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63章 章回46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当少年巫者在空中张开双手时,所有人都看到光辉从空中降下,缓慢而轻柔地包裹住每一个受伤的有角人。

    无角人羡慕又妒忌又有点不忿地盯着对面的有角人。看吧,这就是祖神和有角人的磐阿神的区别,磐阿神的神侍和大巫从不管他们这些无角人的死活,可是祖神的使者却对生灵一视同仁。

    原战皱眉,严默到底使用了什么力量?

    当光辉笼罩住自己时,每一个手脚能动的有角人都下意识地抚摸向胸口或者伤口处。

    伤口在痊愈、在消失!

    哪怕只剩下一口气的有角人也在片刻后睁开眼睛从地上坐起。

    昏迷不知道情况的人看着天空不解,旁边清醒的人轻声告诉他详情。

    所有得到救治的有角人战士看着慢慢从空中降落的少年巫者,心情都十分复杂。

    有角人就一定残忍嗜杀吗?

    有角人就一定要对无角人赶尽杀绝、欺压凌虐吗?

    有些人也许真的就是这样,但有些人只是因为环境感染,而有些人则只是因为命令、因为立场reads;。

    有角人中是否有对无角人怀有同情心和善意的?

    答案是当然。

    任何一个智慧种族都有好人,也有坏人。而这个好坏的含义不在于他们做的事、不在于他们的立场,而在于他们的心地和想法。

    而这些有角人中的“好人”在被自己敌人救治后,纠结最深,这时的他们至少心里是不愿意再对少年喊打喊少的。甚至有不少人在心中想到:有这样的力量和光辉,怎么可能是魔巫?

    但没有人傻到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彩虹还没有消失,有角人已经全部恢复。

    严默似有些虚弱地靠在他的战士身上,深深看了对面有角人一眼,转身带着所有无角人走了。

    他们就这样走了?

    当无角人的身影几乎快看不见时,有角人身下的沼泽地突然开始变得干燥,藤蔓消失,不少人挣扎着爬了出来,再彼此互助挖掘其他人。

    部分有角人战士救出头领后,苦恼地看向他:还要不要追杀那些无角人?

    头领也苦恼啊!他脑中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说:追上去,杀死他们,那魔巫消耗这么多,肯定无法再支持,这是一个消灭他们的好机会!还有一个小人则一巴掌扇倒前一个小人,怒骂:我们是骄傲有尊严的有角人战士,不是那些卑劣的深渊恶魔,现在该做的是退回去,把情况禀报给大巫,由他来定夺怎么对付那些无角人。

    “大人,”他的副手被手下从泥地里挖出,走到他身边,表情复杂,“回去吧。如果他们想杀我们,我们一个都留不下来。不管如何,我们这么多人都被……”

    头领抬手,示意他不用再说下去,“尽量找回散落在周围野地中的骑兽,收拾回城。”他们的骑兽也被夺走不少,但总还有些漏网之鱼。

    “是!”副手领命而去。

    虽然所有人都衣不蔽体,回去有点难看,但有什么能比得上留下性命更宝贵?

    十八名神骨战士无一人身死,重伤者也全都痊愈,这些人从头到尾一直保持了沉默,在头领说要回去时也没有人表示反对。其中一人甚至抬头看着魔巫等人离去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摩甘将军之前带来的人手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副手提醒头领。

    头领顿住脚步,“找一找。不是说无角人中有我们的奴隶吗?看看他们在不在附近,问问他们知不知道那些战士和神侍的下落。”

    狗牙等人不用找,自己就跑了出来。

    “大人,我有重要消息禀告。”狗牙弯腰恭敬地道。

    头领勉强用一块破布裹住下半身,但这也丝毫不妨碍他看向狗牙的目光充满鄙视和傲然:“说!”

    “大人,那魔巫虽然带着一些无角人跑了,但还有一些无角人留了下来,还有一部分人也跟他们分开,这些人手上都有那魔巫留下的巫药reads;。”

    头领本来以为不会是什么大消息,听到这里吃惊道:“你说那些无角人每个人手上都有治疗疫病的巫药?”

