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71章 章回47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的话太狂妄,惹得四渊不少人都跃跃欲试。

    “你是魔战士?我们左上渊的要求简单,你们只要能打败我就行!”左上渊主身后一名壮实的少年跳出来大声道。

    左上渊主脖子被卡住了一样慢慢转头。

    左上渊大巫和左上渊的魔战士脸皮抽动,神情都极为复杂。

    其他人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严默: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典型?一看这少年就和那左上渊主有血缘关系,两人长得极为相像。

    不过事实发展告诉严默,这小子其实不是什么傻大胆,只是一个脑子有坑的坑爹货!

    因为那小子下一句就是:“这四渊中论魔力和武力,我排第二,就只有我父亲能排第一,你们能打赢我们父子,就能打赢其他渊的魔战士了。”

    众人:“呵呵!”

    可惜左上渊主为人比较沉稳,生的这个儿子却是个到处惹事的麻烦精,偏偏这小子混归混,武力却忒强!他的话也许有点夸张,但年轻一代确实让他打遍四渊无敌手。如果不是这样,左上渊主也不可能到现在还不肯放弃调/教他,想把他培养成左上渊的魔战士头领——渊主就算了,脑子清楚的就不会这么干。

    壮实少年手指原战鼻子,傲气地问:“怎么样,你敢不敢应战?”

    “左上渊主,你确定这是你们的条件?”原战想让自己笑得可亲点,可他那张带着部族刺青的凶悍脸孔笑出来的全是负效果,除了严默,没人能看出那张脸皮下的真实感情。

    比如少年和四渊众人怎么看原战,都觉得他的笑容像在讽刺。

    左上渊主在心中叹了口气,也有点气不过,开口:“打败我,便算你达成我们左上渊的要求。不过我们大巫会辅战,为此你们也可以两人一起上。”

    少年跳起来:“父亲!我来就好,大巫你辅助我,我保证把这两人打得屁滚尿流!”

    “闭嘴!”左上渊主和大巫同时吼。

    原战唇角微勾,“不如你们一起上好了,不止你们父子,你们左上渊带了多少人,一起来。另外,对付你们,也不需要我们默巫出手,就只有我,只要你们能打败我,我不但会放弃统领你们,在不违背祖神旨意的情况下,我还可以为你们左上渊做三件事。”

    祖灵在上!这家伙简直比他们还狂妄!

    左上渊主完全没有群殴是件很无耻的事情的概念,听原战竟然如此大言不惭,他为了不给对方反悔机会,立刻道:“好!既然你想挑战我们左上渊,那你来吧。”

    其他三渊:哎哟喂,左上渊主太狡猾了,这么多人打一个,还能打不赢吗?早知这个外来的无角人如此蠢,他们也提这个条件了。

    众人让开空地,好让他们比试。

    只海巫和严默站在原地没动。

    左上渊主带领他儿子加两名魔战士头领走出来时,还特地问原战:“你真的不需要巫者辅战?”

    原战淡笑:“你们还不配我默巫出手。”

    壮实少年呲牙,第一个冲了出去!他已经好久没看过比他还嚣张的人了,他一定要把这人揍得哭爹喊娘!

    奔袭中,少年的身体化作人形野兽,身躯肌肉高高隆起,双手变成利爪,尖利的牙齿探出嘴唇,双腿变粗变长,双脚也变成了利爪!

    严默:狼人?不,不是狼人,少年还具有人形模样,脸孔没有太大改变,体表毛发也没有增生,他只是变成了更利于战斗的形态。

    原战站住没动,他想看看这些人的能力都是什么,以及威力如何。

    其他人却以为他反应不及时,有些人不由面露嘲笑,但四名渊主和海巫等人却不会这么认为。

    左上渊主不放心儿子,也不想给原战反击的机会,手臂抬起,左手食中二指按住自己的眉心。

    “呦——!”大量海鸟突然向这片悬崖集中,不到一会儿便在天空形成了厚厚的乌云。

    海鸟铺天盖地地向原战冲击而来。

    那少年看似莽撞,战斗中却极为狡猾,他一看自己父亲在配合自己,立刻改变了作战路线,利用海鸟去阻挡原战视线,他再偷袭。

    原本他就最适合丛林偷袭战,只要在茂密的树林中,很少有人能不着他的道。

    这时候如果中渊渊主能配合他,战斗效果会最好。不过他们中渊的魔战士也不弱,尤其是他们大巫!

