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57章 章回45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疫病爆发第十五天清晨。

    “大人!好消息!”有神侍飞快跑入主殿,兴奋地大喊。

    摩羯大巫放下书籍抬头,“城主恢复了?”这才给他用了一枚药,效果有这么好吗?

    神侍摇手,“禀告大人,城主大人今早醒了过来,但还没有彻底恢复,他让我来问,药还有多少,能否大量炼制,他想请您过去一趟。”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

    “是。”

    等该名神侍离开,摩羯大巫似自言自语道:“看来我们可以把准备好的第二枚巫药送过去了。”

    典侍在不远处轻声道:“大人,都准备好了。”

    “摩甘呢?”

    “将军在他的府邸。”

    “嗯,别让他出来……算了,你们也拦不住他,如果他察觉动静非要出来,你们就引他去抓乌乾亚瑟,就说是城主的命令。”摩羯大巫扔出一个骨质令牌。

    “是。”典侍捡起令牌,退出,把它交给该交的人。

    典侍交完令牌并没有立刻回去主殿,而是向偏殿慢慢走去。路上护卫少了大半,他一路走来竟然没有碰到几人。

    乌乾城神殿某待客偏殿。

    布华再也无法等待下去。扎罗和其他几人的情况越来越糟糕。

    一开始他们和摩甘将军起冲突时并没有显露自己的身份,直到摩甘要以捣乱的名义把他们关入城牢。

    布华和扎罗的身份不好说出,单顿便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明,避免了这场牢狱之灾。

    当时布华还庆幸地想:幸亏扎罗不舒服,否则以他的性子不跟摩甘闹个天翻地覆才怪。

    可他们谁也没想到这个不舒服会变成一场席卷整座乌乾城的大型疫病,不到两天,不止扎罗病倒,小队其他人除了单顿和他,另外三人也全部中招。

    因为单顿的身份,神殿一直有派懂医的神侍医治他们,可是他们能做的也就是拖延,根本无法根治,拖了这么多天,眼看扎罗四人已经不行了,而就在昨天,连单顿也倒下,这也给了布华最重一击。

    单顿和扎罗、和小队其他队友对他的意义都不一样,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学习,一起战斗,后背相抵,比亲兄弟感情还好。

    现在他再暴露自己和扎罗的身份已经毫无意义,说不定还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黑角红角白角,三族共治,表面和平,可内里纷争从来没有停止过。

    在扎罗四人病情越变越重后,他确实怀疑过乌乾城主和神殿是否想要借此控制他们获得更大利益,可当他知道乌乾城主已经连续几日没有出现在人前,城中竟然被其弟给控制,而城中情况越来越乱后,他终于可以肯定神殿对此次疫病毫无办法!

    布华也曾想过离开乌乾城到其他城市求救,但扎罗等人病得太重,最重要的是这个病有传染性,他的见识、身份和良知都无法让他带着四名传染病人进入其他城镇。

    他甚至有向神殿提议,不要让病人离开乌乾城范围,但乌乾亚瑟一意孤行,竟然只要给出让他满意的代价就会放人离开,而神殿对他的行为也在有意无意的放纵。

    乌乾亚瑟的肆意妄为,让他更不敢随意暴露自己的身份,他手上无人,一旦暴露身份,乌乾亚瑟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很可能会让他死得不明不白。

    窗棱被敲响,布华猛抬头,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窗前。

    窗外:“玄宇城的鲔鱼非常美味,它最受欢迎的就是它的鱼鳍。”

    布华平复了下气息,“您说错了,鲔鱼我们只吃鱼头。”

    窗外:“已确认,东边村落的无角人确有治疗疫病的巫药和巫者,城主已经醒来。另,神殿布置已经完成,今日中午就会有所行动。你们最好现在就离开。”

    “谢谢。”他等这个消息已经等得太久。

    “磐阿神保佑您。”

    “您也一样,万事小心。”

