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60章 章回46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走到原战身边,环视一圈。

    周围人安静下来,一起看向这位被传为神使的少年大巫。

    “我要说的事情只有一件,有角人军队正在朝我们而来,你们有三个选择。选择一,一起抵抗敌人。选择二,投靠有角人。选择三,逃跑。”

    原战接上:“做出第一个选择的人,都站到我身后来。”

    祈雨村人在祈雨村巫和祈鸿志带领下,毫不犹豫地站到了原战身后。

    在场的洼地村人略略一愣,左看右看,后狮大吼一声:“跟我来!我们跟默巫一起与有角人拼了!”

    后狮一动,大多数洼地村人都跟着后狮走到原战身后,但也有几个人留在原地不知所措。

    夕阳感觉到他带来的那批人都在看着他,他的额头、腋下、后背全是汗。和有角人战斗?就凭他们这些都没怎么经过战士训练的普通无角人?

    “你们这是在让大家送死!”被捆绑扔在地上的狗牙抬头声嘶力竭地喊。

    他的人见没人看守他,一起跑过来给他松绑,扶他起来。

    狗牙被打得很惨,鼻青脸肿不成/人样。

    “所以我给了你们三个选择。”严默表情和声音都很平静,就好像不知道后面有多凶险一般,“我不知道有角人为什么要派军队过来,但显然他们不打算遵守之前的承诺,不想让我们在这片土地生息下去。他们想消灭我们,就像杀光南边村落的无角人一样。对于他们来说,我们无角人可以是奴隶、是牲畜、是虫子,想让我们生就让我们生,想让我们死就让我们死。他们无法忍受无角人和他们谈条件,更无法忍受无角人和他们站在同等地位。但是,你们真就要永远都像牲畜一样活在有角人的淫威肆掠下?”

    “你能带我们杀死有角人吗?”一道稚嫩的孩童嗓音突然响起。

    所有人一起看向两个孩子。

    严默认出他们,那是他救治的两个南边村落的小孩。

    大一点的小少年拉着妹妹的手,紧张地看着他。

    严默:“你想报仇?”

    小少年用力点头,“你们会把我训练成战士吗?会教我像你身边的战士一样厉害吗?”

    “我不能保证你一定会变得像他一样厉害,但只要你想,我们会尽力把你训练为一名合格的战士。”

    “好!我们跟你们一起抵抗有角人!”小少年抱起妹妹,大步走过来。

    一名病人突然凄然道:“我们这些感染了疫病的不和有角人拼命,也会被他们杀死吧?既然如此,还不如跟他们拼了!”

    “你能拼得过?”有人低声嘲笑他。

    “那我们能怎么办?逃走?就我们这样能跟着走多远?”

    原战提高声音:“病人中有谁想跟有角人拼命?举起你们的手。”

    一阵犹豫后,不少人举起自己的手。

    这些人身下铺盖突然移动,全部移到了原战和严默这一边。

    看到原战的神奇,不少人觉着也许他们真的能跟有角人一拼,又有些人陆陆续续走到原战身后,这些人大多都是孤身一人并与有角人有着不可解的深仇大恨,同时他们也比较清醒,觉得有角人不太可能放过他们。有角人需要奴隶、需要供奉,但周边还有不少无角人村落,杀光他们,对有角人损失并不大。

    但也就这么多人,无论是健康者还是病人,都有一大半没有动。

    狗牙深觉那些要跟有角人拼命的无角人都疯了,不过他才不管这些人生死,他只要完成他的使命就好,于是他又喊道:“只要他们把巫药留下,所有病人都能痊愈,如果那默巫真心想要帮助大家!”

    “可以。”严默眼带真诚,“我可以把巫药留下。”

    狗牙一梗,不过只要严默肯把巫药留下就行,“这么多病人,一点巫药可不够!”

    严默笑笑,叫来后狮等护理队成员,当场让他们给病人派发了足够有余的药物,“这些足够你们痊愈的了。”

    病人们拿着巫药放心许多,经过默巫这段时间的治疗,现在重病者已经不多,大多数人都在恢复当中。

    “我们逃吧!”夕阳终于开口,他不想让族人和有角人拼命,但他也知道有角人不会轻易放过他们这群接触过魔巫和魔战士的无角人。他们就算不死,最好的下场就是变成奴隶。

    “对啊,我们逃吧,现在还有时间,我们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留下的人中大多数都是这个意见,他们不想和有角人拼命,但也不想留下期待有角人少有的慈悲。

    夕阳恳求地看向严默和原战,“两位大人,请你们带我们一起逃吧,我们……我们这些人都不是战士,根本无法和有角人抗衡。”

    “我们逃,他们就不会追吗?”祈鸿志嗤笑,“逃逃逃!我们能逃到哪里?与其在逃亡途中被他们杀个尽光,还要东躲西藏,连个安心睡觉的日子都过不了,还不如跟他们拼了!”

