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75章 章回47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你也是?”形六还算镇定地回答。

    “嗯。我将来想走骨器治疗师的路子,这次过来就想看看有没有适合的成长型治疗骨器。”少年很自然地就在形六身边坐下,“你是哪座城来的?离王城远吗?”

    “我们来自明月城。”形六按照他们之前商量好的背景回答,他很想赶少年离开,可又不好开这个口。

    严默则在心中琢磨:成长型治疗骨器?骨器治疗师?这两者骨承好像都没有提到过。是有角族对骨器的新发展方向吗?

    “明月城?太好啦!我也是明月城来的。”少年非常热情和自来熟,伸手就拥抱了形六一下,还好他很快就放开了,“我叫卡迪,你叫什么名字?你是骨器师学徒,还是战士?”

    “我是……战士。”

    “哦?那你将来是打算加入军队,还是做游勇?”少年谈性勃勃。

    形六后背手心全是汗,“我打算做游勇。”

    “真的吗?跟我一样哎!你的能力是什么?干脆我们一起组成游勇小队吧?我还有几个朋友,他们也想做游勇,正好我们可以凑一起。你还有其他朋友想要做游勇的吗?我们可以直接在王城申请,然后就可以接任务了!”少年叽里呱啦一大通,还转头抬手招呼不远处的朋友一起过来。

    形六要崩溃了,“抱歉,我暂时不想……”

    少年转过头,“对啦,我怎么感觉你的口音不像我们明月城人?”

    形六额头冒汗,“我……”

    “少爷,您不是喉咙不舒服吗?怎么又强行说这么多话?”严默把九风交给原战走了过去。

    形六心中松了口气,脸上却皱眉呵斥道:“要你多嘴!”

    严默弯腰,“少爷,出来前老爷可是下了死命令,让我们照顾好你,而队中只有我一个人会点草药,如果您出了什么事,回去老爷肯定要打死我。”

    “好了!知道了。”形六假装咳嗽两声。

    白角少年歉意地插话:“原来你喉咙不舒服,怪不得我看你不怎么说话。”

    严默和众人:那是你话太多!

    眼看白角少年的朋友也要过来了,严默带着一点恰到好处的恭敬对少年说道:“这位小少爷,我们来自明月城下的一个小乡镇,和无角人的村落接近,我们那儿口音都比较重,几乎一个村落就一个口音。”

    “这倒也是,无角人说话发音都怪怪的。你说你会一点草药?”少年把兴趣转到了严默身上。

    那边少年的朋友也过来了,白、黑、红三族都有。

    “只会一点。”严默微笑。

    卡迪也不自禁地回以微笑,竟然张口就问:“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卡迪询问一个无角人的名字,他的朋友当即嗤笑道:“卡迪,你怎么了?看上这个无角人了吗?我瞅瞅,是不是长得比你家的米娜还漂亮。”

    一只手不客气地抓向严默下巴。

    原战抱着九风没动,但那几个少年的模样却全给他记下。

    严默退后一步,恰好避开那只手。

    “咦?”红角少年没想到严默竟然敢躲开,还能躲开,惊诧过后不但没有收手,还一个巴掌扇向严默的脸,同时呵斥:“谁让你躲了!”

    形六和卡迪同时站起,同时喝道:“住手!”

    不过卡迪还加喊了一句:“皮塔,别这样!”

    严默怎么可能让少年打到他。

    皮塔看严默再次闪开,有点不依不饶,非要踹严默一脚不可。

    后狮气得要冲过去拼命,祈鸿志一把拉住他,挡在了严默身前。

    夕阳看住了其他几名少年,尤其是苍奇。

    皮塔这一脚就踹到了祈鸿志身上。

    祈鸿志被踹得捂着小腹倒下,旁边的老人赫和后狮赶紧扶住他。

    严默目中寒光闪过,手指微微一弹。

    九风张嘴就要吐出风刃被原战一把捂住嘴巴。

    形六毕竟少年,看自己人被打,忍不住地吼道:“你干什么!”

    卡迪也变了脸色,虽然教训无角人不算什么事,但打奴还得看主人面,他和这个口音奇怪的白角少年刚认识,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皮塔上来就教训人家的奴隶,这算什么事?

    其他几个少年也微微皱眉。

    皮塔搔了搔脖颈,对形六的质问,不但回以冷哼,还反告一状:“你的奴隶竟敢对我不敬,你是怎么调/教奴隶的?”

    形六从小听的都是有角人怎么恶劣恶毒,对有角人尤其是红角人的印象坏得不能再坏,当下气得身体发抖,手也按到了骨刀上。

    皮塔目光落在他的骨刀上,嗤笑,“嗤!一把低级骨刀,难听的口音,你到底是哪里来的乡下人?”

    卡迪脸色沉下,“皮塔,你够了!”