    大约半个角时后,布华把单顿等五人一一亲自抱上骨车,向神殿辞行。

    而神殿方面就如他所推测的,并没有派人阻拦他离开,甚至神殿还为他们准备了离城所需的骨币——乌乾亚瑟现在只看骨币不看人,任谁想要离开乌乾城都得掏骨币。

    布华的骨车能够飞行,但能飞行的骨器在整片西大陆也没有多少,他拿出来除了引人贪婪并怀疑他们的身份外并无其他好处,何况飞到天上也可以用骨炮打下来,他还不想冒这个危险。

    又半个角时后,一辆骨车驶出了东城门。

    “大人,又有有角人找过来了,不过这次来的不是城主也不是神殿的人。”夕阳禀报道。

    严默拔下金针消毒,起身,“去看看。”

    “唰唰唰。”严默一动,身后一排人跟着一起动。

    严默&夕阳:“……”

    祈鸿志跨前一步,表情严肃又庄重,“大人,您走您的,不用管我们。”

    严默:“……随便你们吧。”

    祈雨村人高兴了,大人这是承认他们了吗?

    祈鸿志一挥手,这队被挑选出来的壮汉们立刻跟上严默。

    夕阳被挤到一边,忍不住嘴角抽搐。

    忙得一身汗的后狮还不省事地跑过来跟他抱怨:“那些祈雨村人怎么回事?不是让他们没事就去盖房子吗?他们时时刻刻跟着默巫大人算怎么回事?就算大人需要护卫,那也轮不着他们,当初大人可是先来的我们洼地村!我跟你说,你去警告他们,如果他们再这样,我们洼地村人就跟他们不客气了!”

    夕阳只想把这些不省事只想争宠的混蛋全部填到房基下面!

    严默带着一群人再次来到路口,一眼就看见了那辆没有任何兽类拖拉的骨车。

    骨车外表很朴素,骨质发黑,上面的车体像一座方形的小房子,有门有窗,神奇的是它的下方不是轮子,而是像蜘蛛一样有八条腿。

    严默看着那八条腿,猜想这是不是就是用一只具有魔力的大型蜘蛛加上其他材料而炼制出来的骨宝。

    布华就站在车外,看到严默,第一句话就是:“终于见到你了。”

    严默脸上打出问号。

    布华上前两步,抽出腰间骨刀。

    “唰!”原本守在路口负责警戒的无角人加上祈雨村人一起紧张起来,好战勇武的祈雨村人更是直接竖起了骨矛。

    严默抬手,“没事。”他认出了那把刀。

    布华谨慎地退后一步,放平刀身,“我没有恶意。你就是炼制了这柄骨刀的无角人骨器师吧?”

    “这柄骨刀有什么问题吗?还是你想我为你炼制骨器?”严默不太明白有角青年的意思,但他也能感觉出对方就像他说的并没有恶意。

    布华听到严默承认了他就是这柄骨刀的炼制者,有点高兴,“我想问问你还有没有同类的骨头,我可以出高价买。不过这是小事,我找到这里来,主要还是为了求医。请问我能见到那位可以治疗这次疫症的无角人大巫吗?如果他能救治我的同伴,我愿意付出让他满意的代价。”

    “病人在车里?”

    “是。”

    “打开门让我看看,或者你把你的同伴弄下来。”

    “你要看?”

    严默点头,“快点,别耽误时间了,早看早治疗。”

    布华有点愣住,“你……懂医术?”

    “如果你要找的是能治疗这次疫病的人的话,那就是我。”

    一个懂医术的骨器师……?!布华沉默了两秒钟,默默转身,打开了车厢门。

    门内传出的味道不算难闻,布华把自己的同伴照顾得很好,当然,神殿奴隶一大堆,照顾同伴不至于他亲力亲为。

    严默踩着脚踏登入车厢,车厢内比外面看起来要宽广不少,五个人躺在里面绰绰有余,车厢内还有些家具物什,里面温度也比外面低上一些。

    啧,有角人的炼骨文明确实了不起,如果再让他们这么发展下去,只要再给他们一点契机,让生产力跟上来,全民进入“现代化”也只是时间问题。

    可惜骨头都来自生命体,而魔骨更是来自于更少的魔兽,炼骨族有传承、有智慧,也有技术,但原材料跟不上,想要全民“现代化”也就成了奢望。

    怪不得炼骨族在西大陆扎根几千年了还要打回东大陆,一切都是“资源”惹得祸。

    骨头对于炼骨族的意义,大概也就跟矿石资源差不多。而元晶就是石油和天然气。

    资源战,不可调和的矛盾!

