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68章 章回46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恶魔深渊是一座半岛,一面与大陆相连,三面环水,占地面积不算小,从空中看,整体形状有点像人类的骷髅头,不止轮廓像,两只眼睛、鼻孔和嘴巴的黑洞也都俱全。

    整座半岛都被雾气笼罩,看不清楚岛上到底有什么,只那几个黑洞特别明显,在空中看久了总觉得有种会被吸进去的恐怖感。

    严默操纵骨鸟在半岛上空飞翔了一圈,在光的折射中,雾气偶尔会发出一丝异彩,这让他越发不敢轻易降落,尤其在视线不清的情况下。

    最后严默操纵骨鸟在包围半岛的雾气外围一百米处降下,原战跟着他落在他身边。

    两人从骨鸟里出来,其他人处于安全起见,仍旧躲在骨鸟内。

    夕阳、祈鸿志、祁魅和后狮四人也跟了出来。

    “这就是恶魔深渊?”原战问严默。

    严默点头,“如果按照地图指示来看,应该是。”

    原战抬眼看不远处的浓浓雾气,“那雾气有问题?”

    “如果那座半岛上真的住有无角人,我觉得那雾气很可能就是阻拦有角人进入的最大障碍。”

    “有人在附近。”原战神色不动地低声道。

    “我也感觉到了,有人在偷看我们。”

    “恶魔深渊的恶魔?”

    “哈!是不是试一试就知道。”严默转头吩咐后狮:“让大家都出来吧,休息一下,趁着天色没黑,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吃的,大家今晚就在这里歇息。”

    “是。”后狮故意撞开夕阳,回去传达命令。

    夕阳面色没变,一副宠辱不惊的沉稳。他的处境确实比较尴尬,但他始终没有放弃,他坚信默巫和战大以后一定会有用得着他的地方,而这也需要他主动争取。

    祁魅主动对原战道:“大人,我带队在附近转转看。”

    原战颔首:“有什么事记得示警。”

    祁魅叫了一支二十人的战队去附近探看,祈鸿志则带了三个人紧跟着严默。

    如今这支近千人的队伍已经明显分出了阵营,这还是原战和严默完全没有插手的情况下自发形成的阵营。

    洼地村、火果村和前山村的三村村民加上附近逃难来的无角人一起形成了一个小集体,这个小集体对严默最脑残,真正是严默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他们对严默的尊敬在日益看到他的各种神奇下已经达到不可动摇的地步,几乎无法忍受任何对严默的抨击和指责,哪怕只是小小的抱怨,也会令他们觉得无法忍受,其中以后狮为最。

    祈雨村的老村巫是一个非常睿智的人,他很果断,也很舍得,在确定严默和原战就是他可以为之依赖的对象后,就把祈雨村的武力全部交了出去。而他最为睿智的是,就是他在所有人还没有意识到之前,就把祈鸿志和他看好的一些青壮塞到了严默身边给他做护卫。然后让祁魅带着五百青壮一切听原战指示,甚至让全村人改口称原战为首领。

    明明祈雨村是后来者,而且人数也是这支队伍中最多和最强的一个群体,可是他们现在俨然一副我们原本就是默巫和战大的手下的神态。这神态差点把后狮气死--他一直觉得默巫先来的他们村,他们村才应该是默巫的自己人!

    祈雨老村巫这种舍得让严默也佩服不已,老村巫这种行为可以说是一种孤注一掷的疯狂投资行为,赢了,什么都好说,败了,那就真的完了。

    其实古时候这种事情并不少见,一个大家族在遇到某件事、某个人后,掌家者看中了某个人的能力,进而举家而投,赌得不过是一个未来。只不过有的人眼光好,有的投资者运气却差了点。

    祈雨老村巫的眼光好不好不知道,但他的运气……

    严默笑笑,别人对他忠心,他自然也会负起这份责任。

    “总觉得我被指南改造了……”

    “你说什么?”原战转头。

    严默揉揉鼻子,“没什么,我只是感叹以前我只对自己的工作负责,现在开始对人负责了,嗯,一个大进步哈?”

    原战不太明白他在感叹什么,不过严默的改变他一日日看在眼里,最明显的就是以前他总觉得自己抓不住这个人,可现在他觉得这个人应该不会再轻易抛弃他了……吧?

