和无角人绑在一起,有角人就算有骨器也占不了多大便宜。”

    严默哭笑不得,“你想得太远了吧?”

    “不远,等我们在这里立住脚跟,就让九风带消息回去,等深谷他们把老人赫的族人接到,以后我们两边想要传递消息更容易,他们能在火焰中见到族人身边的场景,我们两边都可以留下文字联系。”

    原战现在非常庆幸当初幸好听了严默的话,强制让九原人都学习文字,同时收下了老人赫的投诚。看,现在他们隔得那么远都能传递消息,还没有什么延迟。

    严默心动。他只是有想法而已,但如果有了原战的支持,他们说不定真的能在西大陆建立起能和有角人抗衡的势力。

    摩甘回到乌乾城差点引来围观。

    摩羯大巫率先得到消息,不等城主府那边做出反应,他先让人把儿子给接回了神殿。

    摩甘一见到摩羯大巫就问:“城主呢?我要见他。”

    “城主重病,现在城主府被他弟弟亚瑟把持,你暂且留在神殿。”

    “城主重病?”摩甘惊,“那我更要见到他,我要重要的事要禀告他,事关这次疫病能否解决。”

    “我的孩子,你能和你的父亲说说吗?你被抓这几天,我很担心你。”摩羯大巫抬手要抚摸儿子的脸。

    摩甘闪开,退后一步,“当然,大巫想要知道的事情,我怎么敢隐瞒?”

    “摩甘……”摩羯大巫眼神有点痛苦,他不明白他的孩子为什么自从懂事起就开始躲避他,甚至不愿再喊他一声父亲。

    摩甘不看大巫的脸,低头把他去了东边村落的所见所闻都说了,“……就是这样,我没有进入他们的村落,在第一道封锁线那里就被他们抓住,现在他们治好了我的病,让我回来带话给城主,说希望两方一起合作,共同把疫病消除。”

    摩羯大巫听到儿子在说正事,也收敛起情绪,正色问:“怎么合作?”

    摩甘面无表情地复述严默的话:“第一,停止对无角人的杀戮和驱逐。第二,提供他们需要的药草等物,由他们负责炼制对症的巫药。第三,承认无角人的平等地位,认可无角人的信仰,以后不再让无角人献出供奉。第四,事后不得违反约定,更不能杀害、驱逐无角人。第五,把乌乾城东边第一道封锁线以东至海洋的所有土地划给无角人建立自己的城市。”

    饶是摩羯大巫见多识广也愣住了,过了一会儿忍不住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摩甘早就惊讶过了,他按照其父要求,又重复了一遍。

    摩羯大巫失声:“简直荒唐!这些要求根本不可能!那些无角人做梦!”

    摩甘很平静:“我觉得可以先答应下来。我刚才看到城中情况似乎很糟糕?很多人生病?”

    摩羯大巫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的儿子,“孩子,你被深渊魔鬼迷惑了吗?”

    “我没有。我是说可以先答应下来,等疫病消除,把药方弄到手,再想办法解决那些无角人。”

    摩羯大巫放心了,还好儿子仍旧在磐阿神的光辉笼罩下,“你说得对,至少我们得想办法让城主恢复。”

    摩羯大巫叫来一名侍者:“去请伊凡大师,就说我有重要的事与他相商。”

    摩甘用眼神问他:为什么叫伊凡大师?

    摩羯大巫微笑回答:“孩子,那无角人想要我们同意他的条件,至少也要给我们看到他的诚意。他不是有巫药吗?那就让伊凡大师去拿一些回来,当然,我们可以用他需要的草药交换。”

    摩甘明白其父的意思了,“我们是不是有他们必须要但他们找不到的草药?”

    摩羯大巫笑而不语。

    疫病爆发第十四天的上午。

    低矮的土坯屋里,两个光屁股蛋的小孩儿蹲在地上看严默给自己的父亲看病。

    “你的症状很轻微,服个两次药,再注意一点,基本不会有什么事。”严默和声道。

    实际年龄二十出头,看起来却像三十多岁的青年大大呼出一口气,他早上突然呕吐腹泻,吓死他了,幸亏神使大人就在身边。

    “不过这两天你最好去隔离区住,这对你孩子也好。小孩子抵抗力差,地上捡起什么都能吃,最容易被传染。”

    青年之前还在连声感谢,听说自己要去隔离区却犹豫起来,“大人,我知道我应该去隔离区,可是我这两个孩子还小,我怕我过去了,他们没人照顾。”

    “你不用担心,像你这样情况的家庭很多,这些孩子都有专门的人照顾,保管你回来他们都还好好的。不过你需要跟他们说清楚,让他们不要跑去隔离区找你,你的病情很轻微,等确定病情没有反复,大约五六天就能回来。”

