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61章 章回46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当刀斧加身,你却毫发无伤。

    当你看见骨刀明明砍中了你的脖子,却被反弹开。

    当骑兽已经踏上你的身体,你却感受不到对方庞大身躯的丝毫重量。

    有勇气睁着眼睛的无角人最先发现了这个异常,这一刻,他们下意识地去寻找那位浮到半空的少年巫者:这是神灵给予他们的庇佑吗?

    闭着眼睛的人在没有感觉到意料中的疼痛,反倒被热血喷了一脸时,有的人惊慌失措,大喊大叫没头苍蝇一样地到处乱跑。有的人以为自己已经死掉,轰然倒地。有的人鼓足勇气睁开眼睛,却看到了奇迹。

    最惊奇的是或躺或坐在地上的病人,老实说,他们都已经在等死,可是敌人冲过来了,敌人的武器砍上了他们,然后……他们竟然还活着!

    “天哪!”一名躺在地上的重病者仰望着天空中的少年巫者,流泪呢喃。就在刚才,他明明看到数匹骑兽从他身上踏过,可是他竟然什么事都没有。

    奇迹并没有就此停止。

    以为自己死掉的人听着耳边喊杀阵阵,奇怪自己怎么还能听到,等了好一会儿,偷偷睁开眼睛,摸摸胸膛、摸摸脖子,发现竟然都安然无恙。

    “祖神保佑!”这些人一边大叫一边流泪,有些人立刻再次爬起来握起武器和敌人混战在一起,有的人只躺在地上嚎哭。

    无角人感到惊奇无比,同样,有角人也诧异万分,他们的骨刀、他们的斧头明明已经砍中那些懦弱的无角人的身躯,可是竟然没有一个如预料般脖子飞起、身体断成两截、热血飞溅,连惨叫都少得可怜。

    “魔巫!”有角人头领可比无角人有见识多了,他见此异常,第一个就想到了对面飘浮在半空的少年巫者身上。

    “杀死那名魔巫!弓箭手准备!杀死他!”有角人头领指着严默发出命令。

    他身后的弓箭手第一排单膝跪地,第二排站着,一起向严默射出飞箭!

    “默巫!”

    “神使大人!”

    祈鸿志和后狮一起发出惊叫,同声大吼:“保护默巫大人!”

    两人的吼叫声惊醒了许多根本无法适应战斗的无角人,他们惊慌不安、不知所措,听到吼叫后下意识地涌向严默附近。

    他们并没有对严默崇敬到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去挡箭的程度,他们只是在当时来不及去想其他。

    很多人看到飞箭飞来,都吓呆了,别说格挡,就是躲闪都不会!

    于是人们再次看到了奇迹发生。

    严默其实已经准备落地,浮在半空很耗费他的能量好吗,可这时飞箭已至,他只好先张口:“祖神在上,以我之能量祭祀,愿今日跟随我的人疫病消失。”

    天空中所有射向默巫的飞箭全都在离默巫还有一尺远的地方突然停顿,之后纷纷落地。——力量来源于指南给予他的奖励:施展愿力期间,任何力量都无法打断他、伤害他。

    而射到其他无角人身上的飞箭同样在沾到衣服后失去威力。

    无角人茫然,随后不知是谁第一个发出了疯狂的呼叫:“是默巫大人!是默巫大人在保护我们!祖神在上!祖神显灵了!神使大人保佑了我们!我们不会死!不会死!”

    “杀!”

    “杀死无角人!”

    被围杀的原战突然出现中无角人之前,他摘下事先挂在腰间的号角吹响,一声嘹亮短暂的号角声后,高大的男人举起墨杀,高喊:“祖神在上,保佑我们不死!爬起来!跟我一起杀死敌人!杀——!”

    原战冲向了有角人军队,无角人有了领头人,且发现默巫在保护他们,终于不再像刚才一样乱成一团,从没有过的勇气和血气也从心底生出。

    那些往日对他们耀武扬威、看不起他们、凌虐他们的有角人也不过如此,他们受伤一样会流血,死掉一样会惨叫。

    他们的盔甲厉害、武器锋利,可是他们无角人有祖神保佑、有默巫护身,他们将再也无所畏惧!

    害怕的无角人仍旧有,瘫在地上不能起来的也有一些,可大多数人都在这时红了眼睛,挥舞着骨矛什么都不管不顾地杀向敌人。

    等他们发现有角人真的伤不了他们,而他们的武器却能给他们造成伤害后,这些无角人都疯了,他们嫌弃自己的武器不够锋利和强韧,在骨矛折断后就去抢敌人的武器,这时他们勇气无限!

