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62章 章回46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施展出全部的实力会怎样?

    没有人看到过,哪怕是严默也一样。

    他只觉得这个当初的原始人越来越自信,越来越自如,有时,连他也看不透他。

    有时他会想,当初那么有野心、那么有权力欲的一个野人怎么会在近十年后就变得不再把权力和野心放在眼里,甚至根本不急着去建立自己的势力。

    不过最近他似乎有点明白了,当一个人的力量超越这个世界上的普通人太多,当他发现只要他去做就能做到时,执念心就会降低很多很多。

    这就好比一个身价上亿亿又掌握了一堆核弹的人,他已经不在乎买地建房、成立公司、竞争总统等等,因为他只要想,这些对他来说根本就易如反掌。

    所以当他问对方,要怎么对付那十八名神骨甲战士时,原战的神态十分轻松。

    “要死要活?”男人笑着问。

    “能不弄死最好。”如无必要,严默并不想跟乌乾城闹得毫无周旋余地。

    就算白角族对无角人再友好,如果无角人杀死一座城的有角骨战士,恐怕白角族也无法再接受他们,倒是很有可能和黑角族红角族一起对付他们。

    因为这将是种族之争,为了己方的生存,将没有任何正义道德友善可言。

    除非他们能反过来把有角族斩尽杀绝,但别说这样做指南不会允许,就是指南允许,他和原战两个人也没办法做到这样的事情。

    有角族强大吧?人多吧?可他们这么多年仍旧没有杀光西大陆所有无角人。

    也许有人会说,杀死一些有角人算什么?为什么不把有角族打到疼、打到怕、打到他们不敢反抗?

    可是这样一来,有角人的仇恨将全部转移到他们两个身上,对他们、对东大陆都非常不利。

    严默想要帮扶西大陆的无角人,就是想要给有角人找一个天长日久朝夕相伴的敌人,让他们无暇分/身去找东大陆的麻烦。必要时,当然也需要这里的无角人来拉住有角人的仇恨。

    这也是他让原战在刚才对付有角人普通战士时没有下死手的原因,所有被杀死的有角人都是当地土著无角人动的手。现在有角人也许看不出分别,但当他和原战身份暴露时,有了这些前提,某些事情就好操作多了。

    当然,如有必要,他也会特意点醒对方一二,在适当的时机。

    “来了!”原战把墨杀猛地刺向地面。

    没有人喊进攻,也没有人喊一二三。

    十八名神甲战士在变身完成后就不约而同地朝对面的无角人,重点原战和严默,发起了攻击。他们连自己人不管了!

    这些战士大概配合惯了,攻击不再像刚才那么零乱。

    十八名战士分成三批,第一批发出火弹,第二批射出一张极大的大网笼罩向众无角人,第三批再次发出大量火弹。

    “祖神在上,以我之能量祭祀,愿我身后的无角人免于伤害……一分钟。”

    竟然只有一分钟!严默无奈,如果他不想施展完这个愿力就趴在地上,他就只能给予一分钟的无敌保护。

    不过一分钟对原战来说貌似足够了。

    第一批火弹降落,可在无角人上空一米处就被挡住。

    等到那张不怕火烧的大网落下,众有角人眼前就出现了一幕奇异景象。

    一张大网盖住众无角人,无角人全部抬头朝上看,正好第三批火弹降落,如火雨般落在众人头顶。

    不知是哪位竟然在这时感叹了一句:“好漂亮……”

    而更多的无角人则是在观赏了天降火雨后,一起用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目光看向最前方的严默。

    “我能、能站起来了。”一名躺在地上的病人原本想要挣扎起身,却发现自己很轻松地就站了起来。

    “咦?我的肚子不痛了,我的病好像好了?”又一名病人发现了异常。

    其他早就有所察觉的病人这时也确定了自己好转并不是错觉,他们不但都能正常站起,也都能正常走路,病魔好像已经从他们体内消失。无力的身体似乎突然变得有力量,有些病得最厉害的感觉最明显。

    “恢复了!我们的疫病消失了!我们好了!祖神在上!默巫保佑!”这些几乎是不得不留下来的病人们在短暂茫然后就是狂喜!

