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54章 章回45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疫病爆发第十四天下午。

    大雨渐收,泥泞的道路上出现两拨人。

    第一拨人为无角人,后面大约百米距离出现了一支有角人队伍。

    走在前面的无角人察觉到后面的有角人,立刻用最快的速度躲避向道路旁的野草丛中,让有角人先过。

    带头的伊凡大师侧头看了眼道旁的无角人,没有停留,迅速掠过。

    无角人等他们走了好一阵子才重新踏上主路。

    严默听说伊凡大师前来,还跟原战笑了下,“终于来了。”

    是的,两人早就料到伊凡大师会找来此地,因为如果换了两人,有这么一个人脉优势在也会想法利用。

    伊凡大师翻身下了骑兽,看看道路左右两边的大量茅草屋,眼神复杂。

    “祖神在上,看到伊凡先生您没事,真是太好了!”严默不掺假的喜悦道。

    伊凡大师听到“祖神”两字,在心中叹口气,“谢谢你的药,如果不是你留下的那瓶药,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

    原战也对伊凡大师点头为礼,伊凡大师同样颔首。

    严默在前领路,闲话家常一般地随口问:“乌乾城现在情况如何?有病死的人出现了吗?”

    “有。”伊凡大师没有隐瞒,“前几日就出现死人了,这几天越来越多。”

    严默皱眉,“城中没有用我跟你说的办法?那个虽然没有大的效果,但应该能拖延一段时间。”

    “他们不相信,现在虽然神殿已经开始使用你说的方法,但已经太迟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能立刻起到效果的巫药,大量巫药。”

    “病人有隔离开吗?”

    “一部分有,但有些人不愿离家,害怕被隔离就会被杀死。”

    跟在伊凡身后的神侍见伊凡一上来就说了这么多,有点不满,想要阻止他。

    原战有意无意地挡住他。

    一行人转入一间比较大的茅草屋。

    神侍和跟随的一些有角人战士见严默和原战住在这样简陋的草棚中,都有点不屑。

    草屋不大,进去七八个人就有点转不过来。最终无角人这边只有严默、原战、夕阳和后狮进入,有角人那边则是伊凡大师、一名神侍和两名护卫,其他人全都等在外面。

    草屋中有简单的木头凳子,伊凡也没讲究,随便找了张凳子坐下,严默拖了张凳子坐到他对面,原战走到他身边站定,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这样他就能听懂严默所能听懂的。

    夕阳和后狮自觉地站到角落,他们这时还有点拐不过弯,看到有角人下意识地就想躲避或行礼。

    “我这次来是奉摩羯大巫之命。”伊凡大师坦言,他不喜欢别人跟他耍花招,同样他也不会对别人玩阴谋。

    “贵大巫怎么说?”

    伊凡看无角少年如此镇定,不由更加奇怪他到底来自哪里,这种源自骨头里的自信和淡定,除了本身实力以外,还必须要有一定的权势地位才能撑起,而他所知的无角人没有任何一人能够达到这种程度。

    “你提的那些条件从没有过,大巫不可能立刻同意。”

    “贵城主是不是病倒了?”严默看伊凡只提大巫,推测道。

    伊凡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因为城中不少重要人物病倒,我摩羯大巫想请你入城一趟,如果你能治好他们,那么那些条件还有谈的余地,毕竟这么重要的事情也需要得到这些贵族和官员的支持。”

    “你知道我不会进城。”

    “如果你见不到病人,那要怎么给他们配制对症的巫药?”

    “那您觉得我进了城以后,还能出得来吗?”严默笑。

    伊凡看向原战,呶呶嘴,“你这位守护战士很厉害。”

    “可他只有一人。”严默摇摇手,“我们这样说下去也说不出结果,不如我们各退一步,你们急着救人,我也不愿见死不救,正好我这里药草已经不够,你们先拿我需要的草药来,我这边会炼制一些巫药出来,你们看有效果,然后我们再谈其他。”

    “药草换药方。”说话的人是那名神侍,他的态度比较强硬,不是他弱智,而是来之前他们就商量好,伊凡行软,他走强。

    严默故作沉思,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一张药方,甚至可以详细告诉你们如何安全隔离病人并处置脏污和照顾病人的方法,但除了足够的药草外,我需要你们同意把目前茅草屋建立范围内的土地划给我们,允许我们在上面建立石屋。”

    严默又加了一句解释:“这些茅草屋太脆弱,病人需要更好的环境。”

    夕阳和后狮听到严默说要献出药方都有点急,不过夕阳更沉稳,可他心里并不觉得有角人会同意把这片土地赐给他们,哪怕他们目前占地并不大。

    伊凡抬头,“一张药方?”

