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73章 章回47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继左右上渊之后,中下两渊也分别提出了他们的条件。

    这两渊在见识了原战和九风的武力后,再也没有人傻到说要跟他们比武力,全都提出了他们觉得难以达成而他们又很需要的事情。

    下渊要求最实在,要两人在一年内为他们带来至少三千名处于生育期的无角人女性。

    严默由此判断,这座半岛上的无角人人数不少,而且极为缺乏女性。

    这个条件看起来不难,但想要达成很麻烦,尤其是在缺乏大型交通工具、护卫人员的情况下。不过严默原本就打算以后把一些过不下去的无角人忽悠到这里来,让这里作为一个无角人的大本营来与有角人抗衡,所以下渊的条件也就成了顺手的事。

    中渊的人彼此商量了好一阵子,最后提出要两人能在一年内为他们提供六级以上的骨武器三千把。

    听了中渊的狮子大开口,其他三渊都后悔了,下渊要求的是自己最需要的还好,左右两渊怎么想怎么觉得亏,尤其左上渊,人被揍了,好处还一点没捞到!

    “六级骨器三千把?”严默笑出声,“就是有角人的制式军队也很难找出三千战士全体配备六级以上骨武器的吧?如果六级骨武器真的这么好制作……”他早就给九原全体配上了好吗!

    中渊跟来的骨器师有点脸红,但他不像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梗着脖子道:“如果你做不到就别想彻底统治我们四渊。”

    “你以为我们想统治你们?如果不是默巫看你们被有角人虐得太可怜想要帮助你们一把,我们才懒得管你们的事!”原战当场拉了脸,这人不拉脸就够凶残,再一放出戾气,几乎能把小儿吓哭。

    四渊的人没吓哭,但都有点腿软,就是脾气最暴躁的右上渊主也觉得这人有点不好惹。

    “如果你不想统治我们,不想当我们的首领,那你为什么……”

    “为了那近一千的无角人,还有更多受有角人压迫、欺凌和剥削的我们的同类。”严默按住原战,面向众人迈出一步。

    “恶魔深渊之威名,我们在来到这片大陆时就听有角人经常提起,他们如果咒骂谁就会说让人死了以后去恶魔深渊。以前我一直以为恶魔深渊就是有角人死后去的世界之一,后来救起一些无角人才知道这里很可能是一群无角人魔战士带领无角人生活的土地。”

    严默自嘲地一笑,“我们无角人生活的土地竟然被有角人说成恶魔深渊,我们觉醒了神血能力的神血战士竟然成了魔战士,那么多智慧种族竟然只是有角人用来炼制骨器的材料和剥削的对象,而世间那么多神灵,竟然只剩下有角人的唯一神,你们不觉得这些都太可笑了吗?”

    四渊的人:何止可笑,根本可恨!

    “你们不是我们这儿的人?你们来自哪里?”下渊主沉珂抓住了重点问。

    “你说世间不止磐阿神?难道你见过其他神灵?”左上渊大巫隐也问到。

    “还有你说觉醒神血是什么意思?”中渊主跟上。

    严默一一回答:“我们确实不是这片大陆的人,我们来自很远的地方,至于到底哪里,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可惜后狮不在,否则他一定会补充一句:我们的默巫和战首领当然是来自神界!

    “至于其他神灵,我有没有见过并不重要,你们相信不相信神灵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这世上只有一位神灵,他不会只宠爱某一个种族、某一个群体,如果真是这样,他又何必让其他种族觉醒智慧?”

    四渊的人惊讶又沉默,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很新鲜,但也确实直击心头。

    “当然,有人会说,神也跟人一样会有喜好,会有不公平的做法。嗯,我不否认这一点,因为谁都没有见过神,他到底什么性情谁也不知道。可是如果有偏心的神,那么也一定会有做事公平、专门司职规则、刑法、奖赏的神,就像你们各渊管理自己的地盘一样,如果首领和大巫一味偏心某个人,而某些人做错事从不惩罚,那么这个势力还能延续下去吗?”

