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69章 章回46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大中午的,太阳当空照,地面竟然升起了丝丝白雾。

    严默鼻子比眼睛更先感觉到白雾。味道很淡,但他仍旧嗅了出来。

    原战第一时间把把胸前兜兜拉好,结束了两果子的晒太阳时间。

    “有毒?”原战低声问。

    严默,“算不上毒/药,只会致人昏迷。”

    两人互看,一秒钟做下决定,全都假装没有察觉。

    继两人之后察觉白雾有问题的是各村村巫,可是那时他们已经没有多少站起的力量。

    “不好!”祁魅等人也反应过来,几名魔战士立刻向白雾范围外冲,但没有冲出多远,就被弓箭逼回。

    白雾突然加速升腾,变浓。

    “咕咚。”第一个人倒下。

    很快,营地中就倒下一片。

    几名魔战士想要攻击,可他们根本找不到敌人,白雾越来越浓,不仅遮住了他们的视线,也让他们再也无法支撑下去。

    原战见到也没出手救他们,这几个人本来不应该这么简单就被白雾困住,主要还是经验太少,一看族人倒下就慌了。

    祈雨老村巫还在坚持,他吃力地转头看向原战和严默的方向,却在转到一半时闭眼昏倒。

    白雾快速笼罩了整片营地,甚至把两只骨鸟也笼罩了进去。

    “倒了倒了!”暗中有人兴奋地小声喊。

    “那两个人呢?”

    “也昏了。”

    “很好!牛开,你领人去把那些人全部抓回去,不要把他们关在一起,全部分开。侯睿,你负责抓一些人拷问,看他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像是头领的人分别下达指令,最后对一名半百老人恭敬地道:“藤老,您看那两只骨鸟?”

    “交给我。”苍老的声音自信和傲气十足。

    白雾中人影闪动,这些人手中似乎拿了什么东西,很快浓郁的白雾就被吸入那些东西中。

    营地中白雾消失,只留下满地昏迷的人群。

    埋伏在周围的人手齐齐出现,涌进营地开始抓人。

    他们准备了木板车,车轮和车身全都用木头制作,走在路上不快,但装大量物品和人却比较方便。

    这些人跟堆死尸一样,把昏迷的人分别扔到木板车上累加,全部过程相当粗暴,只有在碰到女人和孩子时会稍微温柔一点。

    “好多年轻的女人。”有人流口水。

    “别乱动!把人先带回去!”头领呵斥。

    “我没动,我就说说。”

    “咦?那两个人呢?”头领惊讶。

    “我刚才还看到他们昏坐在地上。”另一人不相信地跑过来看,“真的,我真的看到他们昏了过去,头靠头靠在一起,手臂也无力地搭下来。”

    “你真看清楚了?那他们人呢?”对女人流口水的男子质问。

    “这点距离我不可能看错!”眼力好的魔战士怒吼。

    “坏了!头,两只骨鸟也少了一只!”又有人来禀报坏消息。

    “那么大的骨鸟不见了,你们竟然一个都没看到?”头领简直不敢相信。

    “刚才雾那么大……”

    “都怪我咯?”眼力好的魔战士气。

    “好了,不要吵!”头领头疼,“你、还有你,你们三个跟我到附近查看。其他人跟牛开把人带回去!牛单你负责保护好藤老。”

    “是!”

    头领带人在附近找了一圈没找到人,只能又带着人返回。而这批人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两只蜂子分别藏在后狮和祈雨老村巫的头发中跟进了半岛。

    这时营地中昏迷的人已经全部被运走,只剩下一只巨大的骨鸟,和站在骨鸟前脸色难看的藤老等人。

    “那两个人很可能操纵一只骨鸟跑了。可惜我们谁都没看见他们怎么跑的,天上也不见骨鸟的影子。”头领看着只剩下一只的骨鸟心疼道。

    “人和骨鸟就在眼前,你们还能让人带骨鸟跑了,等回去,我看你们怎么跟各位渊主交代!”藤老冷哼。

    “藤老,这只骨鸟您能操纵吗?”头领也不是软性子,似没看到藤老难看的脸色一般故意问道。

    藤老狠狠瞪他一眼,又转头盯向骨鸟。

    他的助手还是弟子的人代替他不高兴地回答:“这么点时间,哪能这么容易就弄明白怎么操纵。”

    “也不能打开?”

