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74章 章回47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和原战出发时,除了他们带的四人,后面还跟上了几个小尾巴。

    这些才是真正被强塞进来的货——两名三级骨器师,加上四名少年男女。

    本来小尾巴还不止这个数,四渊都分别派了至少两人以上要跟随,理由各种各样,有明摆着说要看过程的,有说出门见识的。左上渊主苍鸾那个专职坑爹儿也闹着要跟随,被原战直接丢进了下渊湖里。

    按原战的意思是一个不带最好,可严默想到以后恶魔深渊就要担任起和有角人抗衡终生的艰巨任务,与其今后被动地接受各种袭击,再通过这些袭击去了解有角人,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主动出门去接触自己的敌人,这样也能尽量避免这些一辈子都生活在恶魔深渊里的无角人坐井观天和闭门造车的危险。

    但人多目标大又显眼,他和原战也没兴趣做保姆,自然不可能四渊说带多少人就带多少人,最后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严默允许了四渊可各派一名男女,最多再加两名以学习为目的的骨器师。

    据说为了这两个骨器师名额,四渊的骨器师差点打破头,最后定下的两人,不但是四渊中骨器师级别最高的,同时都曾经去过有角人城市并跟有角人学过炼制骨器,而这两人不论脾气如何,都有一个共同优点:善忍。

    四名少年,是四渊共推的年轻一代的魔战士最强者,其他人也想出去看看,但没人能争得过这四人。苍鸾之子苍奇仗着自己打遍左上渊年轻一代无敌手,从下渊湖里爬出来,仍旧厚着脸皮跟上,其他人几乎拿他没办法。原战看这小子不叽歪了,也就懒得再管他。

    “再说一次,这些人跟我们出去,第一,我们不负责他们的安全;第二,一切生死伤病自负;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必须听从我和默巫的命令,如果做不到以上三点,那就留下。如果路上给我捣乱,一个字:杀!”原战面对四渊送行的人目光冷厉,毫不留情。

    四渊众人默咽口水,苍鸾站出来代表说:“当然,他们会一切听从你们的吩咐,如果他们中有人不听话……您和默巫可以随便处置。”

    苍鸾咬牙,他最担心的就是他那蠢儿子,生怕给杀鸡儆猴地宰了,但蠢儿子被揍了两次、刚还被扔进了湖里,爬出来还是要跟着去,他也没办法了。

    事情交代完毕,一行十二个人乘坐骨鸟飞上天空。

    严默想要去的有角人王城深处西大陆腹地近中心部位,最近的路线就是从恶魔深渊向东北方直行,可是大概为了防守恶魔深渊里的恶魔出来,在距离恶魔深渊前往大陆腹地的约一百公里处就有一个小型的有角人军队营地。

    而这也将是他们第一个要避开的有角人地盘。

    四名跟来的少年男女中有一个叫兰斯的男孩眼力特别好,他负责趴在洞口向下观察。在外面侦查的九风也会给他提醒。

    “两位大人,我们就快要到达有角人警戒营的警戒范围。”连接处夕阳过来禀告。

    “知道了。”严默站在鸟头处祈愿:“祭我能量,骨鸟隐身半小时。”

    站在鸟眼处向外观察的原战转头,“你能缩短施展愿力的时间了?”

    “总算有些进步。”严默脸上看不出得意之色,他这九天时间几乎全花在了如何缩短愿力施展时间上,虽摸到了一点窍门,但是进展并不大。

    “你也别太逼自己,有时候能量积累多了,有些前面很难的事轻易就能施展出来。”原战用自己的经验道。

    严默摇头,“和能量累积无关,只是我还没有适应用魂力结合自己的能力做事,所以需要大量的言语辅助。而真正的言灵愿术,往往一个字就可以做到施术者想要做到的一切。”

    “是说要在吐出一个字的时候,脑子里已经把想要做的事全部想好,并把所有力量和想要做的事情都蕴含到那个字中?”原战猜测。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不过不是吐出一个字,而是一个发音。言灵言灵,还是需要用声音作为媒介。”严默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前世传说中的符箓,那些符箓之所以有威力,是不是也封住了某种力量,然后再借由激发、点燃或撕毁符箓的方式来让力量爆发出来?

    而能力者则是把能量封存在自己体内,再经由各种手段施展出去。

    等等!