    “是,大人。”

    头领大喜。他们受命来消灭魔巫和无角人,还有一个命令就是尽量找出那魔巫炼制的巫药。城中虽然已经得到疫病药方,但懂炼药的神侍不多,最重要的一味拉曼草又没有现货,导致城中现在一药难求。

    他们没有完成消灭魔巫和无角人的命令回去,肯定要受到一定责难,但如果他们能带回巫药,那就不一样了。

    “你知道那些无角人躲在哪里吗?”头领试图对狗牙和颜悦色一点。

    “知道,大人!”

    “带路!”

    留下的无角人和跑得慢的无角人都惨了,没有严默和原战保护的他们,说是最好欺负的羔羊也不为过,有角人对付他们,连武器都不要用,站在那儿就能吓住他们,何况他们还有装备俱在的神骨战士。

    而头领不知出于什么心思,对于那些主动上交巫药的无角人,都没有下令杀死。而对于那些稍有反抗的,也只是教训一二,抢了药就不再理会。

    但这个教训一二在有角人眼里很轻,可对于无角人那也就比杀死好一点,不少人被打得手断脚折、头破血流。

    所有被抢药的无角人都看到了带路的狗牙等人,他们恨狗牙恨到了恨不得食其肉的地步。

    抢药的有角人战士都没想到那魔巫临走前会留下那么多巫药,竟然人手都好几颗,如今这么一搜罗,集中起来竟有不少数量。

    头领大为满意,郁闷的心情也稍微好了一些。在回城前,他命令狗牙和他的跟班留下,负责管理这些无角人。

    狗牙兴奋,他努力到现在不就是为了继续当牙官,继续能骑在这些无角人的头上吗?回去乌乾城虽然也不错,但留下管理一大堆无角人做头领,显然更好!

    藏在小山岩洞里的前俘虏们也被找到,有角人的这支军队终于离开了。

    狗牙带着手下,意气风发地准备大展拳脚收拢这些无角人。他想着,第一件事就是让这些愚蠢懦弱的村民给他盖房子,要大、要用石头、要他能想到的最好的样子。其次,他要找几个还能看得过去的女人,前面他就看中了几个,可是有魔巫在,还有夕阳那家伙,他一直不好动手,如今谁还能再阻拦他?第三,他要安排人去打猎,这种苦活他再也不要干,他只要等着吃就行。还有……

    有角人头领在跨上骑兽前,嘴角勾出冷笑。那叫狗牙的无角人一定没有看见那些幸存的无角人有多么仇恨他,无角人是懦弱,但如果他们被彻底夺去了生的希望时,他们还会继续懦弱下去吗?

    “大人?”副手奇怪地看他。

    “希望那狗牙不要被那些无角人生撕了才好。走!”

    副手心想,您特地留下那个狗牙和他的手下,不就是为了让那些无角人有个发泄口吗?等那些无角人杀死狗牙他们,仇恨宣泄,以后再重新派其他无角人牙官来管理他们就会容易许多。他们已经这样干过多次,每次都很成功reads;。

    夕阳等人乱成一团,哭哭啼啼,他们被有角人追上虽然没有死者出现,却伤了一大批。

    夏天天气热,伤口特别容易*,林中虫蚁众多,他们这样别说长途跋涉,就是留在原地,有些人说不定也会坚持不下去。

    “杀了狗牙!”

    “杀了那卑鄙无耻的恶魔!”

    比起村民,从乌乾城出来的无角人对狗牙的憎恨更盛。他们的想法很简单:明明都是从城里逃出来的,你带路抢那些村民的巫药就行,为什么连我们的也抢?

    “他们手上还有药,我看到了,因为他带路,有角人头领赏赐了他们,给他们每人留下了一颗药。”

    夕阳在这时突然说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那些有角人士兵的武器和盔甲都没了?”

    “啊,你这么一提醒,好像真是这样。”

    “对啊,我还奇怪他们怎么好多人都赤身裸/体,我还以为他们是杀得太热……”

    “蠢货!热到把盔甲和武器都扔掉的程度?”

    “也许他们收起来了?”

    “收到哪里?我可没在他们身上看到任何骨器的影子。”

    “那他们怎么会变成这样?总不会来的时候就什么都没带吧?”

