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59章 章回45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疫病爆发第十八天,晚。

    原战和严默都在修炼,他们的修炼方法并不是盘膝而坐,而是反复循环做着一套动作,时而柔缓,时而疾速。九风看没人陪他玩,也像模像样地跟在两人后面学姿势。

    严默在做完第十二遍后慢慢收势,就在他收势的同时,右手亮起,脑中也跟着出现大量信息。

    ——被流放者积极推广疫病预防方法,人渣值-10万点。

    ——被流放者积极教导他人学习并推广疫病病人护理方法,人渣值-10万点。

    ——被流放者广而提供有效的瘟疫治疗药方并没有为自己谋求私利,意义深远,人渣值-100万点。

    ——被流放者所提供药方、预防和护理方法已经经由当地人之手口传至各疫病流传地,提前挽救了大量生命。按照疫病流传地人口染病率和死亡率,以及疫病可能流传的地域进行广域计算,被流放者人渣值-463万点。

    随后,就全是这段时间他在西大陆的所作所为得到的人渣值减点统计。

    那叫布华的黑角青年的速度竟然这么快?才一天一夜时间,他竟然就已经把药方传了出去。

    想想炼骨族的骨器,严默哂然,有角族手上一定有某些可以快速传讯的骨宝。

    严默走到一边坐下,静下心看指南的信息,他心算了下,这次统计他应该能超过千万点,前面过了五百万点就没有再给他奖励,这次总应该有了吧?

    九风扑到他怀里,严默顺手把他揽到怀里坐着。

    最重要的信息出现了。

    ——恭喜被流放者累计获减人渣值超过1000万点,现在总计获减人渣值10552750点。为奖励流放者的改造积极性,同时也为了让流放者进行更好的改造,特此奖励,奖励为不可掉落的空间储物器一具。

    注1:多功能保鲜包裹升级为空间储物器,可容纳物品种类不限,空间初始地域面积为1000平方米。

    注2:除被流放者本人和其直系血缘关系者以及共生关系者以外,其他智慧生物无法进入本空间。

    注3:本空间储物器目前只能储物和保鲜,其他功能需要升级后才能开放。除注1中要求的生命体以外,任何生命体进入空间后就会进入保鲜状态(时间停止状态)。

    注4:本空间储物器将与被流放者灵魂绑定,魂在器在,魂消器亡。

    严默下意识低头看腰包,腰包没了!

    腰包在哪里?我要找到它。严默刚这样想到,一股拉力不知从何而来,他的身体忽然从原地消失。

    “咕咚。”九风一屁股坐到地上,回头看看,咦?默默呢?

    “桀!默默不见啦!”九风飞起来,冲着还在修炼的原战喊。

    原战猛地收势。

    严默站稳脚跟,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看起来与正常世界相同的空间。

    有光线,有土地。

    光线是太阳光,土地是平整光滑的岩石。

    空间像是一座不大的完全由平地构成的孤岛,孤岛周围全是水。严默试着走过去,伸手摸水,却遇上了一层看不见的阻挡。

    这个奖励不错,尤其是和他灵魂绑定并隐形了这两点。如果是他刚来的时候,他一定欣喜若狂,可现在,他却觉得有点鸡肋。等等!指南不可能给他一个毫无意义的奖励,尤其是在减了千万点后给的奖励。

    如果他没有推测错,下一次奖励很可能就要等到五千万点,最后一次奖励则是一亿点。也就是说大的奖励还只剩下两次。

    那么一千万点时给的奖励肯定有更重要的作用,是什么?

    严默开始仔细回忆指南对于这个空间储物器的描述。

    可以升级,他和他的血缘关系者……啊!他明白了,这里除了储物,必要时还可以作为他家人的临时避难空间用。

    指南这是在为他更好更安全地养育孩子而准备?

    严默哭笑不得,不过他还是低喃了一句:“谢谢了。”

    严默以为奖励到此结束,正要出去,右手再度亮起,脑中又出现了一则信息。

    ——被流放者放弃自身大量利益,及时并免费提供有效治疗疫病药方,以此让智慧种族有角族和无角族都得到巨大帮助和实际利益,达成“无私奉献”之成就。为表奖励,被流放者可选择福缘1点,或者杀伤力1点。

    注1:选择福缘1点,被流放者今后施展愿力将只能祝福,不能诅咒,只能恢复生命,不能杀死生命。好处是愿力施展效果将在被流放者精神力和能量许可的最大限值内,每次效果都达到完美。且被流放者施展愿力期间,将被施与最高法则保护,任何力量都无法在被流放者施展愿力期间伤害被流放者或打断施术过程。

    注2:选择杀伤力1点,被流放者今后施展愿力将只能诅咒,不能祝福。好处与注1相同。

    注3:请被流放者在六十秒内选择奖励内容,一旦选定,将不可再更改。

    我操!我操操操操操!