    快速参观完车厢,严默把注意力放回了五名病人身上。

    布华站在车门口,紧张地看向里面。祈雨村人也一个个狠盯着他。

    严默一一诊断完毕,回头对布华道:“能救回,不过要一点时间,你们有角人体质不错,恢复力也强,只要有对症的药,最多三五天就可以恢复。你看你们是就住在车上,还是出来?”

    布华感受到周围不友好的气氛,苦笑:“就在车上吧。”

    严默打量了下布华,没跟他谈诊金,对于这名第一个找来的非官方有角人,他决定给对方一点优惠,尤其对方的态度还不错,没有居高临下,也没有咄咄逼人,更没有以武力威胁他们。

    赶过来的夕阳等人都有点小骄傲。看!连有角人都找上门来求救了。前面那些来谈判的官方人员不算,这位可是实打实地带了病人来。

    而且……他们刚才没听错吧?他们的默巫大人还是一位伟大的骨器师?

    噢!祖神保佑!如果这是真的,那他们无角人翻身的机会终于来啦!——此想法来自主动提出想当默巫护卫,被拒绝后干脆自封护卫一职的祈雨村村民。

    布华发现单顿五人的呼吸在服药后明显变得平缓许多,严默叫来一名细心的无角女孩,留下巫药,让她按时给这几名有角人喂食淡盐水并服药。

    布华没有来得及跟严默谈魔骨的事,严默太忙了,刚给五个有角人喂了药,就被喊去看一个急性发作的病人。

    虽然严默已经严格要求不准其他健康者进入隔离区,但有些小孩子和想不通的,想父母了或者担心家人,就会偷偷溜进隔离区再溜出来。这几天营地里不少人突然发病就是跟这些人有关。

    主要还是人手不够,加上隔离区没有高高的围墙阻挡,只要有心想要溜进去的人总能找到空子。对此,严默也很无奈。

    土著人大多都很有个性,当年他去某州行医,听话、帮忙的土著不少,但给他捣乱、偷他器材和药物、不听话的人也不少。甚至有些人明明知道他在帮助他们,可只因为他是外国人就特别排斥他,甚至拒绝他医治他们的族人。

    下午,原战和九风带着元晶归来。片刻后,乌乾城也有人带着大量草药前来换取炼制好的巫药。

    严默看到草药,挑了挑眉,这个量,可是超过了他的预想。

    来人,神殿神侍很高傲地交代严默:“大巫说了,多了是给你的奖励,但所有我们要求的巫药必须在明天下午之前交给我们。”

    严默冷笑,不是报酬是奖励,这意思可完全不一样,“我说了,炼药需要三天。”

    “是吗?到底需要多长时间,你心理清楚,小无角人,你是聪明人,但也不要把别人都当傻瓜。”来人带着队伍离去。

    已经能听懂并会说当地语言的原战,一句挑明:“我们中有内奸。”

    “那是必然的事情。”严默一点都不奇怪。

    原战也无所谓。

    但祈雨村人就不一样了,他们一点都无法忍受无角人中/出现背叛者,而且还是向有角人传递默巫大人的秘密。

    祈雨村人开始自发地在无角人中寻找叛徒。

    次日,严默再次前来,那五名有角人中已经有两人醒来。

    先听女孩跟他说了下五人昨日夜的身体变化,再进行诊断后,严默对布华道:“他们已经开始好转,快的话,两天左右他们就能起来走路。”

    “感谢磐阿神!”布华大大松气,他这段时间都没有休息好。

    严默点点他的肩膀,“你伸手。”

    布华:“啊?”但还是伸出了手。

    严默给他把脉,又让他吐出舌头看了看,“你很健康,如果你担心,这里有三颗藿香正气丸,可以用在症状较轻微的时候。”