    严默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从鼻中喷出一声冷笑,抓住他的手掰开,戳戳他的左手无名指,“每天一滴。”

    原战疑惑地瞅他,看面前人面无表情的冷漠样,再看看他那双貌似在鄙视他的眼眸,慢慢的,他像是明白了什么,嘴角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反过来紧紧握住严默的手,“对,每天一滴。”

    严默哼唧,扯开一点兜兜,好让他两个儿子晒太阳。就因为这两只这个要求,他们才会每天中午都要落地休息一下。

    夕阳看巡逻的巡逻、打猎的打猎、跟在默巫身后的紧跟不离,便主动安排人手去附近捡拾柴禾和搭建火塘等。

    洼地村和祈雨村的人虽然最受那两位信任,但他们毕竟只是些近乎野人的农夫,也许足够老实听话和忠心,可要想做好琐碎事还是得靠他们这些从乌乾城里出来、已经习惯复杂命令并做惯各种活计的城里人。

    这是夕阳的自信,也是他重新站回严默身边的依仗。

    这支队伍中的第三个阵营就在他的隐隐掌控下,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从乌乾城逃离出来,或者是乌乾城附近较远村落听到消息赶往东边求救的无角人。

    这些人没有依靠,严默和原战也没有特地收拢他们,眼看那些村里人全都扎成团,这里城里人就慌了。夕阳只不过稍稍表示了下,这些人就立刻站到了他周围。

    这些人比村里人难管一些,但他们多少都拥有一些村里人没有的生活技能,有些人更是侍候惯了有角贵族,非常清楚怎样才能让一个人生活得更舒适、更方便。

    夕阳就设法让这些人主动去侍候严默和原战。后狮和他过不去,主要就是为了这一点,他不喜欢夕阳那些城里人老是往默巫和战大身边凑,可偏偏他们这些村里人都笨手笨脚,别说侍候好人,还经常做错事。

    严默和原战都隐隐感觉到了这份竞争,但在闹大前他们谁都不打算插手去管,这也正好能让他们看看夕阳和后狮的领导和做事能力。毕竟以后无角人想在这片大陆上立起来,主要还是得靠他们自己。

    于是原战和严默还没有吩咐,营地的大致模样就已经搭建出来。

    因为有骨鸟在,他们晚上不需要搭建帐篷,营地搭建起来也快。

    夕阳还让人找到了干净的淡水水源,已经打了水回来烧上。

    “大人,这边荫凉点。”夕阳伸手示意。

    原战和严默很自然地跟过去,夕阳准备的休息地正好在一株大树下面,地上被仔细打扫过,铺了大块的布和草垫,旁边不远处就是小溪,比起其他地方确实荫凉许多。

    后狮看到怒拍脑袋,他怎么就没想到!明明看到夕阳做那么多次了!

    后女村巫看他那样,摇头叹口气。笨蛋后狮,你去跟他争这个,怎么争得过?还不如进狩猎队,老老实实地去打猎和寻找食物,这些才是他们的优势。

    两人刚坐下,已经有少女给他们送上浸过热水的布巾,还有人站在他们身后用树叶结成的扇子给他们打扇。

    严默一开始拒绝过,可每次拒绝,那些侍候他们的少女少年就流露出一副泫然欲泣、就要被抛弃的可怜表情,还有人跪在地上不住向他们道歉,诚惶诚恐地问是不是做得不够好,弄到后来严默也就懒得管他们,随他们去了。

    原战对此完全无所谓,不过看夕阳如此细心地侍候严默,也让他对这人入眼了三分。他就喜欢他家祭司大人被人侍候得好好的,最好让他一点都不被琐碎事操心,而夕阳这点显然做得还不错。

    严默只觉得自己想要塑造和当地人同甘共苦形象的苦心完全被打破了,夕阳弄这么些人侍候他,他穿布衣草鞋还有什么意义?

    “打扇的不需要,我和原战都不怕冷热。”严默微笑着谢过身后两名少女,让她们去帮其他人做事或者休息。

    两名少女很紧张,夕阳对她们点点头,那两名少女赶紧对严默和原战行礼后退下。

    夕阳在布垫前方的空地上坐下,笑道:“她们原来都在城主府侍候人,一直跟我说想来侍候两位大人。”

    “夕阳,”严默放下水杯,不带苛责地道:“你不需要讨好我们。我需要的是你的做事能力,后狮很排斥你,而洼地村等人则很排斥乌乾城出来的人,我希望你能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严默抬眼看向男子,“你能做到吗?”