    同样,有角人也疯了,又疯又懵。

    “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些无角人怎么也杀不死!”

    “我明明砍了他七八刀,为什么他还不死!”

    “这些无角人都已经变成了魔鬼!不死的恶魔!神啊,快给他们降下惩罚吧!”

    “魔巫!他一定是恶魔深渊来的魔巫!用骨宝!用骨宝杀死他!”

    “磐阿神在上,神侍呢,让神侍去除他们身上的魔力!快啊!”

    “使用骨宝!”有角人头领下令。其实不用头领下令,很多有角人战士已经使用骨宝攻击无角人。

    他们有些人的武器本来就是骨宝,有的带有火焰、有的带有腐蚀性、有的还能喷出毒液……

    可这些附加能力在碰到那些无角人时同样,全都无效!对那些无角人没有任何杀伤性!

    空中,火焰、冰箭、毒液、风刃乱飞。

    无角人先是害怕地躲避,继而亢奋地捶胸大叫。

    严默在默默地计算时间。

    无角人疯了一样地冲向敌人。

    有角人则失去了平常的冷静,甚至无法发挥出平常的战斗力。——谁能在面对不死不伤的敌人时还能保持镇定?明明战了没有多长时间,可有角人战士都感觉到了像是苦战了一日夜的疲累,这种疲累不是来自于*,而是来自于精神!

    有角人头领想到两名突然出现的无角人会很难对付,所以上面让他带来了骨战士,可是骨战士没有困住那名魔战士,而那名魔巫更是赐予了那些卑微的无角人不死的能力!

    这仗要怎么打?有角人头领在这番混乱中也失去了往日的理智,他一心想要杀死那名少年巫者,可是那巫者却比魔鱼还滑溜!更可恨的是任何带有附加能力的武器都无法伤害到他!

    躲在暗处的狗牙等人瞪大了眼睛,从严默飞上天空那一刻开始,他们就懵逼了。

    等看到无角人一个个如有神灵护体般,怎么杀都杀不死时杀不伤时,他们震惊到浑身发颤,这颤抖说不出是害怕还是激动,也许两者都有之。

    狗牙开始祈祷:“磐阿神在上,杀死这些魔鬼吧!”他害怕,害怕无角人真的打赢有角人,会回过头来杀死他!

    而其他跟随狗牙的无角人又悔又怕,有些人开始偷偷逃跑,有些人还和狗牙一样想要期待有角人能像往日一样胜利。

    但可能吗?

    有原战加入战圈,无角人的杀伤力顿时不知翻了多少倍。但有意思的是,原战并没有杀死任何一名有角人,只是把他们重伤到不能动弹。

    而原来毫无章法的无角人在原战带领下,几个围攻一个有角人,磨也能把对方磨死。

    无角人兴奋到亢奋,他们死不了,甚至连受伤都不会,他们只要冲上去,围着一个有角人,杀杀杀就好!

    奴隶翻身的感觉是什么?就是现在他们所体会到的!

    看着那些不可一世的有角人战士在他们的冲杀下发出哀嚎、发出不可置信的吼叫,这让他们兴奋得瞳孔放大,鼻息咻咻,一开始的恶心、恐惧、畏缩全部消失,他们甚至连疲累都感觉不到了。

    严默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的灵魂来自别的世界,又在东大陆重新成长,说实话,他对西大陆无角人的痛苦并不怎么感同身受,说白了,他只是在利用这些人。

    可这些无角人却什么都不知道,经过今天这一战,这些活下来的人势必会把他当做救世主、当作最高的精神依赖,而这批人也将从懦弱的农夫和奴隶变成见过血的初级战士。

    只要这些人能在今后的一次次战斗中活下去,他们就将成为让有角人极为头疼的最强有力的无角人真正的战士。

    “阿战!”严默在提醒原战,他的愿力保护时间就要结束。

    原战哪怕在战斗中,也在分心注意着他的默。严默刚叫他,他便心领神会地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突然加大力度冲杀一番后开始带着无角人绕弯。

    有角人头领眼看手下竟然呈现出乱象,有角人战士在那些连士兵都称不上的无角人攻打下,竟然大量受伤,甚至有的还被杀死了,而无角人不但毫发无伤,还开始有秩序地撤退,这让这名头领忍无可忍,气得大吼:“都给我使用骨宝追杀那些无角人,一个都不要放过!骨战士全部上前!谁敢退,杀无赦!”

    严默已经降到地面,听到有角人头领的吼声,抬眼:骨战士?

