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56章 章回45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老村巫根本没有机会表达出他的敬仰和投靠之心,他的位置被一个光屁股小娃娃给霸占了,那小娃背后还长着一对黑金色的小翅膀。

    老村巫在村人扶持下站起,那小娃娃好厉害,一阵风就把他给刮到了这边。

    原战迅速处理完那些枯萎怪株的余烬,顺手抄起九风抱到怀里,另一只手揽住严默,用还十分生涩的当地语对夕阳说道:“这里,你,处理。默,累了。”

    “是,大人。”夕阳立即上前拦住想要和严默说话的祈雨村众人。

    九风不反感原战抱他,桀桀,这可是主动送上来的坐骑,不用白不用。

    原战低声问严默:“你到底怎样?别骗我。”

    严默抬头看原战,眼神微怪异。所有人都在惊讶他的神力、都在庆幸他们有这样的神使来到身边,只有原战连续问了他两次身体如何。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祭司和巫者一定需要守护战士了。”严默抬手摸摸男人长出了青色胡渣的下巴。

    “默默,你不舒服吗?”九风伸手指想要戳他。

    严默张口咬住他的手指,轻轻磨了磨,逗得九风不住笑。

    “你腿都软了。”原战毫不客气地指出。

    “第一次使用,还不太熟练,一下把能量耗空了。”

    “默!”

    “好吧,我已经萎了,现在就只有走路说话的力气,我刚刚试过,连木针都弄不出来,到我能量恢复为止,你最好和我寸步不离。”

    原战翻白眼,他就知道会这样,咒巫说得对,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不付出代价。

    严默索性把身体全都靠在原战身上,让他半扶着自己走。

    原战一手托小娃,一手搂祭司,莫名生出一种自己升任为一家之主之喜感。

    严默单手揽住他的腰,好让自己走得更稳,一手还不时捏捏九风的小脚丫。

    九风踢着小脚丫,开心得要命。

    严默感叹:“祭祀之舞需要的是我用肉身祭祀,而现在的能力使用的则是能量。而不论是用我的肉身还是我的能量,归根究底都是能量,且这两种能力都是献祭的方式。”

    “善言族本身就具有言灵血脉,如果你不是善言族,也跳不出祭祀之舞。”

    “错,应该说如果我不是善言族,我跳的祭祀之舞就没有这么大的威力。”

    原战:“所以这两种能力都差不多?只不过你现在使用的能力更简单?”

    严默摇头又点头:“我们姑且把我现在使用的能力叫成愿力或者言灵术?就愿力吧,这个似乎更贴切。我感觉愿力是基础,它可以通过各种形式施展,比如祭祀之歌或者祭祀之舞,总之,我借用的能量越多,可以做到的事情就越大。”

    九风歪头,“那默默如果可以借用到很多能量的话,不就可以像神一样?”

    严默吃吃笑,“嗯,如果我肆意借用外界力量,最后是会成神,邪神。”

    原战若有所思,“会不会就是因为善言族当年有人就像你一样,可以借用外界的力量做到一些只有神能做到的事情,所以才会被神厌弃?被其他智慧生物灭族?”

    “很有可能。”严默也叹气,“怪不得会有善言族血脉毁天灭地的预言流传,就刚才使用那么一次,那么轻松就治好那么多病人,付出的不过是一身能量,可能量总能补回,如果我刚才用上元晶,也许消耗就不会那么大。阿战,九风,我承认这个能力真的太诱人了,我恐怕很难控制自己不去用它。”

    原战幽幽道:“美艳的花朵和动物大多都有剧毒。”

    “我知道。”严默再次叹息。

    原战正色道:“这样逆天的能力不可能不付出代价,只不过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我建议,你的这个愿力还是尽量少用的好,最好不用。”

    “不用不可能。”严默不觉得自己能控制得住。这就好像你身怀巨款,你能忍一时,但能忍得住一辈子不用它?

    “你不是能见到祖神吗?可以问问他吗?”原战异想天开。

    严默:“……他老人家现在只会对我做两件事:奖励和惩罚。奖励少,惩罚多。”偶尔还可以当个本世界的百科全书。

    忽然,严默想到:如果这个愿力这么逆天,那他直接祈愿让嘟嘟立刻复活,有可能实现吗?再比如祈愿让人渣值全部消失,有可能吗?

    这种事不想则罢,一旦出现在脑中,严默就再也忍不住地翻来覆去地想,越想就越想尝试。

    严默无意识地从腰包里掏出一枚拳头大的九级元晶,嘴中低声呢喃:“祖神在上,我以我手中的能量献祭,愿我的儿子立刻完美复活,其灵魂、生命和健康不受到任何规则约束。”

    ——二级警报!二级警报!