    少年的身体忽然消失,海鸟群也变得若隐若显。

    再看左上渊主和他带出的两名魔战士,加上他们的大巫也全都从原地消失。

    原战还是站在原地没动,对手消失,他竟然连眉头都没动一下,表情甚至比刚才还要显得轻松。

    严默一直在盯着对方的大巫,那左上渊主要求战斗时都不忘加上他们大巫,那少年也提起了,显然他们大巫的能力能很好地帮助他们战斗。在看到那大巫伸手虚指左上渊几人时,他还在想对方是什么能力,随后这些人就全都看不见了,所以该大巫的能力是帮助他人隐形?

    “祖神在上,以我之能量祭祀,愿我的感官不受任何欺骗,请让真实呈现在我眼前,时间十分钟。”

    严默的低语刚落,已经隐形的左上渊众人立刻在他眼中重新出现。

    原战被包围了!

    两名魔战士,一人双臂变成长刀,身后生出薄翼,宛如螳螂;一人身体扭曲如蛇钻入地下。

    这算是物以类聚吗?左上渊的默战士不知道有多少,但目前看到的都能变形,且都是偷袭的好手!

    三渊渊主凑到一起说话。

    “如果你遇到这样看不见的配合攻击,能赢吗?”中渊主问下渊主。

    下渊主摇头,“除非我一开始就把隐巫杀死,否则给他们抢了先手就会很麻烦。”

    中渊主赞叹:“左上渊的人偷袭都是好手,只要让他们近身,你就完了。”

    “尤其是你们中渊和他们配合的时候。那些鸟雀都是苍鸾的耳目,任何人想要接近深渊或者接近左上渊,都会被他事先得知,这个能力真的太好用了,也多亏了他,有角人军队没有一次能秘密接近我们。就算能,有你们中渊操控的丛林,加上左上渊,也能让有角人军队栽一个大跟头了。”

    “我们只是其中一道防线,你们下渊每次杀死的有角人也不少。不过左上渊的魔战士们确实是最完美的斥候和杀手。”中渊主完全不掩饰和左上渊主的友好。

    “哼。”右上渊主听两人在那里互捧,一脸恶心。

    两人看向右上渊主,中渊主似笑非笑,“当然,右上渊主的攻击力才是最强大的,就算能隐形,就算有大量丛林,你一把火烧过去,我们也都没办法了。”

    火能烧木烧人烧兽烧鸟雀,也能克水,大概就因为这个原因,从初代到现在,很少有右上渊主能和其他三渊打成一片的时候。不知道控火是不是导致体内火气也旺盛,能继承右上渊主位置的人通常脾气也不太好,这就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弄得右上渊越发不受其他三渊待见。

    “别互相阿谀了!你们有没有发现那叫默巫的青年似乎能看见左上渊的人?”右上渊主没好气道。

    中下两渊主一起看向严默。

    “咦?”

    “发现了吗?他的目光就好像看见了实物。”

    “可是隐巫的能力连我们都无法看见,除非我们用水泼火烧才能看到一点形迹,他能什么都不做就全看见?”

    “海巫不是也能看见。既然海巫能看见,其他巫者为什么就不能看见?”

    “那那个参加比斗的魔战士是不是也能看见?否则为什么他到现在都这么轻松?啊!快看!那战士竟然躲开了所有攻击!”

    在三渊渊主凑到一起说话的时候,变身少年已经冲到原战跟前,右爪猛地向他心脏插去!

    “噗!”插了空。

    少年来不及惊讶。

    他的同伴螳螂人已经帮助补刀,他飞跳到原战身后,双手分别向他脖颈和腰身砍下!

    两人都以为此次必中,可是!

    “唰!”两只长刀同样砍了个空。

    原战身体只侧了一下,竟然闪开了这次攻击。

    少年和螳螂人不信邪,对方难道能看见他们?不,这不可能!

    地底,那身体如蛇的蚯蚓人突然伸出双手抓住了原战的脚踝。

    少年和螳螂人一看原战被同伴抓住,狞笑,齐齐再次攻击。

    观战众人见原战脚踝已经被拖入泥土,小腿像是被固定了,心想:这次他再也逃不了了吧?不过这人的能力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他还不出手?难道是吓傻了?或者看不见不知道该怎么打?可这人看着不像那么蠢啊。

    然后众人就看到那人身体一拧,竟然生生折断自己被抓住的双脚,向旁边走了一步。

    少年和螳螂人差点因此互相攻击到对方身上,吓得连忙收手。

    “他把自己的小腿给折断了?!”有人惊喊。

    “不是!他的身高没有变化!不对,为什么蚯蚓一直抓着那两只小腿不放?那小腿,他的腿……那个人他他她……”观战的人语无伦次了。

    这时躲在地底的蚯蚓人的苦逼没人知道。刚才他抓到原战的脚踝还在高兴这人不过如此,可是之后他就不能动啦!