    最先围杀原战的十名骨战士也很愤怒,他们十人对付一人,以为必定会杀死对方,可是打着打着,那人就不见了,再回身就看到那无角人带着其他无角人杀向普通有角人战士。而他们总不能跟着对方跑,只能退回来等待机会。

    有角族并不是谁都能被叫做骨战士。

    这次前来的骨战士一共十八人,这十八人在听到命令后,从骑兽上下来,互看一眼,齐齐拍向自己的额头。

    他们的额头有着颜色比其他人有角人都要深邃许多的彩晶。

    这些颜色各异的晶石并不是装饰,它代表了有角人的力量和魂力,同时也是有角人炼化神骨的容具。

    严默惊异地看见,有角人战士散开,露出后面的十多名战士。

    那十多名战士在齐齐拍打额头后,身体上穿的骨甲开始出现变化,骨甲就好像有生命般快速延伸,包裹住有角人战士全身,从头至脚。

    原战皱眉,他不知道严默的愿力能让这些无角人不受伤多久,但想来时间也不会太长,眼看他身后身边的无角人看那十几名有角战士都看得有点发愣,立刻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发什么呆!不想死就先杀死他们!后狮,祈鸿志,你们分两路,后狮左,祈鸿志右,往默巫身后冲!我对付这些骨战士,上!”

    后狮和祈鸿志这时都杀红了眼,听到原战的命令,连丝毫犹豫都没有,立刻高喊着分成两队冲向普通有角人战士。

    两队人并没有很清晰的队伍划分,只是自然而然地根据熟悉度分成了两队。

    原战再次对上了骨战士。他没有立刻出手,虽然他明知道这些骨战士一旦完成变化,很可能会变得很难对付,可是为了今后、为了东大陆,他必须要知道有角人都有些什么厉害手段。

    严默看到无角人冲向他这边,身体再次浮起,这次他没有使用愿力,而是利用数不清的木刺帮无角人后撤,为他们断后。

    半空中,严默双手连挥,无数木刺自他手中生出,再有目标地射向追在无角人身后的有角战士。

    因为有角人战士都穿着盔甲,严默射的是他们的眼睛,和他们露出的关节部位。

    一开始有角人并没有把严默射出的木刺放在眼中,那些木刺看上去轻飘飘的,用骨刀一挡就能弹飞。可是那些看似轻飘飘的木刺实则速度极快,他们明明看到了木刺的影子,但等他们想用武器和手臂就阻挡木刺时,却发现它们已经扎到了自己的身上!

    “啊啊啊!”被木刺扎到眼睛的有角战士疼得满地打滚。

    被扎到关节处的有角战士要么握着的武器当啷落地,要么突然跪下,被听到声音回头的无角人反身扑过来就补上一刀!

    “退后!退后!那些木刺有毒!”有角人战士仓惶大喊。

    “魔巫!恶魔的巫者!”有角人看严默的目光都像在看魔鬼。

    无角人看严默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带着光环的神灵,简直恨不得跪舔他。

    后狮最疯狂,高举双臂,狂吼:“默巫在上!冲啊!杀死那些有角人!”

    一道火墙突然出现!

    火墙后的有角人战士只得停下追杀的步伐,其实他们早就想停了,他们今天彻底被打蒙了,无角人什么时候强到了这种程度?

    而这一切变化不用说全都跟那两名无角人有关,尤其是那个少年巫者!

    就连他们的王城大巫都做不到让有角人战士在战场上不死不伤,可这个少年巫者却做到了。为什么?难道他们的神灵之威力要比他们的磐阿神还要强大吗?

    如果磐阿神真的是唯一神,那是不是他更宠爱这个少年巫者?

    不!那少年巫者使用的一定是魔力不是神力,他一定是来自深渊的恶魔巫者,他的力量都来自于黑暗和罪恶!

    后狮和祈鸿志看到身后出现火墙,立刻又带着两队人反过来围住火墙这边跟过来的有角人,要把他们全部杀光。

    严默阻止了他们,“我们需要俘虏。”

    他以为这些无角人都杀疯了,恐怕不会立刻听他的话,他都做好准备让他们“冷静”一下,可后狮等人听到他的话声,大多人都立刻停手,还拦住了其他杀红眼的无角人,连一句疑问都没有。

    那些受伤的有角人并不愿意做无角人的俘虏,还想挣扎,严默全部用木针扎倒。

    “把这些俘虏拖下去,拖到那条线后。”严默示意。

    后狮和祈鸿志等人立刻按照吩咐做事,兴高采烈地去拖那些不能动的俘虏。

    火墙还在燃烧。

    有角人头领看不到对面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也能料到过了火墙的有角战士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他的副手带着追赶的有角人后退,骑着战兽跑到头领身边时,疲累地道:“大人,这仗不能再这样打下去,大家……我们需要神侍!”