    严默眼看众人一脸恍然,加深动摇道:“如果有角人有他们的磐阿神,我们无角人为什么不能有自己的神?其他动物为什么就不能有兽神?还有大海,那么深广的大海就没有神灵管辖了吗?”

    女魔战士艾莎带着疑惑问:“如果有这么多神,如果我们无角人也有神,为什么有角人压迫欺凌我们时从来不见他们来帮助我们?”

    严默稳稳回答:“如果你们渊中有某个人被其他人欺负了,是不是每次都让你们渊主和大巫出面解救他?比如一个女人被自己男人打了,或者某个小孩被其他小孩揍了。”

    “这……渊主和大巫那么忙,这种小事……”

    “你也说了,这种小事。”严默在后四字上加重语气,“就像你们渊主和大巫不可能把领地里所有小事都过问一样,神灵也不可能看到谁有难就来帮助谁。再说,你们怎么知道神没有帮助你们,如果真的没有一点帮助,你们中怎么可能有觉醒神血能力的人?巫者又哪来的巫力?”

    对哦!四渊的人被忽悠地齐齐点头。

    站在一旁的海巫也一脸若有所思。

    “另外,帮助也分值得和不值得和早晚之分。”

    “什么意思?”众人不明白了,艾莎美丽又深邃的大眼睛盯着严默,等着他更多解释。

    原战抱着小九风跨前一步,手臂与严默的手臂贴到一处。

    九风打了一架又被严默喂了一堆食物,现正窝在原战怀里打盹,一只小胖爪子还搭在育儿兜上。

    原战胸前挂兜兜,怀里还抱着一个,形象有点可笑,可没一个人敢嘲笑他。

    严默转头对原战笑了下,再面向四渊众人:“先说早晚。有角人智慧开启比无角人早,他们虽然可恶,但也带来了很多好处,至少骨器是有角人发明的,而大家现在所说的语言、穿的布料大概也都是来自有角族的传承。有角族看不起无角人,是因为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无角人还很愚昧,在有角人眼里,无角人就跟牲畜差不多。”

    “然后有一天,这些牲畜逐渐觉醒了智慧,还想和自己的主人争夺自由和权力,想要学会主人知道的一切,并且不愿再给主人白白干活,更不愿被随意宰杀,你们说主人会怎么做?”

    四渊不少人表情纠结。他们明白严默的意思,可被说成是牲畜,这感觉真的糟透了,但偏偏这又是事实。

    坑爹少年吭哧:“你这是在帮助有角人说话吗?你竟然说我们是、是牲畜!”

    “那你是吗?”严默不想跟这脑袋有坑的小鬼说话,“就比如你们家养的战兽、养来吃的牲畜有一天不但逃脱,还伤了你们,并且嗷嗷叫着要抢夺你们的地盘和口粮,你们会愿意?而如果有神,你们认为神应该帮助你们,还是帮助那些牲畜?”

    艾莎:“啊……!”她明白了。但她还有一点不明,就代替大家问了出来:“可如果那觉醒的牲畜并不想伤害自己的主人,他们只是想自由地生活在另一片天地,只是想不再受原主人的剥削和欺压,那神也不肯帮助他们吗?”

    终于到了重点!严默放缓语气,加入魂力,赞许地点头道:“你这个问题很好。但要分两个方面看,一个是觉醒的牲畜根本没有抵抗的念头,一心就老老实实地做个奴隶,平时虽然会抱怨、会怨恨,但别人叫他反抗,他还嫌别人多事,甚至出卖那个人求好处。对于这种人,你愿意花费精力和时间帮助他获得自由吗?”