    声音,音波,线条……

    符箓,图画,线条……

    *,经脉,线条……

    线条,能量流转……

    似乎不管哪一种能量,电能有电路图,气功有行功路线,磁场有场,它们都是遵循了某种规则,好让这些自然的能量得以聚集、运行或者爆发。

    规则、图形、模块……

    “我懂了!我知道要做怎么做了!”严默脑洞大开,兴奋地跳了起来,激动得像个孩子一样扑上去抱住原战,“我前面想岔了,老想着要怎么用最短的时间把想要做的事情用魂力集中到一个字上,其实我完全可以先把一些常见常需的祈愿预先封存到一个字中,至于使用范围、时间和威力等都可以在后面约定。”

    原战回抱他,看着怀中青年红润的脸颊,舔了舔嘴唇。

    严默用力拍打着原战肩膀,还在感叹,“哎呀!我怎么早点没想到,这不就跟制作骨器一样,我也完全可以预先制作好常见祈愿嘛。之后再把它们储存在自己的魂海中,需要时就直接拿出来,这不就解决了施术时间的问题?”

    原战低头啃他脸蛋。

    严默先是愣了下,不到一秒,主动踮脚搂住男人的脖子,反咬他的嘴唇用力亲了回去。

    黏糊中还不忘含糊地道:“喂,牲口,你还记得在我空间中说过什么吗?”

    原战唔唔,拼命追逐祭司大人的舌尖,两手也开始向下滑。

    默大祭司暴力地把人按倒!

    “默大,首领,我们就快飞过有角人的警戒营,目前他们还没有发现我们。”连接处再次传来夕阳的禀告声。

    过了好一会儿,夕阳才听到鸟头内传来默大的声音:“知道了。”

    夕阳心头一动,默大的声音?随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微红地低头挠挠自己的额头,快步离开了连接处。

    五天后,有角人领地开始变得密集,天空中也多出了很多使用飞行骨器的有角人,严默放弃继续隐身,降落骨鸟,全体改乘坐骑兽。

    恶魔深渊的骑兽看起来像是某种恐龙的后代,叫地行兽,身体敦实,四肢粗壮,背部平缓,长脖中腿尖锥脸,脸很丑,尾巴却长得很漂亮。

    严默特地问过这种坐骑会不会引起有角人注意,四渊的人都保证绝度不会。因为地行兽在西大陆分布较广,算是常见的草食野兽,而且大多性格温和,加上负力强、跑步稳、耐性好等优点,很多有角人和无角人都会蓄养它们做家畜。

    四名少年中有一个具有变形能力的大男孩,叫形六,男孩变形为一名白角族少年,同时换上了四渊让他带出来的有角人衣服。

    而严默和原战则暂时委屈一下,和其他人一起全部换上了奴隶常用的衣物,变成了这名少年表面上的无角人奴隶。

    一个看起来像小贵族的白角少年,带着一群无角人奴隶出游,这在有角人中并不少见。

    为了裝得更形象,除了严默和原战、两名骨器师和年纪较大的老人赫,其他人在靠近有角人领地范围时便全部下骑兽行走,而他们骑兽则负责驮运行礼。

    九风在晚上休息的时候经常会变成奶娃娃把自己塞进严默怀里睡觉,一只脚还老喜欢踩原战的脸,不让他靠近严默。

    严默又好笑又觉得有点发愁,等进入有角人的城市,如果九风突然变成小娃娃怎么般?他那对小翅膀和头顶的三根金色翎毛一看就不是普通无角人小孩。

    “九风,你有办法把翅膀和翎毛收起来吗?”

    “现在没有,要再等我长大一点。”九风蹲在地上,盯着水盆里的两枚娃娃果不错眼地瞧。

    严默给两娃娃果浇水,两果子顶端的小芽又长大了一点,开始像小绿豆芽。

    九风趁严默不注意,伸手就去揪绿豆芽。

    幸好正在擦拭墨杀的原战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九风小爷的小魔爪。

    严默哈哈笑,抓过九风的小爪子一起放到盆里给他洗,还让他摸摸两娃娃果。

    “小芽不能抓,就跟你头顶的翎毛一样不能揪,这是你的两个弟弟,来,九风,摸摸弟弟们。”

    九风的爪子摸啊摸,他已经被引导着摸了好几回,早就知道轻重。

    一个娃娃果突然轻轻撞了他一下。

    九风的眼睛顿时瞪大,“啊”的一声,张大了小嘴巴,“弟弟动了?”