    严默把藿香正气丸的药效和治疗病症简单告诉布华。

    布华虽然有点不信无角人的巫药,但他的同伴确实在这名无角人的医治下开始好转,这让他对这几颗药的态度也慎重起来。

    下午,夕阳头疼地对严默禀告:“祈雨村人抓了两个从乌乾城出来的无角人,也不知把他们带到哪里去了,说是要审问他们。”

    原战发出吃吃笑声。

    严默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对夕阳道:“辛苦你了,你去请他们的老村巫过来。”祈雨村的问题已经不能不解决。

    原战问严默:“带回来的元晶你能吸收吗?”

    “能。”

    “我好像不能。”

    “我来想办法。我能吸收,你就应该也能吸收。九风你呢?”

    坐在严默脚边玩自己脚丫的九风抬头:“我能啊。”

    原战被九风小爷再次鄙视了,“你真没用!”

    原战蹲下,一指头把小娃娃戳翻。

    九风扑上去咬住他手指不放。

    原战就起身用力甩手指。

    九风叼着他的手指被甩来甩去,过了一会儿他自己就乐得扇着小翅膀在屋中飞起来。

    严默见缝插针地炼制药丸。

    老村巫来得很快。

    “大人,您叫我?”

    “一直没问你,我该怎么称呼你?”

    老村巫恭敬地道:“大人,您叫我祈雨就行,我们村的村巫从古至今都叫祈雨。”

    “祈雨,你坐。”

    原战微微动了动手指,老村巫身后就出现了一把椅子。

    老村巫看看在屋中怪笑着飞来飞去的光屁股小娃娃,再看看身材高大雄壮的魔战士,最后看向被洼地村人称为神使的少年巫者,心中越发坚定。

    严默还在想要如何开口才能不伤害对方的热情,又能警告对方。

    老村巫先开口了:“大人,您相信预言吗?”

    预言?好吧,这个世界预言是存在并合理的。

    老村巫:“我们祖上一直流传着一个预言,说将来会有一位从天而降的无角人神子带领无角人前往幸福之地,建立幸福家园,抵御有角人,让无角人从此活得幸福快乐。”

    严默吐气:“任何一个历经苦难的民族都会有这样一个预言。”

    “是的,我原来也不相信这个预言,因为这样的预言我在很多无角人村落都听过类似的,大家只不过在做梦而已。”

    “呃,你很清醒。”

    “但是我现在见到了您。这让我开始觉得祖上的预言也许是真的,虽然我们村从没有出现过能预言的大巫。”

    严默开始觉得这个老村巫有点意思了,他笑问道:“你想说什么?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大人,”老村巫噗通跪倒,抬着头,无比恭敬地说道:“我希望您能收下我们,带领我们。我们愿意成为您的护卫、奴隶,我们相信在您的带领下,我们终将会打败有角人,建立属于我们无角人的城镇。”

    “就我们几个人?”严默似笑非笑。

    老村巫顿了一下,“大人,您救活了我们百名村人,我相信您不会让我们去送死。我们……还有其他人藏在其他地方,他们都是村中最强大、最厉害的战士,只要您同意,他们就会来到您的身体,紧跟您的步伐。”

    严默与原战对视,严默抬手,“祈雨,你起来说话。”

    老村巫这才起身,重新坐回椅子,但他的腰仍旧微微弯曲。

    “你们村是不是还有魔战士?”

    老村巫咬牙,“是。”

    “多少?”

    “有两个,还有两个孩子有觉醒魔力的可能。”老村巫骄傲道。

    “你们藏起来的人手一共有多少?”

    “这么多年以来,因为乌乾城对我们的迫害,我们村每年都会送走一批人,这么多年下来,他们的人数已经有近五百人。”

    “一直没有被有角人发现?”严默惊讶,“他们藏在哪里?”

    “地下。大人,他们都藏在地下,这片土地下面有一大片相通的地下洞穴,里面道路复杂,只有我们村的人才能找到他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