    这个奖励才是真绝色,但同样也让他难以抉择!

    严默怕自己选错,又看了一遍奖励内容。这个奖励其实就是让他选择今后是只能走祝福系,还是像他师父咒巫一样只能走诅咒系。

    表面看,如果选择祝福系,他以后将失去一个最强而有力的武器。如果选择诅咒系,他将再也不能用愿力救人?

    严默心里更偏向于选择后者,他本身就是医者,他还能用自己的血肉炼制返魂丹,他还有信仰点可以救人。

    可是……严默在心中一遍又一遍过滤指南的奖励内容,六十秒还只剩下三秒时,他忽然狡猾地笑了。

    “我选择福缘1点。”

    严默从空间里出来,就看到原战和九风一脸狰狞地互瞪。

    “喂,你们两个,想不想吃些好吃的?本大巫今晚心情好!”

    “默默!”九风小翅膀一扇,炮弹一样冲过来。

    严默大笑,一把抱住他。

    “你跑哪儿去了?你刚才怎么突然不见了?”

    “呃,我被祖神叫去传授了一点本领。”

    原战闭上嘴,他听九风描述就猜到他家祭司大人很有可能被祖神叫去了,毕竟这人前面也有过同样的突然消失。

    九风向严默告状,说原战骂他没有看好他。

    原战当没听到,把火塘里的火重新燃起,“什么本领?”

    严默抱着九风在火塘边坐下,洞里凉爽,点了火堆也不热,“我的言灵术,祖神大约觉得这种能力太逆天,也担心我真的像预言中说的那样做出毁天灭地的事情,所以他让我做出了选择。”

    严默抬眼看向原战,“阿战,今后我将只能祝福,不能诅咒。我的杀伤力可能要降低很多。”

    原战顿了下,“很好。”

    “很好?”

    “你是祭司,你只要负责让人崇拜,打架杀人交给我就行。”

    “哈哈哈!”

    “桀!还有我!”九风举手又举脚,很严肃地喊:“默默,我会保护你哒!”

    严默笑得更大声,笑了好一会儿,他慢慢收起笑容,把九风的两只小肉爪子包在自己手里,静静地道:“祖神在上,以我之能量祭祀,愿我的伙伴九风和原战在未来的一年内不会遇到任何生命危险。”

    他想祝福更多,但他的能量只能让他做到这样,太超过,不但达不成效果,还会因为贪心而导致反效果——这是指南提供的愿力使用方法告诉他的。

    而指南提供的那个愿力修炼方法,其实只有一个效用,就是当他在脑中构思祝福的内容时,会有一支笔冒出来,把超过的内容全部叉叉掉。不过这支笔只能提醒,并不能禁止他施展超过的愿力。

    他的愿力和精神力增幅有关,也就是他只要平时修炼指南提攻的高级训练法就可以。

    九风特别开心,他不知道严默这样的祝福付出了什么代价,他只是很高兴默默关心他。

    原战……看着自家祭司大人的目光,几乎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

    严默恶心地朝他脸上盖了一巴掌。

    原战抓住他的手,舔啊舔。

    九风也来凑热闹,吧唧吧唧地亲严默的脸蛋。

    “够了!别舔了,脏死了!你们给我……哈哈哈,九风你干嘛呢!”

    九风把小肉爪子小肉脚全部举到严默脸前,要他也给亲亲。

    严默被原战扑倒,九风扑到他脸上抱住他的头。

    “呜呜!操哟,不准脱我的衣服,不准咬我的鼻子!”严默给这两只闹得恨不得把刚才的祝福给收回来。

    “桀桀!”

    洞里欢愉一片,外面风起云涌。厚厚的云层一点点盖住了月光,大风吹倒了野草。

    疫病爆发第十九天。

    “桀——!默默,敌人来啦!”天空中响起早起去觅食的九风的呖叫。

    严默正在巡看病人,夕阳跟在他身边禀报一些营地里发生的琐碎事的处理结果。

    听到九风叫声,严默抬起头,变成小鸟的九风闪电般冲下,停到严默头顶上,“桀!默默,那些有角人骑着战兽往这边来了,好多人!”

    “他们带草药了吗?”

    “没有。”

    “有没有带武器?”

    “带了,都带了。”

    “速度很快?”