    病人们大喊大哭,不少人高兴得嚎啕不止。

    而病人们的家属也都快高兴疯了,他们的亲人朋友都好了,等下就算要逃离这片土地也不怕了,他们也不用被迫抛弃自己的家人友人,谁都不用再痛苦。

    病人和病人的家属朝着严默跪下,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感激,只能用头颅触在地面以表达自己最崇高的敬意和感激。

    一个人跪,两个人跪,很快严默和原战身后就再也没有直立的人,所有无角人都对着他们的后背跪下。

    有角人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魔巫!真的是魔巫!”

    “杀死他们!一定要杀死他们!”有角人头领不住低喊,额头冷汗无知觉地冒出。

    十八名神骨战士被寄托了所有希望,有角人正在等待他们发起下一轮攻击。

    可就在十八名神骨战士变换阵形,打算冲杀过去时,他们脚下的地面突然开裂,所有神骨战士,连同他们身后的有角人战士齐齐发出惊叫向坑中落下。

    好一个神骨战士!就在这最危险的关头,十八名神骨战士中有六人背后生出骨翅飞向天空,同时发出骨链一卷就卷起一堆人甩到附近的平地上。

    落进坑中的其他十二名神骨战士反应也不慢,有的用利刃插入缝隙,避免继续掉落。有的弹射出粗网去救更多的自己人。

    不过原战既然出手,哪会给他们反击的机会?

    “轰!”大地猛地合拢。

    “不——!”好多有角人发出惨叫。

    原战在有角人眼中已经跟恶魔无疑。

    “杀了这个恶魔!杀了他!”

    “恶魔?呵,也看看我的控火术,我家祭司说这招叫流星火雨。”原战含着笑意的话声刚落,天空便降下了大量、疾速的火球!

    “快躲避!”

    “撑起骨盾!”

    有角人战士都在大喊,大家纷纷祭出最好的防护骨具,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抵抗这样高温威势的火球。

    火球落到地面,引起了大火。可奇妙的是,大火只有一圈,恰恰围住了所有有角战士,有角战士为了躲避火球,不得不朝中间集中。

    有些人想凭借骨甲冲出火圈,可冲进去就被烧得哇哇大叫,或自己忙不迭地返回空地,或被同伴拉拽着救回。

    那六名身后有骨翅的神骨战士乍一看好像最安全,可是……

    “你们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长翅膀的吗?飞什么飞,都给我下来!”

    野蛮不讲理的某首领大人看到人背后长翅膀就怒从心头起,他才不承认自己是妒忌。好嘛,刚才还下火球雨,可看那六个人的骨翅似乎不受火球雨影响,某人一挥手,天上开始下岩石雨。

    最可怕的是这些岩石都带着青白色的火焰,而且全部集中朝那六名战士的翅膀砸下!

    “这哪里是魔战士?!”一名有角战士喊出了所有在场有角人的心声。

    欺负他们没见过无角人的魔战士吗?就算没见过,他们也听过好不好,就算最厉害的传说那些深渊恶魔们,也没有这样又让大地开裂、又让天降火球,还能砸岩石雨的混蛋啊!

    如果深渊的无角人魔战士都这么厉害,他们还用躲在深渊里吗?有角人和无角人的情势早就反过来了吧?

    严默对众无角人的无敌保护时间已经结束,但无角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点,因为一个原战就把所有有角人的攻击全部拦住了。

    无角人看严默是崇敬与喜爱,看原战就是敬畏加崇拜,比起成为一名巫者,谁不更想成为一名像这样可以操控天地能量的神战士?

    是!无角人绝不承认原战是魔战士,这明明是神的力量好吗?

    那些神骨战士还想挽回战局。

    原战看他们仍旧这么不依不饶,也没客气,抓起周边的岩石挥手就砸过去。

    “砰!”

    “轰!”

    一块块巨大的岩石如小儿玩具般不断被砸向神骨战士们。

    可怜那些神骨战士,他们的神骨甲是很强大,可是那些巨石砸到身上的滋味也绝对不好受。

    原战不信邪,他就不信砸不烂这些神骨甲。

    砸向神骨战士的巨石更多。

    一个神骨战士刚爬起来,又是一块岩石飞来,“砰!”

