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58章 章回45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收下了祈雨村人。

    想要给炼骨族捣乱,让他们后院失火,还有什么比得上在他家范围内再建立一个政权来得更妙?

    东大陆有那么多智慧生物共存,那西大陆也得公平一点不是吗?

    严默没有要求祈雨村巫和其村长等人交权,他只是把祈雨村那藏在地下的五百人交给了原战。

    这人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他可以做精神领袖、可以做吉祥物、可以做威慑,但领导军队和搞政权什么的真不擅长。祈雨村人交给他领导,他顶多会让这村人活得更好一点,但交给原战,他能以五百人为起/点,发展出一个国家。

    而之前的事实已经证明原战确实有这个能力。

    严默解决祈雨村的问题后,便分出一半心神开始研究怎么让原战吸收当地的元晶。

    而这个并没有花他多长时间,他先找出了他、九风和原战的区别,为什么他和九风能吸收,原战不能?

    他们和原战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一开始他以为是魂力,不是说原战的灵魂不强大,而是对于魂力的运用。

    可很快他就推翻了这个推论,九风魂力运用也不强大,他只是种族强大天赋能力极高,又有类似作弊的血脉传承。

    那么原战为什么不能吸收这里的元气?因为他平时运用的都是自然元素之力,而西大陆的能量中还包含了另一种能量?

    可九风也是风的操纵者。

    严默又想到了当地有角族。

    西大陆的有角人大多数魂力并不强大,他们为什么能吸收元晶?他推测,最主要的也许就是他们的身体经过长时间的自然改造已经适应了西大陆的环境。

    “你平时修炼还能照常吸收周围的能量吗?”严默问原战。

    “能。”

    “那你为什么不能吸收元晶?”

    原战皱眉,辛苦地形容:“平时修炼,周围的能量比较少、不活泼,不好吸收,但一点点吸收还是能吸收得到。但元晶,它……很凝固、很坚硬,我知道里面有能量,但是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参杂在我需要的能量中,我想分离它们再吸收需要的能量很困难。”

    严默敲敲膝盖,“你为什么非要分离那种能量?你等等,我问问祖神这里的元气和东大陆到底有何区别。”

    严默闭上眼睛,右手抓住一枚西大陆的元晶,开始询问指南。

    指南很快给出答案。

    严默看到答案,拉了下嘴角。

    “有意思。”说着,睁开眼睛。

    原战坐到他身边,“祖神怎么说?”

    严默想着要怎么说原战才能理解,“这样吧,我们把平时比较好吸收的能量叫做元素之力,而西大陆特有的那种能量我们就叫做暗能。”

    “暗能?”

    “祖神是这么说的,他说暗能占宇宙能量的大部分,暗能无所不在。暗能经过某种刺激,可以变成其他的能量,比如东大陆也有暗能,但它们经过某种变化,大部分都变成了元素之力,所以东大陆具有神血能力的生物也特别多。而西大陆的暗能没有经过激发,比较凝固。这就好比……”

    严默努力想,想要这个简单的说明让原战明白:“有了,这就好比火山和地底下的岩浆,再没有爆发之前,它们只是岩浆。但一旦爆发出来,它们会变成岩石、金子、其他矿物等等。”

    原战听懂了,“你的说法让我感觉一切能量来源都来自暗能。”

    严默表情纠结,“你可以这么理解,但关于暗能,就连祖神现在都无法给出正确解释,或者他不愿告诉我。总之,祖神给予我们的训练法,是可以吸收暗能的,如果把这种训练法交给当地人,他们就可以在体内形成另一种能量体系,发出类似‘气’的能量。如果你可以吸收这里空气中的游离能量,那元晶中的能量你也能吸收。”

    “办法。”

    “你就不会动动脑子?”

    原战嘴角微挑,“不是有你嘛。”

    严默用胳膊肘撞他一下,骂:“懒蛋!”

    原战一脸随便你骂,反正你要帮我想办法的无赖表情。

    严默没办法,只得开动脑筋,“你是可以吸收暗能的,对吧?那么你先尝试把暗能吸收入体内,然后再在体内运转训练法,看能不能把它转换为元素之力。等你熟练以后,你再试着吸收元晶中的暗能,这样循序渐进可能会更容易一点。或者你试着攻击元晶中的暗能,看能不能让它产生某种激变,进而转变成你需要的元素之力。”

    原战还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你和九风就能吸收?”

