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55章 章回45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路口有专门的隔离区,新来求医的人会在此处暂歇,由严默亲自判断谁是病人、谁是健康者,然后再有夕阳为他们分别安排住处。

    “那些人来自乌乾城南边最远的一个山村,叫祈雨村,他们村一度曾非常强大,村民也是附近无角人村落中最多的,他们无论男女都非常善战,传说……他们曾经出过魔战士,可后来被乌乾城和神殿共同讨伐,之后祈雨村就元气大伤,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恢复,他们村的人甚至不被允许入城找活干。”

    夕阳边走边快速地说道:“还有,据说神殿会每隔几年就到他们村庄走一圈,如果发现有比较出色的男女就会直接杀掉。另外他们的村巫也被勒令不准离开村落范围半步,如果被发现走出村外就会被就地格杀。”

    严默设身处地地想:如果他是祈雨村村民,这仇绝对大了。在形式比人弱的情况下,他要么就想办法逃离乌乾城势力范围,要么就想办法隐藏力量等待时机,总之不可能不报仇。

    “乌乾城为什么不杀光他们?”和严默握手前行的原战问。

    这也是严默想问的。

    夕阳迟疑了一下,“我听到一些传言,但不知道真假。”

    原战:“说说看。”

    “是。传说当初乌乾城去讨伐从深渊魔鬼那里获得力量的魔战士时,本来是想杀光祈雨村民,但祈雨村的村巫似乎有一个很特别的能力,到底是什么能力没人知道,只知道最后乌乾城只杀死了魔战士和一部分祈雨村民,其村巫和妇幼都没动。”

    说话间,几人已经来到路口。

    严默抬头就看见泥泞的野地上跪了六个人,在这六人中间躺着一名老者,老者身下有兽皮。

    夕阳解释:“他们就是祈雨村村民,他们有祖规,一生不得住草木之屋,也不能进。”

    很奇特的祖规,严默想,同时问道:“那他们平时住哪里?”

    “大人,我们平时都住在山洞里。”跪在最前面的一名壮年男子答道。

    严默目光转向祈雨村民,“原来如此。你们都起来吧,我这里谁来看病都一样,不需要跪着求谁。如果你们不愿意入屋,那么我们就找一块干燥的地方,病人可不适合待在泥泞里。”

    说着严默转身,“跟我来。”

    祈雨村民互看,领头的男子点头,六人一起站起,同时用兽皮兜起中间的老者。

    野外空地多,也不用特意寻找。严默直接在茅屋前的空地停下,“阿战,帮个忙。”

    “平整?干燥?没有野草等杂物?”

    “对。”严默笑。

    原战点点头,手轻轻一推,泥地上长满的野草灌木就如长了腿般,竟然全都自动向周围避开,很快就空出一块寸草不生的泥地。

    夕阳双拳握紧,他见过原战施展“魔力”点燃火堆,可现在这是什么样的魔力?

    祈雨村民几人脚步一动,表情似非常激动,领头的男子同样,可他还算能控制,只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原战的表演并没有就此结束,泥地虽然没了草木,但地面不平整,又被大雨浸泡得烂软,一点都不适合作为医疗场地。

    脚掌微微一抹,空地迅速变得平整。

    再抽走水分,用火烤一烤,这块空地的地面竟变成了近乎陶器一样的质地。

    任谁都崇拜强者,更何况是出过魔战士的祈雨村村民,其他无角人也许还会忌惮原战的强大,甚至恐惧他的“魔力”,但祈雨村人看原战的眼神,简直恨不得原战就是祈雨村人一样。

    严默一拍巴掌,“把你们的族人放下吧,先从你开始,一个个来。”

    “等等。”领头的男子忙道:“大人,能不能先看看我们的大巫?他病得很重。”

    严默没有拒绝男子的要求,快步走到老者身边,先观察他的气色外表,再给他搭脉。

    “啪!”那老大巫竟然睁开了眼睛,还一把扣住严默手腕。

    严默能躲过,但他没动,“你的情况有点奇怪。”魂力化成丝线探出。

    脸上已经长出老人斑的老大巫用着一双宛如死鱼般的眼睛盯着严默,抓住他的手也没放开。

    老大巫的精神防御很强,严默没有动他的防御,只在外围绕了一圈,但这已足以让他得出结论。

    “通常感染了疫病的人,其魂力消耗也很严重,这就是所谓的身心合一:人的灵魂病了,身体也会生病;身体病了,灵魂也会受到影响。可是你……”严默手腕一转,与老人的手分开。

    老大巫眼珠子微微动了动,刚才他突然感到手掌某处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然后他的手掌就突然没了力气。现在再握握手,力气又回来了。

    严默,“你的魂力依然强大,身体却病入膏肓,如果不是我亲自诊断、亲眼看到,我会以为我刚才分别诊断了两个人。”

    “你……是巫者。”老人的声音非常干涩暗哑,他说的是肯定句。

    “可以这么说。”

    “你能……救我?”