    青年看看自己的孩子,咬牙点头,“好,我会跟他们说清楚,等会儿就去隔离区。”

    两小孩眨巴眼睛,大一点的女孩怯怯地开口:“阿父要去哪里?我和弟弟也去。”

    “你们阿父要去治病,很快就会回来,这几天我会让几个大哥哥大姐姐照顾你们,乖。”严默摸出两块冰红糖——甜柑的附加产品,送给两个小孩一人一块,顺便看到两小孩的手都是黑漆漆的。

    两小孩不知道这是什么,他们连糖都没见过,直到严默做了示范,他们才抓起来舔了一口,这一舔,两小孩就停不下来了。

    严默在乌乾城待的时间短,也不清楚有角族现在是不是有糖这种佐料和零食,不过想他们在这里发展了几千年,文明度也比较高,这些甜食想来应该已经出现。但他在无角人的村落却没有发现,不知道是不是糖特别贵和少见。

    做父亲的青年代替自己的孩子们表示感谢。

    严默摇摇手,收拾东西离开,刚掀开草帘走出,就听到后面两个小孩问他们父亲:“阿父,阿母在哪里?我要把这个好吃的留给她吃。”

    “好孩子,你自己吃。”

    另一个更稚嫩的声音响起:“阿父,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呀?我好想阿母。”

    青年突然发出哽咽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安慰两个孩子,“很快,我们很快就能回城,回去就能看到你阿母了。”

    “那我们到底什么时候能回去?”

    “快了,就快了,你们听话,我们就能早点回去……看到你们阿母。”

    严默加快脚步,这段时间类似的对话他已经听过很多,虽然他早已经对悲情场面麻木,但麻木不代表他彻底无感,尤其是面对孩子的时候,他对小孩子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歉疚心理。

    “轰隆隆!”天边传来隐隐雷声。

    严默抬头,这里的天气太讨厌,早上还是艳阳天,没一会儿就变了天色。他看看天边滚滚乌云,再看看那些泥巴墙都还没干透的简单茅草屋,揉了揉额头。

    夕阳看到他,走过来笑道:“大人,我们这里的夏天就是这样,雨多,有时候太阳出得好好的,转眼就是瓢泼大雨。”

    严默目光落到附近那些大多数无所事事的健康者身上,似随口道:“病人需要干净干燥的环境,这些土坯茅草屋不行。”

    夕阳跟随他的目光看过去,“您是想就地建房吗?人手倒是现成的。”这人果然聪慧,一点就透。

    严默听出他还有未尽之意,问:“有什么问题?”

    “问题是这里属于乌乾城领地,我们无角人想要开垦土地必须得到他们同意。”

    “如果是在村里呢?”

    “附近没有哪个村落能住下这么多人。乌乾城附近的村落都有被划定的地盘,任何一个村落超过土地范围都必须获得乌乾城许可,但代价很大,所以这些村落想要挣得更多地盘就只能抢彼此的。”

    这个说法和后女告诉他的基本相同,严默点点头,“我再想想。”

    中午,原战打猎回来,严默一边给烤肉抹上调料,一边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说了。

    原战停下削肉,“现在乌乾城还没有回复,你就打算圈地建房?”

    “我们需要牢固的房屋。”

    原战忽然邪气地一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用房屋刺激有角人,想让他们主动攻击我们,这样这些无角人才会恨得更深,也才会更听你的话,对吗?也就因为这样,所以你才会让摩甘传那样的条件回去。”

    严默面不改色,“你说错了,我只是担心有角人在康复后反过来再报复无角人,提那些条件也是提前防备而已。毕竟从传出的消息来看,他们似乎都以为这次疫病是无角人弄出的阴谋。而我们现在的情况也确实需要更好、更宽敞、更牢固的大房子。”

    原战拍拍他,怪笑:“放心,我从来没认为你是厚道人。这样更好,我每次看到那些被驱逐的无角人竟然还想要回去乌乾城,我就觉得胀气!”

    “他们只是被奴役惯了。”

    “那就看看他们的主人是否愿意放过他们吧,正好我们也能把一些心还向着有角人的剔除出去。”

    “有角人军队来之前,先把孩子转移走。”

    “可以。”

    “另外,让后女他们做好迁徙的准备。”

    “嗯。”

    “你再帮我看看那个夕阳能不能用。”

    “好。”

    严默对有角人没有太深的恶感,但他想更快速、更大量地减少人渣值,那就只有推进有角人和无角人的矛盾进程,把也许要数百年后的种族战争提前。

    可笑他一开始只是想消除有角人和无角人的疫病,可等他发现自己掌握了更加强大的力量后,他的心也大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