    艾莎和其他人都摇头。他们甚至感触良深地想到:这片大陆上其实有不少无角人就跟严默说的一样,如果不是这样,他们也不会被逼得只能守着一个恶魔深渊。

    “你们都不愿意,那么神又怎么会去多事?”严默一顿,接着道:“第二种就是努力想要获得一片新天地,甚至想争夺到和原来的主人同样地位的人,这时他们已经不是牲畜,而是堂堂正正的和有角人一样的人类。对于这种人,神灵不会特意帮助他们,但也不会允许有角人刻意压制他们的自由,甚至打压他们,让他们继续做奴隶。”

    艾莎抢问:“我不明白为什么神灵不肯帮助我们?”

    “你们还没有听明白吗?我说了,神灵不会特意帮助你们,但也不会特意帮助有角人。”

    “可是他们明明有磐阿神!”坑爹少年喊。

    严默神秘地笑:“你们见过磐阿神吗?有角人说有磐阿神,你们就相信了?那如果我说我和我的战士就是祖神派来拯救无角人的使者,你们是否也会相信?”

    众人又糊涂了。

    海巫在这时突然道:“这位默巫的意思大概就是如果你们相信这世上有神,那么我们目前得到的一切都是神灵在帮助我们,包括将来有人带领我们抵抗有角人,争得无角人的地位。但如果你们不相信这世上有神,那磐阿神就是有角人自己编造出来的,他们比我们厉害,只不过是比我们早开智慧。而我们想要打败他们并不难,只要我们累积了经验和智慧和武力,并且觉醒更多的魔战士。”

    众人懂了,看严默的目光就跟看……怪物一样。

    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这么多?

    再联想半岛上共同出现的那五个奇迹,那到底是神的指点,还是巧合?

    因为巫者,因为魔战士,四渊的无角人都不相信这世界上没有神灵,哪怕他们从没有见过。

    艾莎呢喃:“我明白了,我彻底明白了,神是公平的,他也许不仁慈,因为他看待我们都是一样的。他会给我们帮助,但要我们自己抓住,也要自己争气。如果有角人真的有神庇佑,那我们无角人肯定也有我们的神保护我们。我们和有角人打,我们的神就和有角人的神打,都是一样的,哈哈!我明白了!神是说,他会给我们机会,但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对吗?”

    “对!”严默顿时对这名女战士大为欣赏,在这个年代背景下,她这份理解力简直了!

    “那么你是神的使者吗?是神派来给我们无角人的助力吗?”艾莎的眼睛亮晶晶。

    神棍严但笑不语。

    “啊呼。”小九风打了一个小呼噜,翻个身,醒了,揉揉眼睛,立刻张手要严默抱。

    严默把他接了过来。

    苍鸾眼神复杂地看着九风小娃,能够让鸟兽王者如此亲近的人会是普通人吗?他们深渊这么多魔战士,可又有哪一个能达到那战士的程度?

    “那个我们很需要武器,将来抵抗有角人没有武器哪行呢?你们说对吧?三千六级骨武器如果很难,那就三千三级骨武器,再加上一把……八级骨武器,这应该能做到了吧?”中渊渊主干咳了好几下,主动降低了条件——他对严默和原战的真实身份有点颤抖,如果这两人真的是……

    祖宗哎,他不敢想了!

    其实他想提再加一把超过十级的骨武器,但他怕自己提的要求太高,这两人觉得他太贪婪什么的……

    “可以。”一把八级骨武器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只要有适合的材料和时间总能炼制出来。至于三千把三级的,他原本就打算给这些无角人配上制式武器,包括骨甲,好增加他们的威胁力和安全度,所以也算是顺便的事?

    至于这个数量,他一个人炼制不过来,但他和原战不能抢有角人的嘛?