    “有点难度。”严默看向老人的眼睛,“你身体中的生机已经消耗得差不多,我刚才说你病入膏肓其实还不准确,应该说你离死亡只有半步,就算你的魂力很强大,你的身体也拖不过今天傍晚。”

    祈雨村人大惊,领头男子扑过来就喊:“大巫!您不是说您还能活至少一个月?您、您骗我们?”

    领头男子和其他村人都吓出了一头冷汗,虽然他们一路上一点都没有停歇,紧赶慢赶用最快的速度找到这里,但如果稍微碰到一点事,稍微耽搁一点,他们的大巫不就……

    “大巫,您真是太乱来了!我早就说我们先走,您非要等其他人。”领头男子急得顾不得地位之分。

    老大巫没有理自己的村人,只盯着严默看,又问了一遍:“你……能不能救?”

    严默,“你们还带了其他病人?在哪里?”

    领头男子咬牙,“在后面,刚才遇到有角人,他们全躲起来了,我们几个带着大巫先从小路摸了过来。”

    “像你们大巫这样病情的人多不多?”

    “快死的有好几个,有一些已经不能走路,还有一些勉强能走,但走不快。”

    严默不解:“你们为什么不派一个人来找我?让我过去医治你们?”

    领头男子和其他祈雨村人脸上都露出了愤恨和恐惧的表情。

    “因为有角人!”这五个字,领头男子说得咬牙切齿,“他们派了人杀人焚村,幸亏我们得到消息,先带村人逃了出去,否则……。后来我们出去打探消息的人听说你们这儿可以治病救人,我们就直接找过来了。”

    “也就是说你们全村都来了?”

    “嗯。”

    “病人和健康者都没有分开?”

    “要分开吗?那谁照顾生病的人?”男子茫然。

    严默无法责怪男子,因为他们什么都不懂,他问了男子他们的村人还有多远,转头就让夕阳回去带一些人和骑兽过来帮忙。

    在这段时间内,他给这六名祈雨村人分别诊脉,查出其中两人已经被轻微感染。

    营地帮忙的人手赶到,这些人大多都是洼地村人,负责带队的是后狮。这支队伍算是严默现在手上最忠实也最好用的一批人手,之中有一大半人都是他来到后救活的病人。其他村人有心帮忙,却大多不肯接触病人,只洼地村人对他信任无比,从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严默让他们去和原战接祈雨村人。

    祈雨村领头男子看向老大巫,老大巫眼皮合了下。

    严默在老大巫面前半蹲,“如果我没看错,你这种情况应该是施展了类似替身的巫术。你是不是把其他人的病症转到你自己身上来了?”

    老大巫的死鱼眼转动。

    严默一边给他扎针,一边闲聊般道:“我有一位师父特别擅长诅咒之术,像这种代替他人接受病痛、伤害、诅咒等的巫术,他跟我说过很多。有人会用这种巫术害人,但也有人会用这种巫术救人。你是诅咒巫师?”

    “不……是。”老大巫开口:“我只会……这一种。”

    “嗯?”严默微笑,那笑容让人看了就不由自主放松心神,想要对他吐露一切。

    “我可以代别人受苦,也可以把自己受到的转给他人,但转给别人需要有生祭。”老大巫惊奇地发现,就被扎了几针,他说话竟然顺畅了许多。更惊讶的是,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怎么犹豫的就说出了实话。

    严默判断这位村巫的替身巫术很可能只能代替或者转给少数人,否则他们村也不会仍旧有那么多人生病,乌乾城也不可能把他们逼到这种程度。

    “是不是你们村的大巫都会这一手?所以乌乾城才放过你们?”

    老大巫沉默了一会儿,“……对。”

    “看来你们大巫手中有乌乾城主或者神殿大巫的鲜血毛发之类。”

    老大巫没说话,默认了。

    严默虽然好奇他们怎么得到那么亲近的东西,但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祈雨村巫愿意把他的能力告诉他就已经很不容易。当然如果他没有先看出来,想来对方也不会主动说出。——他这时还没意识到,他“和蔼可亲”的笑容才是最大问题。

    “你是谁?来自哪里?”老大巫终于忍不住问到。

    “我?我来自很远的地方,你可以叫我默巫。”严默语气一转,“你的病情比较糟糕,普通的医术和药物已经无法治疗你。先给你拖延一下,等你的村人赶来,我一起看看,如果重病的人太多,我们再来试试其他治疗手段。”

    接近傍晚时间,原战和出去接人的队伍把祈雨村人全都接了回来。

    这支队伍有不少人,他们为了掩藏形迹,分了三批走,全部加起来共有近百人,可惜完全健康者加上之前的四人也不过才二十多人。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染上了一点病症,有些人没有得霍乱,却得了其他病。