    夕阳示意大家都别吵了,问一名老人:“您看那些有角人战士的神色?”

    老人坐在地上疲累但肯定地道:“他们打败了,那是败军才会有的表情。”

    “可是我看他们身上一点伤口没有……”这是夕阳最疑惑的一点。

    老人反问:“那你看到他们带着默巫和他的战士的头颅了吗?”

    “没有。”夕阳醒悟,立刻吩咐身边人,“你们过去营地那边看看,看有没有尸体留下,小心点,别被有角人发现。”

    跑去观察营地的人很快返回,“夕阳!没有!一个死人都没有!”

    夕阳倏然转身,“去问狗牙,他们躲在附近没走,一定看到了不少。”

    “他会说吗?”手下皱眉。

    夕阳冷哼:“他不说也得说!去,我们把所有无角人都集中起来,我们这么多人对付不了有角人的士兵,难道还对付不了狗牙和他的手下吗!”

    另一头,跟随严默和原战的近两百名无角人简直是一路欢庆,赶路都赶得兴高采烈。一个个跟出去野游似的,没有一个看起来像逃命。

    原战抓着严默的手,低声问他:“你用了什么力量?为什么你现在还能走路?”

    “信仰之力。”严默没有隐瞒他。这几年他的信仰点数基本都没怎么用,只看它蹭蹭上涨。这次虽然耗费了不少点数救人,但他们身后的近两百无角人对他的信仰都变成了坚定信仰,从长久来看,他这次施救还是很划算的reads;。更何况还有人渣值减点。

    最主要的是,以后面对有角人,他希望自己能站在有理有利的一方。毕竟有角人文明已经建立很久,也有了比较具体的道德观,再考虑到白角人的种族特性,有理总比无理好。

    原战用力握了下他的手,提起的心这才慢慢放下,但他还是忍不住说:“如果这个信仰力能有用,你又有愿力可以施展,那以后就别再把你的生命力分享给别人。”

    严默乐,“你担心我?放心,我很自私,除了你,还有孩子们,我不会再向任何人分享我的生命力。”

    严默说得自然,也许他自己都没有多想。可原战听了,看严默的眼神简直能把他烧着!

    严默醒悟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后悔无比,可是这人脸皮厚啊,他还故意对原战“魅惑一笑”,反过来捏捏他的手心,“怎么?感动坏了?那今晚让我上你?”

    原战:……这丫的又在光天化日挑逗我!

    这一路,两人你捏我、我捏你,带着人赶到洼地新村后才停下。

    那里没有参战的洼地村人似乎早就接到消息在等着他们。

    后狮看到村人,大呼小叫地冲过去,跟他们兴奋地说着之前大战的经过。

    洼地村人和其他留守的人听着后狮说的话都有点不相信,不过这不妨碍他们用目光舔/舐原战和严默。

    而其他归来的人则一脸惊异地看着待在洼地村的大量小孩子和女人们。

    “这些小孩子和女人都没了家人,我之前就把他们都安排到了洼地村。”严默对祈鸿志等人略略解释道。

    “大人,我们现在要怎么办?”有人忍不住问。

    “稍等。”严默转头看向向他走过来的后女村巫和村长。

    后女村巫问出了同样的问题:“大人,我们是留下还是?”

    严默:“这里已经不适合留下,乌乾城以后哪怕为了立威,也不会容许这里原来的村民继续活下去。乌乾城现在正在内乱,我们打退了他们第一拨人,如今正是离开的最好时机。”

    后女村巫毫不犹豫地道:“大人,我们都收拾好了,您说走,我们立刻就能出发。”

    洼地村长忧愁地小声问:“我们去哪里?今年的地蛋怎么办?都已经种下了……”

    “放弃!带上种子,我们去哪里都能再开始。”后女村巫比他果断多了。

    严默眼中含笑点头,“的确,只要有人,到哪里都能重新开始。放心,我已经有目标,那里应该会比这里更容易生活。”

    “大人,是去白角人的领地吗?”祈鸿志悄声问。

    “不,我们去恶魔深渊。”

    “什么?恶魔深渊?!”听到的人都呆了。

    久久,后女村巫才出声问道:“大人,恶魔深渊在哪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