    卡迪转头向形六道歉,后又对印象很好的严默点了下头,转身走回朋友中。

    几个有角少年拉住皮塔,和卡迪一起把他推攮了回去。

    皮塔占了上风,哪会将一个乡下少年和一群无角人奴隶放在眼里,回去后转头就忘了这件事。

    事后卡迪让人送来不少蔬果,同时送来他的歉意。

    形六等人本来不想收,但严默示意他收下,还给了送东西带话的有角人侍者十个骨币。

    形六绷着脸皮坐下,又是心疼骨币,又是气愤那些有角人的嚣张。

    “桀!那些有角人好坏!”九风小爷可生气,竟然有人当他的面欺负他的默默,当下就要飞去啄死那个有角人,可原战抱着他不放,前面还捂着他的嘴不让他吐风刃。

    严默看九风对他伸手,接过他,赶紧出声安慰:“九风,不用你出手,我已经教训他了,保管他至少痛苦三天。”

    可九风并没有这样就平息怒火,这小东西吊着一双丹凤眼,已经决定把那红角人当猎物来狩猎戏耍。

    严默没忘记也拉住原战,原战对他咧嘴一笑,“你放心,我又不是冲动的毛头小子,我知道要怎么做。”

    原战把九风又抱了回去,和九风嘀嘀咕咕说了好一会儿。

    九风不时发出怪笑,和原战竟难得地和谐。

    严默让所有人聚集到一起,沉声说道:“这还只是开始,前面我们都尽可能地避开了有角人,可一旦进城,这样的事只会更多,不会变少。”

    几个少年和后狮的脸色都相当难看。

    “形六,你身为唯一的有角人,必须更沉稳。其他人进城后最好不要分散,遇事就找两名骨器师和我与战。如果遇到危险,与其反抗不如逃跑,那时候不要去考虑面子、尊严等等,你们唯一要做的事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难道我们就要一味忍耐吗?”坑爹少年苍奇低声吼。

    “当然不。”严默淡笑,“现在是我们弱,他们强。弱者面对强者,想要报复就要动脑子,连命都保不住,何谈报复?”

    两名骨器师之一飞章也叹道:“我们就算和他们拼死又如何?对于他们来说,杀死几个无角人就跟杀死几头牲畜没什么区别。”

    严默点头:“忍耐,谋定而后动,这就是我对你们今后的要求。”

    形六认真问:“如果大家遇事逃不掉怎么办?”

    严默略一沉吟,回答:“今后如果你们遇到逃无可逃的生命危险时,可以喊:我的主人是未来的大骨器师!”

    早上,皮塔在奴隶的侍候下起来,脸色难看无比,踹翻了好几个近前的奴隶。

    “起床气这么大,怎么?昨晚没睡好?”友人调笑。

    “床铺上有虫子,不知道是哪个懒鬼收拾的营地,虫蚁都没收拾干净!”皮塔用力抓挠脖颈和裸/露出来的肌肤。

    几个有角少年这才发现皮塔的皮肤已经被抓出了一条条血杠。

    “别抓了,我那儿还有点防虫咬和止痒的药,你先涂上。”卡迪看得难受,回头就让侍者把药拿来。

    另一边,严默等人也收拾好出发了。

    很不巧,两队竟走了个先后,卡迪等人在前,严默等人在后。

    严默故意慢下速度,等另外一支队伍插入两队中间,这才恢复原来的速度。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皮塔涂完药以后确实感受稍微好了一点,可走没多远,他就又开始感到痒,而这次只是抓挠皮肤已经不够,抓挠到后面,他都恨不得把皮肤撕下来,用水冲洗自己的血肉骨头!

    卡迪等人也发现了他的异样。

    皮塔的侍从想要阻止他伤害自己,被皮塔一个个踹翻。

    皮塔口中发出野兽似的吼叫,赶路的人不少对他侧目。

    “这是怎么回事?昨晚我们都睡得好好的。”有人奇怪。

    “会不会是昨晚那个乡下人对皮塔下了阴手?”有聪明的猜到。

    皮塔双眼赤红地吼:“那个乡下穷鬼!我要杀了他!”

    皮塔当即强行调转骑兽,要去找严默等人麻烦。

    “等等!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卡迪等人想拖住他,可是手上突然抓了个空。

    皮塔一个活人,连同他胯/下的坐骑竟然当着众人面突然被拖入地底。

    “皮塔!”

    “少爷!”

    大家一起扑向地面。

    可地面早就合拢,完全看不到皮塔一点影子。

    这下好了,这支队伍只能停下,一起挖掘那块地面,试图找到皮塔。

    一支队伍又一支队伍从他们身边赶过,有不少人对他们指指点点,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这边发生了事情。

    严默等人过去时,有人想冲上来质问他们,被卡迪叫人拉住。

    “现在还不确定是他们,如果他们真的那么厉害,昨晚也不会……”卡迪没说完,擦擦额头冒出的汗水,“皮塔脾气不好,一路不知得罪了多少人,也许是其他人在捉弄他。”

    “就算如此,那些人也很可疑。”一名黑角少年道。

    就在这名黑角少年话音刚落时,他的同伴和皮塔侍从欣喜大叫:“找到了!”