    “对。”

    严默立刻转身吩咐夕阳:“九风说有角人来势不善,我猜他们很可能是得到药方却不想履行承诺,这是来消灭我们了。你去把后狮和祈雨村巫,还有其他小头目都请来。”

    “是。”夕阳变色,九风的话他听不懂,但九风能大变小还能变成/人的神奇,他全都看在眼中,对这位自称山神的人面鸟大人,所有见到他的无角人都对他敬畏无比。

    严默又对九风道:“去看阿战在干什么,让他过来找我。”

    九风遇到正事还是很可靠的,闻言立刻展翅飞去找人。

    后狮、祈雨村巫,包括其他一些营地中自发形成的小权力头领来的都很快。

    原战和九风也在同一时间到达。

    “九风,你去盯着那些有角人,随时传递消息给我。”

    “桀!”九风飞走。

    严默面对众人,收敛了表情:“夕阳应该已经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有角人军队正在逼近我们,我希望大家现在就回去安稳各自势力,让他们立刻收拾行礼准备离开。”

    “大人,会不会是弄错了?”一名最近来到营地的小头领狗牙问道。

    严默对这人还有印象,而且后狮和夕阳都特地告诉了他这人的身份,这人就是当初后狮很忌惮的那个东城无角人牙官。

    “我不确定,但大家做好准备,总不会吃亏。”

    狗牙看上去不太愿意离开,“也许乌乾城的战士只是希望我们离开这里,回去他们划分给我们的营地?”

    “我看了图,这里也是地契范围之内。”后狮呛声。

    “那也不一定就是来对付我们的,也许……”狗牙斜眼看向原战,“也许他们只是来找传播了这次疾病的深渊恶魔。”

    “啪!”祈鸿志上前一步,用力甩出一个耳光。

    “噗!”狗牙吐出鲜血和一枚牙齿,捂着脸发狠,“你干什么!”

    “干什么?揍你个叛徒!”祈鸿志和祈雨村民一直怀疑狗牙就是内奸之一,如果不是默巫大人不让他们在营地中随便抓人杀人,他们早就把这人宰了。

    狗牙大喊:“谁是叛徒?你们帮着信奉邪神的魔战士才是神的叛徒!什么神使,乌乾城早就传遍了,说就是这两人把疫病带到这里,他们想害死所有有角人,然后再治好无角人,好迷惑我们无角人!你们才都该醒一醒!”

    “放屁!”后狮大怒,“你全都在胡说!疫病早在默巫大人来之前就已经传开,就是因为祖神听到了我们村巫还有其他村巫的祭祀祈求,祖神才会派默巫来救我们!你这个混蛋,来的时候都要病死了,如果不是默巫大人,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放屁?”

    “哼!他弄出的疫病,他当然都要给我治好。你们说疫病不是他弄的,那你们谁能证明?”狗牙额头在冒冷汗,但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只能在心中祈祷有角人军队快点到达。

    后狮握起拳头就冲过去揍他,祈鸿志更是要护卫们把他拿下。

    狗牙大喊大叫,有几个人隐隐露出保护他的姿态,这些人都是来自乌乾城的无角人。

    现场乱成一团。

    严默见此,淡淡一笑,转头对夕阳道:“把所有人都集中过来,隔离区那边你不用管。”

    “是。”夕阳很冷静,他选择了严默,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深渊恶魔,只要这个人能让他的家人和他带来的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他就不会背叛他。

    “阿战。”

    原战笑笑,明白了严默的意思。

    就在狗牙和后狮等人打成一团时,隔离区的茅草屋突然一起飞上天空。

    “快看!”有人大叫。

    这一幕让周围的人全部停下了动作,同时呆呆地看向天空。

    飞向天空的茅草屋很快解体,泥巴和茅草落到地面就被土壤卷入深埋。

    睡在茅草屋中的病人和护理者发出惊叫。

    原战直接移动他们身上的泥土,连带他们的床铺,一起移到到了一处。

    “魔、魔战士!他真的是魔战士!”狗牙牙齿打颤,这人对付无角人毫不手软,那是因为大多数无角人都软弱可欺。可是魔战士?他只听过传说好吗!

    原战转脸看向狗牙,对他微微一笑。

    “你不要过来!”狗牙一下掏出一只圆筒状骨宝,对准原战,“我、我有可以发出火弹的骨宝,你要是敢过来,我就杀了你!杀了你们所有人!”

    狗牙又把圆筒对准后狮等人。

    后狮等人被逼得后退,祈鸿志等祈雨村护卫第一时间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严默,后狮不甘落后,挡到了最前面。

    “发生了什么事?”营地中的健康者已经逐渐聚集到路边,也看到了这边的对峙。

    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夕阳催他们催得很急。他们同样看到病人也全都集中到路的另一边,有些人就想跑过去。

    原战突然出现在路当中,想要跑到生病家人身边的健康者就发现自己被一堵土墙给挡住了。

    夕阳满头汗地跑过来,对原战行礼后,转身面对众人:“大家听好!以这条路为界,健康者站左边,生病的人都在右边,不想生病就不要越界。喊你们来,是因为默巫有重要的事要告诉大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