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64章 章回46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拿出了一张略显破烂陈旧但被保管得很好的破布。

    “这是?”祈鸿志觉得那破布有点眼熟。

    严默笑,“这是祈雨老巫提供的前往恶魔深渊的地图。”

    “什么?”祈鸿志惊,他压根不知道自家老村巫竟然拥有这样的秘密。

    严默既然说出就不打算隐瞒,这点他跟老村巫也商量过,老村巫也同意,反正都要走了,还怕什么呢。

    “这么多年来,由于祈雨村一直有觉醒神血能力的战士,也就是有角人口中的魔战士,他们也就一直受到乌乾城的提防和迫害。每代祈雨村巫都会想方设法把觉醒了神血能力的战士送离村落,希望他们能在远方活下去。有一年,一名出去了约有十几年的魔战士归来,他回来时满身是伤,拿出这副地图,说是前往恶魔深渊领地的地图,然后还没有来得及交代其他事情就回归母神怀抱。”

    严默微叹,“祈雨老巫当年还只是前代村巫的弟子,这张地图他们保存了两代人,如果不是乌乾城逼迫得太厉害,他也不会拿出这张地图,毕竟谁也不知道这张图是真是假,也不知道途中会遇到什么样危险的事情,更不知道恶魔深渊里到底是什么情形。”

    那我们还要去恶魔深渊吗?众人没有问出口,但表情都在这么说。

    “恶魔深渊只是一个目标。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只是想找一个庇护像过去一样生活,还是希望从此再也没有人能欺压凌虐你们,挺直腰板做自己的主人?”原战冷眼扫向众人,毫不客气地道:“就算去了白角族的地盘,就算白角族愿意收留你们,你们仍旧是有角人的奴隶。如果你们只是想要做奴隶,想要忍气吞声的安逸,我和默就送你们去明月城附近。”

    众人沉默,他们都很惧怕原战,但原战的话也往往会直击他们的心灵。

    严默适时地和声道:“我选择去恶魔深渊,是因为有角人对恶魔深渊有忌惮,而且听他们的口气,那里似乎生活了很多无角人魔战士,如果那是真的,也许那里并不是什么真正的恶魔深渊,而只是一片由无角人占领和统治的领地。”

    后女村巫忍不住小心问道:“如果那里真的由无角人的魔战士统治,那他们会接受我们吗?”

    “我不知道。”严默坦诚道,“但你们放心,到了恶魔深渊后,我和阿战都不会不管你们。如果恶魔深渊不适合你们生存,我们会带你们离开,另外寻找适合你们世代生存的土地,我就不信这么大的大陆会没有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众人听了这话立刻放心了,脸上也都绽出了笑容。

    后狮更是大大咧咧地囔囔道:“一直都听那些有角人诅咒人说对方死了会去恶魔深渊,我早就想去看看了!”

    “你还早就想去?换成一个月前你试试,只怕别人这样诅咒你,你就要跳起来和人拼命了。”后女村巫摇头失笑。

    后狮一抹鼻子,讪笑。

    众人一起笑起来。

    事情就这样决定,大家也没过夜,当天下午就收拾整齐出发。

    各人各心,但不管是谁离开生活了祖祖辈辈的祖地,心里都不好受。

    而他们最放不下的就是各代祖先的遗骨,严默帮他们解决了这个问题,连跑了几个村落,把他们的祖先之骨全部收进空间。

    各村见默巫解决了这个众人最为难的问题,都欢喜异常,只要祖先还在他们身边,到哪里他们都不怕啦。

    因为严默这一举动,大大减少了众人背离家乡的痛苦,出发时真正难过的人也没了几个。

    前方道路不明,但所有人都带上了一份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望。

    严默统计了一下人头,这次跟他们出发的人一共有四百六十七人,附近各村还是有人选择留下,这些人将在某些老猎户的带领下进入深山,躲避有角人的追杀。

    严默没有强求这些人跟他们一起走,他给这些人留下了一定药物和方便好用的火折子以及十几把骨刀。

    那些人跪谢后带泪没入野林。

    所有人站在严默身后,目送那些人消失在林中。

    原战举起手臂,低喝一声:“出发!”