    事情到此,双方算是勉强达成了协议。

    尤其四渊的人被严默那一通忽悠和洗脑后,再看这两人一鸟,总觉得他们笼罩了一圈神秘的光环。

    要想达成剩下的三个要求,两人必须离开恶魔深渊。原战和严默把那千名难民交给了海巫,海巫看样子本来不想管事,可在严默的眼神下,竟然把这个小麻烦接了过来。

    “这些人我不会把他们分开,也不会让他们加入四渊,正好额头位置因为他们尊敬我,被划给了我,这么大一块土地,有林有水,足够十几万人生活,你们以后如果再带来无角人,也可以放到这里来,但我只保证其他人不会武力逼迫他们,生活还是要靠他们自己。”

    “这已经很好了。我会在他们中间安排管理者,这点海巫大人不用担心。同样,我也不会让他们来打搅海巫大人您,更不会随便和其他四渊产生矛盾。”

    “他们住在这里,就要遵守这里共同的规定。”

    “没问题!”

    “这之后我不会再露面。等你们再次回来,不,等事情过后,你们打算离开的时候,到这边崖底找我,我有点事需要跟你确定。”海巫不等严默回答,竟就这么转身走了。他要去找四渊渊主和巫者在今天内就把事情敲定。

    四渊渊主和巫者看海巫开口,哪有不同意的?再说他们本来就需要人手,虽然新来的千人不能被分到四渊,但只要人在这里,还怕人跑了吗?

    严默和原战对于海巫提的要求虽然好奇,但看对方没有解释的意思也就暂时放到了脑后。总之,对方没有恶意就行,就算有,他们也不怕。

    听说原战和严默要离开恶魔深渊,祈鸿志、后狮等人都说要跟着走,祁魅直接说五百人太多,她就带上一支战队跟随。

    严默拒绝了,“我们要进入有角人城市,人太多不方便。”

    “大人,请带上我吧。我对有角人城市不说特别熟悉,但我毕竟从小就在乌乾城长大,对那些城市多少也都有打听和了解过。”夕阳越众而出。

    其他人都用钉子眼扎他。可谁叫人家确实比他们有优势呢!

    严默其实想让夕阳接管这批人手,夕阳示意能否到一边说话。

    严默直接弄了个精神力屏障罩子,让他有话就说。

    夕阳背对众人,低语了几句。

    严默听完,挑挑眉,看了眼原战,同意了夕阳随行。

    这下后狮等人的钉子眼全变成了刀子眼,那模样都似恨不得在夕阳身上开出几个洞洞来。

    后狮直接嚷嚷道:“大人,您带上夕阳,那也得带上我,我什么都能做!”

    祈鸿志则沉稳地道:“我是大人的护卫,我必须跟去,就是假装奴隶也成。”

    “无角人带无角人奴隶?你怕我们不够引人注目吗?”严默无奈地笑,“好了,祈雨大巫、后女大巫,还有半月,以后你们就负责管理和照顾留下的人。”

    半月是夕阳后来娶的男妻,用夕阳的说法就是一个相当有能力的人,帮助了他很多,而家里人能一个不丢地全部带出来,还带上了城里那么多无角人,有一半以上都是半月的功劳。

    如果说夕阳是一名还不错的管理者,但半月就是一名很出色的后勤人员。

    严默决定相信夕阳的推荐,因为夕阳说半月不但能干,还有办法解决城里人和村里人的矛盾。

    当天,原战带着众人找了一块还算宜居的土地,正想着要不要给他们盖房子,四渊的人呼啦啦来了一大群。

    这些人都很热情,尤其对那些明显还没有伴的年轻男女,一个个殷勤得要死,主动说要帮助他们搭建草棚、盖房子等等。

    原战一听有人愿意做苦力,也就不卖弄自己的能力了。他家默说了,不能让大家觉得一切来得太容易,因为这样会不懂得珍稀。

    九天后,看大家都安顿得差不多,原战和严默再次通过老人赫联系上九原。次日,就离开了恶魔深渊。

    两人本来只想带上老人赫和夕阳,但后狮和祈鸿志几乎跟膏药一样贴着他们,原战嫌烦,大手一挥,把这两人也带上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