    能在土壤中一定程度自由穿行的他竟然被土壤困住了!这、这一定是祖灵的玩笑!而且他手中抓的是什么,为什么硬的像石头一样?

    原战还有闲工夫扭了扭手腕,对左上渊众战士笑了笑,“你们的能力就这点?嗯,凑合吧,倒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

    再接着发生的事情让在场众人大多都哑了声,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其经过到底是什么。

    众人就看到先是左上渊大巫隐的身体突然出现,已经是昏迷的了。

    其后,左上渊的战士和那些海鸟全部现出身形。

    可现出身形也就算了,为什么一个被凝固在土壤中只伸出一双手?一个薄翼被撕、手臂被折断扔在地上?左上渊主的儿子更惨,被那外来无角人拎在手里劈头盖脸地揍,一张脸都被揍成了猪头,大概嫌弃狼的嘴巴不干净,那人在丢开狼之前还朝他嘴里塞了一把土!

    唯一还站着的就是左上渊主。

    不过看样子只是那人暂时还没有腾出手去对付他?

    左上渊主觉得自己足够冷静了,在儿子被揍得连惨叫都发不出来,手下生死不知时,他竟然还能继续操纵海鸟们攻击原战。

    原战瞅瞅那些海鸟,心烦。

    这么多生命,虽然是主动攻击他,但如果他全杀了,是不是会被祖神视为嗜杀?虽然他现在知道他和其他人的行为只要不是严默主动吩咐,祖神就不会再把账算到严默头上,但被祖神视为嗜杀成性也不太好吧?他可不想将来死后和他家祭司分离。

    对了,九风那家伙呢?这时候正需要他,他又跑哪儿找食去了?

    说九风到,九风大爷就到了!

    众人瞩目中。

    “桀——!”一只硕大的人面巨鸟从远处忽闪而至,“默默,我抓到一条好大的鱼!桀?这是在干嘛呢?”

    严默抬头,海水从天空落下。一只超大的大鱼在九风爪子底下挣扎,竟然还没死透。

    “天!那是什么鸟?”众人惊呼。

    连海巫也抬起了头,随后这位海巫惊讶地低喃:“人面鲲鹏?”

    左上渊的人全都人心振奋,他们渊主简直太厉害了,看他这次都招来了什么助手!这只人面巨鸟只身体就快有一座小岛屿那么大了好嘛,看看它那利爪!看看它那锋利的弯钩嘴!

    这鸟儿一下来,随便啄一下抓一下,哪怕是扇扇翅膀也能把那两个外来者给干翻吧!

    左上渊主心头也在巨震,别人不知道这是什么鸟,可他一辈子和鸟雀沟通,怎么会不知道这只人面巨鸟就是鸟雀甚至是连同兽类的王者?

    他竟然召唤来了人面鲲鹏?不,人面鲲鹏也许只是经过,之前那些鸟雀的异动显然就因为这只巨鸟,它们不是说了吗?迎接王者!

    那他能够操控这只人面鲲鹏吗?左上渊主心跳加快,如果他能和这只人面鲲鹏沟通,请他帮忙,甚至让他留在自己身边,以后他和四渊的人又何须再惧怕有角人?只要人面鲲鹏一族肯帮助他们。

    左上渊主试着与人面鲲鹏沟通,他全神贯注到甚至放弃了操控那些数量庞多的海鸟,这时什么都比不上沟通人面鲲鹏重要,哪怕这场战斗干系重大也一样。

    “桀?”九风大人看到他家默默正要冲下去,冲到一半突然“听到”有人在跟他说话。

    “你是谁?”九风大人抓着大鱼在天空盘旋。

    “伟大的人面鲲鹏啊,我是一名无角人,我名苍鸾。”苍鸾的心情激动无比,传说中高傲无比的人面鲲鹏真的回应他了!

    其实只是闲得无聊的九风:“哦,有名字的两脚怪,你叫我有什么事?”

    “伟大的人面鲲鹏啊,我恳请你帮助我打败我的敌人,我愿意向您献祭。”

    “打败你的敌人?谁?”九风大爷根本不稀罕两脚怪的祭品。默默说了,不让他吃两脚怪。

    苍鸾一指原战:“他!他就是我的敌人!”

    “桀——!揍他?好啊!”九风大爷同意啦。揍原战?这是他每天都会干的事好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