    “也许因为我使用的不止是元素之力,而九风……大概是种族特性?人面鲲鹏感觉在这个世界似乎位于食物链最顶端。”

    原战点点头,顺势推倒身边人。

    “干嘛?”严默正在想问题,一时没反应过来。

    原战跨骑到他身上,弯腰啃了他一口,贴着他的耳朵低声道:“为什么你每次都会问这种蠢问题?还是你很喜欢我说那两个字?”

    严默转头,“咔叽”就是一口!“别废话了!来战!大牲口,今晚你要让我不满意,以后三个月你就当太监吧!”

    大牲口战哪能经得起这样的撩拨,瞬间就疯魔了……

    九风小爷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突然发现原来的洞口不见了。

    “桀!坏大战,又把洞口封上了!”九风小爷气死。

    次日,疫病爆发的第十七天,也是严默拿巫药给伊凡大师等人的第四天。

    乌乾城再次来人,这次伊凡大师同样跟来。

    伊凡大师看上去似乎有点憔悴,他温和地对严默道:“大巫和城主表示可以把双子山以及其周围一千角尺的土地划分给你们,以此来换取药方。”

    一名神侍拿出地图,扔给严默。

    原战接住,展开。

    严默侧头看了眼,那双子山就是他看到的括弧山。地图上划出的范围恰好是山前村到洼地村的距离。

    “我记得当初我提得不止这些条件。”

    伊凡叹了口气,“孩子,大巫和城主能答应划这么大一块地给你们已经很不容易,至于不攻打你们,只要你们不乱来、不惹事,乌乾城自然不会来找你们麻烦。至于供奉……可以减少,但一点都不交不可能,更不可能永远不交。也许我可以帮你争取三十年不交供奉。”

    “三十年?”严默还没说什么,上次来过的神侍就翻脸了,“别说三十年,就是三年也不可能!供奉必须交,这是你们租用土地和对神的供奉,如果不想交供奉,那就用人……啊啊啊!”

    该神侍突然飞起,一头栽进附近的烂泥地中。

    “唰!”有角人纷纷亮出兵器。还有些人去救那个神侍。

    站在严默身后的护卫们也全都把骨矛尖对外。

    严默好笑,也不给伊凡大师面子了,“你们脑子坏了吗?现在是你们在求我,不是我求你们,敢用这样的态度跟我说话,你们是不想要药方了?”

    伊凡大师也很难受,他一点都不想来,可大巫出面,他就算是大骨器师也不能随便拒绝,更何况现在城中乱成那样。

    “你这个无角人,如果你聪明,就该主动献出药方,而不是乱提一些荒唐的条件!”另一名神侍大怒。

    “够了!”伊凡大师抬手,转身对跟来的神侍道:“如果你们还希望我留在乌乾城,那换药方的事就彻底交给我,如果你们用不到我,我现在就可以离开!”

    “伊凡大师……”神侍敢对严默吆喝,却不敢不把一位大骨器师放在眼里。

    伊凡大师没理他,重新转回身面对严默,“我会把你的要求提上去,我会尽量说服大巫和城主让你们三十年之内都不用交供奉。这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

    严默也不想为难伊凡,他甚至颇为同情对方的立场,“先生,我知道您已经尽力了。好吧,看在您的面子上,我可以接受这样的条件,用你们说好的地盘来换取药方,同时三十年不用交供奉。”

    身后听到的无角人们大喜。这样的条件,他们在过去根本想都不敢想。别说严默提出的那几个要求,就是有角人现在答应的,尤其是三十年不用交供奉,简直能让他们乐死。

    “药方内容如下,你们记一下吧。”严默开始口述,有角人那边立刻有好几个人同时掏出纸笔还是记录。

    伊凡大师想了想,也记下了一份。

    神侍想要阻止严默当着这么多人面说出药方详细,但严默语速很快,转眼已经说了不少,无奈只能加快记录。

    一些有角人和无角人不好意思明着记录,都拼命用脑子记忆,不说救人不救人吧,能记下这张药方,这可是能换大笔骨币的宝贝!

