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67章 章回46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九原。

    老人赫的族人刚被接来不久,才安顿下没两天。

    乌宸负责安顿这批人,听说他们能和老人赫也就是原战那边能联系上,九原众人对这批新来的土著人都十分重视。

    这天乌宸过来看这批人安顿得如何,他先到的是这批人头领灿的屋子。

    灿是个很开朗的人,见人先笑,待人十分热情。

    乌宸正问他住得怎么样,族人平时生活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灿忽然用手指按住自己的眉心,闭上了眼睛。

    乌宸下意识闭口看向他。

    大约十几秒后,灿再次睁开眼睛,眼睛变成两团漆黑,“大人,我需要火,我们的大巫在呼唤我。”

    “大巫?你是说跟我们首领一起走的那位老人?”乌宸瞬间振奋。

    “是。”

    “你等着!”乌宸当场弄出一团火球,但他怕火焰不够持久,又飞快地抱来一团木柴,在屋中架起一个小火堆。

    这时灿已经坐在地上,漆黑的双眼看着火焰。

    乌宸很沉稳,哪怕心中再急,也只是等着,直到灿主动开口。

    “我看到了我们大巫,离他较远的地方有很多人,身边有两个人,一个是十分高大健壮的男子,一个是……头顶一只怪鸟的青年。”

    “那怪鸟是不是有一张人的脸?”乌宸按捺住激动的心情问。

    灿看了好一会儿,“距离太远,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那鸟很怪,啊,它变大了,对,它有一张人脸!”

    “那就是九风!”乌宸又问老人赫身边两人的面部特征,听灿描述,他可以肯定那名高大的男子一定是他们的首领,但另一个英挺的青年就让他疑惑了。

    听灿的描述,那青年无论身高还是面貌都已经成年,怎么听都不太像是他们的少年样祭司大人,可如果那青年不是他师父,那会是谁?九风还会亲近其他人吗?

    “等等,他们变出了一块巨大的石板,石板上开始……出现文字……这是九原语?我看不懂。”

    “你能照样子描绘出来吗?”

    灿凝神看着火焰,点头。

    乌宸给了他一把骨匕,让他在地面刻画。

    骨匕很锋利,虽然灿没有用劲,但仍旧轻易在地面留下白色的划痕。

    乌宸歪头看着,灿写得不标准,但照葫芦画瓢,多少还是能看出字的原型。乌宸一边看一边把灿刻画的字慢慢念出来:“战……默……合。”

    “太好了!首领他们找到师父了!”乌宸再也忍不住激动地低叫起来,他简直恨不得立刻飞奔出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其他人。

    “对了,那边是不是也能看到我们?”

    灿点头。

    “那我也写点什么,你等等!”乌宸一肚子问题,都不知道要先提哪个,想来想去还是先问那两位什么时候回来吧。

    灿停顿了一会儿,忽然又道:“他们换字了。”

    “是什么?”乌宸赶紧问。

    灿再次开始用骨匕在地面刻画。

    半小时后,灿力尽,乌宸安排了人照顾他,立刻飞奔去议事大厅,他要把他刚刚得到的消息告诉大家。

    听说首领和祭司大人有消息传回,能抽空赶来大厅的人都来了。

    狰看人到的差不多,立刻对乌宸道:“你把消息内容告诉大家。”

    咒巫盘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好。”乌宸起身,面对众人道:“通过火信族,现在已经确定首领大人已经找到祭司大人!”

    “太好了!”会议厅中的众人当即发出欢呼。

    叶星坐不住跳起来,“还有什么?师父他们有没有交代别的事情?他们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说了,你先别急,我这不就要说出?”乌宸无奈,“他们用石板变了这几个字:安好、勿念、对付炼骨族、暂不回、有事用火联络。”

    深谷沉吟,“这意思是说他们真的到了炼骨族的地盘,而且还和他们对上了?”

    “很可能是,否则首领他们不可能不赶回来。”狰和咒巫已经先从乌宸口中了解了一遍,所以他这会儿也比会议厅中的其他人冷静许多。

    咒巫始终闭着眼睛,很多人怀疑他已经睡着了……

    “另外,”乌宸再次说道:“首领他们留下了下次联络的时间,十天后的傍晚十九点整。”

    深谷问乌宸:“你有没有把九原和其他上城现在的情况告诉他们?”

    “有。”

    “首领和祭司大人怎么说?”

    这也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所有人都看着乌宸。

    乌宸整理了一下语言,道:“他们的回复是我们九原可以给予一定支援,可以派出一定数量的战队。”

    狰接着道:“首领的意思大概是想让我们练兵,虽然我们深处内陆,炼骨族一时半会还打不到我们这边,但如果我们只是旁观,不但会引来其他势力的仇恨,也不利于我们的战士发展。”

    “对。”深谷点头,“战士要想强大,只有在战中多多磨练。我建议,支援的站队就由我来带队。”

