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70章 章回47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骨鸟不见了已经是一大打击,不久当所有被抓捕进来的无角人全部消失的事情传来后,所有人都傻眼了。

    “诸海,这是怎么回事?”女子逼问魔战士头领。

    所有人也都看向他。

    诸海皱眉,“我跟大家一样,也都刚刚才听到禀告,你们问我,我问谁?诸位,现在也不用争了,我还要回去调查此事,告辞。”

    诸海转身就走,那女子立刻跟上。

    诸海没有拒绝女子跟随,该女子叫艾莎,中渊的魔战士头领,一个极为好强但也十分公正的人。他正愁没人可以见证,为了避免被人说是他们下渊捣鬼,有艾莎跟着总比没有好。

    半岛第一条防线都是由四渊的战士共同组成,只是分成四支队伍,分别有各渊派出头领管理,每隔一段时间轮换一次,而他就是下渊的魔战士头领。

    这次这么多无角人过来正好赶上他的轮守期,原本下渊众人还觉得他们运气很好,可以抢在其他三渊之前多捞点好处,哪想到好处没捞到,倒沾了一身骚!

    还好这些无角人都被囚禁在四渊的共同营地,这么多人突然消失,就算赖也无法全部赖到下渊头上。但人是在下渊防守期间消失,他们下渊想要逃过这次责难也很难。

    关人的大棚、地窖、洞屋等全都完好无损。外面防守的士兵什么都没听到,还是来给这些人送饭送水的人察觉后才知道人都不见了。

    诸海带着手下和艾莎等人调查了半天也没看出任何蛛丝马迹,那近千名的无角人就这样全部失踪。

    诸海把审问这批无角人的负责人叫来:“侯睿,你有没有问出什么?”

    侯睿点头又摇头,“他们的语言和我们有点不一样,很可能是从远方来的。我询问了几人,听他们的意思,他们似乎确实是来投奔我们恶魔深渊。但因为交流困难,其他的,我还没有来得及问。”

    诸海表示理解,耳力好的那位魔战士没能听到多少内容也是因为这些人说话发音与他们不太相同的缘故。

    “你们不觉得太巧了吗?”艾莎没有出言责怪,而是冷静分析道。

    “你也这么觉得?”这就是诸世愿意带着艾莎一同查看的原因,只要不损及中渊和大家的共同利益,艾莎就不会像其他头领那么胡搅蛮缠。

    “你之前说过这些无角人有两个头领?其中一人像是战士,还有一人则很可能是他们的大巫?而这两个人在迷雾中都不见了?”

    “对。”

    “而骨鸟有两只,却也先不见了一只?”

    “对。”

    “而刚才剩下的那只骨鸟也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突然消失,再加上这些消失的无角人,你想到了什么?”

    诸世吐气,“那两个无角人!”

    艾莎点头,沉重地道:“把这件事报上去吧,那两人很可能也是魔战士,而且是魔力不低的魔战士。如果他们真的混进了深渊,还不怕迷雾,并带走了这么多人,恐怕我们深渊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平静和安全。”

    “你怀疑他们是有角人派来的奸细?”

    “不,我不知道。但不管他们是否和有角人有关,都不是一个好兆头。”

    就在艾莎说了不是一个好兆头没多久,这座被白雾笼罩的半岛突然热闹起来。

    大量的鸟雀飞上天空,发出各种欢快的鸣叫,它们或在枝头跳跃、或在天空飞舞,宛如在迎接它们的王者!

    整座半岛中的树木勃发出更加炫目的生机,鱼儿从水面高高跃出。

    下渊渊主陡然出现在下渊湖边,看着湖水中的粼粼碧波和点点跳跃的银光失声。

    住在悬崖底下的中渊渊主抬头看着作为攀岩绳梯用的所有枯萎藤蔓竟然再次扎根,枯黄的藤蔓上竟然还长出了点点嫩芽,当即让人去唤大巫。

    左上渊主发现自己豢养的鸟雀竟然不受他控制地全部飞上天空,和其中一只头领努力沟通后被告知“王者前来”,心神大为震动的他跟着鸟雀向山林方向奔去。

    右上渊主站在火山口边,看着蓝汪汪却冒着泡的火山湖,眉头深锁。他旁边脸上画着复杂花纹的巫者在火山口跳着奇异的舞蹈。

    同一时间,一名住在半岛外沿、临海最高悬崖之底部的崖洞中、看不出年龄、浑身被奇异花纹覆盖、只在下半身围了一条布裙的男人睁开了眼睛。

    这人看着洞外面明明无风却碧浪滔天的海水,低喃:“来了……终于来了。”

    四渊渊主再也坐不住,这些异象到底怎么回事?是否和其他渊主有关?