    “神侍没有来。”头领面色狰狞,“你别忘了,我们还有骨战士。”

    “骨战士可以战,但普通战士怎么办?那些无角人有魔巫助阵,他们根本杀不死,这还怎么打?大人,我建议我们先退回去,把事情详细禀告给大巫,下次多带骨战士和神侍……”

    头领抬手,眼中满是不甘,“再等等,我们不能就这样回去。”

    副手还想说什么,看到上司的脸色后,终究不敢多说,后退让普通有角人战士重新整队。

    头领看向十八名骨战士,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了!

    等有角人战士后退,火墙也突然消失。

    同时不少想要救回自己手上同伴的有角人惊诧地大喊:“人呢?我们的战士呢?”

    那些受伤倒地的战士全部消失了。

    渐渐的,所有有角人看向火墙消失的对面。

    那里最前面站着两人,那名魔战士和那名少年魔巫。

    在那两人身后则是那些无角人,那些无角人衣衫头发凌乱、浑身血污,个个气喘咻咻,可他们的神情却一个个都是那么兴奋和高兴。如果不是两方还在对峙,可能他们就要举臂高呼:他们赢了!他们打败了有角人!

    而在这些无角人和那两人之间,就是他们受伤不见的有角人战士。

    有角人头领抬手,有角人的喧闹和怒骂停下。

    严默往前踏出一步,原战跟上。这人明明刚刚经过一场大战,可他身上连血点都没有一滴,他脸上甚至还带着笑容,残忍的、凌虐的笑容。

    原战很不满足,他刚才可是一个有角人都没有杀死。

    骨战士的变化很快,他们的骨甲在增厚、增大,骨甲表面也开始出现武器式装饰。

    等严默站定,他们的变化也已经结束,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十八名身体全部被包裹在厚厚骨甲中的高大骨甲人,这些骨甲人的手臂、背部和腰间都能见到武器。

    他们肩头、胳膊肘和膝盖、脚腕等关节处还覆盖着尖锐的骨刺。

    这些骨战士看着就让人打心底生畏!

    “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我以为自己的愿力很厉害了,人家也不弱,不愧是炼骨族啊。啧,论科学发展的惊人类似性。”严默看着对面骨战士的变化,喃喃自语。

    “什么类似性?”原战没听懂。

    “传说中的机甲战士啊,这是。不,应该说他们是骨甲战士!”严默眼睛明亮无比,看着骨战士口水都要流下来,“骨承中也有记载,神骨甲是十级以上的大骨器师才能帮助炼制的骨宝。不过想要收到自己体内,让神骨甲和自己同化,则完全要靠战士自己。这个变化和他们额头上的晶石有关,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就看到实物。”

    原战:“它们的缺点?致命处?”

    严默摇头,“骨承没说神骨甲有什么弱点,全都是夸奖和赞叹。不过按照记录,那时的神骨甲只是保护身体所用,可现在看他们的变化,似乎他们连武器也一同炼化了,这说明他们的炼骨术一直在发展,并没有后退。”

    “它们的优点?”

    “合体、柔韧、坚不可摧、水火毒不侵,只要能量足够支持,骨战士就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原战不信,“如果炼骨族真的这么厉害,他们当初就不会被打败,还不得不冒险逃亡到西大陆。”

    严默忽然一笑,“虽然骨承上没有细说,但他们是有一个致命缺点,那就是神骨甲虽然神奇,但也极为霸道,它们需要魂力和能量的双重支持,缺一不可。”

    “也就是说就算他们有足够的元晶,但如果操纵者魂力不足的话,也无法维持长时间?”原战反应很快。

    “对。”

    原战啧了声:“看来你们都有一个毛病,难以持久。”

    严默反应两秒才反应过来,当即笑骂:“滚!不泄也是病,你才是最不正常的一个。要我帮你做个手术提高敏感度吗?不用谢。”

    原战吃吃笑,忽然凑到自家祭司大人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严默这个超级厚脸皮,竟然在听到这句话后脸红了。

    “我说……”默大祭司很无奈,斜睨身边人,“我们好像还在打仗。”

    “嗯,所以我在兴奋。其实我很喜欢原际部落战后回来的庆祝仪式,我觉得九原应该延续这个古老传统,非常有利于部落人口快速增加,真的!”

    严默忍不住磨牙,“闭嘴吧,棒槌!先想想怎么对付那些神甲战士吧!我的愿力顶多再支持大家经受一轮攻击。可如果这群神甲战士太厉害,恐怕不死不伤的效力也不会太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