    “那一定缺不了我们,我们这团可是最好的斥候。”猛得意道。

    “我觉得大家轮流去更好,顺便再占领一些地盘或者跟他们要一些物资。战争虽然残忍,但也是我们九原的机会,总不能白支援他们。如果换做现在炼骨族攻打的是我们,你们说那些上城势力会不会什么都不要地就来帮助我们?不要跟我说什么大义,那些上城势力如果能攻打我们,绝不会比那些炼骨族仁慈到哪里去。”沙狼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说的话却比谁都更赤/裸裸。

    狰抬手,“这个等会儿再说。还有一件事乌宸还没说。”

    见众人目光再次集中,乌宸清清嗓子,道:“首领和祭司大人还交代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们让我们在支援其他上城对付炼骨族时,把那些过不下去的人和智慧生物都统统带回九原。并向外界公开招募神血战士,特殊报酬就是我们的训练法。当然,这些都要私下做,不能太明着来。”

    “我们确实需要人手、地盘、物资,需要很多很多。”深谷笑了。

    众人也都跟着笑了,他们都喜欢浑水摸鱼,炼骨族来袭,虽然危险,但何尝不是九原趁机崛起的机会?

    至于恐惧?反正他们三天两头跟附近势力斗,跟上城势力打也是打,跟炼骨族还不是一样打架?再说炼骨族就算能打到内陆,那也要等他们把沿海地区的上城势力先解决再说。

    而炼骨族只要不傻,他们肯定不会给东大陆人合围他们的机会,也就是说他们九成会稳打稳扎,打下一部分就先稳定一部分,采取蚕食的方式来侵吞整个东大陆——咒巫言。

    毕竟炼骨族的目的不只是做个老大就算,他们的目的是彻底奴役甚至圈养东大陆上的智慧种族,这可不是和上城势力比个武就能解决的问题。而且他们显然要把东大陆上的所有智慧生物都当奴隶和材料用,这绝对是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东大陆上的智慧生物如果不想落到牲畜一样的下场,就只能和他们死拼到底。

    这样沿海地区或者被炼骨族看中的地盘的势力会很倒霉,如果真让他们站稳了,以后想要彻底剔除他们也很难,可这同样会给予其他势力一定反应时间。

    一直没有开口的穆长明微带忧心地道:“首领和祭司大人去了被炼骨族占领的西大陆,他们就两个人,要怎么对付炼骨族人?”

    猛吃吃笑,“我说老穆,你就别瞎担心了!我担心谁,都不会担心那两位。他们俩再加上九风,绝对能把炼骨族闹个天翻地覆,就算不能消灭他们吧,自保肯定没问题。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的祭司大人有多神,首领他们只要找到了祭司大人,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深谷深以为然,“祭司在手,天下我有。”

    众人斜目:“……”

    深谷正经脸:“这是首领大人说的。”

    “说得很对。”咒巫发出怪笑声,睁开眼睛:“默可是我的弟子,我做师父的都不担心他,你们担心个屁!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齐心协力守好九原,同时深谷和沙狼的建议也很好,我们不但要守,还要趁机夺下更多地盘和人手!你们出去的人也不用担心,九原自然有我看着。那几个九级十级战士,你们也别客气,该利用的就利用起来,如果他们不愿意,你们就来找我。”

    九原众头领心声:咒巫大人威武!

    再说原战和严默这边。

    与九原那边联系上,而且确保今后都能时时联系,两人都放心不少。

    “看来炼骨族推进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要慢得多。”严默似有所思。

    “炼骨族强大,上城势力也不弱。如果他们能在九城聚会时把九城首脑大部分拿下甚至控制住,也许攻打和占领东大陆会比较容易,但他们大概怎么也没想到,会出一个你和我。”原战说的很傲气,但他确实有傲气的资本,而且九城聚会时炼骨族的阴谋也确实给他们俩破坏了个彻底。

    “我原本还担心他们会不会因此报复九原……”严默思绪分成两半,他总觉得自己就要抓住什么。一定有对付炼骨族更有效的方法,比他们培植一个势力更快,是什么呢?

    原战摇头,拍拍他的背,“他们要的是整个东大陆,不是一个小小的九原,就算他们心中火气再大,也不可能冒险深入内陆只为了报复一个九原。”

    “我只是担心炼骨族会用对付空城的手段对付九原。”

    “空城会被炼骨族控制肯定有什么内/幕,而且炼骨族必然在空城上花了很长久的时间,否则他们就不止是控制住一个空城。”

    “但只要他们控制住九原任何一个重要的头领,比如狰、比如深谷,甚至乌宸他们……”

    “你当咒巫是傻的?你自己这么厉害,也不要小瞧那些上城势力的大祭司们。你还记得九城聚会时被炼骨族控制的上城高层吗?他们有几个是祭司?又有几个是真正的城主或者主要权力者?”

    “你是说?”

    原战冷笑,“炼骨族又没有魅惑人心的能力,就算有也只是凭借骨器,而骨器一次能魅惑多少人?我想他们一般只能仗着出其不意魅惑或打倒某个人,再用奴隶骨控制他们。可是重要的人物身边怎么可能没有人守护?而且炼骨族外形特殊,他们如果不想惊动东大陆的智慧种族,一开始就只能利用当地人来做事。可是让他们一开始就能控制住一名高手的可能有多高?”