    夕阳似乎早就料到严默会交给他这样一个任务,他回以微笑,胸有成竹地道:“能。大人,这件事您就交给我吧。”

    “时间?”

    “顶多十五天。”

    “很好。”

    夕阳起身离开,祁魅带着人回来禀告:“默巫,首领,附近没什么危险,不过动物和食物都比较少。看一些地方留下的痕迹,这里似乎经过几次大规模战斗。”

    严默和原战互视。看来有角人曾对恶魔深渊发动过进攻?

    原战问祁魅:“你们有没有察觉到附近有智慧生物?”

    祁魅摇头,同时警觉地问:“首领,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原战没有回答,只说道:“小心警戒。休息时还是老规矩,战士在外围。”

    “是!”

    等祁魅走了,严默看周围再无其他人,这才对原战道:“两个可能。也许他们在等待我们离去,也许是看我们人多,想等到晚上再发动偷袭。”

    “也有可能我们不走近雾气范围,他们就不会露面?”原战猜测。

    “唔,还有一个最大可能,就是他们看我们都是无角人,没有一个有角的,所以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如今已经把消息传递回去,正等待上面的回复。”严默伸手拨弄两娃娃果头顶的嫩芽。

    十一天下来,原本像个小米粒包的嫩芽稍微长大了一点,分出了两片极小的嫩黄/色小芽芽。

    “确实这个可能最大。”原战拍开严默的手,不让他揪儿子们的小芽。

    严默怒喷气,“他们没你想象得那么娇弱。”

    原战神色不动,“摸可以,揪不行。”

    “我操!你二十四孝老爸啊!”严默简直不敢相信原战的变化。之前那个愤愤地说要揍烂儿子屁股的人呢?

    原战不懂什么是二十四孝,但猜想可能不是什么好话,“你每次揪他们的嫩芽,他们就在我脑中嚎啕。”

    “他们?”严默不信。

    原战痛苦点头,“一个声音大,一个声音小。一个嚎得像打雷,一个细细地抽噎。”

    严默有片刻失神,“你能听到嘟嘟的哭声了?”随即大怒:“为什么我听不到?嘟嘟有反应了,为什么我一点都感觉不到?”

    “谁叫你老欺负他们?”原战看严默的愤怒样,哈哈大笑。

    “你……故意的对不对!?你这个混蛋!”严默扑上去抓住原战的脸皮往两边扯。

    原战脑袋突然化作沙粒散落,把严默吓了一跳。

    原战脑袋又恢复,严默瞪他半天,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原战眼中含笑地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嘴角,同时含糊地小声道:“我真的能听到两崽子的哭声,可能跟我天天带着他们有关?”

    严默纠结,他想听到儿子的声音,可他又不想以后一直背兜兜。

    “我们换着来吧,晚上我把育儿袋放你身边。”

    “……嗯。”

    这两只粘粘糊糊浑然忘我,可不小心看到原战脑袋变沙那一幕的人都傻了好吗?

    “他、他……的脑袋又长出来了!”躲在暗中的某无角人语无伦次地反复说道。

    另一个人揉揉眼睛,盯着那边看了好半天,呢喃:“真长出来了。”

    “这些人到底什么人?为什么跑到这里来?”第三人开口。

    “反正不是有角人。”第二人回答。

    “可他们有骨鸟!那可是能飞行的骨宝!而且你们都看到了,一只骨鸟就能装那么多人,无角人谁能拥有这样的骨宝?”第四人开口,“我怀疑他们和有角人有关,很可能是他们派来的奸细。”

    “谁家派奸细派那么多?还故意用上两只大容量飞行骨鸟好让我们提防?”第二人忍不住反讽。

    “别吵啦!去报信的人怎么还没回来?有角人我们还可以打回去,如果是无角人,来得少,我们在考验后也能接进来,可这么多无角人……我们该怎么办?”第一人问。

    “这种事轮不到你们犯愁。都等着,上面有吩咐再行动,谁都不准提前暴露!”第五人也是这支小队的头目严厉叮嘱众人道。

    这支小队的人还不知道,他们上面对他们报上来的事也很纠结。不久,更高层次的人过来探看又回去禀报,到了傍晚,又来了更更高层次的人。

    “先等等,上面的意思是看他们是路过暂歇,还是有其他打算。你们盯紧了,有任何异动都报上来!”