    四人迅速传递消息碰头,可碰头的结果却让他们大吃一惊。

    “不是你?”

    “不是我!”

    “也不是你?”

    “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下面的人有不少人听不懂四位渊主在说什么,但列位的大巫却全都变了色。

    “去见海巫大人!现在就去!”

    竟然要去见那位?这下在场的人都有点心慌了。

    “各渊准备好祭品。”四渊渊主分别对各自的大巫嘱咐。

    四大巫沉默点头。

    众人悚然。

    另一头,严默和原战只是想弄一个兆头而已,他们的意思是想让这座半岛上的人感觉到他们来此并无恶意,同时赋予一点神话色彩,可是在严默请九风帮忙,又使用愿力许了一个愿望后,事情的发展却脱离了他们一开始的“小小动作”,开始往他们难以想象的方向前进。

    近傍晚时分,四渊渊主和四渊巫者以及不少重要人物齐齐出现在半岛最高处,也是临海的悬崖边。

    四名大巫戴着面具上前,在悬崖边摆开祭祀台,割破献祭动物的喉咙,由四名渊主一起把它们扔下悬崖。

    随后,四名大巫在崖顶上发出大声吟唱,四人各自手持不同乐器进行击打,有人持鼓、有人持铃,还有两人各自抓着一个看不出是什么乐器的发声物。

    四种乐器加上四名大巫的吟唱声在海风中响起奇异的节奏,这种节奏慢慢变快,似乎在呼唤着什么。

    底下,海水猛烈翻滚,大力撞击着崖壁,一道身影就在这种危险的状况中,如猿猴般顺着崖壁攀沿了上来。

    人影翻到悬崖顶部站住,巨大鱼骨做成的权杖拄在地上,海风吹起他破烂的布裙,露出他瘦到极点的黝黑身躯。

    “海巫!”所有人都跪下了,包括四名渊主在内。

    四名大巫也退到人群中跪下。

    被称做海巫的男人背对众人,面向波澜汹涌的大海,任海风吹打着他的身躯。

    久久,没有一个人站起,也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忽然,海巫高举骨杖,对着海面高呼了几句奇异的吼声。

    “呼——!”

    汹涌的海浪猛然平息,就好像被一双看不见的大手硬是把水面压平。

    凌厉的海风还在肆掠,可近处的海水却硬是平静如镜。

    天空海鸟呕叫盘旋,似乎在向众人预示着什么。

    海巫抬起一只手,对准天空一只飞过的海鸟猛地一抓,海鸟落下,被其抓入手心。

    “咔嚓。”海巫扭掉海鸟的头颅,把嘴巴凑到死掉的海鸟颈边吸取它的血液。

    过了一会儿,海巫扔掉了那只海鸟,这才慢慢转回身。

    海巫的头颅和脸被扭曲、深浅不一的蓝色颜料覆盖,头脸没有一根毛发,他的眼睛也是蓝色的,从浅到深,眼白是淡淡的蓝,眼眸外围是大海冰川的冰蓝,眼眸最中心则是深如黑色的深蓝。只一张沾了血水的嘴唇嫣红异常。

    “来了,为什么不出来?”海巫的声音异常沙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开口说过话。

    底下跪伏的众人不解,彼此互视。

    海巫发出诡异的冷笑,对跪伏他的众人招招手。

    一名少年被推出,踉跄几步跌倒在众人前方。

    海巫手掌前伸虚握。

    少年一把捂住自己的脖子,呃呃叫着似被一双无形的手悬空提起。

    少年身体就这么飘浮到海巫身边。

    海巫低头嗅了嗅少年的脖颈,歪头,张嘴,一口咬下!