    途中,九风归来带路。

    “桀——!默默,跟我来,那些住在地底洞穴里的人就在前面等着你们。”

    四个角时后,天色已经近晚,众人跟着九风翻过一座小山,又沿着一条小河走了很长一段路,这才见到祈雨老村巫和他身后的约五百多名祈雨村人。

    这五百多名祈雨村人和之前老村巫带来的人明显不一样,他们更精干、看起来也更危险,也许常年生活在地底,他们的眼睛也发生了一定异变,夜色里,能看到他们的眼睛在发光,就好像野兽一般。

    “你们怎么才来?”祈雨老村巫虽然相信默巫和战的能力,但没看到人总是不放心。

    “一半以上是妇孺,所以走得比较慢。”严默随意答道。

    “为什么带这么多累赘?”祈雨老村巫身后一名精干的女子皱眉道。

    祈雨老村巫立刻呵斥:“祈魅!”忙又对严默介绍该女子身份:“大人,这是祁魅,也是这支战队的头目。”

    严默看向对方,有点惊讶祈雨村最大武力的领头人竟然是一名女子,对方看年纪约二十后半,裸/露出来的肌肤有点惨白,但肌肉看起来比他还结实,个头也比他高……

    “你好,我是默。”严默主动打招呼道。

    祁魅上下打量他,眼中没有轻视,但也没有多少尊重,“你就是我们大巫口中的那个默巫?”

    “是我。”

    “你的战士是他?”祁魅目光转向原战。

    原战与她目光相对,他高大的身材非常有威胁力,尤其当他面无表情时,但比他矮了一头多的祁魅却没有退后一步。

    原战嘴角浮起一丝笑容,“我挑战你们,你们随便出多少人。输了,以后就听我的。”

    严默吞回要说的话,把收服祁魅等人的事全权交给了原战。

    祁魅:“那你输了呢?”

    原战:“你们村的力量仍旧归你们。”

    “这不公平。”

    “那你想怎样?”

    祁魅看看严默,伸手一指:“如果你输了,我要他留下做我们下一代村巫。”

    原战嘴角的笑容消失,淡淡道:“我不会拿他打赌,如果我输了,我就自断一臂。”

    “好!”

    祈鸿志等人有点担忧,但他们看到老村巫对他们摇了摇头,就没开口说什么。再看默巫也神色平和,也就不再那么提心吊胆。

    后狮是个喜欢热闹的,听说祈雨村人一上来就要和原战比试,大乐,看祁魅等人的目光就跟看死人一样。

    严默掉头和祈雨老村巫去安排众人休息,地方现成的,就在地下洞穴。

    这边祁魅等人听祈鸿志等人用崇拜和畏惧的口吻说出原战的战斗力后,都有点不信。

    “你们……”祈鸿志看祁魅不信他们说的话,苦恼道:“算了,我想战大人应该不会把你们怎样,他连有角人都没杀死一个,只是重伤他们。”

    祁魅惊讶,“没杀人?可那人看着就像是心狠手辣的人。”

    “人不能只看外表。”回来恰好听到这句话的祈雨老村巫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

    可惜其他人没有听出他的真正含义,竟然都以为原战是个面恶心善之人。

    这个误会可大了,这也让他们在不久的将来的某一天,差点自插双目!

    祁魅虽然不太相信祈鸿志等人的话,总觉得他们夸张过头,但心里终究是存了些警惕,过后有意找上原战:“听说你很厉害,我们能全上吗?”

    正在用双手亲自给他家祭司大人搭建火塘的原战拍掉掌心泥土,起身:“那就来吧。”

    “现在?”