    到了晚上,一支完全由魔战士组成的小队替换了原有监视人员。

    月光下,严默把两个儿子从育儿袋里拿出来,用水盆放了点清水给他们泡澡,

    后狮和祈鸿志早就对这两个娃娃果好奇得不得了,憋了这么多天,后狮终于忍不住问道:“默巫,这是什么?怎么看起来这么像小娃娃?”

    严默用手抄起清水给两娃娃果浇水,闻言抬起脸笑道:“像吗?因为这就是我的孩子啊。”

    “啊?!”后狮和祈鸿志不约而同地叫出声。

    周围人看向他们。

    祈鸿志瞪大眼睛,“您说、说这两个像果子一样的……呃,是您的孩子?”

    “嗯。”严默笑眯眯点头。

    原战指指自己,在旁边加了句:“也是我的。我和默共同的孩子。”

    后狮和祈鸿志:……原来这就是神诞育后代的方法?那么他们现在看到的就是未来的神子?噢!祖神在上!

    两果子泡澡泡得很爽,一个还轻轻撞了下另外一个。

    后狮跳起来:“动了!”

    “废话!他们是神子,是活的,当然能动!”祈鸿志气后狮吓到他,大声骂道。

    周围人唰地看向这边:什么?神子?

    后狮冲着水盆跪下,目光虔诚地投向两枚娃娃果,双手交握拜:“神子在上,请保佑我们今后打败有角人,顺利建立我们无角人的城镇吧。”

    两娃娃果:……

    “我代替他们答应你了。”严默乐,看两果子泡澡泡得差不多,就把两娃娃果捞出来,用软布擦干,重新放回育儿袋里。

    后狮握拳兴奋,立马起身跑去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神子的事也就这么传开了。

    祈鸿志还比较稳重,一直等到接替的人来才乐颠颠把这事在族人中传播——默巫终于答应要帮他们建立可以对抗有角人的势力啦!感谢神子,感谢默巫,感谢祖神!

    原战刺破指尖,朝两枚娃娃果各滴了一滴饱含能量的精血,别看只有一滴血,他可是把四分之一的能量都压缩到了这滴血中,这也是他这么多天慢慢摸索出来的新技能。

    严默随便滴了一滴,他没有原战这么小心翼翼——如果用科学理论来分析的话,这枚水岩木果很可能具有吸收基因进而“变态”的能力,也就是这枚果子利用他和原战的血液把自己变成了一枚受精卵,每天给予血液大概就是加速变化过程,而需要能量,大概是它本身所蕴含的能量还不足以让它完成“变态”的过程。

    不过,他在途中休息时曾把这两枚果子拿进实验室测验了下,测验数据告诉他,果子有它本身的能量加育儿袋提供的天地能量,已经足够它完成变化过程。

    巫果会要求那么多,不过是因为其贪吃本性而已!总之,你给他多少他都能吃得下。也只有原战这个傻爹,才会巫果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傻爹战贴近自家祭司大人,声音故意放得低沉:“我的能量只有白天的一半,你今晚可要好好守护我。”

    严默抱着育儿袋,皮笑肉不笑地道:“用元晶!”

    “太浪费了,反正只要一个晚上就能恢复。”原战抱着人从原地消失。

    其他人这十一天已经见惯这种场景,都见怪不怪的一脸镇定。两位大人肯定是回神界了,反正明早他们就会出现,有危险他们也会出现。

    可是另一批人就不那么镇定了。

    “你们看到了吗?那两人消失了呀!消失了!”

    “看到了,你能不能别叫了?”

    “我怀疑那两人很可能也是魔战士。”

    “我听到他们说了……神子什么的。”一个耳力好的迟疑道。

    头目冷静道:“你去周围探听那些无角人在说什么,最好把他们的底细弄清楚。你,别叫了,去把事情报上去!上面有什么说法,立刻传回来。”

    “哦!”那人走之前又回头瞧了眼原战和严默消失的地方。他的眼力最好,可是他连两人怎么消失的都没看清,似乎他们的身体往下沉了下?

    一夜无话,一直到第二天快中午时分,大概是恶魔深渊的人看这批无角人似乎真没有离去的意思,甚至一副打算在附近安家的样子后,终于有了动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