    皮塔灰头土脸、浑身赤/裸地被从坑里拖了出来。

    众人见他如此,全都感到了一点难堪和愤怒,还有一点不被承认的担忧。

    皮塔睁开被打得青肿的眼睛,张嘴就连声喊:“有人在害我!给我抓住他!我要杀了他!我要把他碾成粉末!”

    那黑角少年总觉得严默一行人可疑,他发誓自己还听到了那些无角人的嘲笑声。

    皮塔手下不知少年被谁所害,但这不是有现成的嫌犯吗,至于会不会抓错,管他呢!

    可就在黑角少年和皮塔的手下想要去拦住严默一行人时,皮塔等人上空倏忽出现了一股旋风。

    这股旋风出现得无比突然,连一点征兆都没有。

    更可怕的是旋风出现在一群少年的中心,还越卷越大。

    “快跑!”卡迪瞪大眼睛,对朋友们狂喊。

    可是迟了,皮塔和他的手下,包括那个要抓捕严默等人的黑角少年全被旋风卷入了天空。

    天空传来惨叫。

    赶路的人纷纷抬头,不少人变色,顿时加快速度。

    也有人奇怪,“那旋风哪里来的?”

    “八成是能制造旋风的骨宝,那卷入的小鬼们肯定得罪人了,走,快离开这里!”

    等旋风消失,皮塔等人从空中掉下时,严默等人早就不见了影踪。

    卡迪的一个友人用骨宝飞快弄出厚厚的雪堆,皮塔等人掉下时这才没有摔死,不过一个个也都不好受,皮塔最严重,胳膊和小腿都被狂风卷折了一只。

    皮塔晕头涨脑地破口大骂。

    其他人也觉得不忿,想要找人算账。

    卡迪在查看众人伤势后站起身,冷下脸道:“够了!这是什么地方?这是王城!皮塔,你一路惹得麻烦已经足够多了,乡下地方没人敢惹你,可这里呢?”

    黑角少年挣扎着坐起来,愤愤道:“我们不能就这样算了吧?”

    卡迪:“那你们还想怎么样?虽然不知道是谁在捉弄我们,但人家显然没有要致我们于死敌的意思,否则以对方表现出来的能力,你以为我们有几个人能逃得过?”

    另一名白角少年也道:“我们一路都没遇到什么大的危险,结果今天却……,我猜很可能是昨晚皮塔找那乡下少年的麻烦,给人看到了,有人看不过去,就出手小小教训了我们一顿。”

    其他人顿时也都觉得就是如此。

    没有一个人怀疑严默等人,就连最倒霉的皮塔也觉得白角少年说的是事实。

    卡迪恨恨地走了两圈,在皮塔面前停住,“好了,就快进入王城,大家都尽量别再惹麻烦,我们说人家是乡下人,对于王城的人来说,我们大概也是乡下人。”

    皮塔不服,又低声咒骂了几句。

    其他人心情都不太好,重新收拾,再次上路。

    已经能看到王城门头刻字的大路上。

    九风开心地扑入严默怀中,“桀桀!默默,好好玩,我还想玩。”

    严默看怀中露出身影的小九风,低头笑,“下次吧,下次让你玩个够。”

    其他人大多都没看到九风消失又出现,只有原战和比较细心的夕阳发现。

    自从他们一路有惊无险地越过那么多有角人城市来到这里,夕阳就在猜测默巫有让大家隐身的能力。而看得越多,知道得越多,夕阳也越来越坚定他没有跟错人。

    前方,有角人的王城到了。

    有角人的王城其实是由三座城共同组成,三座城分别是白角族的洛兰城、黑角族的玄宇城和红角族的申屠城。

    在三座城拱卫的中间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平顶山,山脚、山坡和山顶的建筑物连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建筑群落,而山顶那座飞船形状的城堡则是整座王城的象征,也是三族推选出来的王者和磐阿神大祭司办理公事和起居的地方。

    严默一行人跟随人流进入了玄宇城。

    有角人进城很容易,连入城费都不用交纳。但无角人如果没有有角人带领,想要进城就必须出示身份证明,还得缴纳不菲的入城费。

    城门守卫在问清这些无角人都是形六的奴隶后,只打量了他们两眼,就放他们进去了。

    除严默三个,其他人都轻轻吐出一口气,好几个人紧张得腋下全是汗。

    “我的天!”后狮张口惊呼,和几名少年一进城就被震得目眩神离,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天都没合上。

    祈鸿志比价沉稳,夕阳算是见多识广,两名骨器师也接触过有角人城市,都还算镇定,只眼睛瞪得老大。

    严默也懵了。

    祖神在上,他们看到了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