    “嗯。”打完正好吃晚饭。

    这一架,严默没有去围观,因为他已经知道结果。

    就着火塘里的火光,他开始根据指南提供的地图,与手中的简陋地图进行对比。

    目前指南提供地图需要的人渣值翻了五倍,但好处是不再有惩罚。

    他索性便花了十万人渣值要了西大陆的全部地图。

    破布上留下的地图异常简陋,只有简单的山川、水流,以及十几个地名。

    严默先找到乌乾城,在破布上乌乾城和恶魔深渊分别为两个终点,乌乾城在西,恶魔深渊在南,两个地点都靠近海岸线。

    严默手指顺着陆地线路往上,途中经过明月城、赤源城等数城,在乌乾城往东和恶魔深渊往北的交叉中心点写着“王城”两字,但奇特的是王城占地似乎极小,她的周围有三座子城拱卫着她,分别是洛兰城、申屠城和玄宇城。

    就在他调出指南地图寻找最佳线路时,原战回来了。

    “打完了?”严默抬头笑。

    “嗯。”原战在他身边坐下。

    祁魅带着伤过来沉默着亲自送上烤肉和清水。

    原战接过,祁魅单膝跪地利落行礼后退下。

    “怎么样?”严默用下巴指指祁魅退去的方向。

    “大多数还行,凑合着能用。至于这个女人……她的能力不错,力气大,在战场上很管用,最主要的是她头脑清醒,虽然指挥作战一般般,但勇猛无畏的同时还能做到该进就进、该退就退,好好调/教一下,会比沙狼还强。”

    “调/教这些无角人的战斗力的事就交给你,我负责提供武器和盔甲等,以后战利品也由你安排发下。”

    “好。这次缴获的武器和骨甲等,等会儿你给我,我先把祈雨村这些战士武装起来,他们的战斗力要比其他人强很多。”

    “不能全给他们。之前跟着我们的那些人才是最忠心的,他们弱,你就负责调/教他们。”

    原战无声笑,撕下一条肉丝塞进严默嘴里,“你放心,我知道要怎么做。没有比较和竞争,怎么能快速强大得起来?”

    严默嚼咽下肉丝,把破布地图展示给原战看,“画得不是很精确,但大致方向没错。我问过祖神,想要从乌乾城到恶魔深渊,最好走的路就是从各大城市穿行,但我们这么多人,想要不被发现、不引起注意,很难。”

    “你的决定?”

    “不经主要城市,不经人多的地方,我们沿着海边飞。我有两只骨鸟,你和我可以分别操纵一只,九风可以在前面帮我们探路。这将是最快也是最安全的方法。”

    “你的打算?”

    “如果恶魔深渊真的是无角人魔战士的地盘,而且能友好接受其他无角人,那么我们就把无角人送到那里,帮他们建立政权,看他们需要什么,尽量帮他们立起来。比如他们人手不够,我们可以利用骨鸟为他们运送各地被欺压的无角人。如果武器不够,我可以教他们炼制骨器和……金属。”

    原战大口撕扯着烤肉,过了一会儿才道:“你的骨鸟是有角人炼制的,对吗?”

    “对。”

    “你说过,那是很久以前的骨器。既然炼骨族能在很久以前就能炼制出在天空飞翔的骨鸟,你说他们现在是不是也有了对付空中骨鸟的方法?”

    “所以我们需要避开人眼。”

    原战扔掉骨头,“我们得做好被攻击的准备,在天空中可没地方可逃。我厉害的是在地面,在空中我的战斗力会下降一半不止。”

    “我会使用愿力尽量让我们安全到达。”

    “路途太长,你要每天施展多少次愿力?”

    “九风会帮我们侦看,一旦遇到敌情或者危险,我再使用愿力。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降落。”

    “夕阳那批人怎么办?”

    “明天巧遇他们。夕阳做事不错,放弃有点可惜。”

    “既然你都已经想好了,那就这么做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