    眼前突然出现刷屏,大量的“二级警报”四字如瀑布般在他眼前滚滚而下。

    严默:……

    这大概是指南第一次犯妖?

    竟然不是在脑海中,也不是在他右手上,而是直接把字幕挂到了他眼前。

    ——被流放者触犯流放法最高规则,提出第一次警告!此次警告不予以惩罚,如有再犯,必将严惩。

    ——警告!被流放者的精神力与能量无法帮助不属于这世界上的生命复生。

    ——警告!违反法则下,强行复生不属于这世界的生命,其灵魂将受到严重损伤,甚至消散。

    ——警告!被流放者能力使用错误,为避免再犯,指南可一次性提供愿力正确使用方法和修炼方法,人渣值需10万点,是否同意?请在六十秒内决定。注1:本次人渣值加点将不施与惩罚。注2:本次提供属特殊情况范围,如被流放者选择否,今后将不会再次提供。

    六十秒?这次给他的犹豫时间倒是很长。严默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是,任何东西都没有知识值钱,更何况还是他急需的。第一次,严默对指南产生了一点感激心理,哪怕它又加了他十万点人渣值。最感激的是它避免了他做下错事的可能,如果嘟嘟的灵魂有任何损伤,他都必将懊悔终生,永远不能释怀。

    “默?默!”

    “啊?”严默回神。

    原战皱眉看他,九风小娃也一脸担心。

    严默这才觉得自己心跳不正常,一摸脑门,竟然摸到一头汗……冷汗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那枚拳头大的九级元晶没了!

    这是指南吞的?还是他祈愿的缘故?

    严默心疼无比。但他心里清楚应该是后者,他的祈愿已经施展,只是结果得到了指南的阻止。如果指南没有阻止,他会得到祈愿的结果,但是否真是他所盼望的,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等一下。”严默在脑中快速查阅指南刚刚给他的愿力使用方法。

    片刻后,严默抬头对原战苦笑:“果然如此。愿力施展并不一定能得到理想结果,会因为能量和法则的缘故产生一定变异或偏离,这就好比我可以祈愿某人死亡,但无法让某个族群彻底消失。我可以祈愿某地降雨,却无法水淹整个世界。更无法无中生有。”

    原战奇怪地看他:“当然,那是神才能做到的事情。我的祭司大人,我知道你很神奇,但你也只是人,别那么急着想成神。”

    “我可没说自己想成神。”严默深吸气,彻底冷静下来。

    “默默,抱!”九风伸手。

    严默从原战怀里接过九风,温暖的小身体依赖在他怀里,小娃似乎察觉了什么,不时蹭蹭他的脸颊,严默眼眶一热,差点流下泪来。

    原战拇指从他眼角擦过,大手拢住他的半张脸。男人有疑问却没有问出,只揽着他沉默前行,甚至反常地没有把九风从他怀里扔出去。

    谢谢!谢谢你们什么都没问,谢谢你们一如往日的平常。

    这一路不长,但他们走得却很慢。

    严默露出淡淡的微笑,突然对原战道:“你小子还蛮可靠的。”

    原战:“……”你到现在才有这种感觉吗?

    严默的微笑变成大笑。他自诩年长又经验丰富,可他在得到强大的力量时却失了平常心和冷静,甚至差点迷失了自己。而原战,一个当地土著,论活过的年头还不到他的一半,可是对方不管获得多么强大的力量,除了变得更自信、更强势,却没有狂妄到以为自己就是神。

    以前他从不觉得原战这样的表现有什么了不起,可在和自己的行为想法对比后,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么沉稳。

    想想看,如果在他的前世世界,如果有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突然得到了可以操控天地能量的能力,不说像原战这样可以操控多系吧,就是一系,又有几个可以像原战这样,甘于陪伴一个人走遍天下,而不是去急着搅风搅雨、弄钱弄势力弄女人?恐怕其中狂妄到以为自己就是神的宠儿,甚至就是神灵降生的也有不少。

    “性格决定命运啊。”严默慨叹。

    原战挑眉:“不要说祖神才能听懂的话。”

    严默侧头,笑容还没有消失,“你说我祈愿你一夜间能听懂并会说当地语言,能实现吗?”

    “能,这是我能做到的事情,我现在已经能听懂和会说一点。”

    “可惜刚才那么大一块九级元晶了。”严默心头滴血,真是白浪费了。

    “我们会找到更多元晶。”原战用粗糙的手掌摩挲他的脸颊,没问他用那块元晶祈愿了什么。

    “默默!我知道哪里有好多元晶!”九风突然叫。

    两人一起看他,九风指向南方,“那里有一座山,山下面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洞,有个洞里会滴下乳白色的水滴,那个洞里都是无属性元晶。”

    “南方?”严默莫名想到祈雨村,该村容易出现魔战士是否和这个盛产元晶的地下洞穴有关?他记得该村人说过他们就住在洞穴中。

    九风点头,小翅膀扇了扇,扒着严默耳朵说悄悄话:“那个洞和我找到果子的洞相连,这几天我都到那里钻着玩啦,里面很大很大,可以连通好多对方。”

    看来这附近属于溶岩地貌?严默摸摸九风的小翅膀,用力夸赞他:“干得好!”随即侧头对原战道:“看来我们得去南边一趟了。”

    “嗯,等你恢复,我和九风过去,你留下。”

    “好。”

    乌乾城神殿。

    摩羯大巫倏然转身,“你亲眼看到那无角人在说了一句话后,那些祈雨村民就全部恢复了?”