    “噗!”可怜的有角战士硬是被砸吐了血,他的神甲也似乎出现了一点裂纹?

    裂纹在蠕动着自我修补,可是太多岩石了!

    “砰砰砰!”这些可怕的巨大岩石竟然全部砸在他身上同一位置。

    “唔!”神甲终于被击穿!

    神骨战士们试图抵抗,用火球、用风刃、用毒液……用他们能想到的一切办法阻挡原战对他们的进攻,可是岩石雨实在太密集了。

    而且他们脚下的泥土也变得越来越粘,他们只要落到地面就变得寸步难行。

    “唰唰唰!”无数冰箭飞来,直刺他们的眼睛、耳朵、脖颈和关节部位。

    这些部位确实都是神骨甲最弱的部位,他们能躲过一次,可第二次、第三次……

    原战玩上瘾了,那些有角人战士都被他折磨的只能待在一个小圈子里不能动弹,可他看那些有角人还在试图攻击,比如用骨宝之类。

    “费了我这么多能量和时间,总不能白干。”某人呢喃。

    于是,有角人惨了,本来他们还能穿着一身骨甲并带着自己的武器和钱财回去,可现在……

    无数的藤蔓突然从地底冒出,这些藤蔓如有人控制一般,缠住了想要提防也无法提防的有角人战士。

    “磐阿神啊!这些魔藤要对我做什么!”一中年有角战士失态大喊,可他的手腕、腿脚都被藤蔓缠住,他根本无法阻止这些藤蔓对他的……

    “啊啊啊!”发出失态大喊的有角人不止一个。这些可怕的魔藤竟然伸进了他们的骨甲和衣服里面,在他们的肌肤上爬行……噢!磐阿神啊!谁来救救我们吧!

    砍砍砍!可是越砍,藤蔓就越多,断掉的藤蔓落到地上就能生出新的藤蔓。

    那有角人头领都要气疯了,他拼命在藤蔓中挣扎,甚至对那几个还有余力的神甲战士狂吼:“放火烧!烧了这些魔藤!我宁愿死都不愿……呃?哎?”

    藤蔓们忠实地执行着原战大魔头的命令:强行抠下骨甲上的元晶,让骨甲变得容易脱落。抢夺一切骨制品,抢夺一切看起来像钱袋、像储物骨器的东西。

    最后这群无角人连自己的靴子都没有保住,那些可恶的魔藤缠住他们的腿脚,抬起他们的腿,再一起上拔掉他们的靴子!

    “噼里啪啦!”

    严默面前跟下雨一样掉落了一大堆东西。

    一股浓烈的臭脚丫味传来,严默掩鼻速退。

    一场暴雨骤然降落,结束了这场一对多的混战。

    有角人们站在暴雨中,被冲击得满脸懵然。

    他们……竟然被打败了?在出动了神骨战士后?

    原战斜插着墨杀走回严默身边,“墨杀很不高兴,它不喜欢插土壤,它喜欢插入有血有肉的身体。”

    “以后会有机会。”严默其实有点后悔用巫果的藤蔓来炼制这把墨杀,更后悔后面又帮它升级一次,他好像不小心就弄出了一个小怪物?

    无角人纷纷站起,一起兴奋地看向对面的有角人。对面下雨,他们这边可没下。

    那些有角人很惨,非常惨。

    所有人都几乎赤身裸/体的站在泥地中任大雨冲刷。

    有人奇怪这些有角人为什么都不动,仔细看后才发现他们脚下的泥土似乎在大雨中变成了沼泽,那些有角人全部都陷在了沼泽中,身上还缠着大量藤蔓。

    “神甲战士身上的骨甲脱不下来。”原战不满意。

    严默,“那当然,神甲已经和他们的身体合一,你能弄下来才叫奇怪。”

    “你之前说他们的神甲是收纳在他们额头的晶石里?”

    “对……喂!别!”严默连忙拦住想要去抠晶石的贪心鬼,“那晶石是有角人的魂晶,你抠出来,他们就死定了。”

    原战转头,“你不想要神甲?”