    少年眼睛猛地瞪大!身体下意识挣扎,但很快他就努力平息自己的恐惧,还尽量放松自己。

    一路跟来的严默和原战都没有料想到会有这样的发展,想要出来阻止已经来不及。

    原战不知道对方的习俗,并不想立刻动手救人。但严默迫于指南在身,只能出来扮演救人使者。

    “住手!”

    两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众人和海巫之间,把跪伏的众人都吓了一跳。

    跟来的诸海看清两人,瞪直眼,赶忙低声把这两人的身份告知自己的渊主。

    其他人也听到,各渊主并没有妄动,海巫在这里,并察觉到两人,哪怕这两人再有天大本领也逃不出去。

    “咕嘟,咕嘟。”海巫畅饮着少年的鲜血,连饮了几口才放开少年,把他扔回人群。

    接住少年的巫者手脚快速地帮助少年止血裹伤,看那熟练程度显然是做过多次。

    接着其他三渊也分别推出一名祭品,都是健康靓丽的少男少女,分别让海巫吸食他们的鲜血。

    “请不要这样做。”严默很敷衍地阻止道。他见海巫并没有伤害祭品的生命,也就没有了强行出头的意思。再说那四个祭品都一脸与有荣焉的样子,他要是跳出去阻止,说不定人家还埋怨他不让他们奉献。

    “这是我们自愿。”果然有人发声了。

    严默闭嘴。反正他只要露出阻止的意思,指南就不会惩罚他。如果那蓝脸魔伤害了那四名祭品的生命,他可能不得不还要努力施救一下,既然对方没有,那他就不必多事了。

    海巫进食完毕,抹了抹嘴唇溢出的鲜血,对着严默和原战两人鬼魅一笑,“来了……”

    “嗯,来了。”严默随口答。

    可他随口的答复却像是打开了某个神秘的机关,那蓝脸魔突然吟唱般说道:“万鸟朝拜,枯木逢春,鱼跃水滚,无风起浪。你们知道这五种异象表示什么吗?”

    严默掰着手指数了一下,万鸟朝拜和九风有关,枯木逢春应该来源于他的愿力,后面三种异象大概是原战搞出来的?

    “表示什么?”原战问。这里的人说话腔调和乌乾城附近的人不同,但有严默在旁,他也不怕听不懂。

    海巫往前走了一步,举了下骨杖。

    跪伏的众人站起。

    海巫用骨杖指向众人,暗哑地道:“左上渊主,可以操控鸟雀,坐守左上万鸟渊。中渊渊主,可以操控植物,坐守中渊万植渊。下渊渊主,控水,守下渊湖。右上渊主,控火,守右上火渊湖。而我……”

    海巫用骨杖倒指自己,“我,海巫,守临海深渊。”

    严默把五个人的能力略一琢磨,发现正好和海巫之前说的五种异象相符合。

    “看来你明白了。”海巫哑声低笑,“对,我们每一个守渊的人都掌握了一种能力,并能让与之对应的异象出现。可是……有一点你们肯定不明白,因为我不想管事,加上四渊渊主谁都不服谁,于是在很早以前这里的初代四渊渊主加上我曾经向天地海立誓,我们起誓如果有一天我之前说的五种异象同时出现,便是四渊合并之日。”

    严默和原战:呵呵,好巧。

    海巫也在笑,不过他的笑容因为深浅不一的蓝色颜料诡异许多,“原本我们立下这样的誓言不过是想着有一天如果五种异象能同时出现,那必然是大家共同推举或认可了一名首领,因为只有这样,四渊渊主和我才会同时使用能力让异象呈现。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五种异象真的同时出现,却和我们五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严默和原战不知该说什么了,他们真的只是想让他们的出现更加受欢迎一点而已,完全没有一统恶魔深渊的野心,这点他们可以向祖神发誓。

    原战抓住严默的手,面向海巫,“你们的打算?”

    “打算?”海巫沙哑又干脆地道:“既然起誓,自然要遵守誓言,我还不想死。”

    严默猜测这人到底活了多久,他刚才说他和初代的四名渊主一起?那他岂不是从初代一直活到现在?而有角人口中的恶魔深渊传说已经流传了多少年?