    严默,“这张药方可以治疗大部分得了霍乱的病人,霍乱急症除外。”

    “急症?”伊凡和神侍同声问道。

    “就是发作得很快很急,没有过度期,几乎一出现症状就会转为昏迷、甚至死亡,急症因为发病快,而且病情复杂,会导致脏腑急速衰败,很难治疗,死亡率很高。”

    “你对急症也没有办法?”

    “如果发现得早。”其实只要有一口气,他就算无法用医术解决,也可以用信仰点把人命给抢回来。可他不觉得用信仰点救有角人会得到信仰点数,倒是很有可能被有角人神殿和贵族夺宝(药方)杀人,怎么想这个买卖都不划算。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愿去乌乾城的缘故,除了安全问题,就是因为他去了见到了,有办法不治疗,指南肯定会惩罚他。但如果他留在这里,有这么多病人拖着他的脚步,他再把药方交给有角人,就算他不去用信阳点救人,指南也无法惩罚到他,毕竟他无法分/身乏术,除非有角人能厚着脸皮不顾尊严地把病人带来这里来。

    想了想,严默又加了句:“这里病人多,我也分不开身,如果你们出现无法治疗的病人,可以送到我这里来,我会尽力救治,当然病人要付骨币或者其他等值的物品做诊费和药费。”

    后狮听了以后暗暗高兴,严默治疗他们无角人可没收过一个骨币,甚至还倒贴很多。

    伊凡大师考虑再三,“你先说说你需要什么药草,需要多少,我先请大巫收集一批送过来,这批草药炼制的巫药,我们要一半。至于用药方换地盘的事,我把话带回去,能不能成,要看大巫和城主他们。”

    严默:“好。”

    “巫药什么时候能炼制好?”神侍追问。

    “看你们什么时候把药材送来,药材全部送到,我三天之内就能炼制出巫药。”

    “时间太长了,城里的病人可等不了这么久!”

    “我手头上还有一点药,可以先送给你们,不过要在我收到需要的药材后。”

    神侍怒:“你这个狡猾的……”

    “你需要什么药材?”伊凡提高声音打断神侍的怒焰。

    严默张口就报出连串药名,当然全都是有角族的叫法,为了遮掩原战能催生植物的能力,他并没有都要种子或者新鲜货,而是各种各样都要了一大堆,其中还混杂了不少他炼骨需要的药材。

    神侍顾不得发怒,连忙掏出羊皮纸和笔,快速记下他说的药名和量。

    伊凡听到严默叫出的药草用的大多都是古名,心中更加认定他接受了一支有角族的古老传承,“另外还有之前来的几批人,他们现在在哪里?能不能请你把他们放回?”

    严默神色平常,“放回可以,一个人三万骨币。毕竟他们是来杀我和我的战士的人,我总不能就这么轻易把他们放回去。”

    “三万?!”神侍想要讨价还价。

    原战突然张嘴:“一人四万,每再多问一句就再加一万。”

    神侍愤愤闭嘴。心想你们这些贪心无角魔都等着吧,等度过这次危难,哼!

    “我会如实禀告大巫。”伊凡也知道这次来不可能达到大巫的全部目的,其实大巫也说了,能先得到一批巫药就是好的,其他的可以再议。目前他们最重要的事就是把城主弄醒,让乌乾城的秩序恢复正常。

    至于用骨币交换人质,这对他们并不陌生,有角族的三族和各城之间也不是完全平和,尤其红角族和黑角族,打仗是经常的事。

    之后,伊凡表示他要单独和严默说话,让其他人都离开。

    严默对原战示意,原战知道他可以自保,很利落地出去了。

    其他人也没有多逗留。

    约五分钟后,伊凡揣着严默给他的一瓶巫药从茅草屋里出来。

    神侍看向他。

    伊凡对他点点头。

    神侍微喜。

    伊凡没说这瓶专治城主的药花了整整五万骨币,他心中觉得有点讽刺,前面他没要一个骨币的把药送上,城主弟弟和大巫都不肯给城主用,如今拖了这么多日,硬是把城主拖成重病,花了这么多骨币买药,他们才觉得是宝贝。

    伊凡大师等人来得快去得也快,营地中的很多无角人看到有角人来就吓得躲进茅草屋中,还有些往周围的野地里跑,他们都被吓怕了,就怕有角人是来杀他们的。

    后狮出来后就有胆大的无角人围住他,问他有角人来干什么。

    后狮那张大嘴巴不用人问就兴奋地呱哒呱哒全说了——这也是严默带他参加会谈的目的。

    也有人围住夕阳,不过其中有来禀告要事的,夕阳听完就飞快跑去找严默。

    “大人,又有一批无角人过来,他们是南边一处村落的幸存者,他们……带了他们的村巫。”

    严默一看夕阳脸色就知道这些无角人的身份恐怕不一样,“那村巫怎么了?”

    “他也病了,很严重,他们的村人现在就跪在路口,恳求您去救人。”

    “我现在就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