    祈雨村人和洼地村人都心疼无比,他们觉得默大亏了,就不该当众说出药方。

    那边,几名有角战士还在拔那名神侍,也不知那烂泥有什么名堂,里面像是有吸力一般,外面越挣扎,他就陷得越紧。

    有角战士过来拔他,他的脖子被拉长,痛苦得他直哀嚎,可他的哀嚎全部被烂泥堵住,什么声音都传不出去。

    渐渐的,他开始无法呼吸。

    “噗!”那神侍终于被拔了出来。

    严默这边的口述也到此结束。

    那神侍已经晕死,其他有角人刚得到药方,暂时也不想多事,带着神侍就返回了乌乾城。要报复,要收拾这群无角人,以后有的是机会!

    伊凡大师落后一步,对严默沉重地道:“孩子,走吧。不要留下!”

    说完,伊凡大师没有给严默询问的机会,跟着留下的几名护卫快速离开。

    严默走到原战身边,无声一笑,随手把那个代表地契的羊皮卷扔给夕阳。

    原战揽住他的肩膀,低头蹭了蹭他的额头。

    “都准备好了?”严默说的是九原语。

    “嗯。”

    “你说他们什么时候会攻打过来?”

    “不会很迟,顶多在入秋前。”

    “太漫长了,我们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他们慢慢耗。”

    “我会让他们加速,你不是很缺骨币吗?”

    “我们还缺粮食,缺大量的武器、布匹,总之什么都缺。”

    “交给我。”

    布华看到有角人前来,特地避开了,等他们走后才出来,也因此错过了药方。

    这两天,他很自觉没有深入无角人营地,但他在外围走了走,该看的也都看进了眼中。

    在严默过来给他的伙伴诊治时,布华走到骨车边。

    严默从骨车里出来,“你的伙伴恢复得都很好。”

    确实很好,情况最糟糕的扎罗都能睁眼坐起身,单顿已经能下车散步,还能稍微吃些肉粥。

    扎罗被无角人侍候惯了,看到无角人也没怎么惊讶,他不知道无角人在医治他。

    布华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如果让扎罗知道他吃了无角人炼制的巫药,还让无角人在他身上扎针之类,他一定会折腾一番。

    布华只把事情告诉了单顿,单顿和大多数黑角人一样,对无角人的看法还算比较平和,知道自己被无角人救治了,也没说什么,只说要多给一点骨币,然后看能不能把他们的药方和特殊药草买过来。

    回头看看车里的同伴,布华示意严默稍微走远一点。

    四名护卫紧跟严默。

    严默示意让他们不用跟来,他们才站在原地没动。

    “有什么事吗?”

    “咳,这次的疫病能传染。”布华有点尴尬。

    “嗯。”

    “有很多乌乾城的有角人离开了乌乾城。”

    “嗯。”

    布华看严默如此不主动,只得点明:“我担心这种叫做霍乱的疫病会在其他城镇也发展开。”

    “你的这种担心很正确。”严默正色,“当初我给伊凡大师提过醒,让他警告乌乾城主,把病人尽量隔离,并不要随便进行人口流动,我还跟他说了预防方法和照顾病人的方法,可是从乌乾城的变化来看,乌乾城主显然没把我和伊凡大师的提醒放在心上。”

    “不,这件事其实……”布华对乌乾城主有一定好感,他觉得乌乾城主把乌乾城管理得还挺好,“你知道城主病倒了,他就算想要做什么也无法做,后来城中会变成这样都因为他的弟弟乌乾亚瑟在肆意妄为。”

    “神殿呢?”

    “神殿大巫并没有实权。”

    “哦?”

    “至少现在没有。”

    严默笑了下,他心中想什么就没必要告诉布华了,只能说任何一个政权、任何一个物种都会有争权夺利的行为出现,这绝不会因为该物种有角还是无角就有所改变。

    布华发现话题竟然被小无角人给带跑了,苦笑一下,拉回:“所以我想跟你购买能治疗这次疫病的巫药药方。”

    严默没有立刻说话。

    布华不好意思地讪笑,“我知道这个药方对你来说一定很宝贵,但是我真的非常想要得到它,你开个价吧。”

    严默摇摇头,“我可以把药方给你,甚至不要你的骨币,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承诺。”

    布华先失望后喜悦再惊讶,“你说,你希望我做到什么?”