    “我不是说了藤师需要时间!”说话的弟子更不高兴。

    “那你们需要多长时间?这只骨鸟放在外面太显眼,而且那打头的两人不见了,如果他们回来再带走这只骨鸟,那未免太可惜。”头领更担心那消失的两人会转过头来报复。

    藤老下了决定:“找人把这只骨鸟抬回去。”

    头领也是这个打算,闻言就吹响哨子叫人。

    这次出来更多人,骨鸟那么巨大,谁知道需要多少人才能抬得动?

    严默看他们又是棍子又是绳索,一大群人围住骨鸟,担心骨鸟受到损害,便操纵骨鸟变轻了许多。

    这些人不知道骨鸟到底应该多重,见骨鸟没有想象中那么沉重都很高兴,一个个兴高采烈地抬着骨鸟喊着号子往被白雾笼罩的半岛走去。

    头领看顺利抬走骨鸟,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虽然不知道这些无角人来干什么的,但能得到这只飞行骨鸟,他们就赚了!

    “特洛伊木马。”严默坐在骨鸟头中笑。

    “什么?”原战没听懂。

    严默解释:“有角人当初来攻打恶魔深渊,如果他们也像我们这样留下一只或几只巨大的飞行骨器,然后在骨器中装满战士,等这些无角人把骨器抬入他们的老巢,有角人再从骨器中/出来……呵呵!”

    “是不是以前有人这样干过?用了一只木马?”原战反应很快。

    “对。上当的是一个叫特洛伊的部落,所以这个计策就叫特洛伊木马。”

    “他们虽然没有把有角人抗进去,但是他们把我们带进去了。”原战记下了这个典故,有机会不妨试试?

    “是啊。”严默感叹,不能说这时候的人真好骗,只能说财帛和高科技动人心,这就跟他前世的人如果在地球外围发现无人操纵的宇宙飞船,肯定也会想着法子把它弄回地球一样,哪怕明知里面很可能会有危险。

    早知这些人这么好骗,不,应该说早知他们如此重视飞行骨器,他们就不用让人露面冒险,只要把人装在骨鸟里面,弄出一个落鸟事故的假象,说不定这些恶魔深渊的人不用致迷白雾就把他们抬进去了。

    不过事情已经至此,而且严默也是确定了那白雾只有致人昏迷的作用,且原战也没有感觉到对方的恶意,用这种方法进入恶魔深渊,说不定还能让里面的人更加放心。

    就如严默猜测,半岛里面并没有白雾,但因为天空日常白雾笼罩,岛内环境显得不是特别明亮,湿气也很重。

    岛内树木繁多,可以看到经过修整的道路,一些地方也能看到明显的像是村落的建筑群。

    严默和原战能感觉出来地势在往上走,严默用人渣值向指南购买了恶魔深渊的地图,仔细看后,用精神连接共享给原战。

    原战“看到”一副地图陡然呈现在脑中,愣了一下。这种感觉和之前严默让他能听懂当地人的话有点不同,现在这种更直接直观。

    严默也是尝试,见原战顺利看到,他笑了下,“之前你能和我一起进入空间,证明你的精神力早就和我联系在一起。”

    “精神力?你是说我们的灵魂已经纠缠在一起了吗?”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严默懒得跟他辩驳,反正这样也挺方便,“你看地图,能看懂吗?这种颜色和图形表示山峦,这个表示水流……从图上看,恶魔深渊海拔比较高,从大陆往海面呈现陡坡形。它的下巴位置最低,额头位置最高,嘴巴是湖泊,鼻孔、眼睛的黑窟窿很可能是断开的悬崖或巨大地穴,也有可能是火山口,这要看到才能知道。”

    两人一路分析恶魔深渊的地形,外面壮汉们扛着骨鸟,一路嗨哟嗨哟地喊着号子,走了很长时间才停下。

    外面传来说话声:“就是这只骨鸟?果然巨大。这段时间那就先放在我们这里吧,藤老也需要点时间好好琢磨。”

    “等等。”一名女子的声音响起,“这只骨鸟应该属于整个恶魔深渊,它虽然巨大不好运送,但也不能只交给你们下渊琢磨,我们中渊和左上渊、右上渊的骨器师不久就会到达。我看诸位不如等一等,大家一起?”