    药物不够,他还要省出一部分等有角人下次带药材来时交换。而且这一村的人病情不一,较为复杂,就是有后狮他们帮忙,他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把他们都处理过来。

    后狮那支队伍和草町他们不同,草町他们这几年都被他好好培养了一番,不说护理能力,就是稍微复杂的手术都不成问题,草町率领的那支医疗队基本都有独立诊断和医治的能力,如果有草町他们在,他就不用这么辛苦。而现在几乎每一个来求救的人他都要亲自看过、亲自给他们配药等。

    “我想试试。”严默突然对原战道。

    “试什么?”原战接过严默递过来的水罐,仰头一气喝光。

    严默看着他被水浸润的下巴,“我的神血能力。”

    “你是说祭祀之舞?”

    “不是。是和善言族血脉巫者的真正能力有关。我感觉到了……”严默不知道该怎么用言语描述,自从上次他吸收了那枚水岩木果,不但巫果得到好处陷入沉睡,他自己也在冥冥中感觉到自己身体或者说灵魂中有什么被激活了。

    而随着时间过去,他这种感觉也越发明显。

    “你知道要怎么做?”原战神色有点凝重。咒巫曾经说过,善言族就因为他们的能力太逆天才会被神灵所弃、被其他智慧生物忌惮乃至联合起来把他们消灭。

    “我大概知道。”这就像婴儿天生就会吸奶一样,这种能力也属于他的本能,只是他之前的能量和魂力还不足以让这个本能觉醒。

    因为祭祀之舞,因为指南改造过的身体,因为他服下的水岩木果实,以及指南给予的训练法,多种不可能和难以达到的条件相加,这才让这个本来已经深深掩埋在他基因中、几乎无法再苏醒的本能终于再次觉醒。

    “桀——!”出外觅食的九风回来了。

    严默仰首看天,转头对原战自信地一笑,拍拍他的肩膀,大步向那片干燥的空地走去。

    空地上被摆满了生病的祈雨村人。

    严默走到这些人的最前面,示意后狮和夕阳带领其他人从病人中撤离。

    祈雨村人不肯远去,就站在空地一边。

    夕阳看严默表情,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要离开的脚步停下。

    后狮和他带领的护理队想着等会儿还要照顾这些病人,也没离开。

    祈雨村老村巫瞪着一双死鱼眼看着最前方的严默。祈雨村人不知这少年巫者要干什么,都有一点紧张。

    原战走到严默身侧。

    暗处,也有眼睛在盯着他们,伊凡大师带来的有角人并没有全部离去,有人偷偷留了下来,想要打探两个无角人的秘密。

    严默不是第一次施展神血能力,但这次他却尤为慎重。

    闭眼,缓缓吸气,再吐气,大脑放空,气与神都调适到最佳状态。

    周围的空气似乎有了点波动,看不见的空气中似乎隐藏了什么。

    空地周围的草木突然变得十分精神。

    原战平视前方,就连他也能清楚感觉到周围有各种能量在涌动。

    严默睁开眼睛,他没有特意做什么动作,只双手微张前伸,张口说了一句话:“祖神在上,以我之能量祭祀,愿我眼前看到的病人全部恢复健康。”

    简简单单的话语,简简单单的祭祀和祈愿,看起来简直如同小儿玩笑。

    可是就在严默声音刚落的刹那,空地中躺在地上的病人全都从肚脐处长出一株形状怪异的像似植物一样的怪株。

    那怪株顶开病人的衣衫越长越高,有的长到一尺左右,有的竟然长到一米左右,怪株有粗有细。

    病人发出恐惧的尖叫,周围的人出现骚动。

    就在原战要出手控制局面时,那些怪株突然齐齐枯萎,从各病人肚脐处齐齐连根掉落。

    有的病人害怕,飞速爬了起来就向周围跑。

    其他病人见了,也赶紧起身跑向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

    祖宗哎!这怎么可能?!周围的人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他们看见了什么。

    有些人还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人都吃惊地说不出话。

    那位老村巫最后一个坐起身,但他没有像其他村人一样逃出这块空地,而是目光灼灼地看向前方的严默。

    严默瞅瞅空地中那些枯萎的怪株,指挥原战:“烧了,灰烬深埋。”

    原战:“你怎样?”

    严默微微活动了下/身体,“还行,就是感觉虚得很,能量消耗得很厉害。”

    老村巫看原战挥手收拾场地,一骨碌爬起来,以老人少见的速度走到严默身前,看他三秒钟,一个字没说,“噗通”跪倒。

    严默:“……”你干嘛?看您老的样子好像不是感激我?

    老村巫抬头看看严默像是没明白他的意思,死鱼眼转动了下,伸手……抱大腿!

    严默猝不及防被抱了个正着:……我操!

    “桀——!哪来的老两脚怪,竟然敢抱我的默默,快走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