    “……想,不过不是用这种方式,以后总有机会。”严默心头滴血地硬是把人拉回。如果不是他接受了骨承传承,又和赞布有半师之恩,不用原战动手,他就先这么干了。

    原战一脸可惜。他真的很想看看把有角人额头的魂晶抠出来会怎样,可惜他家祭司不让。

    严默受不了那些靴子的味道——夏天,有角人又赶路、又打架,那靴子的味道简直能熏死人,当即转头吩咐后狮和祈鸿志,“你们过去看看那些骨甲、衣服和靴子,能穿的就分给大家。”

    “是!”后狮和祈鸿志都要高兴死了,转头喊人,一下出来一堆。

    大家兴高采烈地冲到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中翻找,凡是衣服鞋子等物全部抱走,其他的都另外整理到一边。不是没人对那些骨器骨宝和骨币动心,但没有人愚蠢到在这种时候贪墨。

    洼地村人和祈雨村人最朴实,他们连贪墨的念头都没有,只拿了严默让他们拿的东西,其他的全都收拾整理好,恭恭敬敬地送到严默面前。

    严默对原战示意。

    原战叫住后狮和祈鸿志,让他们把武器分发给在场所有无角人,其他的则交给严默收起。

    有角人战士面色苍白,眼中含恨,一起死死盯着对面的无角人分赃。

    这些该死的、下贱的、卑鄙的无角人,竟然扒光他们,还当着他们的面瓜分他们的财物和武器!

    严默看着后狮他们分赃,很无语。有角人战士来的大约有两百人,在场无角人大约也有两百人。靴子不是每个人都合脚,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分到。

    可后狮和祈鸿志他们为了公平,按照刚才打架的参与度,一些人就给他们一人发了一只靴子。武器如果不是不能折断,他们说不定也会这么干。

    好吧,比起衣服和骨甲,后狮他们似乎更看中能爬山越野不伤脚并能保护脚踝的皮靴和具有杀伤性的武器。而有些骨甲和武器需要元晶激活,他们不会,这些骨宝他们也全都上交给了严默。

    严默肯定要武装这批也许将来会对他最忠诚的一批无角人,但现在不是论功行赏的时候,只能暂等一等。

    严默握住一枚八级元晶币,“祖神在上,以我之能量祭祀,愿这些有角人怒火平息,愿我和他们有一场和平的对话,时间五分钟。”

    架打完了,总不能就这样拍拍屁股走路,要走,也得占个理字嘛。

    严默叹了声,走到那些有角人战士面前。

    有角人头领先警惕和仇恨地喊道:“你这个魔鬼的巫者!你想对我们做什么?”

    “我不是魔鬼的巫者,我是来自祖神之殿的祭司,我侍奉的是这个世界的创世神祖神盘古。有角人,祖神宽宏,但你也不能这样污蔑祖神。也许祖神不会对你降下惩罚,但你们的磐阿神恐怕也不会放过你。”

    “你胡说!磐阿神是唯一神,哪里来的……呜呜!”有角人头领瞳孔恐惧地放大,他的嘴巴突然合闭不能说话了。

    严默摇头,“看,你们的磐阿神已经对你降下对祖神不敬的惩罚,可不能再有下次了。”

    跟过来的无角人好多人都在此时双手交握低喃:“祖神在上!”他们又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神迹!

    有角人头领和其他有角人怀疑着、恐惧着,他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神降下的神罚,但有些想要破口大骂的人发现自己都开不了口了!

    严默挑眉,他也很惊奇刚才那个祈愿还有这样的威力。嗯,和平的对话,有人想吵架,自然只能被闭嘴了。

    “诸位,你们真的要和我们不死不休?已经死伤这么多人,你们还嫌不够吗?”

    有角人头领差点骂出来,死伤的都是我们的人好不好!可惜他骂不出来。

    “唉,我真不明白你们有角人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赶尽杀绝?疫病不是我们所传,这种疫病在夏季、多雨、肮脏的环境很容易发生,就算不发生霍乱,也会发生其他疫病。我想你们建城这么长时间,应该经历过不止一次大型疫病吧。”严默在自己的话声中加入了精神力。

    有角人头领冷笑,心想:我倒要看看你这默巫想说什么!