    “逃跑至少是个希望,至少还有人能活下来,可和有角人拼命,在场有几个人能活下来?”夕阳怕原战和严默,可不怕祈雨村人,当下就冷笑反驳道。

    “对啊,我们可以逃往白角人的领地,听说他们对无角人比较宽容。”

    “你知道离这里最近的白角人城镇有多远吗?如果那么容易就过去,我们祖祖辈辈为什么要留在这里这么多年?”

    “我哪里都不想去,我只想死在我们的祖地里。”

    哭声、喊声、争吵声响成一片。

    “桀——!默默,有角人来啦!要我先杀死他们一批吗?”九风飞了回来,在天空盘旋。

    严默抬头,用九原语喊:“不用,九风,你在天上看着就好,暂时不要动手。”

    “夕阳,有角人已经来了,你先带要逃的人往洼地村方向跑,快!”

    “是!”夕阳也顾不得其他,立刻招呼想逃的人跟自己走。

    时间紧急,夕阳连动员都没做,只是大喊了两声,就带着自己的人先走了。其他想逃的人看到这样,哪还敢再耽误,拖儿拽女、哭爹喊娘的忙一起跟上。

    有病人的家属最头疼,有些人直接放弃病人逃走了,有些人想办法带着病人一起走,有些人却和病得不能走的家人留下。

    病人也是百态纷生,有哭喊叫骂抛弃自己的人没良心的,有同样哭喊叫骂却是让家人朋友放弃自己赶紧走的……

    严默提醒他们,可以抓起床铺两边的木棍,两个人前后抬起走。

    那些病人家属这才发现每一张病床都有这么两根木棍,抬起来,果然好走多了!

    病人和其家属大喜。

    狗牙趁乱带着一群人离开。

    原战和严默都看见了,却没动。

    后狮和祈鸿志气愤,想要追上去杀掉狗牙和他的人。

    严默摇头,“谁都有求生的权力,只要他不做对不起无角人的事,那就随他去。”

    祈鸿志还想说什么,被祈雨老村巫瞪了一眼,“大人这样做肯定有他这样做的道理。什么事都杀杀杀,你让我怎么敢把村人都交给你?”

    “不是都交给大人了吗,反正我都听大人的。”祈鸿志无赖道。

    “那你还叨叨什么!”

    严默笑,转身对祈雨村巫说道:“祈雨,还记得前两天我跟你说的事情吗?”

    “记得,大人。”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

    “好!”

    祈鸿志和后狮看看两名巫者,总觉得他们似乎隐瞒了什么,还有老村巫脸上为什么一点担忧的神情都没有?

    有角人军队赶到时,营地的人已经散去大半。

    严默和原战站在最前面,后面是一群握着各种武器、大多数都在心惊胆战的无角人。

    原战接过指挥权,分派了最强的祈雨村民保护其他人,女人、孩子和老人在最中间,青壮在外。病人另外放了一处,不过离他们只有三步远。。

    但决定留下来的病人并没有觉得自己被抛弃,因为他们的默巫大人就站在他们的正前方。

    所以从有角人的角度看过去,就看到那名魔战士带了一批人手想要反抗他们,可那个巫者则似放弃了一样站在病人的前面。

    天空中没有九风的影子,祈雨老村巫也不在。

    “好、好多人!”不少留下的无角人腿软了。

    没有人嘲笑他们,就是战意最强的祈雨村民看到这么多兵强兽壮的有角人战士也有点小腿肚打颤。

    领头的有角人扫视他们一圈,冷笑,就是这些无角人竟然妄想得到自己的土地!还不想供奉?

    严默垂眸,身体忽然缓缓浮起。

    有角人头领眼眸一缩,“魔巫!”随即用力一挥手,竟是没有二话,直接就是:“杀!”

    有角人知道原战最厉害,军队中先冲出了十名全身骨甲的骨战士,他们的目的就是困住原战,杀死他!

    原战狞笑,反过来冲向他们!

    其他有角人战士也动了,他们拔/出骨刀冲向无角人人群。

    骨宝耗费元晶,对付一些无角人而已,还不至于让他们一上来就用骨宝,用骨刀足够了!

    祈鸿志和后狮等人看大家都怕了,顾不得看严默,率先大吼:“杀!杀死这些有角人!”

    祈雨村人和洼地村人先迎上了敌人,可是他们都没有骑兽,武器也只是骨矛,又怎么能敌得过全是骑兵、武器精良的有角人?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一道类似吟唱的歌声:“祖神在上,以我之能量祭祀,请赐下保护的光环,愿在场的无角人不会受伤、不会被杀死!时间十分钟!”

    需要保护的人数不到两百人,十分钟不是他的极限,但他需要留下能量以防其他。

    听清楚严默吟唱的人不多,但所有人都看到他飘浮起来并在空中吟唱了什么。

    很多无角人看到有角人骑兵冲向他们,这一刻他们的勇气和恐惧并进,在他们把骨矛戳出的同时,也把眼睛闭上了!

    他们等待着,等待骨刀砍到身上、等待骑兽踩踏他们的身体的那一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