    “所以他们用了很长时间,因为他们只能先控制一个或几个人,然后通过这些人再去接触更厉害的,就这样一个传一个。”严默明白了,他就说搞阴谋还是原战比他厉害,你看,没怎么教他,这人就能大致推断出炼骨族控制上城高层的手段。

    “对,而且他们渡海也不容易,能先过来的也没几个。他们想要保命也不敢先露头,只能慢慢渗透。而空城会被彻底控制,很可能炼骨族一开始接触的人就是空城的人。”

    严默拍掌:“且奴隶骨制作不易,尤其是用来控制魂力强大者的奴隶骨非大骨器师不能制作,加上西大陆材料不足等问题,很可能大大限制了奴隶骨的数量。我记得赞布说过,就算在他们那个时期,炼骨族横行天下,也很少弄出奴隶骨,当然那时他们可能也不太需要就是。不管如何,炼骨族用奴隶骨控制人也是用在他们觉得值得的人身上,这就让他们的进展更慢。”

    “所以我说你对九原的担心根本没必要。”原战总结,“九原现在对陌生人的警惕必然很高,不管是炼骨族自己冒险闯入九原领地,还是他们找其他高手,九原不可能不提防,而只要九原有了提防,他们想要控制住某个人进而影响到九原就会很难很难。而如果真有某个人被控制住,除非炼骨族能一次性把五大军团的团长控制住三人以上,还要能控制住咒巫和那几名十级高手,否则就凭几个人想在九原闹出什么事也不容易。”

    “如果他们潜伏?”

    原战嗤笑,“我们就不回去了?只要我们回去,管他潜伏多少人,直接抓出来废掉就是!”

    严默沉思片刻,“我打算等下次联络就把解除奴隶骨的方法传给我师父咒巫。”

    “能传给别人?”

    “魂力强大者只要找到关键点就能对其进行破坏,就算不能破坏,只要能阻断奴隶骨和被控制者之间的联系,奴隶骨也没什么作用了。”

    原战忽然道:“传回去时记得告诉咒巫,先不要把方法传开,但可以让别人知道九原有解决的方法。如果有人想要得到奴隶骨的解除方法,就让他们用人手、土地或者物资来换!”

    严默乐,“你就不怕其他势力同仇敌忾,一起对九原动手?”

    原战狡猾地笑,“那也要他们能先搞定炼骨族脱得了身再说。何况我们可以按照九大上城和其他智慧种族对九原的友好度,制定不同要求。比如木城、风城、蛇人族等,我们只要他们意思意思就行。”

    “你狠!这样一来,就算对九原的要求有巨大抱怨的某些上城也无法联合其他势力共同欺压讨伐九原。阿战,你有没有觉得你越来越狡猾了?”

    原战不正经地搂住自家祭司大人,咬他脸蛋,很流氓地阿谀道:“都是我的祭司大人教的好。”

    “滚!”严默承认自己不是好人,但他绝没有这么阴险,如果他能这么阴险狡诈,当初也不会坐牢、更不会吃枪子后被流放这个世界。

    九原的事经过这次联系和分析后,暂且被两人放下。

    “我们得加快速度,争取在炼骨族在东大陆站稳脚跟前在西大陆这边弄出一些事来,总之,要他们后顾全是忧!”

    严默刚上骨鸟,突然又冲了下来,冲到原战面前,兴奋地道:“我想到要怎么对付炼骨族了,除了给他们在老巢增添敌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分裂他们!”

    “怎么分裂?”原战冷静地问。

    “我前面一直想着要如何把骨承交给白角族,我真傻,这么好的机会,我竟然没想到要利用!不过你提醒我了,东西可以交,但不能白交。如果白角族重视这枚骨承的话,再加上他们不喜争斗的天性,我们也许可以利用骨承让他们退出炼骨族对东大陆的谋夺。”

    “如果他们不如你想的那样重视骨承呢?”

    “那就让他们先知道这枚骨承的重要性。”严默想到了有角人布华对于他炼制的骨刀的欣赏,心想就算炼骨族的炼骨技术在不断前进,但万年以前的古老传承也必定会有其可取之处,这不是倒退,只是技术上的断层。

    就像他的前世,就算到他被流放的时候,科技那么先进,古代某些技术造诣对于他们来说还是有许多仍旧是不解之谜,甚至用现代科技也无法做到!

    严默心中有了更详细的计划,在路途上也就不愿耽搁,后面几天,他们都在赶路,除了中午和晚上会分别降下骨鸟休息一下,其他时候都在赶路中度过。

    途中他们也曾碰到过几次危险,比如偶遇使用飞行骨器的炼骨族人。但那些炼骨族人大概压根就没想过无角人能使用飞行骨器,都以为骨鸟中的是有角族。

    这些有角人虽然好奇,但看骨鸟巨大,怕惹麻烦,基本都没靠近。

    而这也跟严默选择的路径有关,他们没有靠近城市,一直沿着无人区前行,碰到的人极少。倒是有一次在飞到某海角时碰到一大群凶悍的大型海鸟,不过九风出面交涉,再加上原战的示威,那些海鸟很快就退了。

    全程飞行了十一天,十一天后他们终于到达地图所示的恶魔深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