    女子话音刚落就有人反驳,很快就引来女子和其他人的争吵。

    骨鸟内。

    严默:“看来这个恶魔深渊也不是一个完整势力。”

    原战点头,“下、中、左上、右上,他们至少有四个势力。”

    “而且还彼此存在一定的竞争性。”

    “这对我们有好处也有坏处。”

    “阿战,你怎么想?”

    原战敲敲膝盖,沉思片刻,“我们离开骨鸟,把这四个势力分别走一趟。”

    “然后?”

    “然后就看你的了。”

    “看我?”严默微惊讶,脑筋转动,“你是想我……?”

    原战笑,“后狮他们不是把你当祖神派来的无角人的神灵来看吗,那你索性坐实这个身份。”

    “然后让他们不要再龟缩一处,而是站出来勇于和有角人抵抗?”严默没有立刻拒绝,“先看看这个深渊里战士的实力再说。”

    “能让有角人忌讳,他们的实力不会很差。而且这座半岛占地不小,生活的无角人应该也不少。”

    “就怕他们没有野心,只占领一个半岛就满足了。”

    原战却不这么想,“四个势力肯定有四种态度,就算有的人甘愿龟缩,也肯定有人想要做出些什么,否则他们不会把外面来投的无角人轻易就收进来。”

    严默脑筋飞速转动,渐渐的,他脸上露出一抹坏笑,“等会儿我们出去,先把后狮他们找到,然后这样这样……”

    原战笑得更奸诈,他一边听一边帮自家祭司大人补充,短短半个小时,两人便定下了“抢夺”恶魔深渊的初步计划。

    “走?”

    “走!”

    “那骨鸟就留给他们折腾?”原战舍不得。

    严默更舍不得,“当然不留!”

    外面众人还在争吵,这时候其他势力的骨器师也带人赶到了。他们本来就不高兴下渊的藤老先他们一步去接触骨鸟,这时赶来听说下渊有独占的意思,更是生气。

    众人吵着吵着,突然!

    “不好了!骨鸟呢?”最先阻止下渊的女子惊诧地大叫。

    藤老转头,眼睛一下瞪大,那么大的骨鸟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消失了?!

    “谁干的?谁把骨鸟收起来了?”刚赶来的左上渊骨器师瞪着藤老喊。

    其他骨器师也都看向藤老。

    藤老有口莫辩,“不是我。”

    “不是你还能是谁?你第一个接触骨鸟,还跟它单独待了那么长时间,说不定你已经知道怎么操纵,现在你是不是把它收起来了?”

    “不是我!”藤老怒,“如果我能收起来,又何必等你们来?”

    “好啊,你终于说出来了,你们下渊的人太无耻了,每次有好东西,你们都仗着距离近,跑得比其他人都快。听说这次外面还来了将近千人的无角人?人呢?难道你们打算全部独吞?”

    “就是啊,你们下渊太无耻了,骨鸟给你们收了,连人都不分给我们吗?”

    “既然你们下渊得了骨鸟,那人就给我们,前面两次分人都少给我们了,这次至少要给我们中渊一半年轻女人!”

    “凭什么给你们一半?女人本来就少,我们左上渊好多青壮都没婆娘,只能彼此凑一块过日子,这种痛苦你们知道吗?”

    “狗屁痛苦!你们左上渊的男人就喜欢男人谁不知道?女人都不愿去你们那里!”

    “放屁!”左上渊的骨器师跳起来,“你们右上渊最看不起女人,女人才最不想去你们那里!”

    “所以女人都应该来我们中渊,我们这儿都是母亲当家。”中渊的骨器师先骄傲,后冷哼:“你们敢不敢让来投奔的女人自己选去哪里?啊,敢不敢?”

    “一群只知道听娘们话的软蛋!”右上渊的骨器师嗤笑。

    中渊骨器师当即冷下脸,目射飞箭:“你有种把这话当着我们渊主的面说!”

    “你以为我不敢?就那个女人……”

    “你敢侮辱我们渊主?!”

    这下好了,四渊的人不止争吵,干脆直接动手开打了!

    下渊那名魔战士头领忍不住抱头,“住手!也住口!都别吵了!牛单,你们发什么呆?还不快把各位骨器师给拉开!”

    这边闹成一团,那边原战和严默两个已经跟着被召唤回来的红翅和飞刺找到了后狮他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