    “这是弟弟喜欢你啊。”严粑粑笑眯眯。

    “弟弟!”九风高兴了,桀桀怪笑着想要抱起那枚娃娃果,哪想到原战没阻止,另外一枚果子却不愿了,竟然从盆里跳起来,狠狠地撞了九风的下巴一下。

    “咕咚!”九风小娃仰面摔倒,整个表情都呆了。

    缺德的严爹笑弯了腰。

    原战用两根手指把九风提起来坐好。

    九风捂着下巴,瞪着水盆里的娃娃果看了足足十秒钟。

    严默正想说些什么安慰他,就看九风小爪子飞速一捞,丝毫无误地抓起那枚后来撞他的果子,“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拍。

    原战和严默全都傻眼。

    “坏弟弟,要揍!”九风小爷在九原生活了那么长时间,早就不知看过多少遍大两脚怪揍小两脚怪的场景,如今更是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怎么教训捣蛋的弟弟。

    严默不行了,笑得趴在了原战背上。

    那果子拼命挣扎,可大约是能量全部用来孕育*的缘故,如今除了能自保,一点攻击手段都没有,直到九风揍完放送,他才能挣脱那两只爪子,跳进水盆里。

    “啊啊啊!我要杀了这只蠢鸟!他竟然敢打我!他竟然……等着!等小爷我出去吸干他!”巫果气得哇啦哇啦大叫。

    原战和严默都听到了这来自儿子的灵魂呐喊。

    九风疑惑地抬起头,他好像听到了什么?

    巫果看他听不到自己的威胁,更生气啦。等看到九风竟然又伸出爪子想要染指嘟嘟,他又跳了起来。

    九风揉揉被撞的鼻子,目光深刻又充满研究地看向巫果。

    原战把墨杀小心插入鞘中,眼中满是笑。

    “咳,九风,疼吗?”严默忍笑蹲下/身,摸九风脑袋,想开解他。

    九风忽然一拍小巴掌,大叫一声,“我知道了!这个弟弟更喜欢我!”

    巫果:怄死我啦!

    严爹和战爹放心了,索性把晒月亮和给两娃娃果洗澡的任务交给了九风。

    九风完成的可认真,不时还给两果子翻个身,小身子凑在水盆前,嘀嘀咕咕地不住在跟两个弟弟说着什么。

    严默和原战坐在一边也不偷听,就看着笑。

    原战转头看严默笑脸,目光在月色映照下温柔得不可思议。

    就这样又走了半个多月,一行人一路有惊无险地总算来到了有角人王城附近。

    可这时候天色已晚,他们想要进城已经来不及,只能和其他一些也赶迟一步的有角人在距离王城约十公里处的临时营地落脚。

    临时营地已经有不少有角人在休息。

    严默等人特地挑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位置安顿。

    包括苍奇在内的三名少年忙着“侍候”白角少年,夕阳帮着他们把火塘升起,开始准备晚食。

    两名骨器师亮出了他们的身份骨牌,这样哪怕他们是无角人,别人也不会轻易来欺辱他们。

    后狮和祈鸿志把骑兽集中到一起,忙着下行礼并给它们准备草料。

    老人赫坐到火堆边烧水,严默抱着变成娃娃的九风也盘膝坐到地上,原战低着头降低存在感在营地中走了一圈。

    等原战回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差不多都收拾好,火堆上也架上了烤肉。烤架有两个,一个放在变身白角少年的形六面前,一个放在严默面前。

    后狮和祈鸿志两个很勤快地做着配合,一个负责转动烤肉,一个负责刷佐料——默大教导和提供。

    严默给九风喂水喝。

    九风不时抬头抓自己的脑袋,他还有点不习惯翎毛和翅膀都不见了,后背他摸不着,只能摸脑袋。

    严默低声笑,“不是跟你说了,翎毛和翅膀都还在,只是别人都看不见了。”

    九风仰起小脸蛋,“默默,亲。”

    严默忍不住低头亲亲他高挺的小鼻梁。

    “据说平时王城附近不会有这么多人,这里的人八成都是要去王城观看骨器大赛的,其中不少人是骨器师。这段时间,像这样的临时营地围着王城一共有近二十四个。”一袭高大的黑影在他身旁坐下,原战回来了。

    严默抬头,“他们说的话你都能听懂?”

    “有你说的口音问题,但也许经过你祈愿,我听起来不是特别困难。”原战用树枝拨了拨火塘。

    严默点头,“那就好。”

    “我也能听懂。”九风骄傲地炫耀道。

    “那当然,你是谁啊,你可是我们最最厉害、最最伟大的山神大人!”

    九风被夸得鸟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你们也是来王城观看骨器大赛的吗?”一道像是变声器的大男孩的声音从他们附近传来。

    严默和原战几人转头看向形六那里。

    那是一个真白角族少年,看起来和形六差不多大,十六岁到十八岁之间,个头比较高,腰间挂着一枚淡绿色的骨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