    原战不动声色,“这么说你们打算尊我们为首?把这座半岛交给我们?”

    四渊人群有点骚动,四渊渊主表情还算镇静,看不出他们心中所想。

    “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为什么目的而来,但既然神要让你们当我们恶魔深渊的首领,我也不会违背。不过……”海巫的目光从四名渊主脸上掠过。

    原战和严默都没有开口,只看着他们。

    三方,三个点,正好形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

    “你等等,让我想想……”海巫抬头,似乎真的在努力回忆,“有了!我想起来了,当年初代四渊渊主临死前曾经向我提出,因为誓言是他们立下,他们也不知道将来深渊会如何发展,于是他们恳求我,让我同意,如果某一天真的有人应异象而生,而四位渊主却不服时,那么那人想要成为深渊的主人,必须完成四渊渊主各提的一个要求。”

    四渊渊主听到海巫最后一句话,脸色顿时放松许多。

    原战笑了,“你是说,如果我们想要做这个深渊的主人,想要让你们心服口服,必须达成四个要求?你没有?”

    海巫眼睛看着严默,眼光有点怪异,“我没有。能让五种异象同时出现,就已经达到了我的要求。你们要做的就是满足四渊渊主的条件。你们怎么说?”

    海巫目光转向四渊众人。

    四渊渊主互看,最后由下渊的渊主开口:“我们会和您一样遵守誓言,不过就如您老所说,他们也必须达成我们四渊提出的四个要求。”

    “那你俩呢?是想放弃,还是挑战看看?”海巫目光再次盯住严默。

    严默觉得有点古怪。

    原战心念电转,低头用眼神问严默:你怎么说?

    严默直接精神沟通:既然他们想要送一块地盘给我们,干嘛不要?先接下,看他们提什么要求,如果难以完成,那再说。

    原战心中有底,便明白要怎么做了,“我们来是想帮助无角人过得更好,能够抵御有角人的侵略和压制,建立独属于无角人的自由势力,如果你们有这个意思,那么我们接下你们也没问题。但如果你们只想龟缩一角,只想凭借恶魔深渊的凶名和天然地势和那层白雾来防守有角人,那么我们宁愿另外找人安置其他无角人。”

    “好大的口气!”右上渊的渊主冷笑,“帮助无角人?抵御有角人?建立无角人的自由势力?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如果你们真的能够做到,我就是奉你们为主也甘心!可是你们能吗?”

    “能不能,又不是用嘴皮子说说就成。”原战淡淡地回。

    “你说的没错,能不能确实不能用嘴皮子说说就完事,既然你们想要率领我们抵抗有角人,那么先完成一件事吧,只要你们完成这件事,就算你们完成了我右上渊的要求,以后你们让我们右上渊做什么,我们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比起右上渊主的激动,原战始终很淡定,“什么事?”

    右上渊主:“我们深渊没有一名大骨器师,不,别说大骨器师,就是中级骨器师也没有。想要抵御有角人,必然要了解他们的骨器,如果你或者你能让一名无角人成为让有角人也认可的大骨器师,那才对我们无角人有用。而据我们所知,还有一个月,每五年一次的骨器大赛将在有角人的王城举行,那时也是各骨器师取得骨师牌的最好时机,而凡是大骨器师几乎都是在这个大赛中拿下了最高名次,获得大家认可,这才得到大骨器师之名和骨牌。”

    原战表情稍诡异:“也就说,你要我们做的事就是带回一名受到认可的无角人大骨器师?”

    “对!必须有有角人的大骨器师骨牌,别想弄假的骗我们,这点我们还能认出来。”

    原战摸摸鼻子,侧脸问严默:“有把握吗?”

    严默摇头,“难说,这可是大骨器师,我现在的水平得要一些运气。”

    “嗯,我想你缺什么都不缺运气。”原战乐,对右上渊主干脆一点头,“行,这事我应了。你们其他三渊还有什么要求,也都说出来吧,别提那些只有神能做到的事情,否则我不介意把你们揍到心服口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