    “是。”拥有黑色直角的英俊战士心情仍旧震动无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不会相信这种事情,这就算是王城的神殿大巫也无法做到吧?

    “他真的没有再做其他事情?你把他周围的布置全部说出来。”

    “是。”有角战士把他的所见所闻,按照回忆全部说出。

    摩羯大巫听完,挥挥手,“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不希望在外面听到,你这几天就去书殿,帮助神侍整理古籍。”

    有角战士知道这是变相的囚禁,但他什么都没说,领命退下,一出门就被两名战士一名神侍包围。

    殿内。

    “一名巫者!”摩羯大巫捏拳,用力砸在桌子上,“典侍,你去把关于那本记录了无角人巫者的古籍给我送来。”

    “是。”一名神侍后退,进入一扇小门。

    典侍很快捧来一本不算厚的羊皮书。

    摩羯大巫快速翻阅,一直翻到最后才重重把书合上。

    典侍低声询问:“大人,您在找什么?也许我可以……”

    摩羯大巫摇头,“我们来到这个大陆时,己族的传承就已经丢失很多,更何况是记录关于无角人的。这本记录还是我们祖上的大巫对于这片大陆无角人的记载,这里的无角人除了深渊恶魔,具有血脉能力的人极少,就算是他们的巫者,能力也大多一般,根本不足为惧。可是这个突然出现的无角人少年……”

    “大人,他们会不会真的来自深渊?”

    “我不知道,我只能肯定那无角少年一定是一名巫者,还是一名有着大能力的大巫。”

    “那么小的大巫?”

    “大巫的能力从不看年龄,这是隐藏于血脉的力量!”摩羯大巫摸上额头的第三只眼。

    典侍好奇,“大人,东大陆的无角人是怎样的?他们的魔战士多吗?这次胡德大巫和尼塔将军带领军队去夺回失土,您觉得他们会顺利吗?”

    摩羯大巫嘴角勾出一丝冷笑,“我们连西大陆都还没有彻底占领,红角族就急着想要收服失土,这可不是从赤源城打到乌乾城的距离,而是跨越了整整一大片海洋!”

    “我听说他们除了想要收回失土,更想要找回失去的传承。”

    “东大陆可和西大陆不一样。”摩羯大巫再次翻开那本记录了无角人的典籍,抚摸着上面的文字道:“我们来到西大陆已经有七千六百多年,而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前,在我们有角族旺盛时期,大约是万年前吧,那时东大陆的无角人还只是半智慧生物,东大陆上能和有角族一挣长短的只有少数几个智慧种族。”

    摩羯大巫神情恍惚,久久才道:“也许是我们需求的骨头越来越多,而我们有角族的强盛也挤压了其他智慧种族的生存空间,最终那些智慧种族联合起来和我们展开了数次大战。我记得典籍上曾记载,在最后一次大战时,无角人已经开始露头。而让无角人能从半智慧生物变成智慧生物,靠的则是一枚叫做巫运之果的果子。但那时无角人真的不算什么,故我们的典籍对他们的记载也极少。”

    典侍等了一会儿,见大巫不再说话,便躬身道:“大人,我去书殿把那本记录了深渊恶魔的典籍给您取来。”

    摩羯大巫缓缓点头,“好。另外,等那边安排好,告诉我一声,我还要去给城主送药。”

    “是。”典侍在心中对城主弟弟乌乾亚瑟稍微表示了点同情,这位猖狂了这么久,把柄已经给大巫抓得差不多,如今已经到了收网的时候。而城主就算能醒来,也必将失去一条得力臂助。

    乌乾亚瑟虽然让人讨厌,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力量很强大,而且他还深受王城黑角族族长的喜欢,想要除掉他可真不容易。

    另一头。

    祈雨村的人没有离开,他们在得到严默允许后,在原战挖洞的那座小山中找了一个大点的洞穴住下。

    夕阳开始组织人手建造房屋。

    严默一半时间用来诊治病人,还有一半时间则用来琢磨他的新能力和修炼。

    原战见严默能量恢复,就让九风带路去寻找元晶,地底下的东西,只要知道方位,他就不怕找不出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