    严默看着他的眼睛道:“我希望你能承诺我,如果该疫病在其他地方流传开,凡是享受到这张药方好处的势力,除了医治有角人,必须也救治无角人,而且不收他们任何费用。”

    布华表情微微改变,变得对面前的无角人少年的态度更加庄重了一点,“我答应你,虽然我不敢保证每个势力都会照顾到所有生病的有角人,但是我一定会尽我最大努力,让得到这张药方的势力也去救助生病的无角人。”

    “立誓吧。”

    布华郑重起誓:“磐阿神在上,如果我能得到治疗霍乱疫病的正确药方,如果按照药方炼制出来的巫药确实有效,我将尽最大努力让得到这张药方的势力……”

    严默听完,点点头,从腰包中掏出准备好的粗布,交给布华,“这上面就是药方,包括炼制的火候和步骤等,任何一名稍微有点经验的药师看到这张药方都能炼制出正确的巫药。如果没有药师,可以按方抓药进行熬煮,方法我也写了,病人喝掉煮出的药水也行,这样做效果会差一点,但病人多时,可以减轻药师炼药的压力。”

    布华打开布卷仔细阅读,看了一会儿他忽然皱起眉头,“这是……古语?这是你写的?你怎么会我们有角族的古语?”

    严默在书写有角族语言方面只会写其古语,这还是托了骨承的福,否则他连书写都不会。

    “你忘了,我还是一名骨器师。”严默笑笑,转身要走。

    “等等!”布华小心收好布卷,“我看到你们在建造房屋。”

    严默转回身,“你想说什么?”

    布华舔舔嘴唇,说出了和伊凡大师同样的话:“你们走吧!不要留下。”

    严默表情平静,“为什么?”

    布华避而不谈,“我们也要走了,今天下午就走。”

    “你同伴的病还没有完全好。”

    “你也说了,他们后面只要注意一点就没什么大碍,而且我们还有你给的巫药。”

    “为什么这么急着走?”严默放缓语气。

    布华告诉自己只是不喜欢占人便宜,尤其是占无角人的便宜,“你们可以去明月城,那里是白角族的领地之一,白角族对无角人的偏见最少,明月城周围生活了很多无角人村落,你们到那里,只要拿出这块骨牌交给明月城城主,他会赐给你们一块地,供你们生息。”

    布华说着从自己的储物骨镯中取出一枚骨牌,递给严默。

    严默接过,这次他把语气放得更加缓和,并一直看着布华的眼睛,再次问道:“你为什么希望我们离开?乌乾城出了什么事吗?”

    布华看着面前的无角少年,有点不忍心,想了想,终究还是说道:“你是药师又是骨器师,你的战士看起来也不凡,我听说你的战士还是一名魔战士?这是神殿绝对无法允许的存在。另外这么多无角人投奔你们,你们的数量已经超过一个乌乾城可以允许的范围。乌乾城之前可以容忍你们,只是因为这次疫病让他们措手不及,等他们解决了城中的问题,一定会尽全力来收拾你们。他们绝对不会允许这样一股威胁他们的无角人力量存在。”

    “他们是谁?”

    “你是聪明人,我想你已经知道了。据我所知,乌乾城昨天就乱了起来,这股波动很快就会蔓延到城外,何况城中有角人几乎都知道你们手上有治疗疫病的巫药,如果之后有一部分人没能从神殿得到巫药,他们一定会打破原来的想法,设法从你们身上得到药方和巫药,那时你们再跑就来不及了!”

    “多谢告知。”

    布华看着严默不算高大的背影,有点怔愣。因为严默的尽心医治,还有他从没有提过让他们交骨币,这让他对这名无角人少年充满了好感,而少年交出那么宝贵的药方,竟然想的也是大家而不是他自己的私利,更让他把好感转化为尊重。

    他是想帮助这名无角人和他的同伴,提供落脚地也是他自愿的。可是为什么他会说出这么多?有些事情就连有角人都不清楚内/幕好吗?

    布华想不通,只能把自己的异样表现归纳为对少年的喜欢和同情。

    原战预测乌乾城要到入秋前才会攻打他们,就连严默得到了布华的内部消息,也以为乌乾城内的势力必然会先安内再攘外。

    两人本来还计划去刺激一下乌乾城,让他们提前动手,激化无角人和有角人的矛盾。可是没等原战动手,乌乾城已经抢先一步!

    两人都没有想到,乌乾城的某股势力竟然会用他们来转移内部矛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