    严默真心道:“对我来说,有角人和无角人都一样,都是祖神的子民。所以当你们乌乾城找到我时,我不但给出已经炼制好的对症巫药,同时,我还交出了药方,而作为交换,我只是希望你们乌乾城能给这些可怜的无角人一个栖身之地。而让他们免除三十年供奉,不过是让他们休养生息。经过这次疫病,他们已经耗尽了所有财产,因为死的人、病的人比较多,他们已经无力去猎更多的野兽、去种更多庄稼。再叫他们交供奉,跟逼他们去死有什么区别?”

    不知道是不是严默话声中加了精神力的缘故,还是因为他刚才让有角人平息怒火的祈愿起了作用,他说的话让对面一些有角人似乎有了些触动。

    无角人听了这段话更是大有感触,有些人直接嚷嚷:“就是!你们有角人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想杀就杀,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们、你们就不怕神灵惩罚吗!”

    神灵才不会管人类生死,能裁决人类的只有人类,神灵只会在人类玩脱了以后或者看人类不顺眼了,就利用自然灾害来重新洗牌。严默心里这样想,嘴上仍旧对有角人诚恳万分地说道:

    “如果你们不希望这些无角人留在附近,我可以带他们可以走。但为什么要杀他们?他们做错了什么事?你们说我们是深渊恶魔,如果我们真是恶魔,你们现在还能活这么多人吗?我的战士如此强大,可他没有动手杀死你们一个人。你们的人都在这里,只要你们让这些无角人离开,不要对他们动手,我就把你们的人全部还给你们。”

    严默在言语中并没有把自己和无角人放到一起,无角人听了也没有一个人感到奇怪,在他们的思想中,严默和原战是不同的,他们虽然无角,但他们代表的是神灵,是更高层次的存在。只要严默肯帮他们,他们就感激无比了。

    “你们自己看看吧,看看你们附近的兄弟朋友,可有谁死掉?”

    严默这么一说,有角人互看互瞄,这才发现,他们经过刚才的大战,竟然没有减员?那些掉进地陷里的人也都被扔了出来。而那些神甲战士也都只是陷在粘性极大的沼泽中,虽然每个人都只露出了一个脑袋,但看样子都还活着?

    “刚才你们要杀我们,我的战士反抗,他本来可以杀光你们,可我们没有!请回去告诉你们的城主和神殿大巫,我们和其他无角人都不想要战争,我们只是想要有一块自己的栖息地,获得和有角人一样平等的地位,请你们不要再逼迫我们了。”

    严默发现自己自从做了神棍后,口才越来越好了,这些过去让他恶心的话,现在说来简直一点障碍没有。

    理说完,就是完美退场,那怎么样才叫完美退场呢?

    你们不是说我是恶魔巫者吗?那么就让你们感受一下我这个魔巫的治疗魔力吧。

    严默让所有无角人撤退,让原战把所有有角人俘虏转移到有角人面前。

    装逼,升空是必须的。

    可惜来不及换衣服了,不过重点是医疗效果,缺少一点特效也无所谓。

    就在严默这样想着,并使用精神力让自己慢慢浮空时。

    他的脚下突然响起了一片抽气声。

    “神哪!”

    “噗通!”

    无角人再次全部跪倒。

    有角人也有不少人心神受到巨大冲击!

    “磐阿神在上,他真的是魔巫吗?”

    严默双手交握在胸前,头颅微垂,双眼微闭,飘浮在半空。

    他全身穿着粗布衣,脚上穿着草鞋。

    他的长相不算惊世绝俗,更谈不上英俊美艳。

    可是无论是跪倒的无角人,还有被困被俘的有角人都在抬头看着他,包括原战。

    只见这个貌似平凡的少年背后出现了一轮清晰无比的七色彩虹!

    少年巫者就像被彩虹的光辉笼罩般,整个人都在彩虹的映衬下发出异样的光芒。

    少年张口,空中响起了似能感染灵魂的吟唱声:

    “众神众灵啊,请听我的乞求,我愿把我的生命力分享给这里所有受伤的生灵,愿战争不再,愿有角人和无角人能友好共处一片土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